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在九九年十月進京未成,遭到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初,又遭绑架,不但被迫害,婚姻也破碎了。直到二零零二年初,才到北京喊出了压在心里很久想说的话,后又遭绑架。绝食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对照法向内找,由于法理不清,分不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不能用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给家庭和亲人带来痛苦。

面对这一切,我下决心,不管什么关难,只要我认准的这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路,就一定走下去,什么也阻挡不住。

心性在背法中提高

零五年开始背《转法轮》,起早贪黑背,有时间就背,渐渐就背進去了,书也放不下了。没有烦恼,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人在变,心性在提高,我将自己溶于法中。有一天,正在背法,一个念头出来了,该救孩子的父亲了,离婚已经错了,不能让他再毁了。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有时间给我来个电话(他经常玩麻将,不太方便)。”很快给我打过来了,他说:“你有事吗?”我说:“有,是一件好事,听说她(现在的妻子)已经退了?不论咱俩以前如何,为了你们的将来,你也得退。”他说:“我上学时很淘,什么都没入过。”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吧!”他一声不吱,我知道他听進去了。放下电话我哭了,慈悲心出来了。

从那以后,听同修说,他主动和大法弟子打招呼,看来是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了。上段时间儿子(在外地工作)给我打电话,说他爷爷住院了,病的挺重。当时有一念,如果能让他知道大法好,也没白来人世当一回人。

几天后,孩子的父亲打来电话。从三退后,他隔一段时间,就给我打个电话。后来我认识到:你已经得救了,为了你家庭和睦,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就这一念,再也没联系过。今天来电话能是偶然的吗?我打听了一下老人的病情,就告诉他:“你让老人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就会出现。”他笑了,是师父是大法善解了我们这一切怨缘。

修炼路不同,关难也不一样。离婚后,我一直照顾母亲,她身体不好生活不能自理,意识不清醒。我给她听法,念法,她都说记不住,医生确诊是小脑萎缩,说这种状态的病人生命可以维持几年,这样就得牵扯我的大量时间和精力。虽然三件事也做,根本就没做多少,法也在学,可是没学進去真的是很苦恼,一晃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直到零五年背法后,随着心性的提高,法理的展现,放下情,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照顾她,无怨无恨,不执著她的好坏,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要是我们按照法的要求做,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母亲的一切也都是师父说了算,同时用正念坚决否定一切不该承受的关难。

母亲的病加重了,我嘱咐她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答应了,就这样她走了。我相信她一定有好的归宿,虽然遗憾母亲没修大法,但通过我照顾母亲,亲朋好友都认同大法。

做资料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学会做资料了,可是开始基点不正,一段时间机子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直到有一天,同修在电话里说,给我换一台机子,我误听是让我暂停,我这才开始向内找,怕麻烦心,没有责任心等等,根本就是私心,把做资料当成是完成任务,更没有负起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想到这些,我很惭愧,让师父操心了,在心里暗下决心,如果师父再给一次机会,一定不辜负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责任,做好资料救度众生,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机子取回来了,真的给了我这次机会。

面对执着不逃避

母亲走后不久,一位亲属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开始,每天从家里往出走的时候,心里特别难受,有两次上班的路上都哭了,真不想去,心里想,接触人对我来说就这么难吗?带着这颗心怎么救人。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我能面对它,去掉它。

在单位里我是收款的,每天都可以花真相币,也能讲真相,但比做的好的同修,我还差很远。我会继续努力。

帮助同修就是帮助自己

几年来,我地区出现过“病业”状态的同修,也有以这种形式走的,我和其他同修参与了帮助魔难中的同修。有的好了,有的走了。其中有一位同修“病业”时间较长(主意识不清醒),当时我们也意识到是旧势力的迫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可能再出现“病业”,师父也不可能给安排这种关难,既然是旧势力的迫害那就坚决否定它,不被表面假相带动。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通过学习师父讲法,帮助同修要按照法的要求做,以做好三件事为主,别把它看的太重,抽出时间跟同修学法发正念。法理升华了,可是做的过程中,各种人心都暴露出来了。

有一天上午和同修说去看看“病业”的同修,心里就特别不想去,原因是她儿媳排斥大法弟子,许多同修都不去了,也知道是邪恶的干扰,就是不想去。这是我吗?我和同修一起去她家,我先敲门進的,见到她儿媳我就感觉身上下去好多不好的东西,面子心去掉了。不耐心、灰心等等都是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修去的。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和一个“病业”的同修切磋,在切磋的过程中,同修就好了。过后我跟其他同修说,我是咋悟的、咋说的,证实自我心、显示心都出来了。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写稿的前几天,我和同修去医院看望一个“病业”同修,在切磋过程中,认识到自己也认可它。同修有说:几天前,她亲属家要办事,她说去救人,头一天晚上就拉肚子,没去成。当时认识到每一关,每一难,就可能存在当神,还是当人的选择。修炼真是太严肃了。所以我要学好法,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