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又从新站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七晚得法,那时我还是一个坐骨神经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整天痛的我生不如死,满脑子只想一个字:“死”。我的左脚痛的就象蛇头在体内钻一样,十分痛苦,我记的很清楚将近有两个月没有合上眼睛,整天想的是怎么找死,后被丈夫发现,他就劝我不要这样想,总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坐在家门口,陌生人来了也不知道你是个没用的人,也给我看看家,孩子回家也有个妈叫,不要落下我们父子三人不管。

十月十七日,正如我丈夫讲的,总会有人来救我的,我家来了一位亲友,说是叫我去炼法轮功,当时也不知这法轮功有这么神奇,我还说了推托的话,不肯去,我那位亲友就跟我讲大法的法理给我听,那时我一个常人根本听不懂他讲的那法理,我还是不去。那时正是下班的时候,说来也神奇,天天我的脚痛的总是哭,就那天我丈夫回到家里我笑眯眯,我丈夫看见我笑眯眯也挺高兴,看他今天很高兴的样子,我把亲友叫我去炼功的事讲给丈夫听,他二话没说,你去炼法轮功。我当时这样回答:我都没答应,你答应算什么?我丈夫就劝我叫我去试试看,去碰碰运气,我也不想你做什么,能自己护理自己就行了。他挺高兴做起晚饭,吃了晚饭我还不想去,他就把我背到炼功点,到了炼功点我们生产队有很多人在学炼功,当时我也学着炼,当学到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我眼睛一闭上,就看到天上很多蛇全部扭在一起,我当时有一点害怕,突然感觉我的左脚有东西出去,那东西一出去,我就没有感到脚痛了,那时我的悟性很差,根本没有想到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因为当时我也没看到书,书也很难得到,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师父给我清理身体,炼完功,我丈夫要背我回家,我说我不要你背,我自己可以走,我丈夫当时不相信,有这么神奇的事?是你心理作用。我说是真的,我脚一点不痛,我可以走。就这样我又从新站起来了。第二天我还挑十五、六担煤,一担有一百五、六十斤,晚上自己还着急,怕明天起不来,一到早晨我家亲友来叫我炼功,我很高兴自己跑去炼功,炼完回家,我把以前花几百元钱买的酒浸药,全部一下扔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全家人也跟着受益。先前我儿子和女儿,也总是病。自从我炼功后,他们也从没上过医院。

我修炼法轮大法有许多平凡又神奇的事情发生,我记的刚刚得法不久,我学开三轮车,我带着两个人往火车站去,正遇下坡,一辆大客车把我的三轮车撞下七、八米的深坑底下去,大客车跑了,当时我也不害怕,只觉的车子底下好象有人托住一样的直摔下去的,神奇这时出现了,突然车子自己扭转,车子两个后轮子落在一个水沟的两边埂上,前轮落在水沟里,正好把车子托起,三个人一个也没伤着,有一个摔在地上坐着,一个人还在车上,我坐在驾驶室里,手还扶着方向盘,他俩人对着我笑,我当时也觉的挺好笑,等我从车上下来,觉的自己不好意思,连忙说对不起,又想起师父教我们要做个好人,我又把十五元车费还给他们俩,我没有收他们一分钱,当时花二十元钱,请几个民工把车子抬上来。一个老太婆走在我身边对我说,你的命真大,前一个月,一个女的手里拿了两根竹子从这里摔下去人都没有命了。我的悟性真差,老太太这样一讲,我才想起是师父在保护我,哎呀,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师父在保护我,要不我真的没命。那时我才有点害怕,怕的我手脚都发软,走不好路。师父在《转法轮》这样讲,“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讲的话听起来很玄,以后你往下学,你就明白了。”(《转法轮》)通过学法,我现在真的明白师父讲这句话的涵义了。

事过之后,我觉的我对不起那俩人,我天天在找他们俩,大概过了一个月,他俩又坐我的车子,我还不认识他俩,他俩自己说,上次是你把车开翻了。我说是我,正找你们,你们还敢坐我的车子吗?他俩说:为什么不敢?你的车子安全,那次我们要是坐别的车子,说不定还没命了呢。那么深,能摔不死吗?我们觉的你车好象有什么东西在保护你,也有东西在保护我们俩。当时我跟他们讲我是炼法轮功,是我师父在保护我们,他们俩都明白了,说以后只要坐车就坐你的车。他俩还说到做到,只要我在他们都坐我的车子。

象这样的顾客很多,很多顾客都喜欢坐我的车,他们都是老顾客,都说我人好、老实、厚道,是个本份人。我们在那里等车,不管我车是放在前面,还是放在后面,他们很多都挑我的车坐,我们在一起开车排队,他们就是要找我的车子坐,有的时候他们找我的车子坐,我说我们是排队,你们坐他们的车子吧。他们说,我们非要坐你的车子。

有一次拉着一个顾客到银行去提钱,那人不小心把钱包放在我车子上,当时我没有注意,后来我发现车上有一个钱包,就急忙去找那个人,他们都是做生意的人,最少总有万元钱以上放在包里,我找到四楼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人,那人自己还没有发觉,看到我拿着包递给他,他吓一跳,忙说谢谢你。我说不用谢我,应该谢我师父,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师父叫我遇事要考虑别人。因为这件事情他们都把我当成好人,所以都喜欢坐我的车子。象这样的事情很多就不一一写出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精進要旨二》〈心自明〉)。广播、电视诽谤大法,电视里二十四小时播放,我女儿在办公室看了回家就放给我,并说,妈你今天什么事都别干,好好看电视。我一看突然大吃一惊,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要人炼了呢?我心里很难过,晚上我女儿又打开电视,我们全家又在看电视,有个人拿刀在肚子里找法轮,一个女的躲在床,哭的骂老师,我怕家人受影响,我说这都是假的,他和我们《转法轮》书上写的是两回事,他们在骗人。当晚,突然我的腿能双盘了,我很高兴,我很胖,虽然炼了一年多功,就是单盘坐起来都很费力,怎么突然能双盘,我知道是我的心没被谎言动摇。

那时候我们炼功点也没有了,好多炼功人见面都不敢讲话,有一个人把炼功点的书送到辅导员家,辅导员不要,最后那人没有办法,就把书送到我家来了,我高兴收了师父的宝书,并说你们要害怕,把书都送我这里来。第二天我到辅导员家本想告诉她一些事情,听她说她把书都交了,她问我的书怎么处理的?我看她说话态度都变了,嘴里还说师父不好,我便说了谎话:我把书都烧了。她听说我把书烧了,她把师父法像也烧了,后来她家出了很多事,我仔细想是我错,因为我有保护自己的念头,才说了谎,其实就是我的不对,炼功人就不应该说谎话,害了她也害了我自己。当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心里难过,后来我悟到我是炼功人,对任何人都不能说谎话,哪怕就是警察,我都照说。要不就不说了。

从“七•二零”以后,大概有一个年多时间我们这和外面就断了联系,后来,我们这里走出来的人不多,只有三个人能走出来做点小事。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和一位同修想到北京去证实法,我的人心没有放下,又加上学法不深,把车票买回家就有一点害怕,就有一点不想去北京,后被两位同修说的又不好意思推托,我就跟着他她们去了,到了火车站,我特别害怕。看到一个警察,心想这个警察是不是冲着我来的,这话出口,那个警察好象是我自己叫来的一样,直奔我来,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过“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现在想想也真是这样。警察打电话给我们当地派出所,所长来了,说,我昨天开会,向市政府做了保证,保证我们这里没有人去北京,这下好了你现在怎么办?我说,你们看怎么办,反正我炼法轮功没有罪,我到北京也没有错,这是我的自由,我想到哪就到哪,这个你管不了,无权过问。他就说我是妨碍治安,要受处罚,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还上不上北京,我回答还炼,还上天安门。他们说,只要你说不去、不炼,我们就可以放你回家。我说这个我做不到,就象我吃饭一样,饭不吃时间长了人会死的,我不学法我也会死的。

他们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了我十多天,讹我丈夫,要我丈夫拿三千元钱把我放回来,我丈夫回答:没有钱!我吃饭都有困难。有一天中午,我在看守所打坐炼功,被一个吸毒犯看见,叫我蹲在厕所台阶上,打了我三十重拳,一个打一个喊数,打的我背心肿的象一个碗扑在我的背上,晚上都无法睡觉,我们号子里住了四个功友,她们看了都流眼泪。我带去的东西被恶警全部没收,他们用从我身上搜下来的钱买可乐喝,还叫我签字,我不知是谁拿来的,就问了一声是不是我儿子送来的?他们说我多事,一群吸毒犯围上来就要打我,满口骂的脏话,我真有点受不了,我心里求师父我不能在这里,我要出去,这里不是我们大法弟子住的地方。当天中午,有几个警察来问还炼不炼功,我当时不在场,也不知她们三位功友是怎么答应他们,她们三人都没有放回来,却把我放回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的忙。在我没回来之前,他们用恶劣的手段要我女儿和丈夫写保证书,丈夫和女儿昐我回家心切,做错事,写了保证书给了他们,在这里我要为我丈夫和女儿声明所做、所写一切作废。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二的晚上全国统一大搜查,我也在黑名单上。晚上我们生产队开会,来了四、五个恶警,把我叫出来,我问为什么,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抬上车子,我问为什么要把我抬上车,他们讲没办法,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我到了派出所,里面坐了七、八个人,我问她是炼法轮功的吗?她们回答我,我们就是炼法轮功的。我问她们,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干什么,她们说不知道。恶警讲你们等着所长回来再作决定。到晚上可能有一点多钟,所长回来也没吱声,晚上我们上厕所他们都有人跟我们,早上八点,所长对恶警讲,要统一穿制服,制服黑色,新的,可能前一天发的,他们穿那套黑制服正合他们的心,他心也黑。

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把我们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共有四、五十人,我们没有人身自由,吃饭上厕所都要向他们报到,整天逼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报纸,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开始是软硬兼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们把我女儿找来,对我女儿讲,你妈不“转化”(放弃信仰),你就别想分工作,回家吃老米饭去。我女儿没办法,整天压力很大,市公安局、政法委、司法局、分局派出所、街道、村委会都向我女儿施加压力,我女儿整天就是泪水洗脸,又不好责备我这个当妈的。那时我的人心也出来了,心痛女儿,担心女儿工作分不成,别人会骂我,女儿也会恨我,他们来做工作的很多,七嘴八舌说我,我一点主意识都没有,最后没有良心写了“三书”,保证不修炼,还骂师父和大法,写完之后,我整整哭了一上午,我的心里很痛、很烦,真是生不如死,在洗脑班过了一个多月,才把我放回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整天提心吊胆,满脑子怕这怕那,警察几天都上门打扰,看见他们来我就怕,晚上都不敢睡觉,又听有的已“转化”功友讲我们现在都圆满,不需要学法看书,不需炼功,大概一个多月我没有看书炼功,自己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就是觉的对不起师父,师父为我无私的付出,又没要一分钱。有一天中午我一个人在家,我睡在床上,突然想到我是不是炼功人,我为什么这样恩将仇报,现在师父还要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是谁救了我,是谁使我个瘫在床上的人又从新站起来了,我心里想不管师父要不要我,认不认我这个弟子,我还是要看书,炼功,就这样我又炼起功来,有一天有个功友给我送来师父新经文《建议》,使我悟到师父的法理,师父还没有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这样我又走入了正法中来了。

心里有法就有主了,警察来了我也不怕了。一天我刚出门到娘家去,来了一个警察,叫我把门打开,進去我们俩谈谈心,打开门我心里想,今天我不怕你,我有师在,有法在,什么我都不怕你。我说:我们俩谈心,你要把谈心这两个字的意义搞清楚,谈心就是把各自内心话都说出来,这才叫谈心,否则我们没什么好谈的。那个警察叫我以后不要炼法轮功了,我说法轮功就是好,谁也抹煞不了,那个警察对我大笑起来:还要说法轮功好?我说:法轮功好就是好,你知道我以前身体吗?你知道我是坐骨神经瘫在床上的吗?是谁使我能从新站起来的?你知道我以前怎样想着找死的吗?你看我现在身体怎么样,挺好,我就通过炼法轮功炼好了,是我师父把我一个瘫倒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想找死的人治好了,又从新站起来了,你要不相信,到我们这里几个村庄去问一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炼好了。说的他没有话,也算听明白我讲的道理,我还跟他讲我们都是受害者,你跟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打交道有两年时间了,我们做过什么坏事,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这难道错了吗?以后你对我们炼法轮功的人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都是好人。通过这样讲,他比以前好多了,有时上面有命令,他就是问一句家庭生活情况就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智慧。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的晚上,我丈夫从外地打工回家,好长时间没有看真相资料,我丈夫说现在已十一点半了,明天再看,有人突然在外面叫门,我一听是恶警,就叫丈夫不要急着开门,等我把书放起来再开门,我丈夫把门打开了,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我心里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我就用严肃的目光看着他们:你们深更半夜,跑到我家干什么?外面杀的、偷的、贪的你们不管,跑到我家来干什么?几个恶警也有点不好意思,忙对我说:大姐,我们也是没办法。你以为我们很愿意到你这里来,你们这里路也不好走,又远。我看他们有一点可怜的样子,我就叫他们坐吧。坐下来一个自称是分局的什么头儿,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问他们是要我讲真话,还是讲假话?他们说,那当然是听真话。我说,要讲真话你们又要送我到牢里过年了,我去年是腊月二十二你们绑架在牢里过年,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了,算了不说了。我丈夫和我,以及四个警察,六人都无话可讲。过了很长时间,那个自称是什么头儿的,抓抓头皮,对我说:大姐,你还是照直说。我说,我照直说你们就不要把我带走。他们答应说,好。我就把没有得法前身体是怎样,现在身体是怎么样一一讲来。那个头儿憋不住,就对我拍桌子,我说这不是你叫我讲真话,你为什么要拍桌子呢,你不相信你问一问我丈夫我有没有说假话?我丈夫是个胆小人,他从来不与人争什么,我丈夫当时有点害怕,我就叫他不要怕,炼功的是我,你也没有炼功,要坐牢我去,你没有炼功,他们没有权力抓你。后来我丈夫说:“我老婆没有炼功前,全身都是病,特别是坐骨神经瘫在床上不能自理,这功还是我叫她去炼的,当时我只想她去碰碰大运,结果她很有缘,晚上我背她去炼完功,她自己走回来,我当时还说她是心理作用,结果她真的自己走回来了,我们全家都很高兴。这件事在我们这里都传开了,附近村庄都知道我老婆炼法轮功把坐骨神经瘫痪炼好了,这是真事”。后来那个头儿的态度就变了,那个头儿问我,你被抄过家没有,我带了搜查令来,我今天要抄你的家,抄到东西你就跟我走。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忙,不许恶警抄我的家。我说抄家,都抄了五、六回了,你们有搜查令可以抄家,没有搜查令也可以抄家,你们对我们炼法轮功也没有什么人权,三岁小孩都可以抄我的家。那个头儿讲,如果我抄到东西你就跟我走。我在心里请师父保护弟子不许抄我的家。结果管我的那个片警说了一句,算了,他人挺好的,明天有什么东西,叫她送给我就行了。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一张纸也没有抄走。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找我的麻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因为我知道师父时时刻刻在我身边。

就这样,在今后讲真相就更有劲了,一般资料少的时候都是面对面的给别人,叮嘱好好看,会带给你福报。真相资料多的时候我就晚上出去发。去年腊月二十八,一个同修跟我讲,有个地方从来没有人去发资料,因为那里是山区。晚上我就带了五六百份真相资料、二十几本《九评》、还有不少的光碟,找了一个同修一起去发。她不肯去,我就又找了一位男同修,给我指指路。我在我们约定的地点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他。(原来他等了我好久没见到我就自己回去了)我茫然迟疑了许久,想就此打道回府又心有不甘,就壮着胆子一个人去了。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有许多很神奇的故事。那里是山区,人烟稀少,当我走到一个村子里,(看起来是个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住几户人家,)虽没几户人家,可养狗的不少。我刚一進去发了一家后,走上一个山顶,我以为周围好多人家,谁知就一户人家,再走另一个山顶,也只一户人家,再走另一个山顶,又只有一户人家,这个山顶无路下去,只有原路返回。这时几只狗围着我叫,旁边还有一个人在烧火。我当时急中无智,就问师父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出去?就在我请师父的时候,几只狗都不叫了,都回去了,我又回来把几家的资料都发了。等我把所有资料都发完回家,已夜里二点多钟了。

去年腊月初八是我女儿出嫁的大喜日子,我就利用这个大好机会走亲探友,把《九评》、退党手册和一些真相资料、光碟一起送给我所有的亲朋好友,愿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我女儿出嫁那天,在敬酒的时候,我发给他们大法真相“护身符”,祝他们好运,我的亲友都高兴接到“大法真相护身符”,向我道谢。

今年九月十三号是娃子考大学办喜酒的日子,这在我们家族中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时刻用师父正念要求自己,做好我该做的三件事,亲友都来喝酒,谁都高兴,我就向他们讲退党的事情,他们听的也很乐意,当时有三个村干部退了党、团、队,有三人退团、退队,我带了一大包带在身上的“大法真相护身符”,每人都发一个给他们,他们都找我要三至四个,说是给儿女丈夫用的。我还有一个堂侄,别人都说他是傻子,我也给他一个,我说,“你会变聪明”。有人问我他变聪明干什么,我讲种田,你们都是种田的。真就神奇,这个傻小孩,他叫我:大姑,你还有这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吗?我妈妈生病了,我妈妈可不可以带?我说人人都可以带。他说,那你再给我三个吧。我爸、妈、弟弟一人一个好吗?我说可以。我就叫大家看,他一点也不傻,我知道这是我师父在帮我,显出神奇给他们看。

在讲真相中,有许许多多因师父保护,而出现的很神奇的故事,因为时间和层次有限,就不多写了。在今后要多学法,照师父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写的不对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