遭哈尔滨劳教所注射药物 隋景江被迫害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隋景江,二次遭劳教所注射药物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被劳教所提前放回家时神智不清,走路不稳,讲话时舌头发硬,大冬天穿着单衣服在外边跑也不觉冷,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51岁。

高精度图片
阿城大法弟子隋景江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大法弟子隋景江被迫害离世

隋景江家住阿城区舍利乡太平沟,是个耿直而又善良的农民。修炼法轮功前曾患肺癌,修炼法轮功后不久,他的肺癌不翼而飞,在大法中他又获得了健康和新生。他的身体一直很好,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隋景江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一同到北京中南海上访,后被劫持回当地,接连几年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新年期间,他又被当地舍利乡派出所警员绑架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关押了几个月后,又被强送到纺织学校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一前后,隋景江被强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之后,被送往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有一天支队长郝威说隋景江血压高要给他打针,隋景江说:我身体没有异常感觉,我不打针。可是郝威硬要给打,无奈之下隋景江只好跟其来到医务室。隋景江心里琢磨,平日里对我们非打即骂,甚至酷刑折磨从不手软,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呢?打针时隋景江发现药瓶上没有标签,(也就是不知啥药)就问狱医:你给我打的是啥药啊?咋没药名呢?狱医狠狠的说:你管啥药呢?打坏了我负责!结果不出所料,这一针打下去,隋景江四肢发紫、不听使唤,几乎要瘫痪了的感觉,那种痛苦与难受的滋味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第二天副支队长来了,不由分说又给打了第二针,第三针,怎么去的医务室、打了几针、打的啥药就全不知道了。隋景江原本很聪明,他是电工,而且技术水平很高。可是,自从打了这三支不知名的毒针后,整天耷拉着脑袋,头抬不起来,浑身无力、思维与行动迟缓,可是迫害并没有停止。

在几个月的关押后,体检时,他出现高血压状,长林子劳教所怕担责任,不敢再收留,把他提前放回家。隋景江回家后不久,全身长满了疥疮,皮肤发黑溃烂。但通过修炼大法,基本恢复了正常健康的身体。

2006年8月8日,阿城区的国保大队、“610”、公安局以及当地派出所等几个部门联手行恶,出动了三十多个警察,包围了隋景江的家,当着众乡亲的面,非法绑架了隋景江,又非法抄了家。在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又一次绑架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到那里不久,又给隋景江打了一支不知名的毒针。这一针打下去,隋景江彻底崩溃了。他失去了记忆、精神失常,没事自己就乐,看谁的脸都是紫色,而且经常出现幻觉,胡言乱语。再后来就彻底疯了,大冬天穿着单衣服在外边跑。

后来他妻子(大法弟子)在哈市万家劳教所被迫害回来后,与当地同修配合,帮他清理空间场,给他读法,趁他清醒时就与他交流、切磋,虽有好转,但终因不敌这一次次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尤其是一次次毒针的迫害,隋景江于2009年11月26日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