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电视台:人体展中的尸体来源非常可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比利时最大的法语电视台RTBF,在黄金时段晚上八点十五分的专题节目《调查任务》(《Devoir d'Enquête 》)中,专访法轮功学员,追踪调查《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中尸体的来源。

文章说,有“死亡医生”之称的德国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发明了一套特殊处理保存尸体的方法,称之为塑化处理(Plastination)。就是用溶剂和冷冻方法来处理尸体,加上人工合成剂(液体塑料)的注射,以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使人体可以完好长久的保存。“死亡医生”把塑化处理过的真人标本作为他的商品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他取名为《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

这些标本或者是整具的尸体,或者是切割后的不同身体部位及器官,甚至是肢体薄片。他在办人体标本展以外,还接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众多订单,以昂贵的价格出售他加工过的人体标本。那么被他视为“原材料”的这些尸体来自何处?他们是些什么人?真的都是来自哈根斯所谓的“遗体自愿捐献项目”?

众所周知,医学研究中需要人体进行试验跟解剖。但是一直以来自愿捐献遗体的人都很少。通过“遗体捐赠项目”可以满足他的“生产”需要?是不是还存在着其它的“购货”途径呢?比利时最大的官方法语电视台RTBF的记者进行了专门的调查,追查这些尸体的来源,并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号晚上的《调查任务》专题节目中播出。

让我们来看看报道中的具体内容:

哈根斯在德国古本市(Guben)拥有一个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加工厂,投资二千万欧元进行尸体塑化加工。其实早在二零零一年的时候,哈根斯就在中国大连建了占地上万平方米的生物塑化公司,也就是他的“尸体工厂”,以工业化的方式专门从事尸体塑化处理。离他的加工厂几公里远的地方就是以处决死刑犯跟虐待犯人而闻名的占地巨大的大连市监狱跟劳教所。尽管哈根斯一再在媒体面前坚决表示尸体的来源全部合法,从来没有使用过死刑犯人。但是事实表明他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德国著名调查杂志《明镜周刊》(《DER SPIEGEL》) 的记者Ardreas Wassermann曾在二零零四年的时候,跟另外一位记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做过专门的调查。他明确表示:“截至到二零零四年,展览中所使用的尸体很显然并非象冯•哈根斯每次声明的那样仅仅来源于自愿捐献者。这些尸体是通过不同的途径从前苏联地区以及中国购买回来的。这些尸体来自于医院的太平间。

我们发现的各种迹象显示,在哈根斯大连加工厂被处理过的尸体带有各种受刑的印记。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些都是些死刑犯人。但是这些确实是头部带有弹痕的尸体,其中的一部份的器官已经被摘除。这些尸体到达大连的时间跟有一个阶段中共大量处决死刑犯人的时间非常接近。”

《明镜周刊》的记者收集到数十封哈根斯跟他在大连的合作伙伴之间的通信纪录。下面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五点三十九分,哈根斯在大连的同事发给他的邮件:

“亲爱的哈根斯先生,请给我您的指示。今天早上十一点我们收到两具新鲜的标本。是一个年轻女性跟一个年轻男性。两具标本都死于今天早上。腹腔有十字刀口,大部份器官已经被摘取。主动脉已损坏。头部有抢眼。”

致以最热情的问候,
孙梅玉(Sun Mei Yu)

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法兰克福的一个记者会上声明,哈根斯曾经声明如下:

“用来加工的标本中,我们发现有七具完整的尸体头部带有伤痕。我无法判断这些是否是些死囚。为了避免任何猜忌,这些尸体的加工将是在中共当局允许的情况下进行。”

中共每年处决八千名死刑犯人。这当中是不是就有一部份成为了尸体塑化加工交易的货源?同时也是人体器官交易的供给者?那么其他的受害人群呢?比如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以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押劳教,毒打迫害。三年前,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及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经过专门调查后,撰写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下简称《中共活取器官报告》)。报告中揭露了大量的令人震惊的事实。报告调查显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毒打,甚至被屠杀以供给大量器官交易的需要。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讲述如下:

“每家医院都跟一间监狱有一个协议。医院把救护车开到监狱,然后给法轮功学员注射药物使其麻痹不能动弹。活摘器官经常是在救护车上进行。之后这些器官被送到医院用来移植。他们从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取是为了保证器官的新鲜。手术就是一种谋杀”

两位加拿大的调查者将器官寻求者跟一些医院之间的电话对话进行了录音。

对话:
问:嗯,要等多久啊?
医:来一个礼拜左右就可以到了。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
医: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RTBF电视台的记者联系到了居住在巴黎的法轮功修炼者雅女士跟王女士。她们两位都是因为坚持追求自己的精神信仰,被中共强行判刑并关押于劳教所。有幸能从死亡牢笼里被解救出来,雅女士跟王女士讲述了她们两个在监狱中被迫害的经历。

雅女士曾经被强行关押二十一个月,遭受了数次毒打。

“当时我记的有一个警察一脚把我踢出去十几米远。因为他们都是属于军人出身。而且这些警察打人都让人看不出外伤。当时就使劲打我的脑袋,我记的两个眼睛眼底都是血,就是都看不到白眼球,让别人看到了都特别吓人。这是很普遍的。”

为了不给亲人带来麻烦,当雅女士跟王女士被中共当局强行扣押的时候,她们象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一样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但是这种做法其实是相当危险的。没有具体姓名的人会很容易被消失掉。

在没有具体身份登记的情况下,王女士当时就被从监狱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王女士回忆到:“当时就让我做了心电图、眼睛检查,还有抽血,包括透视,就是全身的检查。如果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讲名字的话,说不准我的心脏现在不知道会在哪个人的身上。也许我就成了到处在法国展出的人体展中的标本。这些真的让我感觉真是太可怕了。从我的经历和我对中共的了解,我觉得法轮功学员被当作这个人体展中的标本,这非常有可能。有很多不讲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不知去向了。人不敢面对的现实,现在发生在中国,其实这些尸展告诉了全世界的人:酷刑在中国正在发生着”。

《中共活取器官报告》向人们展示:在监狱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安排进行这种身体检查。在这些器官交易中,法轮功学员成了活体提取库。

为了更深入的调查其他尸展中人体标本的来源,节目走访了在巴黎的同类型展览《我们的身体》(《Our body》)。该展览的幕后主办方是某个中国机构。在法国的组织者是雅克•拜纳丹(Jacques Bernarden)。展览中共展出二十多具人体标本及二百五十个不同的人体器官。

拜纳丹担保说主办该展览的中国组织拥有一切必要的材料,证明所使用的人体标本全部来源于自愿捐赠者(经由或其本人或其家属的同意)。符合中国、美国及法国的现行相关条例。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拜纳丹开始显得底气不足,他只是一再强调他拥有这些证据,但是却拒绝出示。

维权组织对于中国的人权是否得到尊重表示质疑。同时认为,对于中国人来说毫无顾忌的在死后捐赠自己的身体似乎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法国著名汉学家、中国团结协会主席玛丽•侯芷明女士 ( Marie Holzman)表示:“在中国,死亡确实是一件对整个家族起重要作用的事情。如果先辈被埋葬的不好,他的后代就会遭受不幸。与此相反,如果祖先被很好的安葬,整个家族都会富裕、兴旺,能够取得很高的社会地位等等。在这样一种文化环境中,如果说一个中国人毫无顾忌地捐赠自己的遗体用来做这种类型的展览,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如果在中国没有捐赠者,那么这些人体标本到底来自何处?两个法国维权机构猜测,这件事情直接与死刑犯人尸体走私相关。他们向巴黎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关闭展览。在法庭面前,拜纳丹终于拿出了他所谓的证据。这份以“中国香港解剖科学与技术基金会”为抬头的声明上没有明确的地址,没有姓名,信息非常分散。该中国基金会在声明中自称为非营利性组织。并声明“所有人体标本均为自然死亡。并非是死刑犯人,正如法医鉴定所证明的。”

但是法国法院认为证据不充份,并判处最终裁决:该人体展必须关门。

那么这个神秘的中国基金会到底是谁?比利时RTBF电视台的记者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以了解该组织的背景。经过节目走访发现,该命名为“中国香港解剖科学与技术基金会”(Anatomical Sciences &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的机构隐身于香港的一栋建筑中,地址是:Suites 3801 and 3805, 38th Floor, Cosco Tower, Grand Millennium Plaza, 183 Queen's Road Central, Hong Kong。在自称非营利性机构的该基金会主管中,记者留意到一位神秘的名为王江(Wang Jiang)的奥地利籍华人。此人的名字同时也出现在Universe Within机构的负责人名单中。Universe Within是一个通过倒卖人尸体谋取利益的机构,同时也是巴黎尸体展的真正幕后操控者。这个中国基金会实际上只是一个掩护。尸展的幕后组织者以该中国基金会的名义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帜来掩盖这些人体标本的真正来源。Universe Within的另外一位奥地利籍负责人吉拉德•普纳 (Gherard Perner )在回答美国广播公司ABC7台的著名调查栏目记者丹•诺伊斯 (Dan Noyes)询问尸体的来源时说,尸体是从北京医科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馆得来的。

但是北京医科大学却给美国广播公司发出书面声明,否认跟吉拉德•普纳有任何关系。吉拉德•普纳的这家The Universe Within Touring Company, LLC公司其实只是美国Premier Exhibitions INC大集团的一个下属子公司。坐落在纽约证券交易中心旁边的Premier Exhibitions集团,经营组织各类大型活动。他们的供货商之一不是别人,正是哈根斯在大连的前合作伙伴——隋鸿锦医生。

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的记者走访了隋鸿锦在大连的尸体加工厂。由隋鸿锦提供给Premier Exhibitions INC的尸体标本正是在这里被加工出来的。美国广播公司录像中所呈现的景象让人震惊。隋鸿锦的加工厂,环境肮脏凌乱不堪,到处摆放着死人尸体或者人体器官。隋加工厂的一位前供货商提供给美国记者一些照片。照片上的尸体头部被蒙,倒在血泊中,并且手脚都被捆绑着。

所有的这些信息都表明,人体展中所使用的尸体来源非常可疑。依照中共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但是为什么哈根斯却可以毫不费力地从中国买进、卖出死人,把加工后的尸体成品打装成包,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运往世界各地?RTBF电视台的记者还收集到了十几个在中国进行该类尸体塑化加工的实验室的名字,他们公开制作产品目录来销售他们加工过的人体标本,从中牟取暴利。那么中共的所谓的法律到底是什么?国际社会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被中共当成商品公然进出国门来赚取外汇 。

其实每个国家也都有相关的法律对人尸体的出入境进行管理。但是由于哈根斯以及其他同类型尸展的组织者模糊了被运输物体的性质,将他们申报为“展览会所使用的展品”而钻了法律的空子。在哈根斯几年后第二次带着他的尸体标本回到比利时办展览的时候,无论是比利时司法部门还是政府都没有对这些死人尸体的来源表示质疑或者追究。现在比利时政府刚刚颁布了新的法律,严格控制该类型的展览。

很明显,这些在世界各地进行的人体展就是尸体买卖交易,有投资,有盈利,用来源不明的死去的人的身体来牟取暴利。将死者的身体看作是原材料,加工、处理,把切割后的人体或器官看作是商品。我们是不是有权利去买卖这些死去的人?这种交易就是对人类道德的摧毁。当活着的人开始利用死去的人的尸体开始赚钱或者用来加工展出,实际上是要将人类社会带回到没有道德观念的野蛮社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