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正念”伴我闯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沐浴在佛恩浩荡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跟头把式的走过,每到关键时刻都感到伟大师尊的慈悲的精心呵护,使我在修炼的路上能继续前行。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十九时四十分左右,我在横穿马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轿车撞的飞了出去,当即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推病人的车子上,我坐起来问周围的人怎么回事,他们告诉我,我被车撞的失去了知觉,是别人把我送進了医院。我一看表,已经是二十点二十多分钟了,我这才意识到,我被撞晕四十多分钟而毫无知觉,邪恶的旧势力就想迫害我,要夺我的命,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此时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我是大法弟子不会给人家添麻烦,就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现在就回家。说完就从推病人的车子上下来往家走,刚走出几步,就听医生喊:“别动,你的腿被车撞折了(其实是骨裂)。”我一惊:我的腿骨折了?“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就动这一念,自己马上感到就不行了,也不敢迈步了。别人赶紧扶我坐下。我意识到自己心不正,这不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吗?我还得回家,医生坚决不同意,前来处理此事的警察也不同意,大家也都这么劝,也只好住院了(住院八天)。我谢绝打针,也不吃药,在这静养。现在回忆起来这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我躺在病床上,浑身火烧火燎的,难受的不知所措,腿肿的老粗,难以弯曲,也不敢动。想看看自己的伤,一起身又天旋地转的,一摸后脑勺还带有血痕,脑袋激烈的震荡着,想睡睡不着,脑袋还反复的折腾着,各种心在翻腾,各种观念在冲撞,有如腾云驾雾的晕,我几乎崩溃了。怎么办?我反复的问自己。这时仿佛感到师尊再看着我,我想师尊会让我怎么办呢?“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怎么闯?我问自己,我想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中都离不开法,“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觉的师尊就在眼前叮嘱。没有书那就背法吧(我已背熟第一讲、第二讲、第四讲)。先背“论语”,因为《论语》我背的很熟,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刚背完第一句时,大脑就猛烈的折腾着,找不到自己了,自己的思维好象都没了,根本就找不到第二句,我拼命的找回自己的思维,费了好大劲才想起第二句。这时我才清楚,邪恶不但残酷的撞折我的腿,而且还无情的伤害我的大脑,让我脑震荡而不能学法,也千方百计的阻挠大法弟子学法,妄想把大法弟子拖下去,毁掉大法弟子。“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我越来越清晰,你不是干扰我学法吗?你越干扰,我越学法,哪怕我想起一句,我就反复背这一句,就这样一句句的想,一句句的背,尽管脑袋震荡的厉害,每想一句甚至走神很长时间,脑袋越疼越坚持背,反复想反复背,一句句背,一段段背,终于背完《论语》。师父看到我坚定学法这颗心,就帮我拿掉了不好的物质。接着背第一讲就容易多了,再往后背就越来越顺利了。

在背法的基础上开始发正念。从住院第三天开始在医院炼功。先炼动功,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坚持做到什么程度。然后再炼静功,从散盘开始,再单盘,最后双盘,能盘到什么程度就盘到什么程度,能做多长时间就做多长时间。

同修得知我住院后都来看望,发正念帮我闯关,鼓励我正念正行。看到同修个个勇猛精進,也增加了我走出魔难的信心。出院三十多天的时候,同修就送来真相资料让我发。我嘴里没说什么可心里却叫苦,也不高兴,心里埋怨同修,我现在连正常走路都困难还让我出去发资料,怎么这么不体谅人呢?心里有些不平衡了。转念又一想,我这想法也不对呀,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出去证实法算什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啊。有困难,哪个同修没有困难?只是困难不同而已,想想那些在魔难中被关押、被迫害的同修,想想那些在第一线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同修,想想那些身在泥潭等待救度的众生,想想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我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呢?我静下心来学法,又发了正念,就出门去发资料,那一刻心中只有救人,忘记了自己的伤痛,也记不清怎么出的家门,再发真相的路上,我感到自己身轻如燕,行走如飞,好象在与旧势力抢夺众生,我很快就发完了,比平时还快,还顺利。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点悟,师父的安排,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看我们救度众生这颗心。

出院后,我开始思考是什么原因让我遭受这么大的魔难?从法上我明白了,“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从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精進要旨二》〈建议〉)我深知自己在有关材料中虽然讲过、写过学法后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但也说了、写了自己已经不炼功了。虽未出卖同修,也未说过大法不好,但毕竟向邪恶低过头,妥协过,出卖过自己的良知,虽事后后悔莫及,但也给自己留下了抹不掉的污点。这也正是邪恶对我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一个因素。那么邪恶还钻了我哪些执着的空子呢?我反复的思考、查找偏离法的地方。发现自己还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怕心,显示心、争斗心、怨恨心、欢喜心、妒嫉心、名利心、安逸心、私心等。由于平时能向内找,向内修,这些心虽时有干扰,但也弱的多了,不可能带来这么大的魔难。通过向内找,我渐渐的清晰了。

今年八月,我市有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看守所,同修知道后都行动起来营救他们,我也与同修在一起,参与讲真相、写揭露邪恶迫害同修的材料,发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做被迫害同修家属工作。与几十名同修配合家属去公安局要人,去看守所要人,发正念,看望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激励同修正念正行。邪恶法院第一次开庭非法审判同修时几十名大法弟子到法庭内外发正念,被非法审判的同修虽遭邪恶的酷刑迫害,但尽显大法弟子风范,在法庭上依然讲真相,揭露迫害,证实法。邪恶自觉理亏,当庭无法宣判,他们尽显流氓本色,草草收场。不久在省六一零阴谋策划下,重判几位大法弟子十年以上,同修得到消息后,决定上诉市中级法院继续营救。同修找到我,为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写申诉材料,在写材料过程中,干扰很大。一天晚上,我孙子正在发烧,咳嗽并伴有气喘,正这时,同修来找我,明天等用一份资料让我当晚务必赶出来,当时看着孩子病成这样真是揪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可又一想,同修在看守所被迫害的不能自理,现又被非法判重刑,如果失去上诉期,(明天是最后一天),怎么办?如果带孩子去打针,那申诉书就写不完了,就耽误大事了。我的思想激烈的在矛盾冲突中,当时并未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只是两件事偶然碰到一起而已。思考再三,最后把心一横,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救同修要紧,孩子病重无非多遭点罪,想到这,毅然告诉同修明早来取。送走同修后,我让孩子脱衣睡觉,然后拿起笔,集中精力,全神贯注的写材料。当我把心放下来的时候,就觉的时间过的飞快,也不知写到什么时候,无意间抬头看到了孩子,我才想起孩子病着呢,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孩子平静的睡着,睡的正香,什么发烧、咳嗽都不见了,好象根本就没得过病似的,我这才想到这是邪恶针对亲情对我的干扰,当我放下这颗心,一切魔难都是假相,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

在上诉期间,一位被非法判刑同修的母亲与有关协调人请了当地一个律师,那位律师看了有关资料及调查取证后,认为没有什么问题,能争取无罪释放,说的非常肯定,于是部份同修欢喜心起来了,把希望完全寄托于常人,忘记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宗旨。事先准备好的揭露迫害同修的真相资料也不同意发了,怕与公安或办案人员关系搞僵了,我们在与律师接触中发现,律师是站在“两高司法解释”的基点打官司的,而我却是在否定“两高司法解释”的基点写的申诉材料。我也感到不对劲,但又不懂法律,一心只想救同修,不管怎么办只要能救出同修就好。我与许多同修都认可了律师的做法。就因为这个原因,才铸成大错。认同“两高司法解释”那不是邪悟了吗,那不是把营救同修证实法的路走歪了吗?使邪恶抓住了迫害同修的借口,而加重迫害。几位同修被非法判了十几年的重刑,其中一位同修后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参与营救的同修也被非法绑架并被劳教一、两年不等,其中一协调人至今仍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归,至今流离失所到国外;我也遭此魔难。“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面对如此严重的迫害,我现在悟到有三个原因:一是聘请律师的目地,不单纯的是为营救同修,目地是救法律界的众生,包括公、检、法、司人员;二是要明确营救同修是我们大法弟子而不是常人。靠的是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协调人在协调营救同修的同时,要安排学法。大法弟子整体在法上提高之日,也就是邪恶在另外空间解体之时,师尊就会为我们做主;三是大法弟子在重大问题上一定要清醒理智,用正念去看待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我们请律师只能在否定“两高的司法解释”基点上打官司,承认“两高的司法解释”就是承认邪恶的迫害,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加重了邪恶对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让我们记住这次沉痛的教训吧。

我被车撞伤以后,车主主动提出给予补偿。因为他的车作了保险,不用自己掏钱,也乐于做顺水人情,我完全康复后,车主多次催我去医院做致残鉴定。车主说;“已经做好了工作,只要你到医院来就给你开致残鉴定证明,按你的条件应补偿你三万多元。”面对车祸的补偿,我也同样拒绝了。我的身体痊愈了,怎么能为了钱去做鉴定呢?。那还修什么“真”哪,那还不如常人中的诚实人呢。炼功人心一定要正,不能让人的欲望主宰自己,毁了自己。如果把自己当作常人,为了钱去做致残鉴定,“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转法轮》)那可能就终身残废了。“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你在常人中得好的,过不了这一难,你就提高不上来。”(《转法轮》)作为炼功人,如何正确对待得与失,也是我们经常面对的。类似的事情我也遇到过。我提前退休时正赶上机关改革,按当时市里有关政策,我的条件该晋升半格,然而去市、组织部办手续时却意外的没有批,同样的条件,别人就批,说我的时间还差一点,单位领导也感到不理解,领导算了一下,如果这样,让我退休每月得少拿一百多元,领导过意不去就准备给我点补偿。我心里十分平静,一切都有因缘关系,到该去自己的利益之心了。“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当领导提出给我几万元钱作为补偿时,我说:谢谢领导的好意,我不要。“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转法轮》)只有在得失有无间放下人心,才能从名利中走出来。

谢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