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普洱市、澜沧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非法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云南普洱市(原名思茅市)与澜沧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及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之徒,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他们无视法律和人权准则,违背道义和良知,迫害中坏事做尽,手段毒辣,使大法弟子及其家人遭受巨大痛苦,他们的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一、镇压当初,为配合央视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县电视台专门制作了造谣惑众的宣传片,并反复威胁诱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向有关单位交出大法书籍及音像物品。所收到的书籍和音像物品还在公开场合焚烧示众,并进行电视宣传。尔后,县委宣传部长任剑英、政法委李荣、“六一零”副主任王云峰等人在勐朗镇政府大办与法轮功划清界线不再炼功,强制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世人。

二、就在本县城办洗脑班后的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又有六名澜沧大法学员与墨江、普洱县的大法学员一起被强制送到昆明电力干校洗脑班洗脑迫害。其中墨江县大法弟子谢宏宇原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因在校时修炼法轮功,被石家庄科技大学开除学籍回到农村老家,可是邪恶的“六一零”仍不放过,仍被逼到几百公里以外的省城洗脑班加重摧残迫害,一连串的迫害,精神受到沉重打击,没有多久,一个品学兼优的年轻大学生就被迫害致死,官方报道却说是撞车死亡。

三、原思茅市公安处长兼“六一零”头目李正雄及市政法委副主任何良等人从2001年3月份开始连续几个月驻扎在澜沧县城“督导”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而他们直接参与到大法弟子家里威逼、骚扰。大概是四月份,市“六一零”头目李正雄带着几名人员气势汹汹到胡秉清、李先泽家骚扰威逼。于是澜沧县的“六一零”头目叶世荣、王云峰及国保大队的杨敬泽、王建、鲍春新、李勇等人抓紧对本县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长时间派人跟踪监控每一个大法学员,还时不时突然闯入学员家中进行恐吓,骚扰,而且一次就二十来个人,一齐闯入一家学员中骚扰,整个房间站满了人,故意制造阴森、恐怖,以邪恶气势压人的态势来。

更为恶劣的是,他们对大法学员所在单位及对学员家人采取欺骗、利诱、威胁、挑拨、离间、煽动仇恨等手段,要他们配合监控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限制人身自由,如果大法弟子有事出门,就要他们向公安机关报告,否则将会受到株连,或者以某些方面的利益相胁迫。

例如大法弟子李先泽揭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我买了九点的车票准备到思茅。刚拿起行李出门,儿子和儿媳妇就说:爸爸,你不能出门,昨天公安局来交待过的,要我们看好你,否则我们也不好交待。我答复儿子说:我已经没有任何收入,要出门找生意做;再说,我是一个公民,我有我的人身自由,为什么就不能出门?到离县城两公里的检查站,公安的一辆车跟踪来了。显然是儿子和儿媳怕受牵连而给公安打了电话。到思茅民航路时,回头老远就看到鲍春新、李勇等三人,边打手机边跟上来。我突然返回身紧走到他们面前说:我三儿子在思茅你们是知道的,你们为什么像特务一样跟踪我?他们感到无理而不答,过一会儿才说,你只到你儿子家你就去嘛。但是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回澜沧时,执勤人员按公安局出具的通知,把我劫持在检查站,大约一个多小时左右,国保大队长杨敬泽、副队长王建及鲍春新来到,又把我劫持到县城派出所,他们不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就对我非法搜身、搜包,他们看没有大法资料,就抢劫了我的三十七枚古钱币、小录音机和录音带。(古钱币中有二十七枚嘉庆通宝,据一九九九年版古钱币鉴定图书对照,每枚定价八千元,仅此一项合款值人民币二十一万六千元)。他们非法抢劫后至今未还。正验证了现实中国社会流传的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真可谓政匪一家。”

四、二零零一年从三月到六月还不到半年时间内,我县多名大法弟子被国保大队警察大规模行动非法抄家四次之多。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一大早,大队长杨敬泽、副队长王建又带人分别闯入6名大法弟子家中强行抄走大法书籍和音像物品;并把三男三女大法弟子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关押半年后又于八月十五日被送到大平坝和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他们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强行超时超负荷奴役劳动的迫害。女学员陆金玲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原本十分健康的一个人,被迫害到极度虚弱,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男大法弟子李先泽抗议超时超负荷的奴役劳动迫害,原被劳教一年半,结果被延期二百一十七天才被释放。

五、二零零四年上半年澜沧“六一零”办对没有被绑架劳教过、但仍坚持学法修炼的老街女法轮功学员李朝荣经常传讯到“六一零”办公室讯问骚扰达六次之多,目地是逼迫她放弃信仰。最后一次李朝荣对“六一零”办人员说:你们是不是要逼我死?!李朝荣的丈夫方某从迫害开始就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加之被胁迫、利诱、离间,方某积极参与了对自己妻子的迫害。李朝荣在学大法前曾得恶病,经多方求治无效,身力交瘁,甚至想:这么难受,治又治不好,不如死了算了。一九九八年,李朝荣有幸得法,修炼后一身轻,怪病也消失了。可“七二零”发动邪恶镇压后,不断受到“六一零”人员及国保大队恶警的骚扰迫害,加之其家人被邪恶蒙蔽、利用,参与迫害,使李朝荣身力交瘁,达到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不堪身心的摧残而跳楼身亡。

六、二零零五年一月,天还没亮,几十名警察一齐出动,分别突然闯入八名大法弟子家中,这时,正值轰动全球的《九评共产党》发表不久,《九评》打到了邪党的七寸,所以它表面上一反常态的冷静,实际上内心感到惶恐、空虚和绝望,但还要作垂死挣扎,于是暗中密谋,对大法弟子施行大行动、大搜捕,重点旨在压制《九评》的扩散和传播。此次国保大队在“六一零”授意下的大抄家、大搜捕行动主要是针对《九评》。他们也抄走了大法经书,师父的法像,电脑、打印机、录音机等物品。同时绑架了胡秉清、李先泽、张林、王艳红四名大法弟子。当天晚上,张林、王艳红二人还被看守所女恶警赵宇残暴的用手铐将手和脚铐在一起,折磨了一宿。二月二十二日,检察院以莫须有的罪名起诉四名大法弟子。四名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期间,坚决否定邪恶的迫害,并拒绝配合邪恶的迫害。法院秘密开庭,不通知大法弟子的亲友。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县法院非法判四名大法弟子各四年有期徒刑。审判长李学英;审判员张德良、郭美琼;书记员尹雪兰。四名大法弟子上诉,但中共一党专制控制的公、检、法、司上下一鼻孔出气,思茅中院仍非法维持原判。思茅中院审判长杨松;审判员徐艳琳、蓝洪;书记员王留玉。

七、澜沧县被非法判刑四年的四名大法弟子在县看守所被关押半年后,于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被劫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及省女二监加重迫害。胡秉清及李先泽分别被关在十监区五中队及五监区五中队,这儿每个监区有六百名犯人,除外籍犯,其余多是无期、死缓等重刑犯。狱警安排6个重刑犯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分三个班监控看管,不许和其他学员接触和交谈,不许炼功,也不允许与其他犯人谈话,晚上值班的2个包夹人员整夜不许息灯。也不准他们睡觉。如果包夹人员一旦违反了职责就会受到惩罚,而如果他们“积极”、“尽责”迫害,这些包夹就会得到奖赏。

中共恶党的监狱十分黑暗,没有人性,虐待犯人十分残忍。不管年老年轻,体弱还是身强,每人每月要完成千元以上甚至几千元的产值,即使是用纸做的手工活,至少也要完成五百五十至六百元,可是社会上来料加工的老板尽钻监狱犯人加工费低的空子,来料加工量大而不断。犯人被逼完成的定额任务很高,所以每天被逼着干十四至十五小时的繁重奴役劳动,否则就难以完成当天的任务。从早上七点半出工,一直要干到晚上十一点甚至有时到夜里一点才收工。中午和晚饭只有30到40分钟,吃完就立即干活。本来监狱法中有服刑人员的权利和义务,有节假日,礼拜天和每个工作日干八小时的规定,但实际上,为了多赚钱,犯人每天被迫干十四至十五小时的奴役劳动。而且连着几个月都没有一个星期天能休息或是洗洗衣被。在高压下,犯人只能忍气吞声服从虐待。有理不能讲,一讲就被扣上顶撞干部的帽子,马上就会被戴上脚镣手铐关进严管监室残酷虐待。在里面一天只有两餐,每餐只有二两饭,没有菜只有一点汤,两口就扒拉完。不让洗澡。如果被关上个把月甚至更长时间,即使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会被饿成皮包骨头。严管室里很阴冷,冬天不准穿棉衣或厚一点的衣服。狱警用很毒辣的手段让犯人怕进严管室,让人服服贴贴在车间多干活,多为他们创造产值。

在五监区五中队的大法弟子李先泽,只因为有四次脚裸骨又肿又痛,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向中队长李鹏提出要求调换车间,不仅不同意,并于十月十二日关进铁笼子严管室折磨了三十三天。在省一监服刑的都是重刑犯,绝大部份私心很重,道德极差,常有偷盗,打架之类的事发生,赌博成风。即使他们是这样的人,每月依然可以和家里或亲友通一次电话,可是法轮功学员的这一基本权利却被剥夺了。在十监区的老年大法弟子胡秉清被强逼干活,任意被克扣饭菜,长期以来处于营养不良的饥饿状态。睡觉不准扯蚊帐,肆意让蚊虫叮咬,上厕所也要被监视。不放弃信仰、不认罪就企图从精神和肉体上搞垮你。早已获得过技师职称,在原单位一贯任劳任怨的胡秉清,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起,一次劳教,一次判劳改,共六年半被停发的退休金一分也拿不到,给他的晚年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八、被非法判刑四年的女大法弟子张林、王艳红,先在云南省二监集训队遭非人迫害。云南省二监是个极其邪恶黑暗的监狱,她们效法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迫害经验,有意使用恶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为了从精神上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女恶警丁桧与谢玲经常对大法弟子造谣诬蔑,侮辱谩骂,并安排几个重刑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一天十几个小时被强迫坐在一个硬凳子上,不准动,不准与任何人讲话。恶警还示意包夹可随意欺负大法弟子,以达到逼迫大法弟子“转化”的目地,而那些包夹却可因此得到奖励、减刑。正因如此,包夹们非常卖力,忠实的执行恶警的吩咐。有一次,张林坐在硬板凳上,突然一个包夹无缘无故扎她的脚,拔她的头发。有一次,张林刚讲了两句话,也是无缘无故的把她的双手反铐在钢床架上达十五个小时,还不让解大小便,真是邪恶至极。由于张林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动摇,女恶警们难以达到目的,因而恼羞成怒,于是又把她关进严管监室迫害了40天。张林和王艳红在集训队没有被摧垮,离开集训队后,张林在三监区,王艳红在二监区继续遭受劳役迫害,每天要劳役十几个小时,常年处于超时超负荷状态,被剥夺了节假日休息的权利。被克扣饭菜,经常处于饥饿之中。由于女二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毒辣,年纪较大的大法弟子张林身体极度虚弱。而狱方却施暴灌药,再后来被注射不明药液后,突然呼吸困难,出现脉搏心跳都停止的症状,狱方才不得不提前放她。

结语: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后,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全国传播开来。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以其主要著作《转法轮》把宇宙的真理告诉了我们,以宇宙的根本特性指导学员修炼,他教导学员放淡名、利,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遇到矛盾向内找,遇事先考虑别人,一切为别人好,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但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他还告诫学员:“作为一个修炼者,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不仅能迅速提升人类的道德水准,而且祛病健身的效果极其神奇。法轮大法是正法,是造就宇宙中一切生命与物质的宇宙根本大法。只有宇宙中最邪恶的势力才最害怕和仇恨这么正的法,只有最邪恶的党才在它彻底灭亡之前做垂死的挣扎,才在铺天盖地造谣诬蔑的谎言中体现着假、恶、暴的邪恶本质,迫害着大法弟子和世人。恶党及其全国各省、市、县的邪恶帮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将来的历史一定会清算。

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参与迫害的恶人及其单位

任剑英,男,曾任澜沧县委宣传部部长,镇压当初与政法委头目李荣一手策划开办勐朗镇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执行收缴大法书籍,音像磁带等。此人电话:0879 7221101

叶世荣,男,40余岁,澜沧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忠实执行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及市“六一零”办的指令,极力迫害大法弟子,指使布置公安对大法学员跟踪、监控、骚扰,多次非法抄家,大量收缴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音像磁带及私人财物,非法判6名大法弟子劳教,2005年又非法判四名大法弟子四年的劳改。此人手机:13987094102 县“六一零”办电话:0879 7227324

王云峰,男,县“六一零”办副主任,此人紧跟邪恶流氓集团,心狠手辣,经常出来活动,跟踪监控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从上任至今无悔改之意。此人电话:0879 7221550

杨敬泽,男,澜沧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忠实执行邪党及“六一零”办迫害大法弟子的计划和指令。布置并直接参与跟踪、监控、骚扰、抄家迫害。2005年1月10日早,亲自带领七、八名警察闯入胡秉清、张林夫妇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并将胡、张夫妇大法弟子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并使大法弟子被判四年劳改。此人电话:0879 7224094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879--7226937

王建,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忠实执行中共邪党及“六一零”办迫害大法弟子的计划和指令。多次参与骚扰、抄家,绑架、审问大法弟子,参与没收私人财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电话:0879--7222305

李石开,男,50多岁,拉祜族,县“六一零”成员,深受邪党蒙蔽,时常走出活动家,监控骚扰大法学员。
电话:0879--7227324

李勇,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多次跟踪、骚扰、抄家、绑架大法弟子,2005年1月10日早7点20分,带领5名警察,不出示证件,闯入李先泽住宅,大肆抄家,抄走几十本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35盘,光盘一盘,教功录像带等物,并将李先泽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审讯直到判刑四年。此人电话:0879--7221186,李勇家属张素勤是律师。

鲍春新,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多次参与跟踪监控,骚扰大法弟子的行动,每次抄家或绑架大法弟子他都参加,审讯时主要是做笔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