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部份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江苏报导)以下只是被江苏省盐城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十年来遭受的迫害的简短介绍。

一、2009年

(1)2009年3月11日上午,盐城亭湖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孔令秀、刘静、应秀珍非法开庭。

(2)盐城市“610”于2009年9月23日企图抓捕盐城阜宁县法轮功学员曹秀英,曹秀英被逼离家,目前流离失所。

曹秀英的老伴年近八旬,已瘫痪在床几年,大小便都在床上,患多种病,依靠曹秀英日夜照料。听到邪恶之徒要抓捕曹秀英,老伴病情加重,被送医院急救。曹秀英的女儿也是法轮功学员,女儿在修炼前,是生意之人,和一些贪污腐败之人在一起;女儿修炼后,认真做一个好人,不再做不利于国家和老百姓之事,被那些既得利益的腐败之人所不容。那些腐败之人在背后策划,利用“610”迫害曹秀英的女儿,想不露痕迹地使她“人间蒸发”。据知情人透露,这次抓捕曹秀英,实际上也是那些人利用“610”所为,其中曹秀英女儿的前夫、亿万富翁杨林榆起到了最坏的作用。

(3)9-10月间周映霞、马俊、王步美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马俊、王步美被盐城市新兴派出所和先锋派出所联合绑架,警察对马俊和王步美采取了不让睡觉、几次将其打晕过去等方法折磨他们。

(4)9月25日下午,盐城市亭湖区文峰派出所象土匪一样破门、破窗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祝峰峰。后恶警又将祝峰峰非法关押在地下室里进行折磨。于2009年10月被非法劳教1年。

(5)10月15日中午1点多钟的时候,祝群群被绑架;先被非法关在宾馆里审问,后又被非法关在本地的看守所里。

(6)老钱由于修炼法轮大法被冤判四年大牢。但他坚信大法,一直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就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中共政府还不能放过,现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在外。可是公、检、法、“610”都还嫌不够,又专门成立什么专案组,三番五次,南下杭州、上海等地到处找他。并且对他的亲人、子女进行威胁、恐吓,全天候的蹲坑、监视跟踪。还花钱安排专人对他的所有亲朋好友的电话监控。还在用奖励的办法(5000元)在非法追捕。据了解,公安部门专案组对他的九十多岁的老父亲都不放过,多次威胁、恐吓要老人交出儿子,老人就这样被他们吓死了,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因把电话线剪断没法通知亲人)。简直一点人性都没有。

还有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老周被逼离家已经好几年了,杳无音信。歹徒们到处悬赏(5000元)要抓老周。

(7)林恩来,男,20岁刚出头,2009年被上海市邪党“610”诬判一年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林恩来已绝食三个多月,被绑于死人床上,由刑事犯二十四小时看管。在此期间上海市南汇监狱恶警用电警棍击打林恩来。

(8)林凯强被新兴派出所和张庄派出所绑架,恶警造谣说林凯强出卖同修,经过查证根本没有这回事。

二、2008年

(1)耿翠霞,女,四十六岁左右,亭湖区法轮功学员。2001年元月16日,村中邪恶之徒熊安华骗她去开会,被文峰派出所非法绑架,后送往盐城看守所行政拘留一个月。2月16日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村里,17日被强行送往盐城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进行长达44天的痛苦折磨。在此期间,邪恶之徒还叫来电视台的记者哄她奶奶配合他们污蔑耿翠霞,诽谤大法,由于家人的不配合,结果只好作罢。4月2日从精神病院出来后,被熊国坤带回村里继续关押。在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一星期后回到家中。

2002年过年前,因被恶人举报,于2月9日被绑架到文峰派出所,直到11日才放回。5月,邪恶之徒以谈话为借口,将其非法绑架到文峰派出所,于17日再次送往盐城看守所。后被转移至建湖看守所,不久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

2008年4月21日中午,因恶人举报,盐城“610”及文峰派出所非法闯入其家中,将耿翠霞“甜言蜜语”的哄上警车,后非法抄了家,许多真相光盘及资料、电脑、打印机等强行搬到警车上,接着将“阻碍”他们“执行公务”的耿翠霞的丈夫带回了黄海派出所。当日下午,那些邪恶之徒再一次闯入耿翠霞家中,将楼上的房间强行踢开后,又将师父的法像、许多大法书籍及资料、MP3等物品再一次抢了去。之后被非法押上警车,继续关押在文峰派出所。4月25日被送往盐城看守所,后又被转移至大丰看守所,在此期间不许家人探望。不久,被法院在暗地里非法判刑九年,至今关押在南通女子监狱四监区,每天进行着洗脑转化的思想迫害。

(2)10月29日原江苏悦达集团天辰股份有限公司法轮功学员柴瑞燕被绑架。

(3)10月30日原江苏悦达集团天辰股份有限公司法轮功学员徐东干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一年。

(4)11月7日东河村法轮功学员孔令秀被绑架,

(5)11月11日天辰公司法轮功学员潘秀英被绑架。

(6)陈林、李成华、郝正芬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架关押到江苏省兴化市洗脑班迫害。

三、2007年

(1)刘丽华,女,三十岁,在上海某私人企业打工谋生。于2007年2月8日在上海被盐城市恶警以上网为罪名非法抓捕,被带回盐城某宾馆迫害,以盐城市盐都区“610”副主任徐志良为首的一伙恶警对刘丽华进行殴打刑讯逼供,惨叫声宾馆内的人都听见,刑讯逼供未果,后转到盐城市看守所迫害。期间盐城市盐都区“610”于3月15日曾以某教破坏法律为罪名起诉到法院,企图判刑,由于刘丽华坚决不配合邪恶,几日后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起诉,盐都区“610”主任邵益民和副主任徐志良一伙拒不放人。

刘丽华的父亲去要人,恶警将其父用手铐铐在迫害刘丽华的房间隔壁凳子上,让其父听女儿刘丽华被折磨的惨叫声。于8月22日在盐都区法院又一次开庭,无宣判结果,最后休庭结束,9月4日听律师转告此案上报盐城市法院批示。

孙正荣
孙正荣

(2)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孙正荣回阜宁老家,到邻县射阳海河镇去发发真相资料,被蹲坑的海河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镇上一宾馆,恶警对他严刑拷打,派出所姓崔的教导员晚上喝酒后看到他被反铐在椅子上,就上去抓住他的头凶猛往墙上撞击,然后就对看守的人说,你打他嘴巴,打一个五十元,随即就有一个人上去左一个右一个连续打了八个,打得他当时小便失禁,两眼直冒火星,孙正荣被关在海河宾馆折磨十四天,后又被送到射阳看守所,在射阳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了三十一天,共被关了四十五天。回家时,他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眼角上被打的青斑还没有退掉,他回家后一直不能吃饭,不久于人世。

(3)郭兰香被“610”绑架;数月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秀兰之子(未修炼法轮功)也被“610”带走。

(4)王建平,女,五十多岁,江苏盐城新兴镇人,2000年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进行绝食抗议,后正念闯出黑窝。

2004年3月人大前,盐城“610”把王建平绑架到洗脑班时,当时围观了近百名群众,王建平给大家讲真相,老百姓非常气愤骂公安。结果“610”、公安以“围观人数多,给公安造成了坏影响”为理由,劳教王建平1年半。王建平在江苏句东劳教所以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正念闯了出来。

2004年10月11日再次遭盐城市“610”,新兴镇亭湖派出所绑架。警车载有公安7、8个恶警来对她进行绑架。王建平坚决抵制迫害,恶警从早6点一直到10点才把王建平强行拖走,惊动了围观群众一百多人。王建平一边喊“法轮大法好”,一边给乡亲们讲真相。10月22日,“610”、新兴镇派出所又将她送在句东劳教所,王建平在此期间绝食2个月,生命垂危。她家里去劳教所要人,劳教所说只要你们那里公安、“610”允许办保外就医,他们就放人。家人去找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说“610”管,家人又去“610”,“610”人员说不转化不行。

2007年7月,因被一个便衣跟踪,王建平再次被抓去迫害。在非法关押在江苏句东劳教所期间她又一次进行绝食抗议,管教用很烫的食物对她进行灌食,造成她食道和胃部被烫伤。

(5)2007年5月至2008年4月邪恶之徒先后迫害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四到五个资料点。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在食物里下过毒:判刑1—5年的刘丽华、王建平、成秀珍(3年)、张叔英、卞书云、孙起慧;5月5日在盐城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炼功时被恶警迫害分散到盐城看守所的李成琴、袁琳、朱丽俊、朱建梅、罗平,响水看守所的陈林、吴文广,阜宁看守所的徐兰,大丰看守所的耿翠霞,建湖看守所的李成华,射阳看守所的王瑞莲。严宁(音)、郝正芬、朱成华、王翠英等法轮功学员。

后来郑海祥、吴克明、钱风珠、陆爱娥、陈平、吴佩文、应秀珍、高桂风被迫害后放回。

四、2006年

(1)杨志萍,50多岁,2005年因向南京邮寄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盐城市看守所。其儿子在海外,2006年过年打电话回家时想叫母亲接电话,也未能如愿。

(2)9月11日,阜宁县的公安部门发起大搜捕,非法抓捕了司霞、王玉英等五名当地法轮功学员。

(3)周学英,女,五十九岁,盐城市量刃具厂退休职工,11月被邪恶之徒从家里非法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盐都派出所,在此期间遭非法审讯,追查所谓法轮功资料来源。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她在看守所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症状,送到医院检查,11月16日被放回,张秀兰(也)一同放回。

(4)2006年,一名吴姓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搜走一些大法资料,后被非法绑架。

(5)张秀兰,女,六十六岁,盐城市邮电局退休职工。2005年单位领导以谈事情为由,骗她去单位,从而将她劫持到洗脑班。张秀兰被非法劳教,释放不久,家境困难,恶警一直骚扰。因有人举报她讲法轮功真相,于2006年11月1日夜里十二点被盐都县公安局非法绑架并抄家,拿走不少东西。张秀兰的丈夫因心脏病在上海做完手术刚回来几天,急需老伴的照顾,邪党却不顾这些将人抓走。盐都县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毒打用刑,张秀兰因照顾丈夫手术身心疲惫,再加上邪恶的连续数日的非法审问,她的身体及精神状况日渐衰减。张秀兰的儿子曾去看她,但邪恶之徒说什么都不让见,非要让张秀兰交出同修才行。公安局里一个姓徐的恶警,大概四十多岁,对张秀兰拍桌子叫骂,态度十分嚣张。

(6)陆宏霞,2000年即将毕业于江苏省常州纺织工业学校(现在的常州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专业时,由于陆宏霞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校方强行退学,户口被强行迁出。几年来,陆宏霞始终未将迁出的户口向盐城申报,成为一个无户籍之人。由于没有户口和毕业证书,陆宏霞无法正常生活、工作,始终处于流浪般生活,心理上一直处于恐惧和失落的状态,不幸于2006年8月复发肝癌去世。

(7)陈娟,女,七十二岁,盐城市酒厂医生。2005年夏天因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内向人讲真相而被邪恶非法抓捕,后释放。因其家人反对其他同修和她联系,所以同修直至2006年才听闻其已生命垂危,一同修才得以前往看她,在临终前陈娟痛苦的告诉同修,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残酷折磨,整整坐了28天的老虎凳,恶警不让其吃饭,还用筷子夹着红烧肉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用言语污辱她。 陈娟在遭受了邪恶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后,一直未能康复,于2006年农历4月18日去世。

五、2005年

(1)、6月份,阜宁县“610”及恶警将县城的法轮功学员王玉英、缪萍从家中绑架,非法将她们分别关押在盐城看守所和阜宁看守所不予释放。

(2)、8-9月份,江苏盐城市恶党办了3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张文才(部队转业,30多岁,喜欢搞文娱,集伪善与邪恶于一身)为追求名利,还曾将妻子和儿子带到洗脑班上,让其妻子盯着学员说,不转化,她家张文才就不能调资,不能升官。 在转化王翠英时,张文才及刘大队辱骂她,张抓住王翠英的头发往墙上撞;将电灯泡拧下,逼王去摸电线。

(3)9月份盐城市盐阜医院法轮功学员江成会(家在哈尔滨市)在讲真相中因盐阜医院院长举报导致江成会被抓。

(4)唐飞飞被三名恶人告发,被铐了十几天,后押到洗脑班,拒不转化。

(5)陈琳因为犹大告密而被非法劳教1年半。

(6)朱桂良,男,六十多岁,盐城水泥厂医生。10月9日被恶党恶人抓入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省里还下来一帮邪恶之徒企图转化他,一直不让他睡觉,朱桂良受尽折磨,于2005年11月初被放回家,一星期后于11月9日去世。

(7)唐学勇,男,三十四岁左右,江苏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唐学彬弟弟。2001年10月至11月间由于唐学勇坚信“真、善、忍”,在洪泽湖监狱遭到恶警和歹徒摧残。唐学勇拒绝配合洪泽湖监狱恶警的邪恶命令,被暴力摧残四十多天。

恶警汤锦超(十监区副教导员)、张冠军(十监区入监队指导员)指使歹徒王刚等对唐学勇进行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很早起床很晚休息,两次点名和早中晚三次开饭点名均在操场上,并指使服刑人员从两侧架着他的胳膊,第三名凶手用脚猛踹他的膝窝,令他重重的跪在水泥地上。唐学勇艰难站立,后面的凶手再踹。如此往复几十次,直到王刚喊“停”。每天五遍点名都是如此。很快唐学勇的双腿血肉模糊直到溃烂。同时恶警不许他上厕所,不许坐下,小腿部肿得和大腿一样粗。唐学勇于2004年出狱,2005年又被恶警绑架到南京监狱进行迫害。

(8)1999年 12月31日上午5点高玉兰在家炼功时被逮捕。警察撕头发,打耳光,用脚踢。更有甚者将其头部按在水缸里惩罚,受尽非人折磨。2002年因向徐红芳和其他两个邪悟份子说明真相,劝其回头,结果又被非法处三年劳教,应2005年11月到期,后又加期半年,仍关押在镇江劳教所。在此期间至少两年没有睡过几次觉,包夹用夹子夹她的眼皮,致使她的眼球视网膜脱落。恶警还把她弄到男劳教所污辱她的人格。

六、2004年

倪海滨,男,盐城市射阳县盐城人,35岁左右,被绑架、关押在洪泽湖监狱。倪海滨在期间遭到各种残酷迫害。但他拒绝配合恶警的洗脑转化,曾被单独关押在一监区缝纫车间做苦役,先后三次被恶警绑架到“严管队”折磨、摧残。

2003年,倪海滨坚持数月不转化,被恶警开“批斗会”,多次被转到严管队折磨。夏季炎热,地处洪泽湖边的蚊子又大又凶,恶警指使犯人将倪海滨绑在铺板上,扒下衣服让蚊虫叮咬。倪海滨不屈服,再关严管队,严管队不收,说“治不了”。2004年3、4月间,倪海滨在“严管队”绝食抗议过程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才被送到医院,恶警还不忘对他进行恐吓和洗脑。监狱恶警还不许倪海滨的家人探视、不许打电话、不许写信。

七、2002年

(1)1月4日,城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将盐城市袜厂的法轮功学员倪祥生非法无理拘留,并关押在盐城市友谊招待所强行“洗脑”。恶警们对倪用尽各种手段进行折磨,一直不让睡觉。

(2)唐学彬,男,四十七岁左右,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洪泽湖监狱受尽残酷折磨。

1999年政府迫害法轮功后,唐学彬发现媒体的报道不仅断章取义,而且极尽污蔑诽谤之能事。于是他带着说明情况的目的去上访了。当天乡派出所就勒令他六旬多的老父交两千元钱,说是“替你家找人的路费”。

唐学彬被拘留一个月后,他们又将其送至盐城精神病院,该院拒收。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又强行将其关进射阳精神病院,把唐学彬捆在床上灌药、打针,多次用电针电,摧残其意志,逼其写保证。后来医生诊断该学员没有精神病,但令其家属交了一千四百多元医药费(在该院共住八天)。

此后数月里,几次将该学员无端带进派出所关押、殴打,多则几十天,少则几天。没有任何依据,说抓就抓,要关就关。为了逼唐学彬交出大法书籍,警察将其衣服扒光,摁在地上用冷水浇灌,百般羞辱、折磨一个多小时,达不到目的就继续殴打。动辄抄家,上门威胁恐吓,说什么“再去上访就送到大西北去劳改”,扰乱其正常生活,也给其妻儿和年迈的双亲增添了说不尽的痛苦。

2002年,唐学斌拒绝所谓“转化”,不穿囚服,进门不喊“报告”,恶警逼他到操场跑步,唐学斌不服从,恶警指使的刑事犯拖着他跑,不久裤子被磨破,腿被磨出血。曾因为拒穿囚服,被恶警捆绑在铺板上打,往脚和手上扎钢钉;因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多次关进严管队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八、2000年

(1)法轮功学员安子霞为了向政府反映她修炼后身心所起的巨大变化,去上访,被当地公安押回后罚款一千元,又逼其亲属交了七千元保证金,才将她从看守所放出,并威胁说:“再去上访这钱就没收”。为让该学员交出大法资料,警察将其关进房间轮番殴打,她的亲人站在外面痛不欲生,却不敢上前劝阻。被迫交罚款的学员在当地还有很多,如费代玉、瑞霞都由其亲属代交了三千元。当地政府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不但非法关押、殴打其本人,还对他们的亲属施加种种压力,威胁、罚款、抄家等等。

(2)朱素芳,女,53岁。2000年元月1日因为对法轮功的打压去北京上访,她在北京“中华世纪坛”揭开一条上面印有红色“真善忍”的黄色横幅,被警察抓到盐城驻北京办事处拘留,后被遣回盐城大丰市公安局继续关押。 朱素芳自1月3日被没收大法书籍之日起开始绝食,致使处于昏迷状态。后于北京时间1月16日下午两点被无罪释放,大法书也都还给了她。

(3)张万年,男,71岁,生前为盐都县龙岗粮站站长。2000年2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回盐都粮食局招待所强行转化,不让老人坐或休息,强迫站着所谓的反省。历尽13天的折磨后,见所谓的“转化”无望,强迫老人缴纳7500元“办案费”后,将老人送至盐城市南洋看守所折磨1个月,又转至龙岗精神病院拷问虐待45天。张老始终不为所动,遂被劳教一年。9月中旬,为抗议迫害,饱受折磨的张老开始绝食,约一周后身体已非常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将张老匆匆抬回家中。老人一天后不幸去世。

(4)严杰华,男,44岁,1999年7月20日后被政府列为重点迫害对象。盐都县公安局副局长徐成文亲自带着刑警大队对严杰华多次审查关押及殴打,其手段惨无人道,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对2000年2月以后走出来的弟子严刑逼供,强迫他们说严杰华是总头目,以取得伪证。他们编造莫须有的罪名,把严杰华双手铐在两扇铁门上,然后派人将铁门往两边拼命推,拟仿古代“五马分尸”之酷刑,然后将奄奄一息的严杰华拖到承认为“上访组织者”的假材料前强行按了手印。这样,将严杰华关在市看守所及龙岗精神病院分别达一个月和45天,期间受尽了非人之折磨。严杰华之后又被强迫劳教一年半。

(5)孙风秀,女,39岁,盐都县马沟乡宋家村法轮功学员,该弟子年初因行使一公民的上访权利被抓到市看守所拘留半月,又被当地派出所关押半月。2000年4月2日去田里干活时突然失踪。

(6)2000年6月10日11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押往盐城市盐都县新区农津培训中心,其中包括郭乃同(音),朱勇,王桂茹,陈建,王爱华等坚修大法、誓死卫护大法的真修弟子。这5位弟子后被送往龙岗精神病院受尽非人折磨。邪恶势力扬言“对特殊的病人要特殊对待”,他们利用电针对弟子们进行电击,强行逼迫弟子服用毒害损伤大脑的药物,致使部份弟子至今仍有反应迟钝、记忆力减退以及精神紧张等症状。另6位弟子张淑英,王水莲、王岚凤、周广凤、王德丽和顾奶奶则被送到市看守所,并被反复拷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进行绝食,这帮邪恶之徒就撬嘴插皮管强行灌食,致使部份学员牙齿被损坏。这些惨无人道的毒害手段令人发指。

在学习班,学员们被强迫学习太极拳。学员们坚决不从,他们就把学员双手反铐,利用联防队员对学员拳打脚踢,并扬言“打死法轮功学员不犯法”。他们将学员打倒在地后,拉起来再打倒,反复折磨持续达六天之久。可是,学员们对大法的信念始终坚定不移。邪恶之徒对弟子亲属威逼利诱,说什么“不转化就判刑送去大西北”云云,丧尽天良地逼迫学员亲属殴打和侮辱学员,以达强行转化。

同年11月20日再次举行“强制转化学习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郭乃同(音),王桂茹,顾奶奶,王步美,冯兆玉,张淑英,陈林及鹤正声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关押。对每一个弟子,他们都安排四人每天看管并进行邪恶的“帮教、转化”。他们要求40天内一定强制转化,否则,法轮功学员将被强行劳教。

(7)蔡晓峰于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上访,6日被公安局从盐城市第二纺织厂带走并关押在盐城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以后在11月5日被送到盐城市龙岗精神病医院。12月23日被送到判劳动教养一年。

(8)工陈琳于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去上访后被抓回参加“强行转化学习班”,在12月23日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9)2000年 10月2日王锦玉去北京上访。10月6日被公安及村领导押回后关进了一个专门为她造的一间只有6平方的小房子,里面完全封死并没有任何生活用品,仅留了一个5分硬币大小的洞以便观察。邪恶之徒不但不给她吃与喝,还用冷水将她全身浇湿,让她自己焐干后,就又将她全身浇湿。另外还强迫她女儿殴打她。后又派妇女主任带七八个人天天打骂及用冷水浇身。在此期间邪恶之徒要求她写保证书,不写就要被送去劳教。王锦玉写下了“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并于同年12月23日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10)2000年12月5日南洋一大法女弟子在散发真相材料时被南洋派出所抓去。邪恶之徒剥光该弟子的衣服,将她四肢绑住并绷开成“大”字状。然后用电风扇对她吹了整整一夜。当时夜间气温仅约摄氏2度。这位女弟子在此饱受折磨。当他们的罪行被曝光以后,很多正义人士都打电话去要求他们释放这位弟子。他们随后更改了电话号码。

(11)2000年12月21日晚,盐都县公安局的人砸开法轮功学员陈建强家的三道铁门,把陈建强行带走。

(12)2000年,周兆英被非法关押在盐城灯具厂达数天,受尽折磨,邪恶势力们也不让周兆英的家属探望。

(13)2000年,射阳县法轮功学员戴学军被劳教2年。

(14)另外张新民,朱爱芳,徐洪芳,王兰风,练月秋被强迫劳教一年以上。唐秋风和孙贵芳被监外执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