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成神之路不掉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九岁,得法十四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师父为我做的太多太多,我为大法付出的太少太少。当然也有成功的喜悦,更多的是做得不好带来的教训。在妻子同修的支持帮助下,决心将自己的修炼情况向师尊做个汇报。自己深切体会到写稿的过程就是修炼,是一个很重要的升华。下面我想结合自己多年来在修炼过程中的亲身体会和观察看到的一些情况,谈一下对老年同修在成神之路上如何能跟上正法進程不掉队问题的点滴认识和粗浅看法,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学法的重要

我从一九九九年就开始背《转法轮》这部大法,背了一段时间,觉得很苦很累,记不住,背不下来,失去了信心,第一讲还没有背完就不背了。这以后的几年中,觉得自己修炼状态不好,学法犯困,发正念手倒,几乎很难控制,双盘腿往下掉,炼静功把腿绑上只能坐四十分钟,很少能坚持一个小时。同时干扰很大,电饭锅、录音机、洗衣机及客厅灯等家用电器经常坏,你想不到的事,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它却时常发生;做梦在学校考试经常是数学不及格,毕不了业,从学校回家不是找不到鞋,就是找不到自行车,走错了路,回不了家,这样的梦重复的做有二、三十次,可自己就是不悟。后来学习师父的讲法和同修背法学法的文章,才逐渐悟到是点化我要学好法。

我悟到,能不能认真学法,是正法修炼关键的问题,也是能不能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的问题。我下决心继续背法,把法记在心中,时刻用大法指导自己的修炼。走正成神之路。我从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又重新背法,坚持每天至少背二个小时,从未间断。我背法的方法是,先把今天要背的段落认真写两遍,然后二、三句或三、四句的背,背下来之后,再往下背,再与前边的连上往下背,这一段落背下来之后,和前一段连上再背,直到完全背下来,不背下来誓不罢休,最后要把整个大标题下的所有段落连贯背下,背完这一讲,再把这一讲所有的标题段落从头到尾背一遍。

由于静心背法,觉得自己不断的在提高,这两年来干扰几乎很少了,做恶梦,考试不及格、找不到家的梦再也没有了,觉得自己不断的升华,不断提高,修炼各种状态感觉良好。也出现很多神奇的多事。如今年七月的一天下午,我要上街,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清楚的记的中午还在裤兜里,花了两个小时,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最后不知不觉的发出一念:大法弟子的钱,除用于正常生活外,余下的钱是用来证实法的,谁也不能动,绝不允许旧势力及邪恶生命干扰迫害,必须找到它。第二天早晨奇迹就出现了,钱包就在沙发的明面上放着,好象谁给送回来一样。

二、事事按法的要求做,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学习师父这段法我悟到,法对老年大法弟子的要求比年轻弟子要求更为严格,只有时时事事按照法的要求做,不打折扣的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切言行,才能保证不出偏差,才能跟上正法進程不掉队。

(一)在生活上,不执著于钱财,过好得失关。一九九五年以前,岳父已退休在家,身体多病,单位黄了,经常是三、五个月开不出工资,生活上出现危机,吃饭、看病都成了大问题,我时常拿出一些钱,多时一两千,帮他度过难关。以后我们坚持每周买东西看望两位老人,每月给老人零用钱,直到现在,从未间断。我们的行为感动了内弟和小姨子,在我们的影响下,他们对老人也很好。

分家以后,我的继母跟着妹妹过,虽然她老人家不缺钱,但我们逢年过节都给钱,买东西看望老人,平时也经常给些零用钱,我认为这是对老人一种安慰,使老人精神愉快,益寿延年。

日常生活小事,也都按大法要求去修,在法上认识法,不放过一思一念,不放过一件小事。如二零零五年冬,我在市场买苹果,先付了钱,往自行车上绑晚走了十分钟,走出二百多米,卖苹果的人追上来说我没给她钱,我跟她解释不通,只好重付三十元,没和人家吵,也没动心,我想也许是前世欠人家的,就应该这样还。

还有一次,我推自行车在市场买菜往家走,一个女人抓住我的车子,说自行车是她的,别人没有这样的车,非要把我的车子拿走不可。我说,我有自行车证在家放着,可以拿给你看,并把我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告诉她,她一直到我住的楼前,才肯回去,告诉她如有事,第二天可来找我,可是一直到现在她也没来找过,大概是发生一场误会。在这过程中,自己没发急,没发火,心平气和,做到了忍。此外,平时买肉、买菜、买东西也多次发生过卖主多付货或多找钱的事,自己总是发现后立即送回,人家少给东西或多收钱,从来不去找,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我见到有老年同修,因为执著钱财,与别人争吵、生气、打仗,过不去关,导致到寿生病,离世而去。

(二)过亲情关。我在处理亲属之间或与别人发生纠纷的事情也都是在法上悟。一九九五年继母的小腿被车撞断,我妹夫非要对方赔偿二万元损失,按当时情况,也不过份,我用大法的法理给她们讲,要做好人,不能讹人家。只让肇事方支付了住院的药费和床费四千元,别的什么也没要。感动了肇事方,认为遇到了好人,直说大法好。

一九九七年,我一个堂妹与人打架,从乡下来找我,要住院,让我找医生开假诊断书,要讹人,出口气。我跟她说,我是大法弟子修真善忍要做好人,决不能那样做。虽然得罪于亲属,自己觉得大法弟子就是应该这样修,心里很坦然。

(三)过好病业关。一是去掉有求之心,无求而自得。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腰椎骨质增生、颈椎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再加上在部队时得的一种过敏性结肠炎,去过好多大医院,吃过多种偏方,三十多年未治好,每天拉二至三次粘液便,实际是肠子油,冬天腰疼几乎很难坚持上班。开始炼功时,我并没抱着治病的想法,只是锻炼身体,抱着无为状态,修心做好人,仅仅三个月,这三十多年未治好的顽症彻底好了,以后再也未犯。炼功不到半年几乎所有的病全好了,觉得大法太神奇了。

二是过病业关时首选要向内找,要分清是消业还是魔的干扰。炼功前也常常牙疼,医生说是牙神经祼露,必须拔掉。但拔掉之后,别的牙还疼,炼功时同修告诉我,牙疼是师父在给你消业,你得承受一些痛苦,不能吃药了,吃药是把业力往回压,并与我一起学《病业》这篇经文。悟懂后,我决心按师父和大法要求去做,一直到现在十四年没吃药,身体很好。说也奇怪,那天牙疼,我没吃药,挺了二十个小时,以后很长时间没犯。几年后又疼,又拔,始终没有悟到拔牙的危害。现在满口牙只剩上边五颗真牙,其余全是镶的假牙。直到今年一月份,牙又不断的疼,牙床上又鼓个大包,不能吃饭,已经没有牙了,怎么还疼啊?我才悟通可能是旧势力干扰迫害,自己开始发正念除恶,但效果不明显。与同修切磋,老同修告诉我,还得向内找,在法上悟,再一个是发正念力度不够,要加强发正念,同时多炼功。

在这之前,我也向内找了,只是找牙疼有关原因,没有找准,实际是不会向内找,其实向内找是最好的法宝,重新找,又找到了自己执著于正法结束的时间,产生了无可奈何,修炼中怕苦累等问题。最主要的还有好色之心,看到好看女人要多看几眼,看到那些坦胸露腹,露着腰的女人,虽然也认识到这是伤风败俗,但有时也想看,认识到不对,但很难改掉,并请求师父给拿掉这种不好的物质。当天我与妻子同修共同发正念除恶,又炼一小时法轮桩法,牙床上大拇手指肚大的大包消去了一多半,第二天早晨炼动功时,继续加上:请法轮清除使我出现牙疼假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打出体外,彻底销毁。头前抱轮六、七分钟时,天目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从我的头前、嘴的部位跳出来一个六十多岁老头,落地时站不住,仰倒在地上,接着又出来一个女魔,穿天蓝色衣服,歪着脑袋,梗着脖子,拉着脸,很不情愿的走了,两个魔消失后,牙疼全好了。

再一个就是对于旧势力的迫害,不听它的,坚决否定。二零零七年冬,一天夜里,又犯了眩晕症,晚上要上厕所,就是起不来,天旋地转站不住,我立即想到这是旧势力迫害,决不听它的。我立掌发正念除恶非得起来上厕所不可,从卧室到厕所只有六、七米远摔了三个大跟头,站起来扶着墙走,就是和它抗到底,并铲除它,紧接着半个月又重复两次,以后再也没有发生。我悟到,当时我要趴在床上,怕起来走路摔跟头,很可能就让我得脑溢血、脑血栓之类的,真的起不来了。

还有一个清除病魔的体会是,发现身体不适,断定是魔的干扰,就要立即清除。除了学法外,放下一切事情彻底清除,如不重视拖延下去,势必酿成大魔难,很难除掉。别看是小灾祸,也就是说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事,都不是偶然的。今年一月初,表面上的原因是因为穿衣服少,着凉了,感冒咳嗽,头几天,没太在意,以为炼炼功几天就好了,一直没重视。后来有好几天,晚上睡觉,往床上一躺就喘不上气,不能睡觉,才悟到是邪恶迫害。我连续三天,每天大强度发正念除恶,那天下午炼功时,加一念清除给我制造咳嗽病业假相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炼头前抱轮二分钟时,奇迹出现,我的头前好象安了一个一尺粗的排气管,呼呼的从头部往外排热风,温度大约有五十度以上,浑身出热汗,内衣湿透了,一直到炼完头前抱轮,立即就不咳嗽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么法轮为什么不保护你呢?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受你的意识支配。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这是这个宇宙的理。”师父还说“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但是你必须把你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体会到,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把我们推到最高位置上,现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有很多功能,只是我们自己不信、不会用,或发正念时因心态不稳,目地不纯不能发挥大作用而已。

三、处处事事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自己溶于大法之中

二零零一年九月,由于旧势力的迫害,妻子同修被病魔干扰出现半身不遂病态假相,由于我们当时学法不深,反应慢,悟性差,否定旧势力不坚决,致使这种干扰持续八年了。妻子虽然生活可自理,但很多地方还需要照顾,这样家里一切事情,几乎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每天怎么忙也总是有干不完的活,做不完的事。即使在这样大的魔难面前,我也时刻不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始终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首先做完,然后再做其它事情。从明慧网通知全球大法弟子早晨统一炼功开始,早晨集体炼功我从未间断,每天早晨用一个半小时出去讲真相,促三退也从未间断;每天发资料或邮寄真相信或写小粘贴从未间断;每天上午坚持学法从未间断。

在讲真相促三退方面,我和妻子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时刻不忘使命。除每天早晨出去讲真相外,由于事情繁忙,我们还利用买菜、串亲、来收费的、来修电器的机会讲真相,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劝三退救人。在师父引导下,我们做的比较顺利,实际是师父在做,使我们看到人心回归的大好形势。有些亲属家去了三、四次,直到劝退为止,不厌其烦,边做边提高。也遇到个别不听的,骂人的,要去报告公安局,都在我们正念下化解了,遇到这些阻力,我们不气馁,不灰心,不忘使命,不忘自己是大法的一粒子。但是按照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差距很大,我们地区多数同修比我们做的好,我们无法和人家相比。只是尽力而为。

此外,在对待同修之间关系上,我们基本上做到不议论别人的缺点,多看人家长处,见到同修不足之处也能善意指出。但我们夫妻之间,头几年表现矛盾很大,互相不服气,得理不让人,只看对方缺点,不看优点,不让人说,一说就炸,争斗心强,别人不听自己的就不高兴,发脾气、生气、不理对方,我们俩人都比较严重,我更为突出。前几年这方面矛盾时有发生,学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后,很震动,觉得师父好象针对我们讲的,在说我们,我们开始向内找,学会修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现在能互相体谅对方,不急躁、不发脾气,能做到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相当难。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委屈、痛苦,但我们改正的决心大,自己痛下决心,但是就象搬山一样,非常难。但现在看来改的很好,没有多大问题。我想也许是师父看我们改正的决心大,替我们搬走了这座山。因为,今年七月份有个同修告诉我,说他晚上做梦,清楚看见师父从我身上拿出去一个七、八寸长的东西。

十四年来,我清楚记得,我遇到三次车祸,是师父救了我的命。修炼前有些事心里不平衡,师父都给摆平了,使我看到了结果,心理再无牵挂,修炼路上稍有偏差总是点化我走正。就在二零零一年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妻子出现严重病业时,师父怕我思想不稳,出现波动,在天目中让我提前看到法正人间美好殊胜景象,坚定了修炼的信心,我感到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写到这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总之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我只有走好最后的成神之路,报答师父和大法。就在我写稿的十多天,师父还在为我净化和调整身体,拉十多天肚子,直到今天早晨写完稿时感觉师父给我消去了一个旧势力在久远年代就安排的病业,感觉身体非常舒服,轻飘飘,简直要飘起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