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极的无耻与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为了树立自己伟大的光辉形象,曾塑造了一个女知识分子地下党的形象,讲她在渣滓洞中受到虐待时的无畏表现。她对试图扒光她的衣服以逼她就范的国民党狱卒说:“我是连死也不怕的人,还怕你们用剥掉衣裤的卑劣手段来侮辱我吗?不过,我要告诉你,你不要忘记,你是女人养出来的,你妈妈是女人,你老婆、女儿、姐妹都是女人,你用这种手段来侮辱我,遭侮辱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世界上所有的女人,连你的妈妈也在内,也在被你侮辱!你不害怕对不起你的妈妈、姐妹和所有的女人,那你就叫人来剥吧!”在她的气势面前,狱卒们退缩了,中共刻意描绘的国民党官兵无耻和卑劣的嘴脸也就很自然的映衬出这个女地下党的光辉形象来。

这只是一个艺术形象,中共所要表现的就是它自己的伟大。至于事情的真假以及国民党官兵的形象有多少虚构的成份,中共才不去追究呢,对比越强烈越好,只要人们记住这个形象就够了,管它真假呢。

和中共历来宣称的国民党的无耻与卑劣相对照的中共,它不应该用扒光女人的衣服来威逼自己的同胞了吧?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中共的狱卒们却正在上演着比中共书本中宣扬的国民党还要无耻和卑劣的一幕。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中共是极尽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恶迫害手段,其残忍凶恶远超人类想象的极限!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了一个报告,引述了一位中国大陆匿名人士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指证。这是一个迫害参与者,亲眼见证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他说:“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

他说的是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女教师,才三十多岁。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女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

这位证人详述了摘取这位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过程。他说:“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是怎样的残忍?在人神志清醒的情况下,一刀拉开胸腔,剪断血管,取出心脏。要知道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一个人啊,是和指挥者、保卫者、摘取者一样的一个人啊,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可是,看看“沉着冷静”的医生娴熟的摘取手法吧。这位证人说:“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医生的沉着冷静中分明包藏着一颗残忍冷酷的心。

可是,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在对她挖心割肾之前,对她进行了多日的严刑拷打,并且,对她进行了猥亵和强暴。而对她进行猥亵和强暴的根本不是犯人,而是这些警察本身。这没有过多的描述,因为这方面的邪恶,连见证者都说不下去了。这位证人说:“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这样的邪恶和无耻在历史上有人听说过吗?以执法者的身份,用所谓执法的名义,借所谓上级命令之类的托词,对自己的同胞进行猥亵和强暴,并在不施麻药的情况下活体摘取她的心脏和肾脏。这样的邪恶成度还不是登峰造极吗?

然而,这绝不是个案,而是针对一个和平的修炼群体展开的十年多旷日持久的迫害。但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类罪恶,就已经有相关的证人指证,在全国有三十六处集中营关押着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存在就是中共取之不尽的移植器官的来源。而首先向国际社会披露这件事情的是一个曾经活体摘取过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医生的前妻。难怪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然而,这样的血腥罪恶却一直被中共严密的封锁着。今天,当中共向海内外民众宣称目前的中国人正处在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时期”时,中共的手术刀却正在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上游刃。而且,在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之前,又对他们极尽猥亵与强暴之能事。把人杀死,是为了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以牟暴利。在把他们的器官掏空之前,还要发泄兽欲的方式对女性进行性侵犯!

中共的无耻与邪恶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样的政权还有什么理由再存在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