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高龙英母女三人在同一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2009年9月3日,四川米易县法院二审维持原判,非法判六十岁的高龙英五年,在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此,高龙英母女三人均被中共恶党非法关押在龙泉驿监狱遭受迫害。

高龙英家住四川米易县丙谷镇橄榄河村八社,一家原有5人:高龙英、丈夫张正全,和三个女儿。高龙英、张正全及大女儿张洪英、小女张家霜都修大法,二女儿没有修炼,但支持家人修炼。在大法修炼中,高龙英夫妇及两个女儿的心身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大法使这个家幸福、和谐、美满。

自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高龙英一家遭到残酷迫害:一人去世、三人被非法判刑、一人(不修炼的常人)处于高度恐惧中。一个好端端的家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丈夫张正全在中共邪党的红色恐怖和高压下,承受不住残酷的迫害和打击,不敢炼功,极度恐惧,致使心脏病复发,于2004年离开人世。

由于坚持“真善忍”信仰,高龙英和两个女儿多次遭绑架关押,母女三人都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刑,关进监狱遭受迫害;在单位工作的二女儿也经常被国保、610办公室及单位威胁,要挟她要和炼法轮功的亲人划清界限,否则工作难保。

一、高龙英被绑架关押九次

高龙英遭受的迫害:十年来,高龙英被绑架、关押达九次之多,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第一次是1999年11月20日,高龙英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北京遭绑架,押回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1999年11月26日才放回家。

第二次是2000年1月6日,高龙英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由廖红兵、周林等恶警押回米易,在看守所被关押48天。其间,高龙英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杨梓华的多次非法审讯;然后送入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半,2001年4月8日放回。

第三次是2001年8月,高龙英在熟人家被米易公安局抓到看守所关押2天。

第四次是2002年6月10日,高龙英在自己家中看大法真相光碟,在家中被绑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至2002年7月8日。

第五次是2002年7月24日,高龙英被公安局政保科柴发祥、周林等恶警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其间,多次遭到杨梓华、廖红兵等恶警的刑讯逼供,被连续吊铐6个小时,戴手铐18天;然后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高龙英被强行洗脑,遭到各种体罚迫害,被罚站军姿一个月、野蛮灌食两次,每次一个多小时。

第六次,2006年11月5日米易国安通知高龙英到国保大队问话,遭到国保警察的非法关押,攀枝花国安和米易国安杨梓华、周林将高龙英吊在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的窗户上,脚不沾地,高龙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高龙英放下来用衣服衣服塞住她的嘴;恶警又准备吊她的时候,高龙英双手抱在胸前,攀枝花一个国安人员和米易杨梓华就来扳她的手臂,杨梓华一下子就将她的手臂扳成粉碎性骨折,11月6日被送到米易县中医院、缝了十几针,还专门找了四个闲杂人员看着她,不准她离开。

第七次,2007年10月13日,因中共召开17大,高龙英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

第八次,2008年5月22日,因高龙英向世人讲真相遭到米易国保大队的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

第九次,2009年4月14日,高龙英与张正焕、罗世美、周建先到米易县麻陇讲真相,被国保大队的杨梓华、周林、徐兴等恶警跟踪遭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随即四人的家庭均被查抄。

2009年9月3日米易法院二审对高龙英、张正焕、周建先、罗世美四位大法弟子维持原判,非法判高龙英5年、张正焕4年、罗世美3年、周建先2年。高龙英现在还在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两个女儿遭受的迫害

高龙英的大女儿张洪英、小女儿张家霜遭受迫害情况:
大女儿张洪英,女,39岁,现住四川米易县攀莲镇。
小女儿张家霜,37岁,现住四川米易县攀莲镇。

(一)张洪英遭受的迫害

张洪英于1999年10月15日第一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一起的四个大法弟子全部被打昏,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8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不准上。十月的北京气温较低,有两个女警察强迫她们把衣服脱了只穿内衣内裤挨冻。攀枝花市恶警邱天明说张洪英是领头的,打了张洪英10个耳光,体罚弯腰站成90度数小时。在攀枝花驻京办参与迫害的人,还有米易县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和一个叫曾老五的人。

1999年10月22日,张洪英被押回米易,被关进看守所,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洪英。参与迫害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和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潮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2000年6月20日,张洪英参加米易撒莲拖长河沟法会,遭市县公安局绑架,关进米易看守所,其间受尽了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杨梓华、周林及看守所吴学明、朱成龙、刘启朝的酷刑折磨,还被五花大绑的捆着由警察押着游街示众。张洪英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于2000年12月被米易伪法院非法判刑4年,送往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张洪英被强行洗脑,连续3个月每天洗脑10多个小时,强迫背监规、静坐、每天长达12小时的高强度奴役,强迫转化。 张洪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拒绝转化,又被送进监狱洗脑班洗脑、开批斗会斗争,用绳子捆紧关小间一个星期,疼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严格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和大法弟子说话、不准讲法轮大法、不准给家人写信,不准告诉家人自己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二)张洪英和张家霜一起遭受迫害

2006年11月2日,张洪英和小妹张家霜及吕涛在米易小得石发真相资料被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得石分局(原小得石储木场)派出所绑架,当天,米易县国安与攀枝花市国安人员一齐参与迫害三位大法弟子。他们把三位女大法弟子吊在窗户上、脚不沾地、抓她们的头发往墙上碰,吊了三天、把三人绑在一起,放在公共场合叫世人来观看辱骂法轮功学员。

她们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8个月,于2007年6月17日星期天,米易法院对大法弟子张洪英、张家霜、吕涛非法庭审。张洪英、张家霜、吕涛自己为自己辩护,法官和诉讼人对受害人的辩护无言以对,只好休庭。

2007年7月17日米易县法院不敢公开庭审,只好在看守所秘密非法宣判,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诬判吕涛5年,张洪英4年半,张家霜3年半的徒刑,被送往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关押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