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贵州流浪汉器官被活体摘取揭中共更大黑幕(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二零零九年,中国大陆媒体《财经》杂志披露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及另两名同院医生,将一名贵州兴义流浪汉带到医院抽血做配型,将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抛尸到水库中的杀人活体摘取器官事件。由于海外早前曾广泛报导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黑幕,联合国多年来一直要求中共当局公开交代,有关活体摘取器官一直是中共当局头号报导禁区。文章问世一个月之内,《财经》杂志被限令停刊整顿三个月,中宣部禁止内地媒体跟进报导。

此事件曝光之后,海内外一片哗然,一提“活摘器官”,人们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法轮功的身上。早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就有报导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传闻。直到二零零六年,海外媒体进一步揭露中共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灭绝人性恶行,于二零零三年左右达到高峰。

也许第一次听到真相的读者会觉得无比震惊,在人类已经进入现代文明的时代,怎么会有如此没有人性的事情发生?也许一些人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难以置信。然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确实已经达到了极端的灭绝人性,为了避免引起善良人们的公愤,中共多年来都在用各种方式掩盖着真相。但是这些令人发指的恶行却一直在发生着,甚至就在你我的身边。我们可以通过身边的一些现象和事例层层为您揭开黑幕。

一、死刑执行车的真实用途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零四年二月二十日,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使用该院花六十余万元购置的全国首辆大型死刑执行车,采用药物注射方式对一名罪犯执行死刑。从此以后这种“死亡之车”遍布中国各地。


死刑车

死刑车

这种车外型与一般的警用巡逻车无异,但车厢的内部配备像是医院的开刀房,其恐怖肃杀气氛,仿佛重现德国纳粹政权使用毒气卡车来屠杀罪犯、精神病患与犹太人的历史。纳粹德国早在六十年前就率先使用类似的死刑执行方式,当时为节省运送罪犯和犹太人的时间,纳粹科学家研发出一种密封式卡车,可从排气管把一氧化碳送入车内,一次就可杀死五十人。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指称,在中共官员眼中,死刑车的最大好处是方便摘取死刑犯器官图利,包括犯人的眼睛及肾、肝、胰与肺等器官,再火速把器官送到北京、上海与广州附近的医院,卖给在医院里等候移植的有钱人,或者来自国外的「器官移植观光客」。

中国人由于传统观念,死后想落个全尸,没有捐赠器官的习惯,农村人都不让死后火化遗体。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没有在遗嘱中同意把自己的器官用于移植,也没有和家人谈论过这个话题。然而近年来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大幅飙升,以肝脏移植手术为例,根据中共官方统计,一九九八年之前的八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七十八例,到二零零三年,肝移植飙升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中国进行了近四千例肝移植,一万例肾移植,却仅仅不到三百枚肾是来自捐赠者。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可以提供全世界最短的器官等待时间。从二零零零年以来的六七年间,一些医院公开声称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一周到四周,甚至是几天。许多大医院的移植手术多台同时进行,昼夜不停。

在惊人的速度和数量后面,却隐藏着一个问题:在中国,这些用于移植的大量的人体器官到底来自何方?要保证这种大批量和快速的人体器官的供应,先决条件是一个由活人组成的器官供体库。而且,这个人群必须是被严密控制的,因为对他们要求可以随时抽血,检查身体,然后,根据移植病人到来的时间,摘取他们的器官,以保持器官的新鲜和活性。那么,这个器官供体活人库到底是由一群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呢?

二零零六年七月加拿大公开了一份长达四十九页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该独立调查的成员─前亚太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es)的乔高表示:“在过去五年内,经过调查,至少有四万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来源不明,很可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报告给出了三十三种不容置疑的证据,中共对这些调查没有回应,而且他们宣布从二零零七年五月起不允许再进行器官移植交易,这一做法相当于承认了我们的调查。”

二、活体器官库

今年八月底中共首度公开向全世界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中共从建政以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已经成为其卫生体系的一部份,中共历来极力否认和抵赖从死刑犯身上活体摘取器官,因为这种做法丧尽天良、残忍而野蛮,是对人基本权利的公然挑衅,为世界所不容。如今却公开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其根本目的是想掩盖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中共对外公布的死刑犯每年约有一千八百人,但是自镇压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间,器官移植却暴增至六万例,超过死刑犯人数多达数十倍以上的这些供体从何而来?二零零六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在国际上被曝光后,肝移植数量急剧下降,二零零七年的数量只是二零零五年的一半。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美国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此。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中国劳教所和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摘取的恶行从二零零零年底即开始,并在中共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秘密集中营及相关医院普遍发生并持续至今。在一些中国医院的网站上,竟能保证在很短时间内就能找到匹配的肝和肾。大家知道即使是在器官捐献意识很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也是二~七年,因为要找到一个配型完全吻合的器官的几率小,而中国的医院,却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就找到配型的肝和肾。这位证人还说:很多人都将器官移植的数据集中在官方公开的部份上,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要多几倍……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是军队……所以需要将一定的注意力关注到许多的军事设施上,那才是真正的集中营。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哲学教授马丁先生对记者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权对它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也是一种极端的反人类罪。在中国有如此众多的人因为本来是为了救死扶伤的器官移植而被害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犯罪,而且这种行为是因为来自于一个政府的政策,那就是这个政府的犯罪。

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时,为配合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法轮功被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妖魔化,学员遭到肆意绑架、关押和残害。江氏下达的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更将迫害推向了歇斯底里化。在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和洗脑班里,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令人发指的精神摧残和酷刑折磨、受到残忍下流的性侵犯、被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残害……。虽然中共至今还没有公开对法轮功学员判处死刑,可据明慧网通过民间渠道的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三千三百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得以证实。活体摘取器官就是对江泽民之“肉体上消灭”政策的直接执行手段。

活体摘取器官从江泽民和中共中央下达的密令、文件送达各大军区开始,军队成为中国活体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管理系统的核心和总负责机构。军队、卫生部、“六一零”、警察、看守所、监狱系统配合,将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抽血、注册、电脑管理,作为统一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体摘取、焚尸灭迹。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个法轮功学员,你被中共绑架进了监狱,你基本上就处于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流水线上了。由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共活体摘取器官转入地下,并大规模销毁人证、物证,但活摘器官仍在进行之中。

2006年5月初,希望之声国际电台记者对山东威海海军404医院医生查询。一名医生对要求肝移植的病人家属承诺,5月中旬有一批活体器官,来自20多岁健康的死刑犯。 404医院专门主治肝移植,据院方介绍活体肝来自贵州,是由上海医院去摘取,然后分配给404医院。 当问到器官来源会不会涉及法律问题时,医生保证贵州那边有完备的法律手续,不用病人担心。

从山东威海海军404医院医生披露的器官来源,推断贵州有一个活体器官库。而且正如揭露集中营黑幕的证人所说,他们都伪造了法律手续。贵州由于地势特殊,军事设施复杂,许多大山都是中共过去用于战备时挖空的秘密军事基地。如果秘密关押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易被外界知晓的。因此揭开层层黑幕,阻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就显得迫在眉睫。

三、贵州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抛尸荒野

二零零六年八月海外媒体纷纷报导了贵州开阳县法轮功学员傅可姝和金砂县法轮功学员徐根礼被人活体摘取器官后抛尸荒野。遗体照片惨不忍睹,震惊了无数海内外人士,同时也让贵州民众第一次痛彻心扉的看清了中共的罪恶与恐怖。


傅可姝

徐根礼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已失踪半年的贵州省开阳县法轮功学员傅可姝和金砂县法轮功学员徐根礼的尸骨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据观察,死者的器官丢失。两人眼球被人挖走,年轻的小伙子徐根礼还被摘除了内脏器官。美国耶鲁大学肾脏科医生徐建超在看过照片后分析论断,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在活着的情况下被摘取了器官。然而中共的警察称两人是自杀,从而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

听闻此惨案后,同为贵州人,笔者痛彻心扉,亲自拨打了井冈山所在省会江西南昌的一所军医院的电话,声称自己有亲人要做器官移植,询问需要等多长时间,院方立即答复:“你准备六万块钱就行了,很快就可以找到供体,一个礼拜就可以给你的亲戚动手术了。”听到对方干脆、冷酷的答复,看着傅可姝、徐根礼惨不忍睹的遗体照片,笔者泪流满面,大脑一片空白,久久无语……

加拿大独立调查员乔高和麦塔斯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各种事实都从各个环节冷酷的说明了这件事情的真实和规模的庞大。

四、联合国要求调查

目前,在国际社会的强大舆论压力下,全球十八国政要要求联合国采取行动,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调查报告,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情况进行调查,并要求对进行迫害责任人绳之以法。

日前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该国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五名高官。法院通知书内容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20年的徒刑。此案是针对由江一手挑起,对坚定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国性的迫害以及“灭绝”等不法行动的起诉。被告有四至六周的抗辩期,若无异议,法庭将对其发出国际逮捕令。

原告辩护律师卡洛斯先生说:“归还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群体以司法公正,我们向这个目标迈出了历史性的实质的一步。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人要知道,受到法律制裁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千百万和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仅因为他们的信仰就惨遭如此残暴的迫害,这是法律和人心所不允许的。天网恢恢,谁也不会逃过这场正义的审判。可贵的中国人民,有着五千年宝贵历史文化的中国人民,不可以这样任由中共践踏他们高贵的价值和人格。我真心地希望,正义的光芒尽早照耀在伟大的中国的土地上。”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所犯罪行中最深重的部份,滔天大罪引发人神共怒,天灭中共这个大魔已经成为各界的共识和历史的必然。在历史即将翻过这一页时,已经有六千四百多万中国人选择了加入退出中共,解体中共,停止迫害的大潮之中。清醒吧!可贵的中国人,了解真相,不要与魔为伍,脱离中共,解体中共,这就是最大的善举和对自己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