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仨老太的故事(图) 【明慧网】

长沙仨老太的故事(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家住长沙天心区南福巷的萧佬娭毑(娭毑:长沙方言,奶奶的意思)民国五年(1916年)出生,上个月刚过了九十三岁的生日,儿孙们、外地的亲戚都来给老太太祝寿,祝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萧佬娭毑(左)和大女儿唐娭毑(右)

虽说九十三岁的年纪,但萧佬娭毑脸上白里透红,身板还挺结实,只要不下雨下雪,每天上午都要出去遛一圈,拐棍也不要拄,夏天换洗的衣服自己动手洗干净。在外人看来,萧佬娭毑虽然大半辈子生活清苦,但晚年儿孙满堂、身体没病没痛,这是她老人家的福份,也是晚辈们最大的福气。

(一)

十年前,萧佬娭毑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肖娭毑叫萧克湘,辛苦干了一辈子的家务活、把七个孩子拉扯大。儿女们都成人了,自己也落下了一身的毛病:肺部积水、妇科病、常年手脚疼痛;后来又得了脑血栓,每天早上起来在床上坐上十分钟才敢慢慢下地,不然头昏眼花,走路直晃荡。

听人说炼法轮功对身体特好,又义务教功,不要一分钱。于是萧佬娭毑拄着拐杖歪歪斜斜地找到了离家不远的天心阁法轮功炼功点。那个时候中共还没有镇压,在长沙各个公园、广场、体育馆都有法轮功的炼功点。不管刮风下雨,老太太每天早上准时参加集体晨炼。那一年萧佬娭毑八十二岁。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派出所警察上门说政府不让炼了。政府也得讲道理啊,这么好的功法说不让炼就不炼了?炼功后,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萧佬娭毑心里最清楚,儿女们也都看在了眼里,那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福份。但最让萧佬娭毑佩服的是,法轮功讲“真、善、忍”,李洪志师父教弟子们做事要先想别人,看淡钱财名利,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萧佬娭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打心底里觉的师父讲的真好,人就应该这样善良的活着,重德行善,才能福寿安康啊!从开始炼功到现在的十一个年头里,再没花钱吃过一粒药。老太太知道自己现在这副好身板全亏炼了法轮功。

萧佬娭毑也有不顺心的事。二女儿唐映霞去年在朋友家看晚会影碟就给判了三年刑,人现在还关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家里人还不让见。老太太觉的挺冤的,总咕哝:“唐映霞也没做别的事,就只炼了这个功就坐牢……”

(二)


二女儿唐映霞

二女儿唐映霞今年62岁,退休前在长沙市建安公司六工程处跑销售。和母亲的性格不一样,以前的唐映霞性格刚烈、好强,抽烟、喝酒、嚼槟榔、打牌样样都来,稍不如意就发脾气,连家里亲戚都对她避之三分。1998年初,和母亲一起唐映霞也开始炼起了法轮功。没有任何外在的约束,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与意义的炼功人都是打心底里要求自己要做好,改掉不好习性,做一个善待他人、真正对社会有益的好人。和母亲身体的巨大变化一样,炼功以后唐映霞的性格脾气好了很多,坏习惯也都没有了,整个象变了个人。以前在家是婆婆搞饭菜给她吃,炼功后婆婆的衣食起居全都是唐映霞一手料理。几年后婆婆瘫痪在床,穿衣、喂饭、大小便全靠唐映霞一人服侍,从没听她抱怨过一句。

2008年3月,长沙望城县公安局的国保警察把唐映霞和她的几个炼功朋友都给抓了,警察说她们在家看“反动影碟”,唐映霞的家也被翻了个底朝天,警察从她家掳走了好些私人东西,都没有一张字据收条。今年初,唐映霞被非法判三年刑,送到了湖南省女子监狱。八十五岁的婆婆因为没人照料,身体恶化,临走前想再看看一直服侍自己的儿媳也没能见上。

警察说的“反动影碟”是在国外八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几百场的神韵晚会。晚会以高雅的歌舞艺术展现出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古老文明与精髓。“木兰从军”、“精忠报国”、“济公抢亲”等节目,很多老外看了都叫好,他们都说这才是真正纯正的中华文化,海外的华人也觉着为中国人争了面子。2010年1月,神韵晚会还将在香港上演七场,门票几天时间就被抢购的差不多了。这么个演出怎么到国内就变成了“反动”了呢?看文艺演出就被关大牢,怎么着萧佬娭毑都觉的太冤!不过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事都看过了,萧佬娭毑心里也清楚共产恶党对老百姓从来也没真正讲过什么道理,不符合它意愿的就扣上“反动”、“搞政治”的帽子,随意抓捕、判刑。但老话也讲,“多行不义必自毙”,共产恶党几十年来坏事干那么多,杀了那么多无辜百姓,眼下大家伙都在讲“天要灭中共”,也是应了那句老话,顺理成章的事儿吧。

(三)

萧佬娭毑的大女儿唐佩莲是家里第一个炼上法轮功的。以前唐娭毑(唐佩莲)也是被一身的病磨的没办法,加上生活的困苦,有时想死的心都有:类风湿关节炎、坐骨神经痛、心脏病、经常头晕。因为尾脊骨移位,医院要一万块钱做穿刺手术。那时唐娭毑在长沙市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上班,每月工资66块,儿女们还在上学,哪里拿的出那么多钱!唐娭毑只能硬挺着,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也跟着别人练过好多种气功,都没多大用处。

今年整70岁的唐娭毑说她总是记着那一天:1996年8月7日,唐娭毑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尽管人生已经过去了大半辈子,但自打那一天起,唐娭毑觉的象重新活过了一回,尽管物质生活依然困顿,但人生真正有了意义与方向。

炼功两个月后,磨了唐娭毑几十年的各种病痛,陆陆续续的都没了。打第一天炼功起,唐娭毑就没再上过一次医院,吃过一粒药,脸上总是红扑扑的,走路有的年轻人都赶不上,人家一看就说这老太太身体真硬朗。后来电视上污蔑法轮功,说法轮功不让吃药,死了1400多人,唐娭毑知道那是中共在讲鬼话骗老百姓,法轮功根本就没有叫人有病不吃药,反而还劝不能真正修炼的人有病要去看医生。而很多炼功人真正按照法轮功的教导修身重德确实身体都变好了,当然也用不着花冤枉钱去看病吃药了!

1999年7月20日那天早晨,同往日一样唐娭毑一大早到贺龙体育馆的炼功点,但政府不让炼了。唐娭毑他们到省政府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政府没有容人讲道理的地方,他们被一辆大客车拉到郊外,由各自的社区来领人。从那天起,唐娭毑的家里就没有清静过。

迫害最初,长沙都正街派出所、社区、街道办事处轮番每天上门:不准出去,不准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还逼着老伴看住她;去医院照顾生病住院的老父亲,背后也有人跟着。因为中共恶党搞“连坐”的迫害政策,哪个地方有人为法轮功上访,哪个地方的官员就要受处罚。所以一到节庆日,唐娭毑就被从家里强行带走关上几天才放回家。无辜被抓走过多少次,唐娭毑也记不清了。

2000年底,派出所借口48小时没见到唐娭毑和她妈妈,怀疑她们是去北京了,唐娭毑被关到拘留所15天;2001年初,唐娭毑又被拖到 “洗脑班”。“洗脑班”是中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设立的专门场所。每个人单独一间房,铁门铁窗,24小时专人看守。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书籍,最后要写了“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才达到回家的“标准”。唐娭毑在“洗脑班”里被关了四个月,吃住、看守人员的工资都强制单位出钱,一个月下来就是好几千,比住高级宾馆还贵。

2002年4月,夜里12点多唐娭毑被从家里绑架到看守所,警察还非法抄了她的家,把她每天学习的法轮功书籍、炼功磁带全部抢走;2005年上半年,到唐娭毑家里串门的炼功朋友被派出所抓走,唐娭毑的家又被警察翻了个遍;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城南路街道综治办主任葛勤芳和派出所的户籍又找上门要唐娭毑“不要乱跑”。

没花一分钱唐娭毑一身的病炼功都炼好了,是法轮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大法和大法师父遭到冤枉,唐娭毑觉的就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没什么可说的,对的起天地良心。尽管遭了很多冤枉罪,唐娭毑从来也没后悔过。

有时萧佬娭毑回头想想自己这一辈子,往事如尘,困苦、磨难都不值得再提起。能得着这个法轮大法,萧佬娭毑觉的自己挺幸运,没白活。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愿,老太太就盼着二女儿少受冤枉、早点回家,盼着大家都能明白真相、早日还法轮功的清白,也盼着还能象从前一样每天清早上炼功点和大伙一块自由地炼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