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名老弟子,跟随师父风风雨雨十六年。在这期间自己修的时好时差,与同修相比自愧不如。然而真动笔时又觉的要说的、要写的太多,又不知从何着手。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与同修们一道没有畏惧的走了出来。讲真相、证实法没有退缩。但当时的心态不稳,思考问题全是邪党那是一套思维方式,受邪党文化毒素浸泡时间太长,又因学法没跟上,关键是“四•二五”至“七•二零”以来,没有做到静心学法,学法也不入心,做起事来毛毛躁躁的,干大法事显的很没有头绪,凭着对师、对法的情感,凭着一股不怕死的英雄气概而做着大法的事。为此,坐牢两次,也给当地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一、讲真相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公司“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骗到“洗脑班”。当时不懂得否定旧势力、不配合邪恶安排的法理。到了“洗脑班”大家认为:平时我们想在一起还不敢,那今天我们可借此相互交流,也正好是讲真相证实法的机会。当时规定每位法轮功学员原车间、科室派两人来看管。“六一零”人员也趁机玩麻将,由原单位的人看管。上午我们集体学法,由熟背《转法轮》的同修领背,下午向看管人员及其他人员讲真相,揭露邪恶、戳穿谎言。我们针对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来讲,着重讲自己修炼后身体的巨变,思想的升华,给国家、工厂、家庭、社会带来的好处,这些变化他们也是亲自目睹的。为此,产生的效果很好。在我们揭谎言,讲真相中,清除了他们对大法的不理解的仇视心理,以及邪党灌输的各种谎言毒素。

因此,“六一零”的人员说:“这到底是谁转化谁呀?是你们‘法轮功’在转化着我们。”的确是这样。公司看管人员必须是每星期一换,换一批我们做一批。没被转化过来的人还不能走。如:一位公司邪党的团书记,年轻人思想特别邪,说话激动,抵触情绪很大,思维方式也特别怪,与他交谈七天仍是原样,按他们自己的话说“脑瓜不开窍”,到换人时其他人都走了,只留下他一人。连“六一零”的人都开玩笑说:“没毕业”。接下来,我们改变了方法,顺着他的思维方式去交谈,采取让他说,让他问我们等形式,终于“开窍了”,思想转过来了。其实是操控他的邪恶东西被清理掉了。那时市里决定在我们公司试点(办“洗脑班”),然后再向全市各单位摊户。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讲真相、揭谎言,正念正行中解体了恶人的安排。

在看守所我给在押人员和看押人员讲真相,要审判时给律师讲真相。开始律师不愿意为我辩护,怕自己的饭碗被砸。我善意微笑的说:“你不为我辩护,那是你的权利,我请你也是我的权利,但是我很体谅你的难处,我们的国情就是如此。我并不想你为我辩护什么,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我只想你明白真相,愿你和你的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我给她讲了近两个小时的真相,她感动了,也明白了。最后同意接案。正如师父说的:“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新加坡法会讲法》)在法庭上,她说,她作了调查,我的身体确实是因炼了法轮功好的,她作了真实而又客观的辩护。最后她对着我说:“×××,你为国家,为人民作出的一切,人民不会忘记你。”我为她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而高兴。

在法庭上,我想到了师父在《挖根》中写的:“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容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我采取“用善的一面”,在法庭上讲真相证实大法。首先,用“刑法”来证实我没有犯罪,炼功做好人无罪,讲了我身体的巨变、思想升华后为国家作出了贡献,这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调查……。讲真相中,审判长多次打断我的讲话,不准讲,此时,我知道师父在旁边看护着我,我不急不躁,微笑而严正的说:“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民事诉讼法》第一五五条、第一六零条规定,被告人有权为自己辩护与陈述,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如果你们象这样不准我讲话,那你们就是在违法。”快结束时我抓紧机会说:“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及在座的各位,我们今天都生活在这伟大的时代里,我们都遇到了这伟大的佛法,我们应该把握好这历史时代的脉搏。我知道你们的难处和无奈,我不怨你们,但愿你们能跟上这一伟大历史时代的步伐……”我的话令在场人员肃然起敬。

二、发资料救世人

出狱后,我对自己作了深刻反思和思考,认识到我最根本的错误是没有深入静心的学法,没有真正的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干事心很强,自以为是,不管对与错,只要自己觉的怎么做为好,就一意孤行,听不進同修的意见,所以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就是造成我坐牢的原因。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 “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所以回家后几个月不出门,静心学法炼功,抄写这几年中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几月下来,明白了许多法理,更加清楚了法的内涵。再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心态也稳的多了,那种毛毛躁躁毫无理性的干事心也修去不少。这样一直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不管严寒酷暑,春去秋来,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没有停步,在神路上一路走来,没有师父的呵护是走不过来的。有一年过年,因家里是四世同堂的家庭,一过年人就很多,应酬也多,白天没有时间出去。晚上我就借送客人的机会做大法的事,那时已经是深夜凌晨,郊区的路上又无行人,穿着节日的盛装,脚下穿着高跟鞋,又因为自己有夜不出门的习惯,心里有点胆突,但是一想到“救人是第一位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自己就调整好心态往前走着。向一家报箱内放《九评》时,因过道无灯,不知道脚碰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巨响,在黑暗处狗就叫了起来。这时屋里的男人就大喊大叫的冲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事让我心慌意乱,拔腿就往外跑。大门外是一个长长的山坡式的巷道,我拼命往上跑,边跑边喊:“师父啊,救救我。”那男人也边跑边喊。跑出二百多米外才敢停脚往后看,那人没有追上来。自己不停的说:“谢谢师父!”但心仍跳的厉害,真是有点后怕。

调整一下心态,边发着正念,一边仍沿路贴着不干胶。这时看到坡道上有几幢高楼,想到自己身上的资料还有很多,正想去发时,突然从楼房的转角处出来了四个巡逻的人离我有十多米远,手持着加长电筒直往我这边射来。这时刚刚平静的心又翻起来了:“啊,这夜深人静,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一个人在山道上行走不可疑吗?”又想:“不怕,有师在。”我装着若无其事的,不慌不忙的继续往山道上走。那四个巡逻的人随之紧跟在我后面,电筒不停的向我射着。我心里不停的喊着:“师父,加持弟子吧,这个地方我不熟悉,请您带着我吧!”在当时我头脑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一会我就走到了一个可行车的小路上,正好是一个大转弯处,此时,另条与我平行的小支路上出来了一群老老少少不同年龄的人,我正好進入了其中同行,这时那四个人才离我而去。这种惊险之事曾遇到过多次,都是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过来的。

孙女才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带着她去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出门前给孙女说:“乖孙女,和婆婆一起去插莲花好不好?”孙女还真乖,一点不闹。抱着她上七、八层楼,十几层楼,二十层楼也不觉的累,而且越走脚越有劲。

一个夏日的某天,很闷热,好象要变天,心里就犹豫着,但是一想到师父说的“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抱着孙女就出去了。发真相资料时,天开始渐渐黑了下来,滚滚的黑云把天压到了房顶上,四周快开始下雨了,这时我边放边说:“师父,请等我发完了真相资料再开始下吧。”发完了资料之后抱着孙女就往回家的路上赶,这时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在那儿停着,象是专门在等我似的。我们上车不到两分钟雨就开始下起来了,接着就是瓢泼大雨,白天顿时就变成了黑夜,路上的车辆全都开启了照明灯行驶。路上积滿了水,刮水器已刮不动玻璃上的雨水,水淹没了车轮,车轮只能缓慢的向前行驶。司机问我:“抱着孙女不怕吗?”“不怕,没事,你慢慢开吧!”我回答道。

有一次,眼睛红肿流泪,给出去发资料带来不便。我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把它找出来去掉它,眼睛自然就会好的。找啊找,自己找了一天,眼睛确实不流眼泪了,但是肿没有消。但是,第二天,眼睛更加红肿了,而且两只眼睛还流泪不止。心情不好,自己很着急,心想,这怎么出门呢?转念又一想,不能着急啊,急也是一种执著,等眼睛好了再出去。自己仍然继续找着执著,找了一大堆,但是眼睛仍然不见有好转。第五天,自己对着镜子一看,双眼难看的不行了,又红又肿,泪水还在脸上流着,而且一只眼睛肿的成了一条缝,看不清物体,咋办呢?真相资料放着没做,想来想去,心里特别难受,天又下着大雨,使自己的心情就更加惆怅了。这时突然想到师父说的“正念不要只停留在嘴上”(《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找不到就不找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管它那么多,就出去了。发完真相资料,雨也小了不少,上车一会儿,那只看不清物体的眼睛能看物体了,两只眼睛也不再流泪了。第二天,双眼好了一大半。事后,我才真正的认识到,为了眼睛好而去找执著,是自己的基点不对,也看到了自己思想深处藏着一个“私”。师父早就说过:“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精進要旨》〈无漏〉)

三、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面对面讲真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有愿意听的,也有不愿意听的;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有说谢谢的,也有骂的;有请坐的,也有推你出门的……。真是酸甜苦辣什么都有。其中,也暴露出了自己的许多人心是要修去的,同时也有激励自己、鞭策自己更加精進的信心。

有一次,我到朋友家去讲我修炼的事,她很能听進去,也接受我所讲的。我觉的很不错。第二次去她家的时候,就把《九评》给她带过去了。谁知道她一看到《九评》就劈头盖脸的给我来了一通。还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了我一同参加工作的朋友,碰面大家相互都很热情,我们并肩而行,趁此机会,我就给她讲真相,当说到“三退”时,她猛的用力把我从她身边推开,当时我毫无防备差点摔倒在地,趔趄了几下我才站稳。她一边推开我,一边骂着就走开了。还有一次,我到大学老师家讲真相,当时自己心想应该问题不大。自己毕业这么多年以来,师生关系一直都很好,而且我修炼的事他也是知道的,并且他也看过《转法轮》这本书。但是当我到他们家讲真相的时候却遭到另一种待遇:各人做各人的事,老师進屋去睡午觉,把我一个人置于客厅不闻不问。他儿媳妇觉的过意不去,过来与我搭腔,而老师的儿子却在二层楼上直接叫她上去。当时,心里觉的委屈、尴尬。这种难受的心翻腾了好几天。从以上几件事情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真相没有讲到位,做事操之过急,没有慈悲平和的心,还有怕伤面子的心,自己思想中存在着一些名、利、色、气等一些不好的心,挖根到底就是一个“私”心。师父说:“救人嘛,就得耐心。”“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相”“也不用生气。”(《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后来再给一位老同事讲真相时就有所改变了。开始讲时她非常抵触,认为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反对政府。我没有生气,也不马上接她的话,而是把话锋转开,我说:“×××(她的熟人,也是大法弟子)常说起你,说你很善良又肯帮助别人”等等,启发她善良为人好的一面,同时发正念清除阻碍和操控不让她得救的邪恶烂鬼。慢慢的象拉家常式的交谈中,她的思想也在慢慢转变着。趁此,我也主动问她关于“四•二五”、“天安门自焚”的事情,提出一些问题,让她去思考。后来我们还谈到了目前社会上出现的一些不好的现象和天灾人祸等问题。最后我向她讲了什么是政治的问题,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劝人们三退的一些问题。经过四个小时苦口婆心的交谈,三退的事自然是水到渠成了,并且她还向我了解了一些关于修炼的事。最后,她高兴的说:“我明白了,你们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会这样不要命的去给人讲真相了,真是佩服!不过,你们也还是要注意安全啊!”

尤其是到农村去面对面的讲真相,遇到许多感人的事情。农村人朴实厚道,信神的人多,很多人都相信善恶必报的道理,几乎是说一个就明白一个真相,特别喜欢要护身符。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去一个农村大院讲真相,一会儿就来了十几个人围着我们认真听着,听完以后个个都三退了,还要了护身符。我们给他们讲了几个有关佩带护身符遇难呈祥的故事。一位男青年还问到:“能不能多给几个?”我们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多,男青年回答道:“我有父母、老婆和孩子呀!”我和同修就给他们讲到有孝心和爱心是很好的,但是你们拿护身符给他们一定要让他们也明白真相。这时,许多人都围着我们多要几个护身符给自家的亲人,还有主动要真相资料的。那场面很感人。正如师父所说的:“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前年过年,我和另一位同修冒着寒风细雨,到农村一个院一个院的去讲真相。当时来到了一家独院,女主人正带着孙子,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做着篾活。见到我们后主动的让座,我们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后,那男子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活儿,拉着我的双手,两眼含着泪激动而哽咽的说:“好人啊,好人,你为我们受苦了。”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也感动的哽咽着说:“谢谢我们的师父吧!”他不停的点着头。写到此时,我的双眼也模糊了。

还有一次,我一个人到农村去讲真相。到了一家曾担任过邪党书记的家里,刚坐了一会儿,就来了七、八个人。他们其中有几人是信基督教和佛教的。我给他们讲了真相以后,他们问我,“信其它教的是否也要三退?”我给他们作了肯定的回答。随后他们又提到了修炼与信仰的事,也谈到了法轮大法与其它宗教的关系等一些问题。既然谈到了这些,我就给他们讲到:“基督教和佛教都是正教,他们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宇宙大法的开传而奠定的基础。”其中我们也谈到了“四•二五”和“自焚”等问题的真相,也有关于农村政策改革的真相,以及社会上出现毒米、毒奶粉、假药等等一系列社会现象的根本原因。大家在一起谈了足足三个小时。之后,他们三退、要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其中有几个宗教的人说:“今天终于明白了修炼的真正目地了。”我离开时,他们都依依不舍的不愿我离去。他们一群人一直把我送出很远了都还不停的说:“谢谢,为了我们,你专程从大城市来,饭不吃就要走,我们欢迎你下次再来。”

去农村讲真相感人的事情太多了,很多人明白真相以后都会说:“谢谢了,你辛苦了!”一般的我都会说:“请谢谢我的师父吧,救你们的是我们的师父。”有时我也会说:“是师父叫我来救你们的。”但是不信不退的也还是有的。

有一次在农村的街道上,我正在给三位农民讲真相,有一个打扮有点怪异、神态异常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走了过来,走过来以后,两眼直盯着我上下打量,然后又朝着那三位农民瞅了瞅,就站着不走了。我当时心想:“这个人还有点怪,还是暂时回避一下吧,”就把话锋转了一下。那个老太太却说:“你接着说呀?”这时,我突然回过神来,我是来救人的呀,有什么可怕的呢?然后我又接着前面的话继续讲下去,说着说着,一个六十多岁的官样的男人走过来问:“我是被开除了的党员,算不算已经退了呢?”“不算,也要退!”“那你给我退了吧!”在场的人明白真相三退了以后,我又接着走下一个街口。这时那老太太也跟着我走,走到了一个没有旁人的地方,她拉着我的手说:“妹妹啊,我的命苦啊,我也是党员啊!”“啊,我还真没有看出来呢!”自己心里面想着。见她这样,我忙问道:“婆婆,你可能还当过干部吧?” “当过,我死去的男人也当过,我们都是党团员,我们俩口子都为邪党卖过命,可惜,现在老了没有人管了,一分钱也不给我,刚才你给他们讲的我都听明白了,你就给我和死去的男人退了吧!”“好好,我帮你们退。”

从以上一些事情中我看到了众生盼得救的愿望,但是也反映出在讲真相中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和执著心,如怕心和以貌取人之心。救人是没有选择的。师父说:“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前年的春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农村讲真相后,在回城的车上,我打开MP4放大法的歌曲,音量大的全车都能听得到。当时还有两首就要放到《法轮大法好》这首歌时,心里有点担心,想到此时我就把音量关小一点,谁知到这首歌时,我与同修都睡着了。这首歌快结束的时候,我们俩都醒了,只听见“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的歌声响彻车内。全车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一点杂音,顿时一股祥和宁静的暖流通透全身。此时,我明白了讲真相救众生实质是师父在做。

还有一次,我去给一对任教的夫妇讲真相劝三退。他们很乐意的退了,还要一些真相资料,并留下了电话、地址。他们家离我住的地方有一百多公里,而且我不熟悉道路。一天,我去给他们送真相资料时,我到了他们村,却找不到他们家的门牌号,打电话家里人说到外面去办点事,要一会儿才会回来,并叫我到他们家去等。当时觉的很奇怪的就是,我左转右转,转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他们家。再打电话到家里去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家的人,我就在×××地方站着等他,让他们来接我。在等人的那个时候,一位六十多岁,穿着得体气质很好的老太太从对面过来。我们同时都朝着对方微笑,她微微的向我点头示意,我又不自觉的向她招手,同时也向对方靠近。老太太问我说:“你是在等人吗?”“嗯!”“等谁?”“来接我的两位侄女。”这时我就对那老太太说道:“老师,一看你就是有修养的,气质不一般,可能是教书的吧?”老太太笑着回答我说:“是啊,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总感觉你那么熟。”我也笑着说:“那我们是有缘人啰!”接着我就开始给她讲真相并劝她三退了。她说:“我对你们这种人非常的佩服而敬仰,我家就在对面住,×××号,你等会来吧!”

一会儿夫妇俩来了,把他们要的东西给他们了。正好,那老太太的两位侄女也来了,我们就一起去了老太太家里。一路上,老太太高兴的不得了,刚一跨進家门口,就朝厨房边走边喊:“老头,我们家有贵客来了,快把饭菜准备好拿出来。”这时她拉出老头就朝我说:“知道吗,我今天特别兴奋,第一眼见到你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以前也炼过,但是刚炼了两个月迫害就开始了,我怕,不敢炼,所以对还在炼的,我真是特别佩服啊!”然后她又转向她侄女们说:“你们缘份太好了,遇到贵人了,她是李洪志师父派来救我们的。”

那天我与她的家人和侄女讲了四个小时。她的两位侄女是信基督教的,当时提出了很多的问题,不知为什么,那时他们问什么我都会源源不断的道出来,过后连自己都惊叹。临走时,俩侄女对我说:“阿姨,你今天不只是救了我们几个人,是救了我们几十个人呀,我们回去后会向我们身边的亲人讲真相,还要去救他们呀,请你再多给我们点资料吧。”

这几年来,无论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清真相,还是去农村讲清真相,首先必须要保证好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能落下。在出去讲真相之前,一定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清理自身空间场和要去地方的空间场。在家修的同修也要发正念形成一个整体,同时也要请师父的加持。如去年“奥运”期间,形势看来很紧张,我地区也有不少同修被绑架。但我仍到农村去讲真相。在去之前一定要做到以上我所说的这几点。虽然一路上设了很多临时检查站,检查都非常严,但是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同修们的配合下,在自己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关关都顺利通过。而且有一个站口的检查人就直接对我说:“你不用检查。”

以上就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点滴,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