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中共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自中共恶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在中共恶党株连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无法幸免,同样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各种迫害。本文根据明慧网报道过的学员家人遭受迫害情况进行简单分类,将家人遭受的迫害分为:家人含冤离世;父母遭严重迫害;子女遭迫害;妻子丈夫遭迫害以及家人遭受的其它迫害。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连学员的家庭也同时遭受严重打击,家庭成员都不同程度的被迫害。所以在分类时,有时难以准确划分。详细情况见下文。

(一)父母因受迫害含冤离世

1、尹桂芝一家遭中共迫害,债台高筑,老父亲含冤离世,丈夫孩子受打击沉重

山东东营胜利油田尹桂芝,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祖孙三代和睦相处。修炼前的尹桂芝也是一个很孝顺的人,母女之间、婆媳之间相处融洽,家里的一切事情都由尹桂芝一人操劳。她的丈夫也是一个淳朴善良的人,忠厚老实,为人正直。她的娘家在农村,生活条件较差,父母常年体弱多病,父母多半时候都由她来照顾,由于长年累月的劳累,使尹桂芝落下满身的病,特别是妇科病,更使她痛苦不堪,烦恼苦闷、长期药物治疗不见效果,从而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时间不长,全身的病症不翼而飞,并且在身心各方面都发生了极大变化。在她的影响下,她的父母和丈夫也相继修炼起了法轮功,父母的身体也大有好转,再也不为病痛所缠所累。丈夫的烟酒嗜好也戒掉了,家庭气氛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原本不识字的丈夫,学法不到半年也念起了《转法轮》,整个家庭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状态。

尹桂芝于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强行洗脑,罚款一千五百元。中共株连迫害她的丈夫长期不能上班,扣发其全部工资、奖金。丈夫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使其整日以烟酒为伴,惶惶不可终日。(在中共的高压下,丈夫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元宵佳节过后,海滨公安分局七、八个恶警野蛮的闯进尹桂芝家中,翻箱倒柜,进行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私设的监狱中,再一次进行非法关押、强行洗脑近半个月,而后勒索钱财六千余元,然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尹桂芝被非法劳教后,家中的灾难更为加剧,丈夫的工资、奖金被扣发,父亲脑瘫痪病症没钱医治,孩子上高二没人管,丈夫又不会做饭,单位三番五次的骚扰。灾难一个接一个的袭来,由于精神打击太大,使她丈夫整日不知所思,整日把自己埋在烟雾与酒缸之中。实在无奈,只好把父母送回了老家去医治,最后她丈夫被逼迫的几近疯狂。不会做饭就下饭店吃现成的,不给工资就到处借,每天就是抽烟饮酒解闷。可怜的儿子没有人管,过起了流浪生活,今天吃同学,明天混朋友,东家一天西家一顿的煎熬度日,学习成绩迅速下滑。在这邪恶的迫害过程中,原本美满的一个家庭,被邪党搞的家破人亡,不仅积蓄用光,反而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债务。

她父亲承受不住邪党的威逼和恐吓,精神上承受不了这严峻的打击,被恶警恐吓成了脑瘫痪,久治不愈,可怜的老人于二零零六年含冤离世。

2、卜庆金夫妇被迫害,老父亲含冤离世,儿子无家可归

卜庆金、付传美夫妇曾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卜庆金身患心脏病、胃溃疡、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长年带病坚持工作,每到天冷就直不起腰,双腿沉重如灌了铅。就这样一个病人,下班后还要照顾比自己病得更严重的妻子。付传美因患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生活很难自理,每年的医药费是家庭的重要开支,全家欠债。小两口心力交瘁,日子难耐,矛盾日益加深。

正在走投无路之时,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卜庆金、付传美夫妇二人有缘喜得大法。经过修炼,两人不但身体健康,而且精神愉快,工作干劲十足,家庭和睦,小日子过的幸福美满。他们把“真、善、忍”作为生活中的最高道德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按法轮大法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几年来他们省吃俭用,把全部欠债还完,98年长江发大水,他们把几年来积蓄下来准备给孩子买电脑的近一万元钱全部支援抗洪救灾,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

两次进京后夫妇俩屡遭酷刑、经济迫害、非法关押,老父亲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卜庆金夫妇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7天,家中70岁的老父亲和13岁的孩子无人照顾。放出后,又在孤东作业二大队被非法关了两个星期,工资、奖金全部扣发,生活没有了着落,全家人不得不节衣缩食,老人、孩子日渐消瘦。治安办及本单位派下来的看管人员还经常来家中骚扰,说是怕他们再进京上访,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卜庆金夫妇于99年9月23日又一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因为不放弃信仰卜庆金遭受了非人折磨。从那时起,每当所谓的敏感日子来临,也是卜庆金一家遭难的日子。他家成了被重点监管的对象。2000年的春节,夫妇二人又被无辜抓起来关在铁笼子里,从元旦一直到3月份,说是防止春节期间“闹事”。留下一个13岁的孩子和一个70多岁的老父亲,无人照管,吃不上喝不上,度日如年,连过年都不让回家看一眼。在这种疯狂的迫害下,老人于2001年5月含冤去世。

丈夫非法劳教受酷刑,妻子被赶出家园,儿子无家可归

2002年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

刚刚抓走了卜庆金,恶警们就去学校找他的儿子,说:“你爸爸忘了带钥匙,进不去家门。”天真的孩子(15岁)被骗了,结果他们拿了钥匙,打开家门就去抄家。整个家被翻得衣物横飞,连洗衣机都被拆开了,抄走了电脑一台。这些歹徒执法犯法,践踏法律,甚至它们不允许孩子住在家里,这些歹徒倒成了主人,搬到卜庆金家去住。后来孩子据理力争,才把他们赶了出去。

卜庆金被抓走后,他们又到处去抓捕付传美,找到老家,卜庆金的老母亲听说后当场昏死过去,恶徒不仅不管,扔下老人仓惶逃窜。

付传美也没逃出魔掌,也被抓进王村劳教所判刑三年,因身体原因三个月后被放回。在此过程中,无辜的孩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每天以泪洗面,盼望着爸妈早日回来,孩子不知父母为什么被抓,他只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是好心的邻居看不下眼去,照顾了孩子几个月。

他们的儿子考上了山东某法律学校,九月六日开学,付传美到处借钱想送孩子去上学,钱还没凑齐,九月二号被恶警抓走,送到胜利油田胜采去强行洗脑,100天不见天日,铁门,铁窗……回来后又被孤东采油厂撵走,不准她住在自己的家里,逼她离开本地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3、因女儿长期遭迫害,梁玉母亲含冤离世

胜利油田孤岛社区梁玉在98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后,梁玉被多次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强制洗脑,被刑拘一个月、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受过长时间戴重脚镣、长期熬夜、长期罚站、吊铐禁闭室等多种酷刑。在几年的残酷迫害中,几经生死,中共恶党及江氏集团给梁玉和家人带来了极大的身体和心灵的伤害和摧残。在这期间,因女儿被长期非法关押遭受了极大的迫害,母亲心理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和压力,离开了人世。

(二)父母遭受的严重迫害

1、牛广发80余岁父母遭恐吓险些丧命

牛广发,男,40余岁,集输公司孤岛分公司车队职工。因多次去北京上访而被多次处罚、殴打、罚款、拘留等。2000年7月,孤岛滨海分局将牛广发送到油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被所长张大鹏打耳光,戴上了二十斤重的脚镣,脚脖子被磨出一道深坑,结了厚厚一层痂。出来后不久,集输公司孤岛分公司书记郭振华等人又阴谋策划将牛广发送王村劳教,牛广发知悉后出走,被迫流离失所。单位又派人到牛广发老家,威胁恐吓其80余岁的父母,宣称牛广发是“反革命”“在逃犯”,知道下落后赶快交出来,否则以包庇罪论处。两位老人连恐带吓,又忧又急相继病倒,差点丧命。集输公司又以旷工为名开除了牛广发,剥夺了他工作的权利,致使他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冤无处伸,现牛广发在外流离失所长达4年之久。

2、孔凡莲的80岁老母亲无人照料

孔凡莲,女,53岁,胜利油田工程机械总厂退休职工。孔凡莲有近80岁的老母亲,因患脑血栓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长期需要人照顾。儿子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恶徒在油田610示意下,于2002年十六大召开之前,从单位岗位将他非法绑架到洗脑班。2个多月后儿子被绑架没放回,油田610伙同该单位领导和保卫科人员私闯民宅,又来非法绑架孔凡莲。当时她有病的老母哭喊着:“你们不能把她带走啊,我离不开她,需要她侍候呀!”这伙邪恶之徒硬是把老人拖到一边,强行将孔凡莲抬走了。

孔凡莲坚决抵制洗脑班的迫害,后逃出了魔窟,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为了维持生命,白天要饭,夜间就借宿农家柴堆。在邪恶的迫害下,有家不能归。

在辞旧迎新的大年三十,当千家万户都团聚在一起看电视、吃饺子、放鞭炮时,而孔凡莲还在外地要饭。人们都在欢度春节时,孔凡莲和她的家人却是在泪水中度过的。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孔凡莲在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2个月后回家了。老母因为身患重病,无人照料,又加上精神创伤,牵挂女儿,身体已经不行了。

2003年8月孔凡莲在市场买菜时,被几个不相识的歹徒给拖上了车,说是要核实点事,结果给送到了洗脑班。当时患病的老母下肢骨折,卧床不起,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邪恶之徒根本不管,孔凡莲在洗脑班一关就是近4个月。除了身体精神上的摧残外还被罚款近2万元。

3、姜海松母亲精神崩溃,父亲诱发心脏病

姜海松,男,30岁,集输公司职工,身体健康,精神正常。2002年2月集输公司保卫科以检查身体为名把姜海松骗到油田八分场精神病院。在那里,姜海松被捆住手脚,绑到病床上,每天被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姜海松抵制用药,被多次过电,五名护士按住姜海松手脚,护士长王××把电流开到最大强度,两个电极对准姜海松的两个太阳穴,连续放电,嘴里还喊着:“敢不吃药,我让你接受教训”。强大的电流冲击他的大脑,犹如雷劈般的痛苦,导致浑身剧烈的抽搐和没命的嘶叫。经过67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残得神情呆滞,面无人色,精神恍惚。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亲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溃,父亲也因这飞来横祸忧心如焚,诱发心脏病。

4、利津县陈先生因支持大法遭迫害,父亲病倒,花去8万元医药费

2005年6月7日上午,利津县公安局610办公室王保等带人将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北岭乡陈先生非法抓捕,陈先生的年迈父母受惊吓而病倒,花去巨额医药费。目前,陈先生仍被非法关押在利津县看守所。

在抓捕陈先生的当天下午,其年迈的母亲突发心脏病住进了东营人民医院,抢救治疗花去医药费8万元。6月11日下午,耿宝才带人到陈先生的家中非法抄家,当时陈妻在医院照料婆婆,耿等人便威胁70多岁的陈父,致使其父受惊吓而病倒。6月22日上午,耿等人再次到陈先生单位非法搜查,把其办公电脑拆走。

(三)孩子遭受的迫害

1、母亲非法劳教,父亲流离失所,岳群无家可归

2006年6月,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岳国民被滨北分局董宁一伙绑架洗脑班,遭野蛮灌食后岳国民走脱,流离失所。几天后岳国民的妻子邹爱芬被董宁绑架后非法劳教三年。女儿岳群正在油田一中上高三,无人照顾。即使如此,董宁仍多次打电话骚扰、恐吓女学生。高考结束后,董宁、赵宪文等人为逼迫岳群说出父亲的下落,光天化日之下采用流氓欺骗手段抓捕岳群到集输公司洗脑班迫害五天。胜利油田钻井医院中共邪党办主任何伟骗岳群到邪党办公室,埋伏在邪党办公室附近的恶警董宁、赵宪文等人冲上来绑架了岳群,董宁用膝盖顶住岳群的后背,用手铐从背后反铐岳群,绑架岳群到集输洗脑班迫害,强迫岳群说出父亲的下落,岳群的手表、钥匙、手机等物品被恶警董宁等人抢走。被抓的那一幕对于这个十八岁的女孩来说是个残酷的打击。直到第二天,她才缓缓从恶梦中清醒过来,两只手腕被手铐勒过的痕迹仍清晰可见,十多天后才得以消肿。恶警董宁为了套出她父亲(岳国民)的下落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也未能得逞。

2、王超颖和王超越的苦难童年

王超颖(11岁)和王超越(10岁)原来也有一个十分美满的家庭,他们的妈妈牛爱庆是个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在胜利油田现河采油厂一矿综合队上班,真诚善良;他们的父亲虽然只是个普通工人,但是十分朴实、宽厚、正直。他们的父母亲非常疼爱他们,他们是父母的心肝宝贝。虽然他们家不是很富有,但十分温馨、和睦、充满了幸福。

1999年7.20后,法轮功受到了疯狂的打压。从此以后,他们的家失去了安宁,不断遭受风吹雨打,他们的童年也失去了应有的欢乐。社会的黑暗和生活的艰辛,给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2000年3月,妈妈牛爱庆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现河采油厂的恶人关在一矿小餐厅60余天,那时候小超越不到半岁,还没断奶,也陪着妈妈受苦。妈妈被恶人们逼着干杂役,清下水道,清扫垃圾堆。孩子得不到足够的营养,只能咽馒头蘸菜汤,小超越营养不良,严重缺钙。后来,妈妈被坏人勒索罚款、扣工资,高达两万元,他们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不久,2000年7月,妈妈又被现河采油厂的恶人绑架,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天气炎热,他们把通风的小窗户堵死,屋子里闷热的喘不过气来。恶人尚保强狠毒的打了牛爱庆十几个耳光,按着她的头往墙上猛撞,还拳打脚踢一顿。牛爱庆慈悲的劝告他们不要作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竟把她吊铐在暖气管上七天七夜,又转到审讯室讯问两天两夜。

在长达十天时间里,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牛爱庆被折磨的几度虚脱昏迷。牛爱庆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的时间,两个年幼的孩子见不到心爱的妈妈,得不到照顾。爸爸又当爹又当妈,既要照顾孩子,又挂念大人,还要上班,愁的白了头。好好的一家人,笼罩在红色恐怖的凄风苦雨之中。

2001年7月,妈妈因为坚持信仰,被迫买断下岗,失去了心爱的工作,全家六口人,全靠爸爸微薄的工资生活,本来就不宽裕的经济更加困难。为维持生计,妈妈出去摆摊,卖凉皮,小哥俩陪伴着妈妈。他们可以不要糖果,不要棒冰,不要玩具,不要漂亮衣服,但是他们要妈妈。妈妈是他们的太阳,妈妈用她那宽厚的胸膛,为他们遮风挡雨,给他们温暖。妈妈教给他们许多做人的道理,告诉他们要真诚、要坚强、要善良。在风雨中,小哥俩茁壮的成长。

2006年夏,小哥俩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快乐的暑假。妈妈领着他俩去了青海老家,他们一起探望了亲友,领略了青藏高原雄奇壮丽的景色。七八年来,这是妈妈第一次领着他们玩耍,他们真是开心极了。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欢乐如此短暂,恶梦转瞬即到。当他们兴冲冲的从青海回来,刚一返家,滨南分局的恶警就把妈妈绑架,家也被抄的一塌糊涂。接着,妈妈又被恶警们送到邪恶的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堵高墙,将妈妈和心爱的孩子们完全隔开。他们思念妈妈,常常在梦中偷偷的哭泣。

2007年,牛爱庆不堪忍受劳教所的非人待遇,从劳教所成功走脱。恶警们疯了似的,三番五次上门骚扰,恐吓、盯梢、监听、威胁,本来就破碎的家庭更加片刻不宁。小哥俩十分紧张,他们害怕警察,害怕警车,甚至害怕听到敲门声。他们已经三年没有见到妈妈了,他们十分挂念妈妈,不知道妈妈现在身在何方,境况如何?也不知道何时全家才能团圆。

3、九个月的孩子和母亲王凡一起关押洗脑班,后强行断奶

1999年7月20日,王凡进京上访,被单位(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强行带回。9月初,公司党办将王凡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并勒索600多元。其丈夫法轮功学员杜建新被撤销船员岗位,转到物业公司环卫队,每月仅发300多元。2000年1月已有身孕的王凡被非法关在原挖泥队的破板房内,雪花从房缝落到地面上许久不化,王凡绝食抗议近四天,才被转到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一直到2000年5月份。 2001年2月,原公司党办张法庆伙同派保卫科数人来到王凡家,踹断卧室门锁,一女警从王凡怀中抢走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两男警强行将王凡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后来李国林便要求将刚九个多月的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并派车让杜建新把孩子送走,给还在哺乳期的孩子强行断奶,使孩子整夜啼哭。王凡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三个月。2001年7月3日,王凡夫妇再次被迫离家出走,后来王凡在外地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

4、胜利油田胜采二矿龙连景遭迫害,家人受惊吓,儿子婚期拖延

胜利石油管理局胜利采油厂胜采二矿老工人龙连景在99年7月22日后,一直受到不公的待遇,两次被拘留,长期被非法关押,多次遭到殴打,非法劳教两年。龙连景还被非法罚款5000元作为所谓的培训费,同时扣发养老金。

迫害后龙连景家被多次非法抄家。每次都没有查到什么,却给龙连景的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其中两次是搜查电脑。第一次,恶徒非法把他儿子用的电脑抱走,但未查出问题,只好送回。第二次,数名公安冒充信息站的工作人员,闯入龙连景家中非法查看电脑,又没有查到什么,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由于龙连景被长期非法关押,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甚至儿子结婚也不允许他回家。就连他的儿子也因为他父亲被非法关押回不了家,不得不拖延婚期。这一切给龙连景和他家人的精神、身体都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5、王明云女儿遭监狱恶警勒索

法轮功学员王明云(张爱泉的妻子),原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监测大队职工。2005年5月13日下午,山东省桓台县公安局恶警伙同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恶警将王明云及其丈夫绑架。2006年7月28日,被山东省桓台县中共邪党的法院非法判刑,张爱泉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明云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夫妇俩分别被关押在济南监狱与山东女子监狱。

由于长时间的非法关押迫害,王明云出现了严重的高血压症状,目前被关押在山东警官医院,据善心人透露,恶警要求其家人承担王明云的住院费,否则不允许家人探视。而王明云及其丈夫张爱泉被迫害后,家中只留下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儿,目前女儿虽已工作,但收入菲薄,无力承担其母亲的住院费。目前,警方不允许家属探视,家人非常担心王明云的健康。

7月初,王明云被第一监狱三区的队长劫持到新康监狱迫害(新康监狱即山东警官总医院内一个专门为在押人员看病的监狱),三监区的队长不停的给王明云的女儿打电话,索要钱财,目的是破坏她女儿的家庭,王明云希望女儿不要配合恶警拿钱,如果想妈妈,每次探视的时候带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就行。王明云希望自己的女儿好好孝敬公婆,保养好身体,生个可爱的小宝宝。

6、吴素琼女儿遭恐吓精神恍惚,仍被暴打后绑架洗脑

吴素琼,山东省胜利油田黄河钻井钻前公司家属。2006年过年前钻前公司恶人要绑架她到洗脑班迫害,她被迫流离失所。之后钻前公司恶人胁迫其丈夫多次到她亲戚朋友处骚扰寻找,其间她女儿(15岁)由于受到单位多次的干扰和恐吓,精神恍惚,无法正常学习生活,她只好带着女儿流离失所。2008年7月22日上午在住处与赵凤英三人同时被章丘明水县党家派出所暴打后野蛮绑架。她女儿8月9日上午被绑架到集输洗脑班,也已绝食,由犹大王俊美给她洗脑。

7、李仁松女儿女婿被董宁骚扰,无法正常工作

李仁松的女儿是胜利油田胜采小学教数学的李老师,经常被滨北分局国保队长董宁找去“了解情况”。2006年,滨北分局董宁和赵宪文经常骚扰李仁松,也经常找李仁松老人的两个女儿和女婿问话,要求李仁松的女儿配合将李仁松老人送到邪恶的洗脑班进行洗脑,受到他们的坚决抵制,董宁的阴谋未能得逞。由于替母亲担心,李仁松老人的孩子们也都吃不好睡不好,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

2006年12月16日晚上6点多钟,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李仁松老人的门前。当晚从7点半到8点半,董宁等人在李仁松老人的窗前两次放了很多大的鞭炮,声音特别响。恶警的无理取闹和胡作非为把李仁松老人和全家人都吓坏了,也引起邻居们的愤怒。

8、庄琦妻女被劫持洗脑班

庄琦是胜利油田纯梁采油厂(地处山东省博兴县境内)特车大队职工。栾秀华,法轮功学员,庄琦之妻。庄姗(音),庄琦的女儿,不修炼,但支持父母修大法,20多岁。

2003年6月,特车大队副教导员张天文曾两次带人到栾秀华家骚扰,但遭到了母女俩的拒绝和抵制没有开门,恶人张天文恼羞成怒,怀恨在心,于6月7日,借特车大队分东西(据说是单位每年要分的降温茶之类的东西),打电话叫栾秀华来取,栾去后即被张天文劫持。随后,张天文又打电话给女儿庄姗,说单位分东西,你妈妈不来取,你来取吧。这样庄姗也被劫持。而后直接将母女俩送胜利油田油气集输洗脑班。进洗脑班后,栾秀华一直绝食抗议,邪恶之徒看她非常坚定,不久又将她转到最邪恶的洗脑班——油田教育学院洗脑班。据说,庄姗被绑架进洗脑班后不久,邪恶之徒知道她不修大法,就放了她。但她担心妈妈的安危,坚决不离开妈妈,所以,母女俩一直在一起。

特车大队以张天文为首的一伙恶人,丧尽天良。在庄琦被非法劳教情况下,家庭失去了仅有的经济来源,母女俩在困苦中相依为命,栾秀华也没有做任何事就被他们非法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9、曹兴宏、魏秀荣夫妇绑架,孩子无人照顾

曹兴宏、魏秀荣夫妇(油田党校、胜中社区-原计算中心),2003年10月(中秋节)同时被劫持,接着又都被非法关入集输洗脑班三个多月,被罚款,孩子无人照管

(四)妻子丈夫遭受的迫害

1、妻子被迫与王少华离婚,孩子靠年迈父母照管

王少华,男,40岁,大学毕业,是油田黄河钻井总公司固井公司职工。99年7.20后,因修炼大法而长期遭受严重迫害;2000年被强迫遣送到新疆,并于2001年元月被送回原单位隔离洗脑。之后又被送往山东省“610”王村洗脑基地,王少华趁机走脱逃出人间地狱,长期流落在外。在此高压下,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拆散,妻子与其离婚,未成年的孩子只能靠年迈的父母亲照管。

2、赵宝兰丈夫受惊吓住院,孙子无人照顾

2000年10月赵宝兰被河口区看守所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油田610还不放过,让洗脑班的人到其家里非法监管,当时赵宝兰的丈夫因受惊吓而病住在胜利医院,小孙子被好心的邻居收养,所以家中已无人能护理她,只有靠几个法轮功学员在监管人员出去吃饭时,乘机给赵女送点饭菜。后来赵宝兰含冤离世。

3、杜振荣老伴负担加重

明慧网2003年7月29日消息,广饶县610带着稻庄镇不法份子到马楼村所有修炼过法轮功的农户家,强迫他们在早已编造好的诬陷法轮功的“材料”上签名,法轮功学员杜振荣没有签。据悉,这次县610的所谓在马楼村的“摸底”是表面形式,实际上是又一次的人人过关的迫害。至今日,杜振荣已被抓半个多月了,家人非常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其老伴身体不好,还要照顾家中的小孙子和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儿媳因修大法,在天津发真相材料被抓,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在天津一监狱。家里的情况非常不好。

4、垦利县崔炳金非法劳教,妻子常年有病,孩子无人照顾

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县垦利镇南利全村法轮功学员崔炳金于2004年3月被非法强判劳教三年。崔炳金家庭经济困难,子女均未成年,有一个孩子今年就要高考,妻子又常年有病,崔炳金既要种好庄稼,又要顾家照顾妻子,邻居谁不夸他是好人,谁不同情他遭遇的迫害,但垦利县追随江××继续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当权者,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的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

5、垦利县高梅绑架,丈夫哥哥也被带走

东营市垦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梅,于2008 年7月21日在西城区被滨海公安局绑架,昨天关押在西城滨海公安分局,目前关押地点不详,7月23日上午恶警抄了高梅的家,并带走了其丈夫和哥哥(俩人均未修炼法轮功)。

(五)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遭中共迫害的其它情况

1、山东省胜利油田仙河地区法轮功学员亲人受株连

99年7月20日大约200多名法轮功学员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抓回原地办“洗脑班”,逼迫交大法书,写“保证书”,签不上访所谓合同,不签者交保证金5000元。2000年元月,32名法轮功学员被骗去办洗脑班,结果一去不归,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之久,春节都不准回家,每人每天交生活费50元,父母不妥协的,子女不允许上班,扣发工资。

2、广饶县李峰山夫妇、李连军父母孩子无人照顾

李广真(女),山东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西李村人,2004年4月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呼吁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连军,因而被非法劳教三年。(李连军至今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家中父母已80岁高龄,无人照管)。因呼吁信是李广真丈夫李峰山(法轮功学员)所写,结果李峰山被广饶县“610”送去邪恶的济南劳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李峰山家中老母亲70多岁,还有两个未成年子女,无人照管。

3、傅忠兴一家遭受的迫害

傅忠兴(Fu,Zhongxing),男,76岁,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二吕村退休老干部。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乐在其中。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全家老少多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那乌云密布的日子里,这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儿子被非法劳教三年;二儿媳被关入洗脑班长期折磨;大女儿、大女婿也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抄家后强行抓走,非法拘留数日;后又长期非法关押。2002年春节,76岁高龄的傅忠兴老人孤身一人带着两个孙女(一个12岁,14岁)和一个13岁的外甥艰难度日,生活无人照料,又加上恶警经常骚扰,老人终因不堪高压与重负而倒下,于2002年阴历五月初五含冤去世

4、利津县王翠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人求医债台高筑

王翠兰,女,42岁,山东省利津县利津镇左家人,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曾被利津县610及公安非法拘留4次,在利津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四个月,被抄家并罚款。2001年1月被强行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她在里面以绝食方式抗议无理迫害,被戴上铐子吊起来毒打、侮辱用刑,管子扎在胃里灌食,在身体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10月,王翠兰被接回家后,家人四处求医,住过滨州精神病院、东营精神病院,住院费数万元,没有疗效,至2005年仍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王村女子劳教所不仅迫害王翠兰至精神失常,也给她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和沉重的经济负担。

5、母亲妻子桓台探望于德胜遭野蛮阻挠

2006年6月22日于妻再次与婆婆顶着40多度的酷暑来到桓台县看守所,看守所恶警仍然拒绝他们探望,并把于德胜妻推出看守所,接着又将于母从沙发上拖起来推出去。婆媳俩无奈,又来到国保大队,路上看到自己家的蓝色澳拓轿车被警察开着,质问所谓办此案的警察,警察说:于德胜最少判10年,在你家没收的财物全部归国库。于妻说:既然归国库,那你们为何开着我家的车?虽然这个警察吞吞吐吐说不出道理,但于妻与婆婆欲告无门,欲哭无泪,只好离开。

6、刘新娟及家人的遭遇

法轮功学员崔惠兰、刘立新、刘新娟一家在2004年3月12日被山东省东营市和德州市610合谋非法送往淄博市王村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崔惠兰、刘立新、刘新娟,母子女一家,原籍山东省德州市黄河涯镇人,现住在东营市孤岛镇搞装修。就在3月12日他们正忙碌的工作着时,忽然被孤岛镇派出所无凭无据的非法抓走。家人一再要人,恶警说人给带走了,孤岛镇不见人,德州市也不见人。家人几经周折,最后才得知亲人被孤岛镇派出所与德州市黄河涯镇派出所合谋送往淄博市王村劳教所。

刘新娟家中还有个四岁的孩子,刘新娟因在劳教所被迫害刑讯逼供已折磨成癫痫病,后又让其丈夫陪同前去,为了看护其妻丈夫只好把孩子扔在家里托其他人看管,孩子哭闹着找妈妈,刘新娟还在备受折磨,王村劳教所不放人。

7、石油大学家属何亚力遭迫害导致家庭破裂,骨肉分离

石油大学家属何亚力因为修炼法轮功,石油大学恶徒对何亚力家人施压,对何亚力非法拘留、非法关押,最终导致何亚力家庭破裂,何亚力不得不舍下一岁多的孩子远走他乡,骨肉分离,就是这样石油大学公安处的恶人还是念念不忘找到何亚力送洗脑班转化。

8、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恶徒对张爱泉的迫害

张爱泉2000年9月被劳教时,家里还有一个卧床不起的老人、一个正在上学的女儿。就是这样,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恶徒还迫害张爱泉的爱人买断工作(实际为失业)。在张爱泉被非法劳教期间,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恶徒还经常对张爱泉家里骚扰。

9、邱红梅夫妇遭迫害,四岁女儿无人照顾,老父亲精神近乎崩溃

邱红梅,女,30多岁,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新大劳动服务公司职工。丈夫李业明,是胜利油田胜利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夫妻俩思想升华,身体获得健康,工作兢兢业业,与人为善,家庭幸福和睦。他们为了让人了解自己的身心变化和大法的美好,让人知道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以无私博大的胸怀和令人敬佩的善举,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世人。2005 年3月25日晚邱红梅在石油大学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石油大学公安处恶警绑架,非法劳教2年。丈夫李业明也被绑架,在油田洗脑班和看守所惨遭灌食、龙抱柱等酷刑迫害,后下落不明。当时邱红梅60多岁的父亲为女儿四处奔走求救,终日以泪洗面,精神近乎崩溃。四岁的女儿琪琪只得与姥姥、姥爷在一起生活。

10、王卫国的母亲卧病在床无人照顾,荆海的孩子出生38天

2005年9月29日,董宁诱骗绑架胜利采油厂家属董秋菊,并进行了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抄走。董秋菊被非法关押在供应处610洗脑班。董宁又以“释放董秋菊”欺骗其家人说出到过她家的法轮功学员王卫国和荆海,两人很快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分别非法关押在胜采、集输洗脑班。当时王卫国的母亲因摔伤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荆海的孩子当时出生才38天,家里正是需要人的时候。

11、东营市庞光文家人被严重非法骚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消息:近半个月以来,山东省东营市政府惧怕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上北京,对家人骚扰不断。由于庞光文一直在外地工作,政府工作人员包括村、镇、县和市里的干部及警察就恐吓家人,一定要见上庞光文,否则就在网络上下发通缉令,并扬言要强行封闭商店。现在商店里的电话已经全部被非法监控,生意和生活遭到严重干扰,家人痛苦不堪。庞光文的妹妹与朋友通电话只因为时间稍长,她的朋友就被查问是否也炼法轮功。8月5日,庞光文父母顶不住压力不得不带着两个村干部(村书记:项在城,村会计:项玉辉)去庞光文工作的城市去找庞光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