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文品如人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南宋时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我国历史上杰出的诗人、词人。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诗词中,始终贯穿着报国之志、忧国忧民和“气吞残虏”的精神,从而形成了他诗歌创作的显著特色,奠定了他在诗坛上的崇高地位,深深的鼓舞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陆游出生于书香世家,其家庭教养和家学渊源对其“保国安民”思想的培养造就起了极大的作用。其祖父陆佃官至尚书左丞,淳厚刚直,善积阴德;其父陆宰官至朝请大夫,博学多识,正义敢言。陆游从小就喜读经史,他在诗中写道:“我生学语即耽书”、“少小喜读书,经夜守短檠”。时值金兵入侵,国土沦陷,民不聊生,陆游学文兼学武,定下了“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报国之志。他参加礼部考试,名列第一,因“喜论恢复”竟被奸贼秦桧除名。宋孝宗即位后,赐他进士出身。他一生坚持抗金,虽屡遭贬谪,但收复失地的信念始终不渝。他写了《渭南文集》、《剑南诗稿》等大量诗文,表达了自己的理想,寄托了自己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深切忧虑和对百姓的同情。

志在报国。陆游立志“扫胡尘”、“清中原”,他以“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的诸葛亮为楷模,坚定收复中原的意志,他写道“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出师一表通古今,夜半挑灯更细看”(《病起书怀》)、“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书愤》);他歌颂岳飞等爱国将领,抨击秦桧的卖国行径和朝廷的腐败,写道:“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剧盗曾从宗父命,遗民犹望岳家军”,他含泪书写岳飞的《满江红》,渴望像岳飞那样到前沿去抗击金兵,“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忧国忧民。陆游入蜀抗金时,他身先士卒、爱民如子,率领的部队所向披靡,“昔者戍南郑,秦山郁苍苍,铁衣卧枕戈,睡觉身满霜”、“飞霜掠面寒压指,一寸丹心唯报国”,这些诗句,金戈铁马,铿锵有声,是其长期军旅生活的真实写照。但因朝廷腐败,苟安求和,陆游被削职还乡。他不为个人的际遇而忧虑,而是牵挂着沦陷区的百姓,他望着家乡的徐瓶山,想到沦陷区的华山,望着镜湖水,想到沦陷区的黄河,写道:“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描写了沦于金人的河山和沦陷区的百姓对宋朝军队收复失地的期盼。诗人即使在梦中也不忘捍卫边疆:“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月四日风大作》),念念不忘的是“但悲不见九州同”和期盼“北定中原日”,他想象着抗金取得胜利的那一天:“三军甲马不知数,但见动地银山来”。

善政安民。陆游一生,多次出仕,不管职位高低,始终关心民间疾苦,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他任严州知府时,据史载,其“宽期会,简追胥,戒兴作,节燕游”,勤政爱民。他在诗中写道:“朝先鸣鸡兴,夕殿栖鸦还,符檄积几案,寝饭于其间……”、“民租屡减追胥少,吏责全轻法令宽”,他看到百姓安居乐业,欣然写道:“自我来严州,实无负穷嫠”(《诗稿》)。他多次上书朝廷主张卫国、保民,对内实行轻徭薄赋,休养生息,对外抗金驱虏,恢复中原。他晚年归乡后,“身杂老农间”,为百姓施医送药,深受百姓的拥护和爱戴。

咏神州大地山川之美。陆游在《思故乡》中写道:“千金不须买画图,听我长歌歌鉴湖”,描绘出田园乡村的淳朴风光;他在《夏日六言》中写道:“溪涨清风拂面,月落繁星满天。数只船横浦口,一声笛起山前”,近观远眺,景色喜人,令人读来别有韵味。他的诗中也蕴含着对社会人生的理性思考,如他在《游山西村》中写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写景中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启示,描述了在山水迂回曲折、扑朔迷离之中,出路何在?但是,如果锲而不舍,继续前行,忽然间会豁然开朗而发现一个前所未见的充满光明与希望的崭新境界。

咏梅之高洁。陆游一生爱梅、咏梅、以梅自勉。他称赞梅是“花中气节最高坚”的,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的高标独立的心灵境界——那深蕴其中的梅品。梅花,不畏严寒,不惧冰雪,独占寒冬,香溢早春,陆游写道“阅尽千葩百卉春,此花风味独清真”(《园中赏梅》),他赞梅的风骨:“幽香淡淡影疏疏,雪虐风饕只自如”(《雪中寻梅》)、“凌厉冰霜节愈坚”(《射的山观梅》);他赞梅的纤尘不染:“子欲作梅诗,当造幽绝境。笔端有纤尘,正恐梅未肯”(《梅花绝句》),即要作梅诗,须得恭恭敬敬,即使笔端有一点尘埃,也怕梅花不能允许。诗人托梅言志,梅的品格也是诗人之品格、精神的写照。

陆游提倡为文与为人的统一,他学习儒、道经书,后来又研习佛典,其作品中融贯了文人的品性修养、博爱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关注现实,关注未来。其为文意在笔先,力透纸背,精练自然,“无语不天成”,他写道“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君子之有文也,如日月之明,金石之声,……必有是实,乃有是文”。文品如人品,只有忧国忧民的人才能写出千古流芳的文字,文品之渊源在于道德学养之纯正,诗文必承载至道,才能达到最佳的弘道效果。做人要高标立世,在任何环境中意志超然,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维护天理、正义和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