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 反迫害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由两位先得法的同事,经过一年多不厌其烦的洪法,因盛情难却,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学的。

我第一次看完《转法轮》后,准备还给同修;一路走着,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托着下巴,那时我的三叉神经及牙疼,痛的我直吸气流口水。到了同修家,一進门就看到了墙上镜框里师父的照片,我的三叉神经及牙疼就不痛了,这样在同修的劝说下,我就把师父的书请回家了。

1998年10月17日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天,那天早上四点多钟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了炼功点炼功。当天中午我正在厨房做菜,感觉到腰间象呼啦圈在转似的,不停的转。睡午觉时只觉的小腹微微的也在转动,用手微触腹部,手心也有感觉。

从那一刻起,我认定我要紧跟师父,那种感慨、激动用尽人的词汇是表达不了的。我学法、炼功不到三个月时间我的腰骨折、结肠、颈椎、妇科等等十三种顽症全都好了。

正当我庆幸自己有福遇上了从天而降的师父,炼功学法、走路一身轻,活得有精有神,整天快快乐乐,找到回天之路的欣喜之际,中共的残酷迫害开始了。

反迫害

风云突变,中共邪党和江魔头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了。当时各个电台狂喊乱叫。我简直不敢相信,专门整人的邪党,也居然整起修炼的人来了。

任凭邪党怎么造谣、诽谤、抹黑大法,我就是不信。功不准公开炼,法也不准学。心里憋的难受,一天清晨我从睡梦醒来,就想哭,想哭又哭不出来,老是抽泣,抽的好象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痛,说不出的难受。我怕弄醒家人,一口气跑到公园炼起功来,老伴发现找来说:你还敢在这炼功?气喘呼呼差一点吓的心脏病复发,这才把我劝回家。

2001年,离过年只有几天了,我市几乎和全国同一时候,各地凡進京两次的大法弟子都被邪恶之徒用上门探访、送过年物资,到单位谈话等欺骗手段進行抓捕,有的大法弟子甚至走在大街上被绑上了警车。

腊月二十四那天,我在家看电视,本地“610”和派出所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把我非法关進了看守所。看守所里已被绑架了几十名大法弟子,我被关的那个号子有十几个大法弟子。

除夕之夜,大墙外鞭炮声声,万家灯火,家人团聚,七点多钟,大家围坐一起,将《转法轮》的扉页翻开,把师父的像摆好;同房的大法弟子们把仅有的苹果、瓜子、饼干、几颗糖都凑在了一起,依次摆在师父法像前,我们齐声背诵“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洪吟》〈缘归圣果〉)

我们就是用这种方式跟我们伟大的慈悲的师父一同迎新年的。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是师父无边法理、法力使我和我的同修第一次闯过了血雨腥风的疯狂的六十八天。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不到二十天,又被单位“610”伙同派出所非法关進了私设的“学习班”,这地方是一个招待所的底层改造的,前面是三米多高的围墙,并在上面加装了铁丝,两边是新焊的铁门,前后都挂上了大锁,后面的窗户全部钉死,连走廊上的玻璃门、窗帘子都卸了下来,我们换衣服都无法遮挡。

门上、走廊里到处都贴着所谓的班规条例,把他们诽谤的什么所谓“法轮功”人员上吊、自杀、杀妻等造谣图片及“天安门自焚”的伪镜头贴满了能贴的地方,使得这里阴森恐怖,由“610”直接指挥单位邪党党委紧密配合,各单位抽调三十多人来看守,并由“610”两名正、副主任负责;天天强迫我们看“天安门自焚”及其它诽谤录像,几个看守盯一个大法弟子。我们虽住在一层楼,但不能互相说话。晚上必须看殃视新闻或经审查的电视节目,每个房间都由监管人员监视,走廊里随时有人巡逻,看有无大法弟子在炼功……

在那种邪恶形势下,我和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与邪恶讲真相,尽管邪恶使出了浑身解数,诸如什么扣工资,退休的只发200元生活费,什么不转化就送劳教,或告诉某某已转化,马上就可以回单位上班了……我们都不予理睬。邪恶从市里搞来一个演讲团,又从省里弄来十几名犹大,妄图转化我们,当时单位为了邀功耗资几十万元,却以失败而告终。

我们那时之所以能闯过一道道难关,正如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讲真相救世人

我开始虽然认识到救度世人很重要,也是大法弟子兑现生前的誓约,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坚持着做,但都是看别人在做,自己才去做。资料没少发,不干胶没少贴,《九评》从分册到整本,走街串巷发了这么多年,但真正救了多少世人却不知道。

到了真正到大街上讲真相劝“三退”,与真正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就差远去了。后来在一位讲“三退”做的非常好的同修的带动下,我比原来强一些,可还是思想障碍多,好面子开不了口,总是依赖这位同修。一遇她有什么事不能出来,我就特别着急,归根到底还是学法不深,怕心重,没修出慈悲心来。救人的心不切,没有真正领会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希望。

直到最近学习了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

我认识到未能得救的世人是多么可贵,可惜、可怜的生命啊。假如他是我或我的亲人面临淘汰,我也这么慢条斯理的去做吗?没有慈悲心,没有真正发自内心去抢救一个落水的人。如果那个人的主元神,相信大法弟子象相信大夫一样是救死扶伤的在抢救他的生命,他还能不接受跟你大吵大喊吗?在迷中,世人跟那主元神老是当不了自己家的精神病人有什么区别?把身体都交给邪党,叫他恨谁他就恨谁,过去恨地主、资本家、帝国主义,现在恨“六四”学生、法轮功。所以我救人要让常人把我们当大夫,他要知道你在给他治病,在抢救他,他就会象听大夫的话一样听你的话,让你抢救他。

我认识到,悟到这一点后,就在每天出门讲真相之前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出门就发正念。有了师父的保护,不但安全,智慧也就源源不断的从法中而来,找话题也游刃有余了,救人也就水到渠成了。一扫过去那种矜持的状态,再不象过去只站在一旁“帮”同修发正念了。

晚上,我总结这一天的经验与教训,争取明天修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