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吴秀杰女士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吴秀杰,自一九九五年得法后,身体得到了健康,从不吃药。而且人显得特别年轻,根本不象五十多岁的样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一改从前自私自利的心理,工作中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同事关系融洽,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得到周围人的好评。然而,在中共邪党执政的国度里我却失去了做好人的自由。

自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非法打压以来,我一直在忍受着中共邪党给法轮功修炼者造成的残酷迫害,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再也没有了以往平和、安乐的生活。所有的亲朋好友每天都为我担心,他们深知中共邪党历次整人的招数,手段极其残忍,这次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用的刑罚,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惨不忍睹。丈夫和女儿笼罩在巨大的恐惧与担惊中,他们整天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生怕自己的亲人遭受迫害,可迫害还是发生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建国路派出所片警张志刚和警长小稿,私自闯入我家,就是一顿乱翻,把我的大法书、炼功带等物品抢走。第二天,张志刚和副所长徐研景为了请功,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供出同修,他们还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并强行让我签字。我据理力争,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把我强行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五天后,丈夫通过花钱(据说丈夫给610警察刘衍五千元钱),他们才把我放回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生活更加没有安全的保障。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警察更是频频来我家骚扰。他们不分白天黑夜的来我家砸门,弄得四邻不得安宁。没办法丈夫苦苦地哀求我,“咱们别炼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可这年头,邪恶当权,做好人太难了,看在女儿的份上,就让我再多活几天吧,咱们惹不起这些邪恶,就躲着点行不!?”丈夫边说边泣不成声。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中国大陆百姓的辛酸,做好人的艰难。我安慰丈夫:“大法这么好,他不但能改变我的心灵,还能帮我驱除身体上的疾病,你放心吧,这么正的法,一定会很快平反的,乌云遮不住太阳……。”在我被迫害的这些年里,丈夫在恐惧与痛苦中,使他患上了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晨四点多钟,急促的“哐哐”砸门声,惊醒了沉睡的人们,我怕影响邻居们休息,将门打开,一下子闯进屋十多个人,都是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他们进屋不容分说,就是一顿乱翻。就连我女儿的闺房和厕所都没放过。我质问他们为何这样,他们说劳教所跑人了,怀疑藏在我家,多么荒唐的理由。他们没有翻到任何东西,便扬长而去。我的心在久久的颤栗,这不是当年的土匪所能干出来的吗。真可谓:保护公民安全的警察,反倒是最不安全的因素,打击犯罪为使命的“人民公安”,成了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最善良的民众的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年里,每到敏感日,如“十月一日”、“七月二十日”等日子,警察们都要到我家和我单位进行所谓的回访、骚扰。

奥运会前夕(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警察们分为两路,分别到我单位和我家,企图再次绑架迫害我,我在单位领导和同事的掩护下,安全走脱。但我家的门被恶警们强行打开,他们又一次非法入室,进入我家,偷走了电脑、VCD、四百元钱、大法书、法像和莲花灯等。而后,恶警们还不善罢甘休,继续在我家非法蹲坑。我弟弟吴双利来我家串门,他们强行将我弟弟恶狠狠地拽进屋里,恐吓我弟弟,逼问他是否学炼法轮功,我弟弟胆怯之下,无奈承认,恶警们就象饥饿的猛虎扑向猎物一样,如获至宝,疯狂地把我弟弟的家洗劫一空,并将我弟弟绑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作为人质。恶警们扬言,抓不到吴秀杰就不放吴双利。

我们一家人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吴双利被绑架十天后,恶警们向他家人勒索一万五千多元钱,才把吴双利放回来。我弟弟原本是靠蹬三轮车,维持家庭最低生活的,这一万多元钱全部是从亲朋好友们那东挪西凑借来的,给本来就非常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为了躲避恶警们的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恶警们更是频频骚扰我的家人及亲朋好友,就连同学家和邻居家他们都不放过,致使我没有栖身之处,四处漂泊。后来好心的同修收留了我,我才得以暂存。就在我流离失所两个多月的一天,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准备回家取些换洗的衣服,早晨八点多钟,我又被早已有备而来的恶警们再一次绑架。当时我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来的及穿鞋,恶警们蜂拥而上,七、八个人一起强行把我抬上警车,先把我拉到佳木斯市建国路派出所,逼迫我放弃修炼,我不从,据理力争。恶警们又强行把我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十五天后,非法劳教我十五个月。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恶警察强迫我们超强度的奴役劳动,每人每天要穿五千双卫生筷子,完不成任务,就要受体罚和辱骂,繁重的体力劳动,使我左手鼓起了一个大筋包,至今未消,疼痛难忍;白天累得精疲力尽,晚上还要背邪党那些不合理的监规;一天三顿汤,汤里经常有大虫子和苍蝇等脏东西,汤里有很多泥;恶警们直接或利用刑事犯强迫大法弟子所谓的“转化”,他们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有保证书、悔过书等),强行签字、按手印(有队长刘亚东、指导员李秀锦、大队长牟振娟等四五个人强行按手印),稍有不顺心,队长高杰等人就骂我们、骂大法,气氛恐怖,心情压抑。那里简直是人间地狱,给我精神和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在劳教期间那段难熬的日子里,我丈夫非常痛苦,身体每况愈下,曾三次住院;我女儿也因为找不到妈妈,常常处于痛苦无望之中。我妹妹也常常是以泪洗面,亲朋好友都为我牵肠挂肚……

在此我发自内心的呼唤:世人清醒吧,请不要被邪党欺骗、利用,早日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