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两次遭劳教折磨 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原大连理工学院机械系博士生黄红启,一个原本文静的书生,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无休止的残酷迫害;他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中共邪党最黑暗的人间地狱中煎熬了五个春秋,遭受了无数的酷刑迫害, 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导致严重精神错乱失常。

黄红启,男,三十八岁。湖北省武汉市黄陂藉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疯狂迫害大法时, 正值黄红启在大连理工学院做毕业论文的最后半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 他走出来讲真相、护卫法,于九九年九月被辽宁省大连恶警绑架拘留, 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并被学院无理开除博士生学籍。在劳教所,他拒绝恶党“转化”,多次遭到恶人的毒打、头顶扎针、皮鞭抽、电棍电击生殖器、坐老虎凳等酷刑,耳膜被打穿而失聪,被野蛮灌食导致鼻子致残。

二零零三年七月,武汉市国安再次绑架黄红启,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多处转移关押、恐吓,并许诺十万元现金等物做条件,威逼利诱他当特务,遭到他拒绝。恶警在六个月的时间就把他迫害得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精神失常,极度恐惧,见到警车、警察就害怕,时时怀疑有国安跟踪监控他,回到家中紧闭门窗,拉上窗帘,不敢外出。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一,黄红启乘火车去南方寻女友。正月初二的下午四点钟左右,在州火车站被广州铁路公安处一黄姓恶警劫持,强行带到位于广元西路三十号, 广铁路公安处非法审查关押。二月十四日,黄红启的父母千里迢迢寻找到该公安处,恶党人员那景寓、范红涛称:“因为黄红启手提电脑中有法轮功的东西, 身上带有一本《九评》,所以被关押了。”

几个月后,黄红启的家人接到广州邪党人员电话称,黄红启被判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花都赤坭镇第二劳教所。黄红启在劳教期间再一次受到残酷迫害,恶党份子几个人按住他的头往墙上撞,按在地上跪着用脚踢踹他的腰部,心身再度遭受到极大摧残,造成他精神加重失常,他的父母去看他,他语无伦次,不认识父母,而且酗酒抽烟,尤其发病时抽的更凶。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提前两个月将他释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黄红启从广州市花都赤坭镇第二劳教所出狱回家。黄红启回家后,精神极度紧张,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家里住,谁一提起他被迫害的事,他就吓得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不敢回答。

尽管如此,黄陂区“六一零”的邪党人员仍然不肯放过他。二零零八年六月,黄陂区“六一零”的副头目韩贵武多次给黄红启的家人打电话,威逼黄的父母无论如何要把黄红启送到洗脑班,把人交给他们一伙去洗脑迫害,否则就去他家抓人。黄红启又一次被吓得浑身发抖,想去躲一躲而又无处可去。最后因黄红启父母年老多病,“六一零”的不法之徒害怕出人命才放弃了此次恶行。

两年多来,黄红启的病情时时发作。近期再度严重发作,感觉到处都是国安特务跟踪监控他,把自家的家具、电脑、门窗都砸坏了,几次在外面被人打得满身伤痕。他的家人担心看管不住他,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把他送到黄陂区鲁台精神病院住院治疗。

一个学有所成的优秀青年知识份子,竟被邪党迫害至此。凡是得知黄红启悲惨遭遇的人,无不流下同情的泪水。

善恶有报是天理。其实,参与迫害的无知之徒是最可悲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