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青年在劳教所明真相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这里讲述一个不幸沾染毒品的青年在湖北省武汉何湾劳教所因被迫包夹法轮功学员而闻听法轮功明真相,重树人生正念,再获美好生活的故事。

我叫余得福,今年四十岁,住武汉市汉阳区,十几年前因婚姻变故等原因沾上毒品,多次被送入戒毒所、劳教所关押,毒瘾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劳教戒毒”的实质

2001年初我因吸毒被关进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三大队,当时三大队关押的是因为寻衅滋事、打架、敲诈和吸毒等人员,可以说是一个流氓堆。劳教所警察整天想的是如何创收,如何从劳教人员身上捞取更多油水。连警察平日说话语气用词也变的越来越象劳教人员,品质也差不了多少,有的甚至更坏。(在这种恶劣环境的耳濡目染中,只能使好人变坏,坏人变的更坏)。想通过劳教所强制关押戒毒,改变思想,完全是欺世谎言。

隔墙相望的见闻

何湾三大队操场边就是二大队的楼房,从二大队偶尔传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口号声夹杂着凶狠的打骂吼叫声,以及“不许打人”的断喝声。原来二大队当时强制关押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愿放弃信仰而遭到毒打,关押洗脑。站在三大队操场上,隔着窗户的铁栅栏,就能看到二大队楼房内的动静,在二队一楼的“民管会”房内,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几个各色各样的人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日夜不停的搞车轮战,有时是放电视说教,有时直接关上窗子动手打人。几天后再换一个法轮功学员。有时还看到二三个警察带领五六个犯子将一个法轮功学员按在地上,然后将一根手指粗的橡皮管从口腔塞进法轮功学员的体内灌食,甚至看到人称“兽医”的“医生”来回抽拔摇晃橡皮管,增加被灌人的痛苦,从而达到迫使绝食抗议者屈服的目的……

三大队的另一面是女子八大队,关押了一批女性法轮功学员,亦是如此。而八大队院内却悬挂着“以理服人、以情感人、依法治所”的横幅,劳教所里的实际情况怎么与媒体宣扬的教育转化完全不一样呢?有见多识广“几进宫”的老犯子说:报纸电视宣传那是骗老百姓的,警察早就说了法律就是我口袋中的一根橡皮筋,我想让它圆它就圆,让它方它就方!

特殊的规定

2001年10月下旬,三大队各班负责警察召集全班开会宣布:马上有一批“法轮功的顽固分子因不服狱警”从二大队调来,将这批人打散,每班分一二名,每一名法轮功学员将安排二名劳教人员负责24小时监视看管,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得跟着,并且做记录。除负责监视的“包夹”人员,其他人员都不能与法轮功学员交谈,法轮功学员相互之间也不能交谈等……。而且从专为警察做杂活的劳教人员那里获知,除了教育干事和队长外,一般警察也不得与法轮功学员交谈。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一群什么人,需要如此严密防范?

24小时亲密接触

过了几天,八名法轮功学员陆续从二大队跳到三大队,我所在的六班来了一名叫陈智慧的小学老师。六班警察安排我和另一名劳教人员小马负责监视二十多岁的陈智慧。最初几天,我和另一名包夹小马很紧张,也很辛苦,每天24小时轮流监看着。小陈做什么事我们都得跟着,夜晚一人睡觉一人值班,还有警察半夜查岗,那时电视上经常说法轮功学员又是杀人犯又是自焚的,搞得我们还担心自己的安危,可是几天平静的过去了,法轮功学员的平和、理性和善良一下子化解了我们的紧张和担忧。而且他们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主动关心帮助他人。如有的劳教人员家人不接见,也不送衣物,警察不管,法轮功学员有时就给点洗衣粉、咸菜之类;劳教人员争强好胜,时有打斗报复之类发生,他们多加劝阻化解。告诉别人忍一时之言。可以说法轮功学员做了一些本应由警察做的本职工作,可现在警察做的只是一门心思从劳教人员身上捞钱。例如每天伙食是水煮萝卜,然后卖高价小炒赚黑心钱,普遍素质极低。

他们的身份和遭遇

再看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关押在何湾三大队的八个人中有六个都是大专以上的文化,许多人的工作单位还很好,如在一班的法轮功学员胡建华,当年四十岁,石家庄陆军学校毕业,原部队司令部后勤股长,副营职,1983年上中越边境轮战一年,获集体一等功。后转业到硚口区工商局,年年得先进。

一班卢洪生,32岁,湖北省邮电干部学校教师。

二班洪冬强,20岁,广东梅县人,武汉大学水利电力学院大三学生。

三班彭卫东,34岁,大专,武汉卷烟技术干部。

四班车玲,33岁,空军雷达学院毕业,原部队干部处干事。

五班肖仁普,50岁,武汉市新洲区干部。

六班陈智慧,24岁,武汉市新洲区某小学教导主任。

他们来自社会各阶层,可以称得上是各行业的佼佼者。通过和他们长时间的交流,我了解到: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愿放弃信仰,而被政府捏造罪名被关进劳教所。在何湾二大队遭受每天24小时洗脑、殴打、苦役、体罚和吊铐等长时间的残酷折磨,剥夺与家人会见寄送衣物等基本权益,而且不许申诉控告。因此二大队法轮功学员集体抵制这场从上至下的迫害,不承认强加的罪名,不参与大队点名,抵制为警察创收的奴役劳动,也不象其他劳教人员一样见到警察必须得象狗一样半蹲着说话……等一系列侮辱人格的做法。劳教所在对法轮功学员打压无效后,慌忙将全队中三十多名信念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打散调开到全所各队。眼见为实,经过每天24小时的接触,我们很快就明白了电视报纸上的抹黑宣传是为镇压法轮功而造假陷害。

这些本来有着美好前程和幸福生活的法轮功学员,即使在遭受如此非人折磨,也依然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许多人(包括警察)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感受到了正直善良和大忍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从中也看到了未来中国的希望。两相比较,以前只知中共腐败,现在切身感受它的本质是如此的歹毒邪恶。现在我们都明白了为什么劳教所规定不许与法轮功学员交谈,原来是惧怕法轮功真相的传播,因为一旦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就会昭然于天下。

“师兄”的由来

即使有了那条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接近的规定,还是挡不住人们对他们的亲近和好感。因为在艰苦的劳教队中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道德品质远超社会上的一般人,在这个坏人扎堆环境中,愈发突出,而且法轮功教人向善、遇事能忍,多为他人着想的纯正做人道理也感染了部份一时迷失生活方向的人们。触动着人性中尚存的善良本性。很多人称法轮功学员为“师兄”,意思是你们先学了一步,我们迟早也要学的。还有一些人把法轮功学员当作劳教所中的心理医生,经常和他们探讨人生的困惑和因果报应等问题,而且一些警察也不顾规定,经常找法轮功学员了解法轮功真相。有一个嗜酒警察就询问炼功为什么不能喝酒,还有警察问法轮功学员“估计何时能平反”等等。

我也要了解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是什么力量把社会上一群普通人变得如此善良坚韧,身处逆境依然不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我非常想了解法轮功,于是我在观察了陈智慧等法轮功学员一段时间后,主动向小陈了解更多详情。小陈就经常背一些法轮功的经文给我听,还默写了很多经文让我看,如有一篇《佛性无漏》经文,我一下明白了,这完全是教人向善修心做好人的好功法啊!难怪全世界几十个国家、上亿人炼!我是愈看愈明白,愈看愈后悔,后悔97、98年之际,我曾听邻居介绍过法轮功,却没有珍惜,否则不会染毒害人害己啊!我问小陈:象我这样的人,你们师父还要不要?小陈告诉我,大法修炼什么都不看,只看人心,无论你以前做了什么,只要愿意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就可以修炼。我想:我要是能学法轮功该多好啊!

初学体验神奇

于是我开始向小陈简单的学一点,说简单,是因为在劳教所,二、三十个人全天挤住在一间教室大小的房间,都是上下铺,不方便教学动作,因此我主要是看经文(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创始人写的一些短文称经文),还得尽量避着别人。偶尔夜里在床上静坐一下。尽管如此简单,我还是明显感受到了一些变化:心比以前宁静了,身体比以前舒服了,再也没有犯毒瘾了。小陈说:这就是师父在管你了,在给你调整身体,天长日久,我的言行逐渐在变,就有小人向六班的负责警察告密,但警察并不理会。因为警察主要担心班上打架闹事,我炼功又会有利于他的管理。

在初学的过程中,我还感受到几次神奇:一次是我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一位俄罗斯学员学法后的体会,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一个非常精致半月形小舟上在广阔无际的宇宙中遨游。身边的小星星垂手可得,整个身心是无法形容的自在舒畅。醒来后此梦依然十分清晰,似乎才亲身经历。在看了《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后,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城市的上空中飞,飞得没上次高,能看到下面的高楼,我刚一飞起,就有一些黑色怪物往下拖我,不让我往上升。我奋力挣脱,再往上飞,刚上去,又被黑怪拖下来,这样反复几次就醒了。结合所学的经文,我明白,人是来源于十分美好的高层空间,是具有“真善忍”特性的,由于增加了私心,就一层层往下掉到人类这个空间,又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欺负别人伤害别人,因此向上升华(往上飞)就会有业力(黑怪)干扰阻挡,只有修去私心,消去业力多吃苦,才能返回到原来美好的世界,做人就是要返本归真啊!

像法轮功学员一样挺立

后来我在劳教所还剩半年之际,我再从六班调进三队值班室。值班室都是一些将要到期狱警比较放心的劳教人员,负责大队一些简单值勤。那里比一般人自由,但打小报告的也多。在值班室,我还是象以前一样看经文,偶尔炼功。一日深夜,我值日时看经文被人诬告,值班室负责警察孙波非法抄走了我所有的经文,问我是否在炼法轮功,我做肯定的回答,并要求归还我的经文等私人物品。孙波置之不理。第二天,孙波将我从值班室调到四班,并自作主张的安排两个人监视包夹我的24小时情况。也就是说我这个因吸毒而劳教的人也“享受”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的“待遇”。在劳教所,犯子见了警察都得半蹲着,特别是在开饭前等待发饭和点名之时,全队二百多人都蹲在操场上,只有法轮功学员醒目的挺立着。因此一个大队有几名法轮功学员,此时一目了然。法轮功学员的站立表示了他们对无辜迫害的坚决抵制,也表明了对“真善忍”坚定信仰。同时也有力的鼓励了隔壁二队(劳教所迫害关押法轮功专队)法轮功学员。

我当时想,既然把我也象法轮功学员一样监视,那我就象一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屹立!于是从监视我的第二天中午开饭始,站立的法轮功学员又多了一个!本来全队只有少数人知道我想炼功,这下全队都知道了,还逐渐传到全所其它队,有人说:好!以后我也要炼!法轮功就是好!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敢于持续的抵制迫害早已钦佩于心。因为许多劳教人员对劳教所以减期为诱饵敛财,以及普遍不把犯子当人的现象都深有不满,但大多数敢怒不敢言。

我这一站立,全队上下议论纷纷,都说警察没事找事,只会激化矛盾,导致“自己唱自己的傍”(意自己亮自己的丑)。余大队长找我谈话要我放弃炼功的想法,蹲象其他犯子一样点名时蹲下来。我回答,进进出出戒毒所多次,只有法轮功真正教人向善做人。这么好的功法我不会放弃。队里开始威胁我,如果再不蹲下来就要给我延长劳教期。从二队调来的副大队长周厚顺还体罚我在雨中浇淋。在劳教所、监狱等看守场所,有写劳教人员因惧怕狱警报复迫害而不公开的学炼法轮功,象我这样公开站出来的不多。这样站近一个星期,警察更加惊惶失措:他们一怕别人效仿,二怕所领导知道。在威胁多次无效后,2002年6月1日,将我关进三队小号严管。严管室只有六个平方左右,四边铁栅栏,门窗紧闭。一天只放几分钟出来洗漱一次。本来是用以关押有严重暴力行为或倾向犯子,或者犯了大错的犯子,我只是看了一下法轮功的经文,想做一个好人就遭如此迫害,在中国,想做一个好人怎么这难!

武汉是火炉城市,6、7月又正值盛夏,小号内闷热难当,不时有成群蚊虫猛咬,夜不能寐。精神的寂寞和身体的痛苦都十分难熬,但我经常靠默记经文度过。后来小号内又关进了几个因打架而严管的犯子。他们问我炼功后的体会,还有人表示出劳教所后也要学。因为小号又关进五、六个人,密不透风的小号子更加异臭难闻,因我关小号时间最长,在里面昏倒多次,在四十天后即7月10日,警察害怕出事,才将我及小号中其他人全部放出。

从小号出来后,我还是像法轮功学员一样站着点名,三大队取消了原来给我的一个月减期奖励,但没有加期。因为我在三大队多呆一天,就多站一天,也洪扬大法一天。加之警察不敢将此事上报,因此是正常到期后回家。

自食其力 艰难谋生

回家后,我向家人表示不会再沾毒了,他们只是将信将疑,我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法轮功学员学功炼动作。不久我在某批发市场找到一份苦力活。用板车给个体老板拖运肩扛货物。这份工作很辛苦:夏天烈日当头,走在武汉街头,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出汗,而我却要汗流浃背的用人力拖一车重载;冬日是寒风刺骨,脸手生疼,一天下来是又苦又累,工资只有四、五百一个月。那时心中很是愤愤不平,别人可以在空调房内舒适拿大钱,而我如此艰难仅够糊口,偶尔也冒出走歪门邪道的念头。但我想到法轮功创始人经文中说的法,心里也就释然了,我明白,因为我以前为购毒筹资做了一些坏事,现在吃苦受累是在偿还。

深深的后怕和无限的感激

刚回来时,在上下班时常看到别人注射毒品后扔弃的针管等物,我知道那是对我的诱惑和考验,我都保持正念的走了过来。

我拖货的街道是武汉市的大型货物集散地,那里小偷常见。我也时常碰到一些以前认识的“毒友”在此偷货筹毒资,我为他们深感惋惜,也为自己庆幸。如果我没有听闻大法,我现在也是他们中的一个,还走在那条害人毁己的堕落之路上。每想到此,我总是产生深深的后怕,继而又是无限的感激:感激法轮功不仅使我戒掉毒瘾,更明白了人生真谛。

这样干了几年,我的工作不再象以前那样辛苦,而是随汽车搬运,后来再婚搬了家,逐渐与周围的法轮功学员断了联系,炼功也越来越少。现在我虽然很少炼功,但我自2001年进何湾劳教所至今已有八年多,再也没有沾毒,也不想那东西了,只是每日抽点烟(有点不争气)。我和全家都非常感谢法轮功。我也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法轮大法,领略“真善忍”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