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与同修们分享我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的简要历程。

一、有幸得法

前几次心得交流的机会,由于自己顾虑重重,围绕着“怕”字打圈子,其实就是一个“私”的观念在支配着自己,所以错过了。现在认识到了写心得交流文章也是证实法、不断按照师尊的教诲及大法的要求归正自己的过程,也能促使自己用更加纯净的心态做好救人的事情。

下面就把自己得法及在修炼中,在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下走到今天所经历的提高心性及各种神奇的事情写出来,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及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无比殊胜、幸福的心情,与同修分享。

我是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中旬得法的。我的得法过程可以说是命运缘份促成的。在我十岁左右时算命先生给我算命,把我的一生算到五十九岁,五十九岁以后的事情无论怎么问,先生也不说了。从那时起在我心里就埋下了“只能活到五十九岁”的想法。所以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不管我得了肺结核(一直没钙化)还是腰椎、颈椎骨质增生致使身体不能弯腰、不能回头,还是从六岁开始右耳患中耳炎進而鼓膜穿孔并经常流脓血,我都没太害怕过。因为我想反正我能活到五十九岁。可真到了五十九岁那年,也就是一九九五年我患的睾丸肿瘤(左睾丸长了两个肿块)致使自己有时疼的发晕,虽然自己对活五十九岁有思想准备,但毕竟不愿走死去的这条路。在没有特效药能治好的情况下,使我这个从来都是乐天派的人,也被消沉的情绪笼罩着。九五年五月份,一个同学邀我去吉林市买一个产品,当时的想法是趁着能动弹就动动,别窝在家里等死。心想等感到挺不住时再回家,不能给同学和厂家添麻烦。当时自己的气色非常不好。一天早晨五点多,同学用自行车带我到江南公园,我对他们练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功不感兴趣,无目地的在公园树林小道里走,突然听到非常悦耳的音乐声,这时苦闷的心情一下子被音乐声驱走了,走到跟前看见有几十人随着优美的音乐炼功。当时,身体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觉,所以也就随着动起来了。这时来了一个年龄约半百的人和我搭话,此人言谈、举止祥和、亲切,从此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

二、师父不断把我洗净并给我还了索命债

当时请到的经书是《法轮功》修订本,就是这本书开启了我被封闭几十年的心智,一下子捡回了少年时代在头脑里存在的天国世界的景象,初步懂的了修炼心性的重要性。炼功不到一周的时间,身体一下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肿块消失了、骨质增生症状没有了……,气色一下子变的红光满面,周围的人都觉的很惊奇。九五年八月底回家,老伴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不久又请到了《转法轮》经书。此后与同修们每时每刻都沐浴在佛法中,生息在净土上。同时自身出现了许多只有修炼人才能感受到的事情:法轮在两臂间、身体内旋转;强烈感受到卯酉周天运行的状态;打坐时元神离体;摘掉了三百五十度的老花镜;原来吃东西冷热都不行,修炼后冷热都行;心性方面:对名利看淡、能忍的容量变大了……,当时那种愉悦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

这里我讲一下对过病业关的认识和感悟。每次由于自己做的不好而出现的“病”的状态(如发烧、拉肚等)与修炼前大不一样,以前发烧头疼、头晕只能卧床、吃药,怎么也得一周,现在照样上班工作、吃喝照常,不用打针、吃药两三天就好。每当这时自己就会找一找,哪些地方做的不好,需要提高上去。一次朋友请我去外地工作,由于自己心性太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晚上回到宿舍(我一人住一间)感到发烧、浑身发冷,好象浑身有无数钢针扎刺一样疼痛,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喝水都动不了,那滋味真是难受极了。可是第二天上班了,我身上一点“病”的状态都没有了,跟往常一样,照常工作。这次“病”状,一开始自己就知道,是自己自私自利的欲望、没有考虑厂家、老板的利益,是修炼人不应该有的坏思想导致了这次“现世现报”。

还有一次索命的事情:一次我和一个年轻人在厂区做测量工作,我正欲起身向前快走,猛然一头撞到“严禁烟火”牌子锋利的角上,我的左眼上方前额发际处正好撞到锋利的锐角处。当时,我看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我”倒在地上,几乎同时我也清醒的在心里喊:“师父救我!我没事!”时间很短,这时抬头看见年轻人惊慌的跑过来,我也感到了一股血流下来,年轻人一边递给我卫生纸,一边说:“快捂住!我去找厂长,要车去医院。”我赶紧说:“没事,没事,不要找厂长。”我拿下卫生纸,准备再换一块,我一看纸上的血比刚才少多了。年轻人很奇怪,怎么不流血了?我当时脑海里一直闪现那个倒下去的我,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以上两件事,使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与神奇法力。这两件事都是安排在没人或很少人知道的情况下,即免去了很多麻烦,也没有惊动很多人,又达到提高我心性的目地,还为我还了一次命债。师父的洪恩是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的!

三、在师父呵护下不断去掉怕心

二零零零年,我家买了电脑、传真机及复印机,当时只是小范围散发资料。这期间经历了家人同修被绑架、非法掠走了大法书籍及一些私人财产。这期间,由于法学的差,存在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违心的配合了邪恶,写下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保证”,虽然后来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但是修炼中的污点是永远也抹不掉的。亲人被绑架、被抄家、被监控……,这给讲真相带来了很大损失。一段时间后,又买了电脑等,建立了小型家庭资料点,并较大范围传播真相资料,以唤醒世人的正念。现在悟到,这期间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与师尊的慈悲呵护分不开,都与修炼、与按照师尊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分不开。

回想一下,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江氏流氓集团勾结中共邪党掀起对法轮功進行的残酷镇压,开始几个月,在那血雨腥风的滚滚恶浪中,虽然自己心中从未生出过怀疑师父、怀疑大法的念头,但是,当时的环境却象一块巨石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那时只有看《转法轮》及师父各地、各国讲法来坚定正念、缓解压力。当时,对世人也能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讲师尊恩泽世人的善举。但是,由于那时人心太重,所以总是带着很强的争斗心、憎恨心、急躁心讲(慈悲心不够),因此效果不太好。通过不断的学法、对师尊各地讲法的不断深入理解,越来越看到自己修炼的不足,有时非常差劲,还不如常人。比如去掉“怕”心:发放真相资料时,开始总是用人认为的安全办法发放或粘贴,每次都很紧张、很累,回来后,还隐约有种庆幸的感觉。通过不断学法及看明慧文章,知道了这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正常状态,是用人心、人的办法做大法的事。认识到必须完全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正念正行才能排除干扰、做好讲清真相的事情。每次出发前,都请师父加持,就不再有紧张、累的感觉了,同时,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师尊就在身边看护着自己。去年奥运,邪党制造紧张局面、京城一派肃杀气氛。六月下旬一天晚上八点多,我走進了繁华路段的一个楼门,走到二、三层看见有人在做饭,还有养狗的。上到四楼,有一个半开着的玻璃拉门,里面亮着灯,是一个大堂,摆放几个大大小小的沙发,拉门左侧有一个卫生间,我当时没有多想就進去小解,这时听到外面有走路和拉门声,赶快出去一看,大堂灯熄了,玻璃门关上了,从里面拧不开了。当时脑子“嗡”一下:我被锁在里面了!这时人心上来了,想:这要出不去,明天早晨来人上班可怎么说呢?又想:得把神韵光盘藏好,可走时又怎么带走呢?……还是先找出去的门吧。我顺着大堂左侧走廊向前走,发现两边都是小房间,由楼外射進的灯光看屋内有多张课桌还有电视柜、电视机、影碟机,原来是教室。当走出走廊时,到了大堂另一侧,根本没有第二个通向外面走廊的门,这时心也稍稍稳定一点了,就这时才想起求师父。又一想:我是干什么来的?只求师父帮我出去,是不是心不正?我不是来发神韵光盘的吗?肯定是自己有漏才被关在里面的。这一想,心立刻亮堂了。我想:把光盘贴在电视机侧面,来上课的学生不就看到了吗?于是我把带来的光盘都贴在各个教室电视机侧面和门里的一面上了,光盘不够,有没贴上的,我想他们也会在其它房间看到神韵光盘的,而且学生们会互相传告。做完后,就听到有叫门声,到大堂一看,外面有两个人,叫我开门,原来我拧门时把门在里面插上了。他们進来后好象没事一样,于是我就走出去了。事后回想一下,觉得直接原因是自己没有符合常人状态,没有人的房间不应進去。只要弟子念正,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弟子。

有一次,去美术馆附近发放真相资料,刚要下车,突然感到全身发冷很难受,以前碰到此事,会用人心想“是不是师父点化不让去了?”但这次,我很坚定的认为“一定是邪恶干扰不让去。我就听师父的,一定要去救人!”我一边下车,一边背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身体特别轻松,很顺利的做完事。

在发放真相材料和光盘时,有惊无险的事非常多,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解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发放真相材料和光盘时,如果有怕心、私心,做的就不顺利;如果没有任何执著,一心想着救人,就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心想事成,一切顺利。

四、师父的鼓励使我找到差距

在使用真相币时也是如此。零八年末圣诞节前一天,去一大型超市购物,结帐时我把一张一百元真相币递给收款员,她发现背面有字,就翻过来看,并念出声: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我刚说:这钱是从银行……。她马上说:这钱是真的,没问题。并把钱放到钱匣里。还有一次购物,我用了一张五十元真相币,摊主念出声来,并说:好!好!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是团员吗?是队员吗?不是。我想他肯定说谎,没说什么就走了。上两件事一方面说明北京民众对真相币接受能力增强了,另方面暴露自己有怕心、不能抓住机会劝退。

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几年来,一直做的很差,没有什么突破。查找原因主要是缺少善心,是“私”心。每当对方不完全接受,并对大法、对师父讲出不敬的话,心里马上就发火,一股仇恨邪党及其首恶的情绪马上起来了。当然其中也夹带着恨对方相信邪党编造的谎言已达到痴迷程度;完全放弃判断是非、善恶、真假的能力,而自愿在邪党划定的邪路上走下去。比如:天安门自焚案。从头到尾,漏洞百出,违背科学道理的破绽频频皆是……,可他们还是相信。其实,这正说明自己没按照师尊的教诲,没善心、没把讲真相、救世人放在第一位,真相没讲到位。

一次遇到一个曾在邪党党校“镀过金”的人,与他谈到中共官员贪污、腐败,讲起某贪官犯罪……,准备由此话题讲真相,劝退。他当时讲了一句话,让我一下子失去了讲真相的念头。他说:“某贪官也是为了上海的经济发展才……”。我当时完全忘了师尊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及“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的教诲,只恨眼前这个被中共邪党调教的能把歪理当成正理说的“正念无存”的人,强忍着要与其争辩的心,什么都不说了。这真不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行为,又错过了一个有缘人!

还有一件事让我不能忘记:零八年八月底的一天,去火车站送人,在滚梯上突然摔倒,当时情景很吓人,有人吓的大声呼叫……,车站的人赶紧停下电梯。我起来后,没发现皮肤受伤,也没感到疼痛……,但是,我立刻想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我陪亲戚去买纪念品准备送给外国友人。在购买“福娃”时,我说“这东西不吉利”。还想说“最好不要买”但没说出口,却改口说:“反正是给外国人,没关系。”(认为外国人好象不会受影响)话一出口,就觉的不对,但没仔细想,就买下了。没想到这不正的心,第二天就受到报应。这件事点醒自己:修炼人,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任何时候,都要记住自己是修炼人。

看看师父的讲法,对自己用人心对待世人深感愧疚,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在今后正法修炼中,不管时间多紧,也不能忘了学法,因为脑子里法装的多,不好的东西就减少,装满法,坏的东西就没有了。

想写的东西实在太多,篇幅有限,只能停笔。以上有需归正的方面,请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叩谢师尊慈悲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