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害我全家 大法救度儿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我今年近60岁,1996年喜得法轮大法后,每天坚持到炼功点上集体学法炼功,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提高很快,一身病也全好了,真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

一、邪党害我全家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疯狂镇压,一时间乌云压顶,所有的报纸、电视、电台等媒体开足马力诋毁法轮功,人民群众被淹没在无休止的谎言欺骗之中,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百般打压。

为了讲明真相,我和当地的几位同修一起走到了天安门广场,要现身说法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为大法讨回公道。那一天,广场上到处都是警察、警车,对法轮功学员的推、拉、打、骂、抓捕随处可见。我也被警察带走盘问,然后被当地驻京办的截访人员领走,又被县公安局接回。从此,我这个农村老太太竟然成了当地公安局提心吊胆的重点对象。因为害怕我炼功、上访,公安局、派出所多次强行闯入我家,查抄大法书籍,几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进行迫害。

一天夜里,县“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杜××和乡派出所十几名恶警又一次来到我家,砸门、跺门,威逼我把门打开后,进屋就开始翻箱倒柜,衣服扔了一地,衣柜上的玻璃也被他们砸碎了。最后我被又拉又抬的拖到警车上,拉到一个房间里。恶警们先是强制我跪在地上,杜××用皮鞋用力朝我的头部踢,还用力打我耳光,我的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杜××还不罢休,逼迫我跪着不能动,安排恶警轮番看着,说要动了就打,其中一个恶警张××还拿着棍子专朝我脚上的踝骨上敲,边打还边说:“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就是这样,恶警们刑讯逼供,千方百计地逼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处心积虑地给我罗列“罪状”,强行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

亲身经历着这无理智的邪恶迫害,我更加清醒地认清了邪党的弥天大谎,也更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并且在大法中修炼三年来,身心都得到了健康,我的的确确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绝不能昧着良心诋毁师父和大法,我绝不能放弃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

随后,恶警把我转到了看守所。出于对邪恶行径的抗议,我开始绝食。恶警们害怕出问题,让犯人们把我按倒在地上,往鼻子里插上管子进行灌食,结果也没有灌进去。又把我戴上手铐、脚镣送到医院检查,也没有检查出什么结果。我绝食了十五天。公安机关知法犯法,违反十五天的拘留期限,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硬是把我关押了几个月才放出来。在此期间,老伴不忍心我受折磨,到处请客送礼,光交罚款、保证金就花了六千多块。他原本有多种疾病,出于锻炼身体的目的也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状况逐渐好转。可面对中共邪党无法无天的迫害,他违心地放弃了修炼,身体每况愈下,又开始疾病缠身,最终被病魔夺走了生命。

我二儿子也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从劳教所出来后被关进洗脑班强制转化,并被非法开除公职。

大儿子、儿媳经济上受到损失,精神上更是受到很大的伤害,虽然也知道大法好,但是无力与恶党抗争,转而埋怨我,说:“你为了炼功,把家里都弄成啥样了,还能过吗?”我说,法轮功没有错,是政府违反法律,是江泽民一伙在迫害法轮功,终有一天,法轮功会平反的。儿媳见我不放弃炼功,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我于是搬到邻县和二儿子住在一处。后来,大儿子和儿媳身体不好,经济也出现困难,因此儿媳就让同村的一个婶子给请了几个所谓“开光”的财神、佛像,天天烧香、烧纸、磕头、供奉。

二、大法救度儿媳

2009年8月份,儿媳突然开始又哭又闹,疯疯癫癫,说话神神叨叨,自称是后山上的鸡精,连续折腾了十几天,到医院检查了好几次也没有检查出来毛病,家人又到处找神婆来看,花了几千块钱也没有任何效果。大儿子和儿媳娘家人整天都得陪着她,吃不好睡不好,折腾得精疲力尽也无计可施,还有人说风凉话:“她婆婆不是炼法轮功吗?让她回来治治。”

百般无奈之下,大儿子打电话让我回去伺候她一些日子。我知道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救了她,于是我回到了大儿子家中。

到家后已经是晚上了,见到儿媳后,我喊她的名字,她却说:“我可不是霞,我是鸡精……我都八十多了,跟着霞18年了……我要把他俩(儿子和儿媳)都带走。”我说:“我们家人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不能在这里呆,你走吧。”她说:“我不走,我在这有吃有喝,我才不走哩。”我在心里默默地求师父救救孩子。

过了一会儿,儿媳慢慢地平静下来,躺到了床上,还让我躺在她的身边,说:“妈,我可很难受”,我说:“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真的按我说的,开始一遍接一遍的念了起来,我说:“你再加上一句‘李老师救救我’。”她照我说的又念了几遍,说:“我好受了,我想睡觉。”我说:“那你就睡吧,睡醒了你就念这几句话。”亲家母也说:“好几天都没有合眼了,可能是困了。”可我知道,是她诚心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开始帮她了。

儿媳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钟,起床后,她就开始呕吐。我认识到这是师父给她清理身体。她一边吐还一边神神叨叨地说:“我花你的钱、吃你的东西,我不吐出来不让我走……一个元宝,两个元宝……喝的水也得吐出来……吃的烂苹果也得吐出来。”我说:“哪的烂苹果?”她说:“桌子上供的苹果,放坏了,我吃了。”我问:“桌上牌位上面是你吗?”她说:“那不是我,我们是一伙儿的,我偷着吃的。”亲家母说:“你快把她供的牌位给扔了吧。”我说:“这得她自己清醒过来后自己同意,我替她扔了,她不同意还会再供个。”这时,儿媳突然跪倒在师父的像片前,把右手拳头向上一举一举的,大声说:“崔霞同意,崔霞同意。我再说一遍,崔霞同意。”看到她表态了,我马上就把乱七八糟的牌位烧的烧,扔的扔,全部给清理了。

随后儿媳就真的清醒了,再也没有犯过,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她跪在师父的像前说:“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也要修炼大法!”从此以后,儿媳真正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并且逢人就说大法救了她的命。她妈害怕迫害,说:“你可别炼了,你两个哥哥为了你的病跑前跑后那么多天,图个啥?你可别炼功连累他们。”她说:“我哥跑前跑后那么多天也没给我治好,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要不然我就没命了,无论如何我也要炼。”

这件事在周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人也由此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大法真相,声明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还有些人表示也要修炼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