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三年整坚持写大法标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一个偶然的机会,去某县城交流,走在大街上突然眼前一亮,醒目工整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标语满街都是,还有很多真相,有的已经褪了色的不干胶,一看就是已经贴了很久了,我就问当地的同修:没人管吗?同修说:开始也管,但它们涂了,我们还写、撕了再贴,时间长了,邪恶被销毁的越来越少,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一家一家的讲真相劝三退,环境越来越好。她还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事:因写标语贴不干胶的人太多了,邪恶就派专人承包电线杆,哪人承包的电线杆上有标语就扣哪个人的工资。乡里乡亲的大家都认识,他们就找我们说:千万别写了,否则我们没饭碗了。同修们交流了此事,最后决定统一行动,全县大街小巷全写上真相标语,结果看守电线杆的人全部放假,环境也越来越好,明白真相的人象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我听后很受鼓舞,回来后我也开始做,刚开始由于把它仅仅当作一件事去做,为了写而写干扰很大,怕心、干事心、显示心都暴露出来了,有时转半天也没写几条,一看见人就怀疑人家是特务,或公安,完全是站在人上去做事。随着证实法的实修过程不断学法向内找,向内修,按照真善忍大法归正自己的心态与行为,思想境界与心性突飞猛進的提高,人心少了,做事心态纯正,证实法讲真相更加智慧理性、成熟了。现在讲真相,劝三退、写标语、贴不干胶(A4)都得心应手,轻车熟路,闯出一条适合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之路。三年来市区的大街小巷,市场、社区、楼群、树林、公园、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六一零”、派出所都有我的足迹,过程中有殊胜玄妙的神迹、有惊心动魄的险恶,每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悟中归正自己的心态和行为,去掉人心、观念和执着,走过了一关又一关。

记的刚开始做的时候,遇到的第一关是来自同修间。有的说写的不好看,有的说写的笔画不对,太潦草了,等刻了模子再做,那样工整、好看。我的人心受到冲击,争斗心、不平衡心(其实是妒嫉心)都暴露出来了,而且还用师父讲的法反击同修:“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师父慈悲,晚上学法拿起《转法轮》一翻,正好是“妒嫉心”申公豹和姜子牙捣乱那段,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在点我,学法中与法对照,自己的心态离法太远了,这哪象个修炼人哪。修炼、修炼,我这是光炼没修,这哪是修炼人。同修给我提出意见不接受,还和人家吵起来。静心向内找,悟到是师父借同修的口告诉我,字写的不好看,笔画不对,常人看了反感,那能救人吗?打那以后,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大法标语写的工工整整。我用强大的正念写的每一条标语,都好比向邪恶发出的一颗颗激光炸弹。

零八年“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我去劳教所发正念、写标语、贴不干胶(大纪元声明),离市区有三十多里路,我一路发着正念,一路写,最大字约一米见方,因是在马路上,行人车辆很多,必须有强大的正念,心态纯正,才能一气写完一条。如正念不强或有怕心、欢喜心等人心,就会招来干扰或危险。这时最容易被外来信息干扰,所有不正的思想观念或不易觉察的思维,都会干扰自己的正念。如“这车是国安的吧?”或突然有一念“来一辆黑车跳下几个人把我抓住”等等,我统称它们是“外来信息”,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如果我承认这些不正的想法是我的,这就是没在法上,离开了法做事,旧势力就有借口迫害。(我零二年在大街上贴标语曾被国安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它们这样干是有罪的,它们对正法的干扰,使无量众生被毁。我写“法轮大法好”是叫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得救。写“信仰无罪,停止迫害”命令邪恶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是最大的善念。一个大法弟子在外面能救多少人,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必须清除。一路发正念,向内修,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背“正法中不要人心”、“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充实自己的正念,在劳教所的大门口有一面白色大理石墙面,正好写上“法轮大法好”。东、南两面墙也写满了标语,在通往劳教所道口,有一座立交桥,在两边写满了标语和迫害真相,有力的揭露了邪恶、震慑了邪恶、解体了邪恶,回家后一打坐就定住了,天目看到“法轮大法好”等标语金光万道,四射如电,黑手烂鬼自杀式的向上扑,瞬间化成黑水,化没了。而后是天清体透,我激动的泪如雨下,发出强大的正念,加持所有标语,把邪恶都解体,让众生都得救。“法轮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洪吟二》〈大法好〉)在耳边回响。

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过程中,在不断的内修中,越来越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也体会到了正法修炼的路很窄,必须走正的重要性。一念不在法上,可能就招来魔难,那无量众生就被毁。一次我在写“世界需要真善忍”时,刚写到“世界需要”时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提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站在我身后,我对他慈悲的一笑,继续把“真善忍”写完,很镇定的走开了。我一边走一边向内找,原来我刚才动的一念不正,看到马路边停着一溜汽车,心想有汽车挡着,没人看见,很安全。这一念,一个人心差点毁一个众生。这个人原来在汽车里坐着呢,根本没睡。正象师父说的,“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转法轮》)

还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说好了,他和我一同去帮我发正念。吃完饭后,他突然改变主意,说什么也不去了,而且还说:各有各的使命,我搞技术做资料你还做不了呢。我看留不住他,只好说:那你帮我发正念吧。看着同修离去,我心里那种孤单、无助没法形容:多么希望能有一位同修能配合我一起做。在街上转来转去,当走到一位被非法通缉的一直流离在外的同修家门口时,心想他的影响在当地挺大的,在这写吧,这里的众生也应该救。写了几条,最后就差“福报”的“报”字时,突然一辆黑色轿车疾驶而来,急刹车后向我吼道:写什么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险情,我一点没有慌乱。脑子里发出了一个强大的“灭”字,定住邪恶,解体它,不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然后我飞车离去,在一个小区深处停下,稳住心神发正念,向内找是什么原因被干扰。这一找吓一跳,心里一阵后怕,刚才与同修交流时,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对同修的看不起,怨同修有怕心,不配合,觉的自己比别人强,谁也不出来,就我一人做等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不惜利用毁灭这个众生为代价,来考验我,干扰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不能承认旧势力这一切邪恶的安排。立即发正念清除、否定。在师父保护下有惊无险。但经过一场虚惊,求安逸心、怕心、畏难心冒出来了,不想干了。但我的主意识非常清醒的看透了这是旧势力的一种干扰。“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马上背《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在师父的加持和一路呵护下,正念正行中做了我应该做的,我就是这样修过来的。在实修的过程中,更加理性的认识到一思一念在法上的重要性和严肃性,尤其是在过关中,更要时时用法归正自己,只有在法中才最安全。

今年九月底,邪党所谓的六十“大庆”将近,十字路口到处都是警车,巡逻车在街上乱窜,地道桥搭帐篷有人看着,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有同修善意的提醒我,近期一定要注意安全,暗示我十一前太危险,十一后再说,我觉的这也是一种对邪恶迫害的一种认可。邪恶越疯狂,越说明它是最后的垂死挣扎,回光返照,我们更应该加大力度清除邪恶,多救人,多讲真相,多发,多写,多贴,现在的最后时刻是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在万古机缘中成就大觉的辉煌,与旧势力抢人,多救一个是一个。

九月十八日我发完正念,看天气阴冷,就穿了很厚的衣服,一出门就有点下零星小雨,我没在意,转了一会儿雨越下越大,很快衣服就湿透了。我一路发正念,和管风雨雷电的神们讲真相,请他们停止下雨,不要干扰我证实法。因我拿了四十张大纪元声明不干胶,以往我这样发正念和他们沟通,几分钟后就会雨过天晴,今天怎么发正念讲真相也不灵了?而且雨越下越大,还刮起了西北风。秋雨潇潇,北风瑟瑟,冰冷的雨水顺着衣服裤腿往下流,我想起了师父说过的:“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样想着,上下牙还是不停的打架。大街上除了偶尔有一两个穿雨衣的行人匆匆而过,就是每个十字路口警车上的红蓝灯象鬼火一样一闪一闪的,怕心和求安逸心老是干扰我,我不停的发正念,否定它们。雨大一阵小一阵的下着,我马不停蹄走着写着,一阵凄凉无助的伤感涌上心头,泪水不由自主的流淌,我马上警觉这是干扰,要加强正念,大声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经文,突然我明白了一个理,旧势力这些黑手烂鬼给我制造这些魔难就是要阻止我写大法标语,因为这对它们杀伤力太大了,它们怕的要死,恨的要命,才千方百计的阻拦我,干扰我。根本的目地就是不让我写标语。我马上和旧势力对话(我经常这样做):旧宇宙的所有被旧势力利用干扰正法的生命,你们听着,虽然我看不见你,但我知道你就在那儿,你下雨,你刮风,你不就是给我来个透心凉吗?告诉你们,你就是下刀子也挡不住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步伐,对我的一切干扰迫害只能助长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威德,你妒嫉也没用。我们冒着毁灭的危险,随师下世,救度众生,我师父根本不承认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大法徒也不承认。正念中我更坚定。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师父的法理让我精神振奋,信心百倍,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我坚定做了三个小时,雨一直下了三个小时,我回到家雨也停了。

邪恶对我的迫害并没结束,对肉身的迫害也是下狠手,表面空间的原因是淋雨造成的,腰痛的直不起来,头痛欲裂,每个关节都疼痛难忍,好象背了一个大冰砣一样,背上又痛又凉,“伤寒”这个念头在头脑中打转,它在拼命的干扰我想让我承认它,这怎么可能呢?我是神呀,我是三界之外的生命,是宇宙中第一生命,是不被低层宇宙生命所控制的人,大法弟子的肉身是用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绝不是来承受你们的迫害的,我有什么执着人心会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不用你们操心,我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历史上曾经有过关系,在正法中也是要清除的,根本不存在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因为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是宇宙中第一生命,当然就是超越一切旧宇宙生命,包括一切旧势力,我作为大法弟子慈悲一切生命,身负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决不允许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乱神、邪党因素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大法弟子要救度的生命,包括公、检、法、司的人,大法更新的生命是真、善、忍造就的,是无私无我的正觉,是完全为别人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圆容师父所要的,是最正的,谁也不配迫害。第二天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各种干扰的心性因素,教训是深刻的,邪恶给我制造了这样大的魔难,在钻我证实自我的心、好张扬,显示心等人心的空子,还有别人一说就炸的坏习惯,这些都是多次干扰我正念的人心执着,是典型的旧宇宙生命的表现,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它们就加重迫害、干扰我救度众生,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清醒的以法为师,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无论怎么做都要严格以法为师,时时修正自己,前几天我地区几个县被邪恶非法抓捕了五十多个同修,看到消息痛心之余向内找当我们看到同修有严重偏离法时一定慈悲告诉他,提醒他,不要怕得罪人,那是在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不要让邪恶钻空子,成为永久的遗憾,从近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我确实感到大法标语在正法進程中巨大威力,当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世间利用人身在正法進程中完成我的使命,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体察自己的一思一念,心系众生,精進实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世间给大法一个公正的位置。

×××××××××××××××××

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去北京证实法九次,在当地邪恶对我迫害比较重,我一直在外边住,二零零七年在学法中我悟到流离失所也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在学法内修过程中师父点化我该结束这种被动的修炼状态了,在外租房住,因路走得不正,怕心很重,有人敲门也害怕,说话也谨小慎微,怕特务跟踪,看谁都象特务,等等,正当我打算回家时,有一名同修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谎说真相资料是我给他的,邪恶才释放他。邪恶也知道了做光盘的地方,(他们進过我住的房子,被我发现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及时转移没受损失)在这种情况下,有二种选择,一种是选择是不回去,暂时安逸、没危险、逃避,另一种选择是正念正行,修去人心、怕心、承认旧势力迫害的心。如果不是师父正法,根本就没有三界、地球人类,我们应该从根本上认清这个真相,改变长期遭受迫害形成的逆来顺受,怕被抓、怕面对派出所、居委会的人,怕别人知道自己是修大法的。这些不正的观念,这些人心在高层上看,对大法简直是一种侮辱,师父说“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破除这些迫害呢?一切人心都是阻挡我走正路的障碍,向内找为什么不敢在家呆,就是怕邪恶迫害,怕面对居委会、派出所那些人,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个怕的因素,剖析这个怕的来源:因为自私保护自己,把自己当成了人,信师、信法不坚定,找到了根源,去掉它,提高心性,回到家中一切顺利。

回到家中很不习惯,多年在外都是和同修在一起,整天都是大法的事情,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资料、营救同修,现在一和常人接触才知道,离常人已经很远了,因我两次被邪恶非法劳教,邪恶多次到我家骚扰,全家人受邪党宣传毒害,不恨邪党,反而怪我学大法给他们带来损失。我静心学法,师父点化我在新的修炼环境中,怎样平衡好与家人的关系,最后不能不看的,在利益面前、在亲朋好友的人心冲击中能不能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时时事事都是选择都是考验,把他们当作众生,用慈悲的心态面对这一切,处处做好、让他们发自内心的觉得,法轮功就是好。我叫我母亲听MP3中的大法歌曲,听师父的讲法,听《九评》、《解体党文化》,最后母亲发自内心说,共产(邪)党错了,师父讲的从头至尾也没有一个反对共产(邪)党的字儿呀!弟弟受邪党毒害最深,我发正念一直带着他,他让我给他染头,我就在他头上写“灭”,解体操控他反对大法的一切邪灵烂鬼,我一定要救度他,在慈悲的感召下,看了《明慧周刊》上的世人觉醒后,最终同意写声明,毁坏大法书、说大法不好是错误的,表示以后选择真、善、忍好,保护大法弟子。

通过给家人讲真相,悟到只要我们摆正基点,对家人多用点心,多付出点心血,不是用情,而是用慈悲之心,一定能把他们救了,现在母亲和弟弟都带上了大法护身符,奥会期间居委会打听我的情况被家人义正辞严的把他们赶走了,同修来串门,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到市场买十多斤的大西瓜请同修吃,来送资料,家人赶快给收起来,还热情挽留请吃饭,自己人做好了家人得救了,环境宽松了。

现在回想一下自己流离失所的修炼经历,大法的事做的不少,现在与法对照觉的路走的不正,离常人社会,对救度众生起不了最大的作用,了解众生对真相的需求不清楚,脱离了复杂的修炼环境提高就是慢,现在回到常人社会这个大炼功场中在家庭中,与社会有关联的方方面面怎么摆正,上有老母,下有孩子需要照顾,经济问题也是很多大法弟子头疼的问题,要工作养家,处理好家里事务。同修有难,魔关难过,一趟一趟跑切磋交流。有同修被抓,赶快近距离发正念、全力营救,搞的精疲力尽,时间长了产生了懈怠、麻木,有时混同于常人,劳累一天最渴求舒畅的时候,就是晚上学法。师父慈悲,只要我学法师父的法理就会展现给我,一直引领着我突破层层关难。

在最新讲法中有同修提问对于疲劳、很累,这个问题我是怎样对待呢?因我多年没照顾过家,老人没退休金,孩子面临结婚、买房,压力很大,在家庭中,脏活累活抢着干,自己做好了,讲真相,才有说服力,常人才服气,说出话来才有份量。但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疲劳懒散、累等经常困扰着我,不由自主的说“累死了”,有时也发正念不承认清理它。因没在法上修,收效不大,一次我写完标语后回到家中瘫在床上不想动,累的浑身疼痛,每次出去最少在市区转三、四个小时,能一直要保持强大的正念,清理自身的人心、观念,思想业和外来信息的干扰,还要高度集中精力注意外部环境、清除干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程中口渴的无法形容,那种疲劳的心力交瘁,简直就是无理的迫害,现实的修炼状态逼着我修这一块,我有个习惯,有什么问题,就是学法,有时把自己关起来学上一天什么都会在法中解开。

与法对照,我找到了思想中很多脏东西:在工作中抢着干不是发自内心的,是为让人说好;有想过好日子,执着利,想多赚钱的人心;写标语时,找个同修配合自己,也找不到,有一个同修和我去了三次,在讲真相时被抓,一个也是去了三次被警车干扰,没修出来,也不再做了,心里有怨气,这么大的个城市就没个和我配合的。前天又一个同修说我写的字不好,我当时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两个同修同时对我开炮,刺激越大,我提高的越快才对,师父给我安排这些是让我去人心提高上来,我不修反而抱着人心不放、悟性怎么这么差,我撞他,我不是在撞师父吗?哎呀错了,错了就改,把自己摆在神的位置上树立正念,一个神怎么会有这些脏东西呢?我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谁也不能干扰我的肉身,我空间场的生命都要善解,修成后欠你们的都会加倍还你们,我没有我师父有,什么都有,如果再干扰,就正念清除,经常保持正念,不断加强主意识,很多不正的念头、思想业、甚至不易察觉的,意识思维我都能即时抓住它清除掉。

“我们这套功法,是真正属于性命双修功法,我们炼的功储存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一直到极微观状态下所存在的物质本源微粒成份中,都储存着那个高能量物质的功。随着你功力越来越高,它的密度越来越大,它的威力也越来越大。”(《转法轮》)无边的法理荡涤着我心灵的污垢,在法中清洗干净,显露出真本性,法理清晰,路走的就正,无论在讲真相劝三退,写标语,还是在工作中,在与常人接触中,时时保持神念,把自己当成一个实实在在的神,在工作中同事们都说我真年轻,皮肤好,没皱纹,浑身充满活力,身体真好。我就以我的身体证实大法,告诉他们我修的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功法;邪党宣传邪说,大法不叫人吃药,你说我没病吃什么药啊!常人非常认可的说:是啊,炼功身体这么好,是不用吃药。在工作中讲真相,以我炼功后的体会是实实在在的,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认真的工作态度,让世人对炼法轮功的人刮目相看,有力的揭露了邪党的谎言造谣。

在饭店打工时,和我在一起打工的几个人都三退、明白真相,在这我炼功和我做的一切都是公开的,我去写标语他们争着跟我一起去,为我看着人,保护我,在上班的空闲时,我拿去真相小册子,《明慧周报》,他们帮我整理好装袋,揭不干胶的角(贴的时候不用看,一摸就行),到整点发正念,谁也不说话,有说笑打闹的,他们赶快制止,小声点,别影响坐功(他们认为我一立掌就是炼功)。领导知道我修大法也很维护我,有一次公安去了几个人,让所有的员工都在纸上写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签字、按手印,搞了一上午,我在楼上一点也不知道,下午经理告诉我,上午搞签名了我没叫你,他们就是乱搞有啥用!

有一个同事,身体不好,不干了,经理让我接他的班,时间长点,但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耽误,经理让他代我三天,三天的时间,我给他讲了真相,劝了三退,他有腰痛病,就教他炼功,他高兴的说法轮功真好,我炼了一套浑身热乎乎的腰疼也好多了,表示一定要炼功。我告诉他法轮功讲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不能干坏事,有书,你可以看看。他非常高兴的接受了《转法轮》、师父讲法、教功带,还有很多真相资料,告诉他最好和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他千恩万谢的满载而归。看到众生被救度,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我有一个MP4,里面有自焚伪案、预言,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篇,在工作之余,我给每一个人看,看后都很震惊,知道邪党真坏,都要三退,觉的法轮大法,真、善、忍就是好,真是相见恨晚,给他们送真相护身符去,马上就抢光了,要三个要五个的,数着他们家里几个人,要一人一个,亲朋好友都算上,看到众生被救度,我感动的落泪。

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路上和同修比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很多未修去的执着,在集体学法中看其他同修《转法轮》背了好几遍了,我背了几次都是半途而废,还有别人一说就炸的坏毛病,今后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勇猛精進,助师正法,救众生,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