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简要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四川省德阳监狱是最早被四川省邪党指定的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之一,早在1999年便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总结出一整套邪恶方略,其罪恶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1999年至2007年,在监狱长马爱军的亲自授意指挥下,以入监队(二监区)监区长梁某某、恶警吴老三、丘胜、崔维刚、周某某等首恶分子吸取全国各地迫害法轮大法的所谓“先进经验”,用罪大恶极的刑事犯,以包夹、三对一、严管、禁闭的形式逼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主要残忍手段包括:体罚、精神摧残、殴打、克扣口粮、禁止会见亲人等等。法轮功学员被宣布为最危险、最凶残、最可怕的敌人,《监狱法》规定的服刑人员的所有权利均被剥夺殆尽。

凡未写“三书”者每日被迫在大操场跑50圈(一圈约合340米)。一次,学员王某某因双腿严重水肿,在第17圈时摔倒,恶警丘胜上前用皮鞋猛踹一脚后说:怎么样?不行了是不是?不行了你可以自杀嘛!你自杀了我们也好登报说,法轮功又迫害致死一人,这多好!

2003年4月,一名李姓法轮功学员因年事已高,不堪忍受折磨死在狱中。2005年12月,一名王姓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监狱知其人将死随即保外就医,但不久含恨而去。还有一名王姓法轮功学员2004年转监后保外就医,几月后死亡。

在邪党层层布置安排下,德阳监狱恶警以加分记功和威胁等方法鼓动和胁迫死缓无期之徒运用黑社会手段、看守所的惯例沿袭创新了以下酷刑:

“围殴”--当弟子当日在威逼下大义凛然,回到监舍后,一名犯人陡然将被盖蒙其头,随即,群犯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当弟子正言相斥或讲真相,群犯乘机围拢,施以拳脚。

“顶起”--凡不“悔改者”,前期罚站,必头顶墙壁,笔直站立,时间由包夹犯人制定。除吃饭外,连夜晚也不能休息。在几名包夹者的轮番监视下,通宵达旦,稍有懈怠,犯人就以鞋底抽脸。

最恶毒的手段,是六监区恶警崔维刚的编排下的犯人吴克明和熊启富搞出来的。恶警崔维刚(2006年从二监区调入)豢养的二打手吴克明和熊启富,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唱黑脸的吴克明人称“刁刁”,原是集地痞、流氓、无赖于一身的人渣,二进宫的他三分之二的岁月在监狱。他的方法是这样的:将不服管教的学员用封口胶绑住手脚并封口,丢入崔维刚为他们特批的三楼小屋,三天三夜为一期。期间不让喝水、吃饭、大小便。法轮功学员庹万学就受过此折磨。

2007年,德阳监狱下令进行新一轮的转化攻势,一场以殴打转化法轮功的“运动”中,每个监区真正的刑事犯中有60%参与了殴打。法轮功学员张春宝因坚守大法,在德阳监狱一监区备受煎熬,以自杀方式抗议迫害[编者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方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遭到更加惨烈的酷刑折磨。在监区长陶箴铭、恶警涂阳明的策划下,对张春宝实施连续48小时疲劳折磨,致使张双下肢严重水肿,身心健康严重受损。

在同一时间,其他学员如冯某某等也遭到每日数人以各种器具、方式的随意暴打。其具体做法是:不重写“三书”的弟子头顶铁床,其他监舍的犯人可随便进出殴打,犯人称为“过手瘾”。变态的犯人此时找到了最好的发泄途径。

一时间整个监狱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下,而新任监狱长刘远航又可邀功请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