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

放下利益之心

得法后,事实证明,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给予我的,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当大法需要时,我别无选择,毅然放下了我们母女赖以生存的生意,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开始参加资料点工作时,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觉得在大法修炼中,就是有先付出的,等整体同修提高上来后,都能担当起自己承担的责任时,我再做生意。

天长日久手里的存钱越来越少,我不得不开始节衣缩食,降到只要能吃上饭、有衣穿就行;女儿经常说:妈,别人的衣服以后不要往家拿,谁的衣服也穿,太难看了。有的衣服我看还行,就对女儿说:这件还行吧,不然去买一件得花很多钱,女儿听后也就不说什么了。自女儿参加工作后,凡是她发的工资全部交给我,几乎都用在了平日的生活中。让我感动的是,第一次发工资,发了一千元,她高兴地对我说:“妈,这回好了,我赚的钱除去房租四百元,还剩六百元钱,我们三口就够了。”听后我当时眼里都噙着泪。

但看到有的同修装修房子阔绰、平时在自己身上花钱大方、今天吃这、明天吃那、整天围着孩子、丈夫转,我心里除了为她们耽误这么珍贵的时间惋惜外,时常也翻出一些不平的心。尤其看到别人买了新楼房,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滋味。最怕别人问我买房子了没有,那种怕被人说的求名心时常翻出来,并有一种对认识的人不好讲真相的感觉。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好长时间。

在一次浏览图片时,无意中看到了师父在长春住的简陋的楼房,心里豁然亮堂。师父没因房子简陋而障碍传法,让大法传遍世界,我怎么能因没房子就不好向世人讲真相了呢?执着房子的心一下离我而去,对钱的执着也越来越淡。

随着正法的推進,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明慧网关于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文章一篇篇发表,我心里高兴的想,这回好了,等小型资料建成后,我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中修炼了。往往有很多事不是想象的,从开始建小型资料点掌握电脑技术到建成资料点后,比没建前不知增加多少要做的。但心里总想:快了,总有一天会好的,等忙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吧。几年来如此的想法不知有过多少次。

最让我担心的是,因忙于大法工作而放弃了常人中的生意,但师父在讲法中让大法弟子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每看到类似的讲法时我的心总是七上八下的,不知这样做是否符合法,直到明慧发表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后,看了师父解答关于明慧同修全职的讲法,才放下了心。

否定旧势力安排

走入大法修炼十二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从一个心胸狭窄嫉恶如仇的人变为心胸宽广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每天有说不尽从心底深处发出的那种无限喜悦与修大法后的那种自豪。

修炼后我有意无意的担当起了部份同修的协调工作,开始无论做什么事或与同修交往都非常的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心性冲突,可过了一两年后,可能需要我加大容量了,需要提高心性了,突然间什么变得都不好了。

随着执着的不断暴露,那种要强、不让人说的性格再加上学法少整天忙于大法工作,对于学法实修与做大法工作没有结合起来,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同修间的间隔。那时总觉得自己没有错,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你们冤枉我就不行,心里感到十分委屈。再加上家庭中的女儿、修炼的母亲与不修炼的弟弟间,情与利益的事交织在一起,那一阵对我来讲就象天塌了一样,所有的事情扑面而来,黑气压顶,真的让我透不过气来,里里外外没有一个能让我安心歇息的地方,我欲哭无泪。我警告自己:只要心性出了问题,就是自己不向内修的原因,决不能向外找!因师父讲过韩信受辱于胯下的理,即使自己做的对,无论别人说什么,只要心里不高兴就是自己必须修去的执着。虽然时刻用大法要求着自己,归正着自己,执着也淡化了许多,但心里好似总有东西堵着透不过气来,问题出在哪里呢?在一次和同修交流中突然意识到,我一直在旧势力邪恶安排中走,在矛盾中就事论事,非搞出个你对他错,不然就愤愤不平;当我认清旧势力就是利用我们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与钻了大法弟子对法认识不足的空子,安排了它们所要干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目地就是让我们无法同化大法。“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堵塞在我心里无法解开的种种心结瞬间化为乌有,心里那种亮堂、舒服无法用语言表达。

回头再看,没有了先前对同修和家人的抱怨与不满。相反,再看在邪恶的迫害中坚定走过来的大法弟子都是那么值得我尊敬。一切又变得那么美好。

共同提高

十几年来的修炼,虽然心性不断得到升华,但内心深处仍有隐藏着不易觉察的执着自我、改变别人、名心、求回报的心、不让人说的心、师父一一给我安排机会暴露出来去掉它。

一同修因家人同修被邪恶关押迫害,因被情带动,当时的状态,心神不定、坐立不安、脾气暴躁、根本听不進别人的劝说,更谈不上静心学法。周围有条件的同修看着她这种状态只着急而无人敢接纳她。她几经转折找到了我,想和我合租房子,我当时搬家找了不足四十平方的房子,现有的三人已很挤了,没经思考就回绝了她。但马上又考虑,让我碰到也不是偶然的,何况又是同修在困难的时候需要我们帮助?对于同修临时的状态我想调整一段时间慢慢就会好起来。同修去后我们也正好有一个集体学法的好环境。想了想便答应了同修和我们一起住。

本来打算同修到我临时住的地方后,一边学法,一边做着大法工作。为了使同修能安心学法,我尽量挤出一定的时间帮她做她的项目,同时尽我的所能与她在法上交流,期待着她能稳定下来静心学法,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了两个月。可没想到同修来后,她被人心带动的根本坐不下,每天东奔西跑,时常因在外与其他同修心性上过不去牢骚满腹,更谈不上学法,同时对我影响也很大,心里对她有点着急与失望。

有一天从脑海里一下打出《洪吟二》〈法正乾坤〉中的一句法:“慈悲能溶天地春”,我一下明白了,师父看我心性不稳点化我该加大容量了。

同修这样下去也不行,怎样才能改变这一状态?有一次同修让我做一件事,我认为没必要做,就说了看法,同修一听大发雷霆,言语中带有她在难中我看她笑话的意思。当时我很委屈,在这之前此同修和我有过刻骨铭心的心性关,在她无处可去的时候我帮助了她,她不但不为别人着想,还得要我听她的,只要自己有一点不如意她就发火,还说如此难听的话。当时我心里愤愤不平,没守住心性,过后想起师父的教诲又很懊丧。第二天同修不打招呼就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我心里更是懊悔无比,心想同修不会回来了。隔了一天,同修回来了,我舒了口气,心想还好,告诫自己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守住心性。

后面又发生过两次类似的事。“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同修回来后并不买账,盛气凌人的说:我住不几天,找好房子就走,以前俺家里也住过同修。表现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看到她的态度我又生出不平的心,这时我抓住这一念不断的清除它。第二天同修不学法又让我做她执着的事,被我拒绝,她更是大发雷霆并恶语相加。现在想起来真是冲着我的执着来的。当时我无法控制魔性直往头上涌,整个头胀胀的,同修的每一句话直戳我的心,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我盘腿打坐手结印,心想守住这一念,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她带动!截住往外看的心:今天的事就是为我来的,尽力用心清除自身败坏的物质,同时也清除同修背后控制她、让她不理智的一切黑手烂鬼。最后让我发怒的物质清除了,身心有说不出的轻松,和当时的我真是判若两人。事后见到同修时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当我们一起交流的时候,我首先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又心平气和的说出同修意识不到的执着。同修说:我这些日子让情带动的很不理智,也有自己意识不到的执着,给你们添麻烦了……。开始还以为是在帮同修,实际是师父安排她来让我们互相提高啊。

通过此事我深深体会到,“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从“七·二零”后,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无论邪恶多么疯狂,集体学法都没停止过。随着正法的推進,大资料点做《九评》,学法小组内的同修就互相配合订《九评》;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小组内的同修又分担起了做小册子、刻录光盘、图片、护身符等。虽然平时同修间也存在心性问题,但从没因个人心性关过不去耽误大法工作的互相配合。每位同修各自利用不同的方式救度着众生。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我们学法小组内有一同修被绑架,该同修被迫害关押后,为了营救同修,学法小组针对此事开了一次交流会:同修被关押,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们自己。为了让同修从新汇入正法洪流中来,能救度更多众生,有同修找他家人配合要人的,同时我们也互相约定,在不耽误其它大法工作的同时,无论走路、吃饭、做家务只要没学法,大脑就不断的给同修发着正念:清除所有参与迫害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他的正念,让同修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救度更多众生。

在得知邪恶要对此大法弟子等四人非法开庭时,学法小组交流了是否针对此事近距离发正念,因为该同修老家不是本地,和我们相距近二百里,对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就有了难度。但同修们听后,从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到家里有老人与小孩的年轻同修,没因个人事情耽误此事,提前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开庭那天,多名同修参加了一整天近距离发正念。有力的清除了邪恶生命与因素。此同修在法庭上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震慑了邪恶。该同修最后无罪释放。其他三名同修被非法判重刑。虽然同修被营救出,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是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发正念就用心,对不认识的同修发正念就不那么用心。这是我们必须要修掉的执着。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