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交大教师邹红英狱中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西南交大教师邹红英,在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到峨眉山前一周,被峨眉山景区分局公安非法搜家绑架,2009年2月12日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迫害

邹红英,女,1975年出生,家住四川峨眉西南交大峨眉校区。邹红英1999年3月修炼法轮功,四个月后,以前几次流产造成的疾病(腰痛、胃病、脚后跟痛、牙齿出血、重度痛经等等)就不翼而飞,身体恢复了健康;在工作上,邹红英刻苦钻研业务,受到学生和领导的好评;在生活中,她改掉娇惯等等一些坏毛病,尽量替他人着想;在经济上也不再与别人争。

1999年7月20日后,邹红英迫于压力违心地表态不炼了(实际在家悄悄炼)。随着中共打压的升级,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替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而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邹红英决定不再保持沉默,也要站出来讲真话。

2002年9月28日,邹红英因公开表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拘留,关在峨眉山市拘留所和看守所;10月21日,被学校接回后继续关在学校招待所。10月23日,邹红英开始绝食水表示抗议非法关押。10月26日,学校领导开会研究决定后,放邹红英回家。10月28日,峨眉山市报国派出所以绝食绝水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再次将邹红英非法拘留;11月13日,学校又将邹接回关在招待所2天,直到中共十六大闭幕时,才将邹红英放回家。邹红英年迈有病的父亲经过这一连串的精神打击,于2003年春病逝。

2005年7月,邹红英又被峨眉山市“610”恶警非法绑架到乐山洗脑班,被强制“转化”。8月30日邹红英回到家中,她的丈夫再也受不住,坚持与邹红英离了婚。此时他们的女儿才两岁。

2008年7月28日六点过(奥运会火炬传递到峨眉山前一周),峨眉山景区分局公安非法搜查了邹红英的家,并再次将邹红英绑架进了峨眉山市看守所。这次非法搜家,扣押了邹红英家的以下物品:一台dell笔记本电脑、一台联想台式电脑、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40G硬盘一个、优盘二个、单放机一个、旧光驱一个等等。另外还有一些大法书籍和师父像、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峨眉山市公安部门参与此次迫害的人员有:万才勤、马渊、何林、高峰、段学明、罗建华。市“610”人员:宋春、江德伦、郭燕、冯永兴。峨眉山市法院人员:童跃彬、曾杰、易君、许琳、李春。检察员:李淑明、金川才)。

2009年2月12日,邹红英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3月7日这天,邹准备打坐炼功,刚结了印,就被2名服刑人员和互监拉起,接着监狱的安干事前来阻止,邹坚持要炼功,安干事就下令恶人将邹按倒在地,邹的胳膊被拧到身后按趴在地上,这时邹喊:“打人了!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叫人拿来毛巾勒住邹的嘴往后背拉,邹还是喊大法好,后来恶人们就使了狠劲往后拉毛巾,邹一会儿就昏过去了,这时恶人们才住手。

在四川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大法弟子祝艺方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很大的伤害。祝艺方曾被恶人用毛巾堵上嘴后,抵在门背后殴打。大法弟子将她被迫害情况的真相传单寄到了监狱的一些人手上,赵红梅也收到了一份,之后赵红梅跑到监室发火,她说她是带祝艺方去看病,而传单上说是她迫害祝艺方。赵红梅这次发火后的一个月左右,一天上午,恶警说带祝艺方去看病(祝的身上某处灌脓了),祝不去,恶警就叫4、5个服刑人员强行将她推去。祝喊大法好,说她们(指恶警)因她上网揭露迫害就报复她。而狱警说这是为她(指祝)身体好。在接下来的几天,恶人们每天、每顿都在监室给祝艺方灌药,4、5个服刑人员将祝按住灌药,狱警在旁边看着。

地址: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
四川成都龙泉驿洪安镇 610109

监区长:乐红、邹玲
队长:沈雪、蒋玉琴 
干事:袁丽春、彭开蓉、韩跃琼、高燕、程建红、陈俊华、安晓丽、曾小玲、王敏、魏萍、杨莉、赵童博、刘芳、何淼、夏碧文、唐清、雷波、文秀君、徐照琴、于爱萍
迫害法轮功的干事:赵红梅、宋霞。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