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两次参加师父的亲授班。师父给予我太多太多。

第一部份 得法

九四年五月的一天,我在母亲家一口气看完《中国法轮功》。当时想:这怎么象是一本天书。因为当弟子问:“最初的人类是从哪里来的?”书中的回答和我所知道的佛教、基督教、儒教及近代哲学的答案都不同,与教科书所言更是完全相反。书中,有许多从来没有人敢说的话,有许多从来没有人讲过的事,这不就是一本天书吗?!

我的父母是教授,可他们过的并不快乐。人活着为了什么,人应该怎样活着?当今主流文化肤浅的让人难受,我转向佛教、基督教。可是我觉的这些东西只讲应该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没有讲。因受邪党无神论影响,对耶稣的神迹和佛教的六道轮回也不认同。

我也看过各种气功书,一看到关键的时候,就是博大精深一句话,没有下文。就在这种心境下,见到了《中国法轮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问母亲:“这位气功大师是否传功讲课?我一定要见这个气功师。”就这样我赶上了师父在国内洪法的最后两个班(延吉班、广州班)。

当时我的全身风湿,连夏天也不能见风见水,脚后跟痛,几乎是瘫痪了,走三十米就得躺下休息。心脏病严重,白天头昏,晚上盗汗。第一个班下来,还没等炼功所有的病痊愈。在听课时,我就明白了,我开始正法修炼了,这是我此生的目地。师父用现代科学用最浅白的语言讲述了宇宙的根本大法,我一下就明白,就接受了,由无神论转变为相信神。每听明白一个理,就觉的身体一震,“刷”一下,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在第一个班上,我从自己身上,从整个传法场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广州班上,在大法弟子第一次集体到天安门证实法的日日夜夜(指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那天,《明慧周刊》刊登过学员的有关文章),在面对面讲真相中都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虽然我是闭着修的,天目很少看见东西,但是时时刻刻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第二部份 学法

从此以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那时不管什么电视,我连望都不望。也不用闹钟,平时法轮在小腹悠悠的转,在清晨快去炼功时,胸口象万马在奔腾,咚、咚、咚把我转醒了。除了学法、炼功其它事都提不起我的兴趣。我辞职自办工厂已四年了,效益非常好。未炼功前我就想,人活着首先得解决温饱问题,没有后顾之忧了,就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这几年挣的钱,培养两个孩子上大学和全家简朴的生活足够了,现在好不容易得到这个宇宙大法,我可要全力以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左右不了他们的命运。早晚去炼功点。余下时间简单料理一下家务就读法。从九六年—--九九年师父在国外讲法一篇接一篇。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法所展现的内涵也不断升华,所以索引也会随时变更。我就觉的那段时间進步特快,在睡梦中或走在路上都不由自主的背经文。记的第一次听师父说:“敢于冒着天胆下来的,才能听到这么高深的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当晚打坐时,感到身体就象火箭一样往上窜,脚底下刮起来的龙卷风裹着沙子打在小腿上还隐隐作痛,再看地球越来越小。

这段时间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把《转法轮》背下来。只开了个头,我总以为自己别的本事没有,背背书还可以,可谁知道,今天背下来,明天就忘了,再背熟了,过一天,又很生疏,感到畏难,就停了背书。直到看了明慧网交流才知背下来就过去,再背新的一段,这样用一年的时间背完了《转法轮》,的确背法太好了,没背完一遍《转法轮》的同修,快点加油啊。

第三部份 面对面讲真相

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北京的日日夜夜经历了许许多多刻骨铭心的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大法造就的千千万万弟子的伟大,没有大法就没有这一切,没有师父就没有大法。由于时间和篇幅的原因,由于正法進程走到这一步。今天我主要讲一讲面对面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一)对警察讲真相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公安部的通告发表后,因在外晨炼,被带到派出所,所长气势汹汹的喊:“你们想造反啊,没看电视吗?不让炼还炼什么?”我平静、诚恳的看着所长的眼睛说:“所长,你不知道,我们炼这个功太受益了,一身的病全好了,过去处处替自己打算,现在知道为别人着想了。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是按这个去要求自己的。”他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和气的说:“那就在家炼,看看将来的形势怎么发展再说。好了,你回家吧。”我这是第一次接触所长,我想幸亏说了心里话,如果我说了违心的话,将来的局面怎么扳过来呢?我想,有了这个良好的开端,我可要和所长对话了。

这个派出所刚开始时,紧跟邪党,电视刚公布两个通知,立即到他们知道的每一个炼功同修家,要大家交书,这么紧跟“形势”,这在我市、我区还很少见。

CCTV说《转法轮》不是我师父写的,是别人代笔的。我找到所长说:“我亲自听过我师父讲课,我师父讲课,从来不用稿,出口成章,只有一张纸,只有几个大字,连提纲都算不上,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看过我师父的讲法录像,国外那么多大法弟子亲临会场,我们都可以作证,面临上亿个证人,CCTV都敢瞪眼撒谎,这样的政府,什么事干不出来!?”

在那段日子CCTV开足马力抹黑师父,抹黑法轮功,例如“地球要爆炸”,“不准上医院,不准吃药”,“敛财”,“豪宅”,“改生日”。我很快从师父的书中找出师父的原话,有的还在讲法录音带找到师父的原话,然后把这些证据揣在怀里,拿到所长办公室给他看,讲给他听。所长才知道CCTV竟是掐头去尾,断章取义,恶意歪曲师父的讲话。他说:“早知道,我就不把(没收的)书交了。”

我牢牢记住师父的《精進要旨》〈清醒〉经文中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我对别人讲法轮功时总把对方都当作亲朋好友,推心置腹的跟他们讲自己修炼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及思维变化后思想深处的快乐。由于大法的美好,及大法赋予弟子的善,使所长很愿意和我交流,他让我每个星期五下午一点到他办公室,说这一天是所长接见日。

我把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来,收集的政府有关法轮功的文件剪贴成册,其中包括:

1)国务院信访办谈话纪要:有人造谣政府不准炼法轮功,公民有权选择炼某种功也有权选择不炼某种功。
2)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通告。(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公安部关于法轮功的六条禁令的通告。(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3)《人民日报》署名文章,《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共青团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公务员不准修炼法轮功》。
4)最高法院于九九年十月九日、最高检察院于九九年十月八日分别通过了《法高检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即所谓“两高解释”。
5)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九九年十月三十日)
(以后这本剪贴被别的派出所抄家时抢走了)

我拿出这本剪贴给所长看并谈了自己的意见:

1,上面的文件(2)(3)(4)(5)与文件(1)相互矛盾,出尔反尔。
2,民政部、公安部不是立法机构,所定的红头文件没有法律效力,所以取缔法轮功是违背宪法,是无效的。
3,“两高解释”和唯一立法机构“人大决定”只字未提法轮功,所以取缔的所谓邪教组织与法轮功毫无关系。

这是当年的认识,现在应补充两点:

4,中共公开镇压法轮功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两天之后才发通告,也就是说是先迫害再“通告”,连行政手续都没履行。
5,中共取缔法轮功的适用法律是刑法第三百条,要点是“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法轮功学员是利用了哪个组织?破坏了国家的哪一条法律?哪一项行政法规?犯罪的“四要件”:被告;被侵犯的对象;侵犯行为;侵犯行为的后果。可是在法轮功的所有案件中,只有被告,其余全没有。这不是司法丑闻吗?

所长不高兴的说,“你说我们公安部什么也不是呗,排在最后一位呗。”

又一天所长对我说:“不让上访是错的,要叫我,能解答的问题就解答,解答不了就往上交,怎么还把人给抓起来了。”

有一天,所长问我:愿不愿意跟局长谈谈。我说:“愿意。”所长说:“我跟局长说了,某某某(指我)太顽固,转化不了,局长说和你谈谈。”这样所长开车把我送到公安局,我想:我今天一定要讲心里话,否则,将来肯定后悔,就是被抓,被关我也认了。(现在知道:只要有正念强,他也抓不着我。)到了局长办公室,所长介绍后,局长挺生气的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反对。你们法轮功不爱国。”我说:“在我心目中对国界没有什么概念。今天我只代表自己的看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好比邻居、家与家之间的关系,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家与自己的亲人。因为一个家庭及其成员之间有共同的利害关系,爱这个家实质还是爱自己。因此这个爱是自私的,国家不过是一个放大了的家庭。而我们是修炼的人,有信仰的人,和所有有宗教信仰的人一样,不求世间得失,佛家讲众生都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不要有分别心,我在各种信仰中,特别的选了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心胸更开阔,我的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们讲的是没有分别心的爱,没有私心的爱,这种爱叫慈悲,我们讲的是慈悲,慈悲是超越国界的。”

局长又说你们法轮功進京上访,给政府添乱。我说,我们上访没有错,是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如果共产党是针对我或我们中的哪一个人,我们都可以忍,但要取缔的实质是我们的修炼原则——“真、善、忍”,连修炼的法都没有了,我们还修炼什么?佛家历来有护法之说,作为弟子当然会有护法的行为。这是从我们修炼人的角度讲的。再从人这个理来讲,取缔法轮功的议案,人大没有通过,所以没有法律效力。那么这个取缔是不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呢?公安部门是不是不应该介入呢?

他们只是在听,没有回应。

我又详细讲了修炼前后的身体变化,更多的是思想变化,过去就想出人头地,而丈夫是随遇而安,毫无所求的人。所以非常嫌弃他,和他分手了。自从炼了法轮功,整个的人都变了,我师父告诉我的返本归真要比人世间的荣华富贵更吸引人。师父告诉我要做个好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去掉为私为我的心才能返本归真。从修炼人角度看,我丈夫与世无争,就不容易造业,正是他的长处,我嫌弃他还有一个原因是不想吃苦,想让他多承担家庭责任,想自己舒舒服服,想随心所欲。这不是全想自己得好处吗?要想返本归真就得去掉这些私心。经过两年多的修心,反省自己,我们又复婚了。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功,我怎么会明白这些道理呢?不明白这些道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回到这个家的,我的师父把因缘关系,把修炼的理说的透透的,从内心深处,从本质上改变了一个人。只有我的师父才能做到。

今天我还认识到即使他没有那么多优点,即使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会和他离婚,一切偶然的事都不会有,所有的环境都是针对我的心而存在的,因为这些心不去,我就修不成,所以一切逆境都是给我铺就上天的路。这是修炼的理。从人理来看,我们这一世的夫妻缘也是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促成的,人在轮回转世中,欠下的业债就得偿还,所以古代的老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真是有道理啊,传统文化内涵太大了。

局长听我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后,态度慢慢缓和下来,说:“在政府反对之前,过去一个朋友说给我送了最珍贵的东西,我打开一看是《转法轮》,我看过这本书,写的挺好,要不是政府不让炼,说不定我就炼了。”又说:“你以为我就信报纸、电视,就听一面的?就为了了解这个法轮功,我特地买了电脑,我也是两面都听都看。”局长又讲了一些其它的事。最后局长说:“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遵纪守法,追求真理。”局长笑了,说,“挺好。”

就这样我和局长愉快的分别了。以后经常给他寄过真相材料。

所长、局长等对法轮功有一些了解后,这段时间我们区和派出所所发生的绑架同修案较少,我举几个例子:

(1)有个同修天天晚上去发真相传单,她的父母害怕,承受不了,就跑到派出所:“我姑娘天天晚上出去送材料,你们管不管了,不管我就到你们上级单位去告。让他们来管。”指导员说:“不是我们不管,你得有证据,你把证据拿来,我们就管。”事情就不了了之。
(2)还有一次,大家在我家听师父讲的走出来证实法的三分钟录音带。刚听几句,所长打电话不高兴的问:“你在家干什么?”我犹豫一下说:“我在家唠嗑。”“你马上来一下。”我到了派出所,所长说:“你们听录音带就悄悄的在家听呗,在走廊大声喊,没有人不知道的,以后悄悄的,不准喊了。”后来我才知道,有个同修在一楼按着防盗门铃大声喊二楼同修“快去某某家听师父的新讲法”被恶人诬告。
(3)我亲眼见到新招来的几个年轻的保安排队巡逻,到一个电线杆跟前,第一个把头一扭走了,第二个走到跟前头又一扭走了,“怎么回事?”我好奇的到眼前一看,原来电线杆上贴着“法轮大法好!”我高兴的笑出声了,真为这些生命高兴。

以上基本上是二零零一年前的情况。精彩的事还有,是大法改变了众生,给众生带来了美好的未来。

在二零零一年,由于同修的牵连,我被别的派出所绑架、非法教养。

为了证实法,我们很多人不穿囚衣,不干活,抓紧时间背法,发正念。在背法中,我找到自己的问题:把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为的,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法理不清晰。后悔以往学法、用心不够。

这期间发生了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可歌可泣的事迹,有的还相当壮观。以后若有时间再写,今天讲个讲真相的事情。

我和四、五个坚决不放弃信仰的人由我起草用真名联名给女所的上级写了义正辞严的公开信表达我们的抗议,真正犯罪的不是我们,是所谓的取缔者和一切迫害法轮功的人。共产党对法轮功的取缔没走法律程序。强烈要求和上级领导对话,虽然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但在那黑窝,我们也算是一次堂堂正正的用书信讲了真相,证实了大法。

(二)对路人讲真相(要在短时间完成三退的)

在零五年初,终于离开了黑窝,开始了新的证实法的一页。师父说,“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北美巡回讲法》)救度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重中之重,急中之急。

开始到楼洞发资料,在楼道碰到人,也不刻意回避,有时就干脆笑呵呵送到他们手里。有收下的,也有推辞说没时间看的,但大家都是客客气气的。有一次,赶上一个妇女出来晒衣服,很不耐烦的说:“是不是又发《九评》?”我对她笑笑说:“《九评》倒不是,但‘真、善、忍’不好吗?”她也笑了,说:“好,给我一份吧!”这件事启示我:面对面沟通可以最有效的改变一个人的思想。

我更深的体会到师父为什么要求“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想我们要在有限的时间救出更多的人,最有效的是面对面讲真相,这是救人的最直接、最好办法。开始有点张不开口,好象是我求他们似的,反复的学法,向内找,认识到两点:(a)、没有深刻认识大法弟子的使命;(b)、必须突破怕心。师父来干啥,来正法来救度众生,我们来干啥,助师正法。如果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我们师父就不来了,也用不着宇宙大法来度我们,我在苦苦期盼中,师父是怎么救我的,我把真相告诉别人,他明白了真相,他当然就会三退,这个人就得救了,救了一个人,就救了他对应的庞大天体,就救了一个大穹。我是在帮他、救他。所以再对陌生人开口时,我就想我在救你呢,我一定要救下你,慈悲心出来了,语气好了,人家也爱听了,不再有张不开口的感觉了。师父还说,“是不是你们以前觉的那地方很邪恶,有点惧?谁惧谁呢?”(《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是啊,我们是有师父管的,有美好未来的人,难道还惧怕那些没有未来的邪恶吗?所以面对面讲真相底气越来越足,越来越坦然自如了,每次都讲得很顺,由开始一天能讲七、八个人,到一天能轻松讲十几个人。

总结一下规律:我一般按以下顺序進行。

1、看一下所要讲的人,就把正念打过去,解体他背后的邪恶,让他得闻真相,得救、得度。
2、简单和对方交流一下,多大了,在哪工作,住哪,办什么事,姓什么,家庭人口等。
3、眼前的一些事,如学校流感情况,工人下岗,医疗保险,随便提到的事都可引起对方对邪党不满。
4、祝福对方有个美好未来。祝福在这些磨难中平平安安。(这点非常重要。)
5、你是不是党、团、队,退了保平安,你没看见,钱上都这样写吗?
6、如果退了,告诉他法轮功真相,我们是祛病健身,做好人,做好事,帮助人,切记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有时间,再讲一下贵州藏字石和天安门自焚。
7、如果不退,一定不要动心,继续讲,口气更善,针对他的心结讲。抓住时机,再次祝福他,祝你好运!祝你小孩前程远大!顺着人的执著心讲,让对方高兴,只要他高兴,顺势说,就叫“远大”,退了吧,往往接受,不管对方什么态度,咱不就是为了他好,救他吗?想方设法让他在高兴中明白真相,从而三退。就是不退,也发自内心祝福他有个美好未来,让他有个好心情、好印象、为以后三退打基础。

这是和素不相识的路人讲真相的情况。

我越讲越有经验,有次在早市,退的特别顺利,不但卖东西的人给退了,有几个买菜的也叫我退了,心里挺高兴,看见一个穿得挺好的中年男子,我问他:“你看没看过《九评》?”他说:“什么书?你再说一遍。”我说《九评共产党》,他说:“你是不是法轮功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今天可是撞到枪眼了,你跟我走一趟,我是分局的。”我当时想不起来害怕,也来不及害怕,定定的看看他说,“我也没撒谎啊。我说的是真话啊,我也没让你做坏事啊。”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有时遇到街道干部,也由撵我走到最后退了,说真服了你们,法轮功个个能说会道,见人就讲,走哪讲哪,这种精神真了不得。

(三)对民工讲真相

大约是在零六年,开始在民工工地讲,遇到中午吃饭时,我就到工棚里,我说:“朋友们,我来看你们,给你们送福来了,你们活又累又忙,整天干活、没有休息日,没有电视、没有报纸,世上发生什么大事,也不知道。贵州出现一块大石头,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几个字,这是不是政治事件呢?是怎么回事呢?省级地质学家、中央级地质学家都去考察,中科院院士,地质学家权威都去考察了,关于考察情况,有个录像,大家谁要看这个录像,谁要看免费赠送。”每个重要的碟我都准备了类似的开场白,引起大家的兴趣,都抢着要碟。我说:“我的话还没讲完,等我把话讲完就发碟,大家看一看,我背了一旅行袋碟和各种资料。”我把放大的贵州公园的门票给大家看。“这是不是‘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为什么共产党也报道这件事呢?实际上,他不说‘亡’只说中国共产党这五个字。可大家看图片,明明是六个字,可他不敢提第六个字,只提五个字。这叫什么事,是不是骗人呢?其实共产党一贯骗人,骗了五十多年,共产主义能实现吗?物质再丰富,也满足不了贪官的需求,中国贪官越来越多,有了轿车,还要别墅,有一套还不够,还想别的城市也有几套。什么是共产主义?物质极大的丰富,按需分配,这共产主义,能实现吗?物质再丰富,还不够贪官享受的。所以说,要实现共产主义是撒谎,可党章明明写着‘党的宗旨是实现共产主义。’这不是骗人吗?自欺欺人,谁能举一个例子共产党没有骗人,说的是真话的例子?(如果有人举例了,就给他破迷—共产党没有一句真话)而且在非战争年代害死八千多万人,比二次大战死亡人数还多。过去斗地主,斗资本家对吗?据我知道,过去的地主、资本家都是靠个人勤奋干出来的,而不是象这帮贪官,靠权势贪来的。这样的共产党不倒,人民还有活路吗?大家都知道,共产党坏到骨头了,人不灭它,天也要灭它。”

有人责问我们:谁给你开饷,共产党养活了你,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没有共产党,你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吗?

我说,我能拿到退休钱,是因为年轻时出力了,那时候就挣出养老钱了,没有工作的人,农民为什么没有退休钱,可见退休钱与共产党一点关系都没有,民工出了那么大的力,付出那么多,为什么没有退休钱,都叫共产党贪污了。说共产党好,那么高官子女都往外跑,往没有共产党的国家跑,身为共产党人那么他应该更爱国啊?远的不说,和咱同胞的台湾、香港,没有共产党,那里的人民生活不好吗?共产党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最落后的社会制度。朝鲜、越南、古巴是不是贫困落后的代名词。

这里还有“天安门自焚”碟,可能大家还不知道,“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声明指出:‘中共当局企图以‘天安门自焚事件’诬陷法轮功,而我们得到的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天安门自焚为什么后来演的,删了很多,现在干脆不演了。

大家退出党、团、队,天灭中共那天,你不在其中,天灭中共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举手之劳为什么不退呢?你三退了损失什么,什么也没损失,有骗吃骗喝的,哪有骗人保平安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我给愿意退的人三退。凡退出的人切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危急时,心情不好时,有病时,亲人有难时,诚心念有效,平时没事就念,有难来时才不能忘。凡是退出来的人,有天灾人祸不用怕,与你无关。凡是相信我说的,也希望你也告诉自己的亲人,让他们也退出,他也可以保平安,但必须他本人同意,否则即使退了也保不了平安。

遇到反对的,骂我们动手推我们走的,我们都和颜悦色说:我们真是为你好,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们不是叫你反党,而是告诉你真实发生的事,你想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我们真的是想在各种灾难中你能平平安安的。所以你看看对你有什么妨碍呢?你还怕看吗?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在一走一过中留下慈悲。所以对什么样的人都不发火,都不生气,这样往往也很快改变了对方,甚至也由反对到最后三退。

和民工或一大屋人讲真相时,注意把要讲的真相讲完后,才发碟与材料,这时边发材料边记三退名及个别解答问题。如果先发资料再讲真相的话,你讲时,他只顾看材料,而没有认真听真相,影响众生了解真相。

越讲越熟练后,我和同修两个人,经常背一大旅行袋的资料,到了工地,一个工棚一个工棚的走,回答他们提出的一个一个的疑问,从不着急离开,坐下来和他们交流。有个别人说:“你们快走吧,我们不敢看,来抓我怎么办?”我们说:“我们都不怕,你怕什么?材料是我们发的,要抓先抓我们,你怕什么呢?我们这么做,为谁呢?”

有一次,一个年龄大的民工说:“李洪志真了不起!”我开始也没听清,愣了一下。这民工说:“公安局这么抓你们,你们大包小卷的带着材料,你的师父还不伟大吗?”是啊,没有伟大的师父。我们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现在无论是坐车还是走在路上,无论是遇到迎面走来的人,还是在路边唠嗑的人,我们都能做到礼貌的问候一下,就开始讲真相。如:“打扰一下,问你个问题好吗?”一般都会停下,让我们说。我们就问:“‘三退保平安’你知道吗?花的钱上、楼道上常出现‘三退保平安’的字,是什么意思呢?你知不知道?”然后就和他们交流,把真相讲明白了,他们也就退了。

开始我们也是胆胆突突的,做不到坦然而行,这个“怕”的物质是怎么修去的呢?我向内找自己。1)怕别人不给面子,给我脸色看,还怕别人骂我,在“宇宙大法”面前,这个面子算什么呢,这不就是私心吗?是不是维护自己、执着自己的一颗心呢?这是我吗?不是,这是后天观念。那么就毫不保留的铲除。2)怕坏人举报,怕被抓。我去救人,去讲真相,师父安排了人去举报我吗?安排了警察抓我吗?师父决不会这样安排的,那肯定就不会发生,如果发生了就是旧势力在捣乱,那么就全盘否定。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漏也不关旧势力的事,也轮不着它来管我,它(旧势力)以为它是谁啊,他是师父正法后销毁的对象,而我们“才是堂堂正正的、了不起的、真正在救度众生中走向天国世界的最伟大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当然明白这些法理后,我就轻松自如讲真相了。

(四)与熟人、朋友讲真相

对常见面的熟人或朋友,随时随地就给他们做了三退。而有些曾经很熟,又见不到面的朋友,我有意把他们放到了最后。例如,我在开厂的时候,外协机械加工时认识了一些乡镇企业的厂长、书记。对于这些人,不讲则罢,一讲就要一次成功才理想。于零八年的春天,我约了一个精明强干特别能三退的人和我一起坐火车去找他们。这个厂是我一手扶植起来的,本来是个要倒闭的工厂,自从把自己的产品,自己的订货单给他们后,效益非常好,厂长兼书记连续八年当了市人大代表。我们已经十五年没见面了。他们见到我惊喜不已,说十五年过去了,人还没变样,我就讲大法美好,他们说前几年效益非常好的时候,到处打听你,打电话也找不着你,……听说我九五年就洗手不干了,厂长说:“这十多年你得少挣多少钱啊,你为什么放着钱不要呢?”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再多的钱也没有大法珍贵。他们说怪不得我们这个小镇有一次到处挂着“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原来是这么回事,当我讲到天灭中共三退时,厂长说:“我知道你的为人,你对我们厂帮助太大了,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厂的今天,也就没有我这个厂长,你说什么都行,就这个事不行。信仰自由,你总不能强迫我吧,什么也别说,先吃饭。”厂长和厂里其他四个干部(都是我以前认识的人)带我们一起去吃饭,在去酒店的路上,我俩就分开讲真相,同修当时就把技术科长退了。到了饭桌上,边吃边聊,我俩配合默契,有阻碍,一个人发正念,另一个人讲。当厂长说:“我反对谁,也不能反共产党,我是市人大代表,共产党给了我一切,儿女都离开农村,有了好工作,好家庭……。”同修说:“我们不是叫你来反党的,我们是让你生活变得更好,永永远远都好,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让你和你的亲人在灾难中保住自己。让你全家都平安,这不更好吗?”

饭后回到办公室,我拿出MP5给厂长放《天降奇石》,同修讲前讲后,从天安门自焚讲到我们的被关,使出浑身解数,终于使厂长明白了三退对生命的重要,他同意退出了。在征得厂长同意我们又把其他人退了。他们都高兴的要了各种资料和光盘。厂长说这五个人正好是一个党支部。从進厂到离开,前后不足三个小时。望着明媚的春天,坐在隆隆的火车上,我们到家了。除了这个厂,还有几个有关系的乡镇企业的领导我也相继给退了。另外还有几个外协单位正等着我去呢。

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要有这个救人的愿望,师父就在帮我们,没有师父,就没有大法,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

十五年的修炼路历历在目,最大的体会是:外界的邪恶一点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自己“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转法轮卷二》〈佛性〉)。师父对我们寄予了无限希望,师父说,“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让我们不辱大法弟子使命,勇猛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