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慈悲的对待魔难中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如何慈悲的对待魔难中的同修?正法走到了今天,好象这个问题大家都清楚了,同修被迫害,大家帮发正念营救;同修出现较严重的病业状态,大家也帮着发正念;网上也有无数的成功例子。但我个人觉的在如何正确对待魔难中的同修,在我所接触的范围,还普遍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在看待同修遇到魔难的基点上,还存着很大的问题。

十年多的正法历程,每个走到今天的真修大法弟子都有着证实法的伟大壮举和闪光点,同时因为在人中修炼,修好部份断过去了,在圆满前总是人在修,肯定会有人心和不足,在国内这种严酷的情况下,在同修遇到魔难之时,我们应该如何对待,首先第一念就非常重要。

但这么多年大家好象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嘴上说着不承认旧势力迫害,一旦得知某位同修不管是被抓还是病业严重,首先第一念就想肯定是有漏了,被邪恶钻空子了,然后相互通知信息的同修一边说着帮发正念,一边又一、二、三逐条的找着同修的不足,拿着“放大镜”把同修的缺点放大的一丝不漏。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时,同修相互之间说别人的缺点和不足几乎不会有,因为大家都知道师父都不让说,这种明显的不在法上的事很少发生,可一旦出了事情,好象是在分析事情发生的情况,又有好象是在分析事情出现的原因,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去找出事同修的不足并互相说着。这种看问题的角度是否和旧势力一样呢?这种基点对待在魔难中的同修是否在加强了旧势力对同修迫害的理由,同时也在增大着间隔,在这种基点上发的正念是否有力度呢?

长久以来,这方面的问题我一直模模糊糊感到不对,又一直没能对这问题有个明确的认识,直到最近我对这有了一种亲身体会。

我在常人中曾是个干部,用人的话讲,有较强的组织能力和工作能力,修炼后就把常人当干部的一套搬到修炼中来了,在证实法中也组织协调一片同修印资料,制作光盘,做《九评》,面对面的发神韵光盘,面对面的发《九评》,面对面的讲三退,一直做的挺顺利,这期间也曾几次遇到不接受并要诬告的人,但每次也都有惊无险或化险为夷了,时间长了把轰轰烈烈的干事当成了修炼,每天学法不静心,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一样,随着讲真相比较顺利,欢喜心、显示心、高于同修的心、证实自己的心不断膨胀,虽然也知道找自己,可是不等真正的找到这些执著,又被干事的成绩所掩盖,最后在面对面的讲三退,发《九评》时被诬告、被抓,并被关入洗脑班,由于长期干事不能静心学法,又有人的执著,情心、怕被迫害的心等,一念之差就顺着邪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出来后,随着学法也知道错了,但一直跳不出邪悟的框框,也想和原来的同修接触,但我能感觉到她们在背后说我的不足,有些话甚至通过常人传到我的耳中,这样我就更不愿意接触她们,明显的感到是这些在间隔着我们。

后来有一位同修甲,我们十几年修炼一直在一起,她在外地出差,一直给我发邮件,我能感到她的慈悲和善念。她在知道我邪悟后,曾对其他同修说:“她一定会明白,我不管她现在邪悟不邪悟,我只记得她半夜爬上大烟囱写法轮大法好,面对面的发《九评》、讲三退,她一定能走回来。”同修甲出差回来,一有机会就来找我,讲她自己如何过心性关,如何找自己的人心执著,虽然没有直接说到我,但同修甲说的每句话,句句都象说我,她找到她自己的每一颗人心我都有,和她在一起,我感到慈悲的能量,我感到善的力量,在这样的空间场,很快我就彻底明白了。通过大量的学法,找自己,发正念。找自己──有时找的自己无地自容,有时找的泪流满面,有时找的剜心透骨,找到了越来越多的执著心,然后就发正念清除。我终于从旧势力的安排中跳出来,回归大法,(已发表严正声明)十分感谢同修对魔难中的我的慈悲善念。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唯有精進。

由此我也找自己,对其他魔难中的同修是否做到了慈悲?没有,长期以来在对待魔难中的同修一直有着同旧势力一样的基点看同修,还有就是按自己的层次境界的理解去要求别人,衡量别人,其实就是不善。记得早在邪恶还很猖狂的二零零二年,不少大资料点被破坏,其中有一位同修乙,他進京证实法被抓,后在劳教所“转化”,出来后明白了,又继续做资料,再后来资料点被发现,他就流离到外地,长时间没有他的音信,突然有一天他往办公室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在外省的一个农村打工,没有工资,只管吃饭,没有同修,没有大法的书,他就象被与世隔绝,甚至快忘了修炼。我在电话里给他念了师父的新经文,说了这边的情况,鼓励他继续修炼。后来我想他与世隔绝没法修炼,就给他寄了钱,并在这边找其同修给他安排了住处,让他回来。他回来后,干扰很大,刚到住的地方不久就把人家钥匙断在门锁里打不开门,人家就把他送我这里,我丈夫不修炼,一看家里来了一个像民工一样陌生的男人就非常生气,说什么也不同意留宿在家里,没办法我整理了行李送他到一个还没装修的空房,他每天学法,我每天给他送饭与他一起交流,后来找别的同修帮他找了工作,有了暂时的安身之处。

说了这些好象我是很慈悲的帮了同修很多吧,现在想来,尽管在人这边看是帮了他很多,可在看待他的基点上并不是真正的善, 因为在帮他时,心里一直对他的修炼状态不满意,比如怨他在外地打工临离开时,他自己害怕暴露,隐姓埋名写了一个条给东家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可我给他寄钱却是真名实姓,包括地址电话,都暴露给他的东家。还有觉得他的怕心太重,所以走到哪里就把干扰带到哪里等等,在这期间所有直接间接帮助他的同修也都和我一样,一边帮他,一边怨他。同修乙魔难较多,干扰也较多。(同修乙现在一切都归正了,他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经济来源,一家三口有了稳定的住处,他一面工作一面稳步的做着三件事。)

后来有一次,同修乙在和一位同修争吵时说:我不好都是你们背后说我说的。这话后来传到我耳中,当时我也认识到他这句话不无道理。修炼人毕竟不是常人,如果认识问题的基点不对,心态不纯净、不慈悲,可能就是一边帮着他,一边干扰着他。因为修炼人都是有能量的,想的也是物质,不在法上的想法就会起负作用。

还有一位同修丙,几年来一直和我发资料(她不做资料),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何时,只要找她,立即就和我一起走,所以配合的很默契。后来她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腰动不了,不能起床,我们一起发正念她就能起来,也能炼功了。好了以后她就去外地开会同时游山玩水,十几天后回来,“病情”就加重了,我们又一起在她家与她学法,发正念,她的“病情”时好时坏,后来她就不让我们去了,就开始中医西医的治起病来,结果越治越坏,最后就住院了,在医院里越住越不好,最后大小便失禁。我们问医生是否有转机,医生说骨癌晚期,侵蚀神经坏死导致大小便失禁,是不可逆的,发展就是高位截瘫失去生命。我们一看现代医学已经判了死刑,只有大法可救她,还得把她拉回来,就与她谈了实情,同修丙也明白了,知道无药可救,只有学法,我们给她送去了MP3她就又开始听法了,这期间生活上我们也一直在帮她,给她做饭、开着车给她送饭,与她一起背法,后来她自己同意出院,大小便失禁还插着导尿管,回来后,我们每天与她学法找自己,三天后,拔掉导尿管,大小便都恢复正常了,这是现代医学做不到的,也解释不了的。因为她一直是抱着治病的心理,大小便都恢复正常了,但“病情”不见转机,我们非常着急,每天让她找自己,她也找,可是总觉得她没找到真正的执著,就按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去帮她找,其实她是难以接受的,就这样这位同修,还是失去了生命。同修丙去世后,她的子女(常人)来我家感谢我,说只有学大法的人才能那么善,才能这么无私的帮助他们。当时自己也欣然接受觉的该帮的帮了,该做的做了,是同修丙放不下生死,我们也无能为力。

现在看,当时我们在帮同修丙时的基点也不是完全在法上,首先同修们知道同修丙病业严重,就开始找她的不足了,说退休了不全力以赴的放在法上,而是常人心那么重,又参加常人的合唱团,又参加舞蹈班,又写书,能不有病吗?第一次有病发正念好了,就应该在法上精進,可好了她就去游山玩水等等,也是一边帮着她,一边替她找着不足,所有关心她的同修,只要是一说起她就是这一套话,从来没能从正面去肯定过她。在帮她找自己不足时也是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她,这并不是她自己悟到的,代表不了她的心性标准。尽管同修丙的去世有她自己的原因,但我们不在法上去对待魔难中的同修,真正慈悲的帮她,所以也是修炼过程中的遗憾。

最近,我们这一片就遇到这样几件事,街道有一位明真相的人,告诉同修丁,她家的学法小组被人诬告到派出所,让她们注意。为了安全,同修丁家的学法小组就暂时停下来,同修各自在家学。在这过程中,同修之间一面说着帮发正念,一面又说着肯定有漏,不然不会被告发等。其实同修丁家的学法小组已经坚持了几年,效果是好的,但不足肯定也会有。

过几天,又有一位同修戊被一个邪悟者诬告,同修戊突然被抄家,被劫持到洗脑班。大家知道后也是互相通知帮发正念,可在说这件事的过程中,也是一边说着帮发正念,一边找着同修戊的不足,有的说她最近什么也不干,在家里坐着还被抓,有的说她怕心重,有的说她家的常人的事太多等等。其实同修戊三件事也是一直在做,前一段面对面对陌生人讲真相,讲的挺好,我们一起去公园讲真相,别人还没找到要讲的人呢,同修戊在公园门口就讲退了三个人。

还有一位同修己,出现较严重的病业状态,被家人送医院治了二十多天,回家瘦的皮包骨,同修知道后去看她并发正念,这过程中,有的说她对看她的同修不尊重、人心重,有的说她怕心重,有的说她放不下生死,有的说她不认真学法等等。其实十几年的证实法,同修已走到今天也不容易,她无数次的帮同修买光盘,一次都是几千张,一箱箱的打印《九评》,发资料等等。

时至今日,我们在对待同修的问题上,还是如此的看法,我觉的真应该改变了。当得知同修遇到魔难,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只是第一念就非常重要,首先不去想同修的不足(他的不足只能他自己去找才能提高),要看到他闪光的一面,想到他是师父的弟子,旧势力不配考验和迫害,只这一念也就是正念了,在此基点上,你再去发正念,那慈悲的力量就会体现。再有我们对待同修的态度,也不光是为帮助同修,里面也包含着我们自身修炼和提高的因素,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何况是修炼。我们周围长期不断的发生同修被迫害,那与我们每个人的修炼都有关,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了。

本来我并没有想写什么东西,只是前一段找自己不足的过程中,认识到了这一点法理,在与同修交流中,大家认为这是大陆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希望我写出来,我就抛砖引玉的写了这些,在此借明慧网的平台与同修切磋。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静静的坐下来,我周围的同修一个个象演电影一样的在我的脑海中走过,我看到了她们每一个人都是闪闪发光的,有着那么多可歌可泣的经历,其中有一位较年轻的女同修在常人中是个领导,看问题比较尖锐,一眼就能看到别人的不足(现在她已改变),过去我心中曾对她有过成见,此刻她也从我眼前走来了,我想到了我们曾一起发真相资料的那段日子,她平时工作忙,但她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做资料,而且天天晚上,几乎是一天不漏的定时出去发真相资料,有一次,她白天开车从几百公里外赶回来,浑身不舒服,高热,真想躺下不起,可她又一想,我没有时间躺下来消病业,救人要紧,晚饭也没吃,坚持着准时来到汇合地点一起发资料,当偶尔拿资料碰到她的手时,滚烫滚烫,那一刻我心中充满了感动。正如师尊所说:“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我们在正法时期同修能在一起,这真是万古机缘,在剩下的有限的正法日子里,我们真得相互珍惜,这期间会有矛盾,会有摩擦,也会你给我当一把魔,我给你当一把魔,但这都是为了修炼。一旦我们把人的东西放下,心中不去计较别人的不足,看到的都是同修闪光的一面,当你一旦真正悟到“慈悲对待同修”这一层法理,你一下子就会拉近与同修的距离,什么间隔都没有了,心中升起对同修缘份的无限珍惜,慈悲会充满你的空间场,我们都能真正做到慈悲的对待同修时,我们就会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会有无限的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