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如一日 固定摊位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在这之前患有严重的妇科病,还有肾病。三十一岁就闭经了,因不能生育而离婚。

为了不给娘家增添负担,我独自远离家乡打工糊口。后来再次成家,做小买卖挣点钱也都拿来治病了。在苦不堪言的情况下,一位姐姐告诉我炼法轮功有益身心健康,于是我去炼功点炼了几次。后来很快就有书了。一看书才知道,这法原来这么好啊。就这样,随着学法炼功,浑身的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原来认识的都不炼了,我和集体失去了联系,但我心里一直坚信大法,学法炼功一天没落。直到二零零三年,一位同修大姐讲真相讲到了我这儿,我才开始讲真相。从此压在心里的想向人们讲真相的渴望如开了闸的洪水奔泻而出,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向人们讲述我的亲身受益,并发自内心的巨大的慈悲希望让更多的人受益,同时告诉人们我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大法是被诬陷的。

我是做小买卖的,基本上有固定摊位,我就向买货的人不断的讲,不管他们听不听,我都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后来到了劝三退救人阶段。我没有什么文化,但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大法能救人、能度人,共产党坏、天要灭它、谁不退出就没命了。我要救人呀!要把好人都救下来呀!怀着这种真诚的、急迫的要救人的心,便向所能接触到的人讲。

我首先搞好周围的环境,在与周围人相处的过程中处处做好,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比如别人没有位置了,就把自己的让给他,我的摊小,再另找地方。就这样,周围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所以,他们不但不构陷、反而帮忙,把他们的亲朋好友领来叫我给讲、给退。这样,来我这儿买货的人我能大量的讲真相。

每天早上我给师父上香时求师父把有缘人往我这儿领,同时利用各种机会,如:乘车、等车、买东西、走路、串亲戚等,不放过任何救人的机会。例如:为了救家乡人,共回了三次家乡。每一次我计划找谁,肯定就能遇到谁。这样三次共让一百多人了解了真相。在乘火车时,不断的给人让坐,同时讲真相。有的人非常明显的来找我听真相。一次,在我家楼下,一位民工突然给我鞠躬行大礼叫“大姐”,过一会儿找机会给他讲三退,他用真名宣布三退。二零零六年以前,有六千多人三退;后来就没再记三退的人数,现在摊位上退的数量没有以前多了,因为许多人已经退过了。

在固定摊位讲真相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但都是有惊无险、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的体会是:

一、严格的按着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学好法。我学的还不多,每天学一讲,但在路上不断的背《论语》、《洪吟》;遇到什么事都严格的找自己,自己的不好的心去掉了,事也就顺了。有时很满意现有的摊位时,摊位却没了,这时向内找,去掉对世间的一切执著,然后可能又有了。孩子对我撒谎时,向内找:我对顾客是不是诚实?当我改正的时候,孩子也好了。就这样,多多的找,对照师父讲的法,严格的修自己。不给邪恶空子。

二、用心发正念。除每天四个整点和当地三个时间按时发好外,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空隙就发正念。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每当我遇到困难、需要心性提高时,就一定有同修来,或是切磋、或是送新经文、周刊,保证就能解决我的问题和提高心性。

当我严重消业时,心想:不能耽误明天救人。不管夜里怎么难受,第二天早晨肯定会好。回家后可能又接着消业。有一次,我的脚伤了,上厕所都得爬着去;第二天早晨却什么事都没有了。所以这些年来,从未耽误过讲真相。

还有一点就是劝三退时,必须同时讲大法真相,我个人想这样能量场更强,能更好的救他。

下面说一说几年来救人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事以及麻烦和怎样化解的。

一次,和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讲真相,他拿出工作证给我看,说我是某某地公安局长,我拽着他讲:“局长也得得救呀!局长也得保平安呀!咱们得珍惜自己的生命啊!你看我一个老百姓跟共产(邪)党无冤无仇,我费劲跟你说这些干啥呀?一心卖货多好,我不就是善嘛,为别人好嘛。你看现在这世上还有谁能够为别人着想,只有我们炼法轮功的,讲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我说了很多。他被打动了,同意三退了,还接受了护身符。还有另一个局长,他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你跟我说,不要再跟别人说呀!”

有几个便衣警察,他们一开始大多都比较气盛,有的说:我就是干这个的,就是抓你们法轮功的,你还敢跟我说!越是这样的,我越得好好跟他们讲,必须把他们讲明白,因为他们是直接犯罪者,既迫害大法弟子更迫害他们自己,实际上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

面对他们,我没有恨也没有怕,只有怜悯和发自内心的慈悲。告诉他们我如何在大法中受益、如何处处做好人、并非我们反对政府、反对某某党、这是天象、是历史走到这一步,许多的预言中不都有吗?我放下自我,一心为别人:我要救你、保你平安,你怎么能抓我呢?我们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呀!

有的警察三退了,有的不表态,但态度也缓和了。有一个是直接冲我来的便衣,假装买东西,别人来了,他就上旁边,买完不走。我看出来了,心想必须把他讲明白,否则他会干扰起坏作用,于是我默默的发正念,等把买货的都答对走了,我拿出一个垫,叫他,我说,“大哥,你坐这儿,我得跟你说个事。”他说:“行,你说吧!”

我就认认真真的详细的给他讲,他的脸在逐渐的变的缓和。最后我非常庄重、严肃的说:“现在神、佛正在看着你!看你怎样动这一念,你选择退,就保你平安了。”或许这个局面与他来的目地的反差太大了,他一时不知所措,便支支吾吾的说:“我说不说你也说了。”我问,“那你同意了?”他说,“下次我再来跟你唠吧。”就走了,再也没来。我想他即使没有正面表态,但内心已经受到了震撼,或许他自己去三退了。他刚走,一个卖东西的熟人赶紧跑来问我:你跟他说什么了?我说就是那些呗。他说:“他是警察!我认识他。”我说:他是谁我也得救他。

一次,有老俩口听我一讲就大声嚷嚷:你们法轮功搞政治!反动!你看你年轻轻的,长的还挺好,信那个干啥?边说老太太边抓着我来回推,我不急不恼、祥和慈悲的说:“大姨,你把我抓疼了”,接着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说:“原来是这样啊!那就退了吧!你是个好孩子。”

也有非常顽固的,要构陷的。一个老头大骂我不止,开始围观七、八个人,我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让人们走,一会儿人们都走了。他骂够也走了。还有个老头儿盯了我一个多月。管理人员告诉我:“有人到我们这举报你了,我们说这是公安局的事。不知道他去没去公安局。你先躲一躲吧!”听了他的话,我就换了个地方,同时发正念。可我马上意识到:我做的都是好事,怕啥!求师父加持,正念解体迫害!然后我又回到原来的地方。管理人员说:“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怕呀!”我说我是好人,不做坏事,怕啥?谢谢你了。后来又有管理人员告诉我:“又有人举报你了,我们就对那人说‘你管那事干啥!人家是为你好’。”看到世人的觉醒,我真高兴。

有同修说我:“你讲的真好,三两句话就把人给救了。你可别有欢喜心呀!”

是啊,不能有欢喜心,还有无数的人没得救呢。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