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人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写修炼心得的过程,也是归正自己,在法理上提高的过程。首先,我就编辑真相资料的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

我负责一个小的资料点,我一直坚持从明慧网下载了真相资料后都先认真的读一遍,如果发现问题,我都先修改、完善了再打印制作。遇到影响较大的问题时,就要反馈到明慧网,我的出发点是尽量使我们的真相资料实用、可靠。例如在真相资料上刚开始有三退途径时,海外退党热线电话号码被写成了1-416-361-9895,这对于国内几乎没打过国际长途电话的人来说,基本上是看不懂的,照着拨肯定拨不通,因为他们不知道1代表国家,而且要先拨00才是国际电话。应该写成001-416-361-9895,再说明是国际电话,一般人想拨打时就可以先找有国际长途功能的电话,照着号码拨就可以打通。另外一个例子是把只能在北美使用的免费退党热线800号码印在面向中国大陆的资料中,但是在中国拨这个号码是肯定打不通的,这对一个想三退的人来说就是个很大的障碍,甚至可能使他失去被救的机缘。这些问题看起来都是些很小的细节,但却都是不小的障碍。这些障碍的存在,表面是我们人的一面的疏忽,其实这种干扰是有它另外空间的来源,那些邪恶的东西在利用一切大大小小的可乘之机在制造障碍。关键是我们其他人只要看到了,就应该马上去补充、去圆容,这样就会发挥我们整体的力量,破除邪恶的阻碍。如果我们都心想着别人会去补充而自己不动,那么问题可能就会拖很长时间,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在默认坏东西的存在。

由于我地同修数量相对较少,再加上有些偏远地区难得去发一次资料,所以我一直想做一份经典版本的小册子,新的小册子需要解决人愿意看和使人容易接受两方面的问题,这样我们发出的每一本小册子能起一份的作用。而且如果把小册子的每一部份在排版上模块化,那么就可以根据需要灵活的组合、更新成为新的小册子。这样不但资料质量有保障,也可以减轻更新每期资料时编辑的压力,同时节约了时间。但由于对图文编辑的畏难和担心大文件上传的困难,我只是把这个想法写出来发到了明慧网,而没有自己动手做。实质是自己当时没有突破旧势力的障碍。

后来,看到神韵晚会不和其它真相资料一起发放的要求,我也发现一些常人一看到是法轮功的资料,就被恶党灌输的那个不好的观念所障碍,从而对真相资料抵触、不看,受此启发,我想那我们的资料的在正文前面就先不出现法轮功的字样,这样也许可以解决“愿意看”的问题。我觉的经典资料《真言》特刊(明慧网2009-4-4)内容详实、全面,我向编辑《真言》的同修反馈了更新建议:取消目录,翻开第一面就是自焚真相,吸引人继续读下去,另外后面的内容也作了调整(解决使人容易接受的问题)。明慧网2009-5-28刊登了这份《真言》特刊的更新版。后来我又在更新版的《真言》特刊基础上对文字细节作了修改,并把每篇文章排在一到两个独立的版面内,方便根据需要从新组合、更新,压缩后发到明慧网,竟然上传成功。本希望通过努力,可以使我们的真相资料有一次大的改進,但二次更新的资料没有发表,各种资料仍然和以前一样。自己的想法没有被完全采纳,我一度感到想不通。同时我也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执著自己的想法了?是不是我太过注重那些细节的问题了?我想,把资料做好,使拿到资料的人能接受、能明白真相,这个出发点是好的,我们也应该向这方面努力。但是,太依赖于资料来讲真相本身也许是个执著,面对面讲真相才是最有效的救人方式,也是我需要突破的一个方面。

后来看了参加明慧网编辑工作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又学了《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我知道了原来编辑部的同修各自都是利用工作之余在做编辑工作,他们都有其它的工作要做。我在更深的意义上明白了我们的修炼没有形式、没有组织,大家都是在自觉、自愿的做着该做的,我能理解在目前的条件下,负责明慧网编辑的同修在局部或整体的协调上本身就已经需要较大的精力。另一方面,明慧编辑的同修搭建了一个供大法弟子(尤其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我觉的作为能够上明慧的同修,有好的想法都写出来,大家形成整体威力就大,就没有突破不了的障碍。

接下来讲一讲我在发资料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迫害刚开始的几年里,发资料的难度主要来自于另外空间里邪恶造成的思想压力,另外还有制作资料的难度。随着我们持续不断的发正念清理邪恶,现在另外空间的干扰已经很弱了,我们也能做出图文并茂的资料来了,但是在表面空间的干扰造成的难度却变大了。

现在中国大陆有些城市对监视摄像头的安装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有时候在一个路口会看到多种联网的摄像头:有全市城管联网的多方位摄像头、有较早的派出所区域联网的360度可旋转摄像头、还有各单位自己装的摄像头,这还不包括交警用的摄像头,有些小区内更是一个角落不落的用小型红外夜视摄像头照着。就这样它们还不放心,还有专人负责检查信箱和单元楼道。现在中国社会方方面面在腐烂,它们却花如此大的气力阻止一个真相的传播,真是可怜又可笑。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救人,什么样的环境下都不能停止救人的脚步,只要走出来,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总能找到救人的办法。而且随着修炼的成熟,我从以前的只管把资料尽快发出去,到现在想办法尽量让世人能够拿到资料。我也不再高密度的发放资料,因为这样容易引起“管理人员”的注意,如果他们挨家上门去收资料,反而负面影响比较大,况且我们做资料就不容易,不能造成资料的浪费。

经过这几年不断的发资料,有时候也感觉做的很辛苦,看到世人迷失在眼前的物质利益当中,还觉的自己很聪明,这个时候不禁觉的能做的都做了,就有点泛起懈怠的念头。

一次我又想起了自己得法的前前后后:在我九八年得法之前,从九四年开始,师父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安排得法的机会,但我都没有抓住,迷失在常人中,受着痛苦的煎熬一天天向下滑,还觉的自己了不起。其实从我身体的一些反应上可以知道,在我九八年得法之前,师父就已经在管我了。以前我想起这些,都觉的自己“了不起”:看师父这么多次救我。好象自己很重要似的。但这次我忽然醒悟过来,这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其实是师父无量慈悲的体现呀!认识到这一层,我从内心明白了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耐心和胸怀去讲真相救度世人了。我不会再有半点懈怠的念头,只要正法没有结束,就要尽力的用多种方式去讲真相救人,给世人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同时我认识到,救度不是强加,救度是对这个生命从根本上的善待。我们讲真相不是简单的灌输或带着争斗心去说服,而是智慧的启迪世人的善念和良知,当他选择善(同情大法)、抛弃恶(三退)的时候,他才能被救。

有一段时间,我发觉自己脾气变大了,对人说话态度强硬,凡事总好自己说了算,我注意改正这些问题,但好象没有效果。后来因为一件事情不顺心,心里不自觉泛起了不平衡的念头:“讲真相的事情我做了这么多,我就应该……” 当我警觉到这种思想不对时,我发现我从一种常人的观念中跳了出来:一个人在人世上付出了什么,一般会都会起念头,即使不为物质上的得到,也会在思想中产生个念想。而作为修炼的人,虽然在人世间做事,却是用高层的理要求自己,从而走出人来。突破这个问题后,我感受到了美妙的平和与理性。以前我对“做而不求”的理解是做事情不执著结果,现在我认识到“做而不求”还有做事情不求回报这样一层涵义。

一次我把一张神韵晚会DVD放在了一辆车子上,一会儿后我回来路过那里,刚好看到那辆车子开走,我过去后发现光盘被扔在了地上。我捡起光盘,心里非常难过,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甚至全身都难受极了。我在想我还要不要继续去发光盘了,正念使我知道我不能受这个影响,我是在救人呀,我不求得常人的任何东西,任何东西也阻挡不了我救人,我还是继续去发光盘。回来后仔细想一想,为什么那时有那样强烈的情绪反应呢?原来是自己被拒绝后的那种难过,说明我发光盘的时候有想改变别人、证实“自我”的心,当别人不要时,那个“自我”就受到了伤害。

当讲真相的事做的比较好的时候,心里会有愉悦的感觉,这时欢喜心就往外冒,如果把握不好,在心态上就是常人了,接下来做的事情就是常人在做事,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人和神就一念之差。

在宇宙正法的这个特殊历史时期,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着师父走到今天,我们应该万分珍惜这个机缘。面对人世间现在复杂的环境,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我深刻的感受到学好法是很重要,很关键的。静心学法,真正用自己的主念来学法,才是真正的自己在学法,这是大法弟子做好救度众生的事,走好最后的路的根本保障。

另外,我感受很深的就是向内找真的是提高的法宝。有时候我教育孩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给孩子讲的那些道理,原来都是我存在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因为是自己反思出来的,自己会去思考,去改正。但是当和别人发生了冲突,冲击着自己的心肺,心血沸腾的时候,那个时候如果能想到看自己,能放弃非得要往前顶的那个“自我”,那真是一个很大的提高。

最后愿我们共同提高,都能走好最后的路。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