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沙堡”,是迫害大法女学员的黑窝之一。

近年来,由于海内外大法弟子整体不断的向女教所恶警讲真相,世人也越来越清醒了,但是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并未停止,而且披上了“文明管理”的外衣,在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下继续干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勾当。

刚被非法绑架到女教所进行迫害的大法女学员,每天都要被强迫接受10-20小时的高强度的体罚——军姿“新教整训”(超过新兵入伍的强化训练):1、站军姿:立正站立,面朝墙壁;2、军蹲:在站立姿势下右脚向后退半步,蹲下成右脚尖着地,左脚掌全掌着地面。

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女学员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恶警和坏人强迫大法学员站1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不准换脚,不准起立,每天24小时行、站、卧、吃饭、洗漱、如厕均无自由。

这种“酷刑”就连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也难以承受,更何况这些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黑窝”里的大法女弟子(她们多为六十岁左右的老年人),大多数在这里的学员都出现全身浮肿,有的甚至腿脚严重变形,并且还要承受恶警和包夹人员的殴打、谩骂、侮辱和经济勒索。

一些大法学员因承受不住“新教整训”的痛苦,被迫主动申请参加“学习”(看污蔑大法的光碟、书籍),接受邪恶的洗脑灌输,晚上写“思想汇报”,向邪恶妥协转化,接受邪恶的安排。如果所写的内容达不到邪恶的要求,就不准睡觉休息,直到邪恶满意为止,有的要写到凌晨两、三点钟。“学习”一段时间后,学员会被邪恶安排写“三书”(悔过书、认罪书、揭批书),由女教所专门从事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进行验收,经验收合格后,分到生产组去参加生产劳动,脱离“新教整训组”的每天24小时包夹监控。

这种所谓已经“转化”了的到生产组去,一样每天有24小时的监控包夹,只是稍微相对自由点,在完成生产任务后仍然要按期参加各种形式的“学习”,被反复洗脑,一旦被发现有维护法的言论,立即会被送“新教整训”。

有的学员以书面形式声明“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作废,即被邪恶被称为“反弹”,邪恶会立即把该学员“隔离关押”,并重新进行“新教整训”。每天被体罚站军姿、军蹲到晚上12点、甚至凌晨两点、三点钟以后才被允许睡觉。

部份大法学员被迫害案例:

1、方敏,51岁,綦江人,2002年至2003年曾经在重庆江北茅家山“老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2008年7月再次被绑架劳教,入所当天因呼喊“法轮大法好”,被包夹人员周艺、王廷君殴打,方敏绝食抵制迫害,数天后恢复进食。四大队大队长舒畅到监舍问方敏是否还认识她,方敏说认识,并说舒畅当年不该给她灌毒药,舒畅扬手打了方敏一耳光,并对所有在场的人员说:“我打了她,你们都看见了,我就是打了她。”

方敏于2008年5月查出患了子宫肌瘤,6月份办保外就医。7月份保外就医期满后被绑架收监关押,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女教所。

2、黄淑华,59岁,长寿人,2007年9月入所,在“新教整训”期间,在隔离室被包夹周艺用脚踩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踩,在二零九舍被某包夹用开水烫背,黄淑华被迫申请参加学习,转化后下组,2008年12月,黄淑华在做上级机关下发的考试题时按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答题,被视为“反弹”,与另外两名作出同样答案的学员罗明友、邱圣书一起被隔离关押并被施以高强度整训。

3、邱圣书,69岁,梁平人,在2008年12月因“反弹”而被隔离关押后,直至2009年4月解除劳教期间,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每天被体罚军蹲,整天整天的蹲,常常是一蹲一两个小时不许换脚,邱圣书承受不住时,就倒在地上喘口气,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爬起来继续蹲。

迫害邱圣书的包夹王海燕,23岁,16岁开始坐牢,这是因吸毒第三次被劳教,除了体罚,王还经常用肮脏的语言辱骂邱圣书,被她包夹过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挨过她的打。

4、黄正兰,46岁,长寿人,2009年2月入所,刚被绑架到女教所时黄正兰因在坝子喊口号遭到恶警胡小燕、包夹陈志、胡灏的殴打,打完后被几个人抬到隔离室关押。在隔离室被关押的两个多月期间,恶警赵媛媛指使包夹丁霞、石梅多次对黄正兰施暴,如抓住黄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两包夹各抬黄的一只胳膊把她整个人架起来再猛力往地上摔,在那段时间里黄正兰几乎是整天整天的都不能坐一会儿,连吃饭都是蹲着吃,导致黄正兰从双脚到大腿根部都是肿的。黄正兰是“三无人员”(家里没有人给她上账),有已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辗转托人带给她一些卫生纸、卫生巾等生活用品,却被包夹人员侵吞。黄来了例假只好把棉毛裤撕碎当卫生巾用,或者扯棉絮里面的棉花垫在内裤上。包夹人员经常威胁她说:某大队长说了,如果再喊口号就用臭袜子、卫生巾堵她的嘴。

2005年10月至2006年8月,黄正兰在重庆市江北区茅家山“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曾经遭受过惨重的迫害:起初的两个月几乎每天遭到包夹人员的暴打,遭受一次野蛮灌药,一次野蛮灌食,灌药由恶警胡小燕指挥,几个包夹人员共同操作,黄被按在地上,手脚被按住,肚子上坐一个人,喉咙及鼻子被捏住迫使嘴巴张开。但黄仍然咬紧牙关,包夹用牙刷硬撬,撬断两把牙刷,终于撬开,药灌下后黄全身乱摆乱抖,喉咙发出怪叫,无法克制,恶警命包夹抬黄去医务室,在抬的过程中包夹在黄身上又揪又掐。医生检查后说没有生命危险,胡小燕责骂黄正兰是装的,灌食由恶警赵媛媛指挥,因包夹不允许黄上厕所,黄只有不吃饭,恶警赵媛媛用同样的手段强行将豆奶灌下,在灌药灌食后黄的喉部被牙刷戳伤,吞咽水,食物疼痛难忍,牙齿严重松动,痛了几个月。

恶警陈小琴指使包夹扒去黄正兰上衣,用笔在她身上写诬蔑大法及李老师的话进行污辱。恶警陈小琴还指使包夹扒下黄正兰上衣,强行拖下楼,借机诬陷说法轮功不要脸,不穿衣服。

除了打、骂、人格污辱,还有长时间地站、蹲,几个月不让洗澡,做下蹲(一次上千个),不许正常睡觉,晚12点睡算是早的,两点、三点、四点才让睡觉时有发生,不管多晚睡,早上五点就得起床,有时刚睡着几分钟,包夹人员就把她弄醒,说去上厕所,其实就是折磨她,不让她睡,还用强迫抄书的方式对她进行洗脑,抄《红岩》《邓小平文选》,蹲着抄,两本厚书抄完,用了大约三、四个月的时间,在遭受身心双重折磨的同时,黄还被迫干包糖的活,包糖时也是一律蹲着包,在老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黄几乎没有坐过。

5、张志芬、付汝芬、赵家玉、岳春华、董道群,这几位都是年过五旬的老人,因坚持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在坝子里被整训了长达九个月的时间,夏天在烈日下曝晒,冬天寒风吹,高强度整训,长时间罚站、蹲……,限制洗潄,不准刷牙、用水,还要帮包夹们干私活。

岳春华曾经被罚一天不许吃饭,在坝子里被单独整训期间每天只准许上一次厕所。

赵家玉、张志芬曾经在隔离室单独整训。付汝芬被野蛮灌药。赵家玉在坝子被吴琴按在地上打;因反映劳教人员陈志占有法轮功学员财物的事,被陈志殴打。

黄万江因声明“三书”作废被恶警在巷道整训。
沈凤梅,已声明“三书”作废。
邱翠香、刘和芳被关在隔离室,身体状况极差,无法正常行走。
杨昌珍,长寿人,被包夹踢打,双腿肿胀变色。

四大队造假伎俩:

用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伪造值夜人员名单,应付上级检查,以表示这些人转化得彻底。有人来检查时便把邱、刘二人从隔离室转至舍房,检查完后又转回隔离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