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一水间 相差如天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引发台湾各界民众的抗议。各路抗议人士络绎不绝,游行人数达到十万人。最引人注目的一支队伍是法轮功学员组成的。

在陈云林落脚的裕元酒店,二十二日一大早,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的横幅就打了出来,绵延两、三公里。三百五十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的演奏,和一百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腰鼓队的表演,气势如虹、蔚为壮观。裕元酒店后面的空飘气球上写着“法轮大法好”、“制止迫害法轮功”。最撼人心魄的是来自台湾各地的约六千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浩大场面。他们用这种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并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洪大而祥和的气势令台湾人由衷的敬佩。

一位人权运动人士说:“看到他们的表现,除了感动外,我似乎看到了一股安定的力量,让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有希望……”

前来抗议的其它团体对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态度呢?台湾台中抗议“江陈会”(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与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举行的会议,简称“江陈会”)的宣传车,在会场不停盘旋来回。车上人士透过扩音器,慷慨激昂地表达他们对陈云林与中共的“呛声”。然而,只要一行经法轮功学员静坐的地点前方,原先语带义愤的活动指挥者倏忽语气大转,轻声细语地提醒车上司机将喇叭音量调低:“注意喔!我们车子经过这里的时候,喇叭音量就转小声点!”宣传车一圈又一圈地绕场,指挥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轻声提醒:“我们不要打扰到法轮功的静坐喔。”

而更让海外媒体和台湾民众感到震撼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彻夜静坐。正逢寒流来袭,加上强风,深夜温度在十度以下,法轮功学员以传统的守夜方式向世人默默地讲述着大法在中国遭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从白天到黑夜,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全世界发出最真挚的呼吁……

法新社记者说:他对法轮功学员在尘土飞扬的空旷黄土地上静坐,及低温下守到清晨,感到不可思议。

看看台湾民众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吧。入夜了,法轮功学员仍在街头举着展板,一家商店的老板特意打开灯,让光线能照出来,他说,“怕太黑,你们看不到。”

一位先生开着车来了,提着一只大茶壶与许多纸杯,走近法轮功学员说:“先生您好,我就住在附近。天气很冷,我送热开水来给你们加油打气!”这位先生一位接一位地询问沿路上的学员,希望这壶热开水,能在寒冬中表达他对这群“真、善、忍”修炼者的支持与敬意。

“别跟我客气啦,你们站这么久,一定会肚子饿的啦!”讲着典型台湾国语的一位先生,亲切地用双手拎着一袋面包,向他见到的法轮功学员一一赠送。

“法轮功这么和平理性,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中共要镇压?他们只是一群修炼人啊!”一名计程车司机感慨表示,他见过大大小小的各种抗争或集会活动,却没见过象法轮功如此平和、如此理性的团体。

食品店老板纪先生看到穿着绣有“法轮大法”字样服装的学员带着喜悦地惊呼:“啊!法轮功!真好!”纪老板接着略带愤慨的神情向学员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实在没道理,人家好端端的修炼,守规矩,讲究提高人性道德,可中共就是要抓要打要杀,世上哪有这种道理,哪有这种政府?这是什么天理!这种政权谁敢与它们为伍?”

附近居民林女士冲着学员直说:“你们实在和其它团体太不一样了,太安静了,太祥和了,太有秩序了,让我们更关心你们,想为你们加油。”

看了这几天明慧网上对台湾法轮功学员以实际行动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报道,不禁让人潸然泪下。法轮功学员的坚持和台湾民众的广泛理解和支持,不由让人想到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一系列残酷迫害。

是啊,法轮功学员和其它的团体“太不一样了,太安静了,太祥和了,太有秩序了”。当年,法轮功学员的表现也曾感动了大陆的人民。那是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时,中共借助科痞何祚庥的栽赃实施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后,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向中央反映情况。从清晨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除了几个代表进去如实反映情况外,大家都在原地静静地站着,没有口号,也没有标语。他们来自于社会各个阶层,年龄不等,有耄耋老人,也有身怀六甲的孕妇,有工人、农民,也有现役军人和警察。

一位北京市民看到法轮功学员高素质的行为,由衷地说:“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见过,有哭的、喊的、闹的、打的、往里冲的,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看到这样的场面,这辈子真是没白活。”更多的民众则惊叹道:“中国有希望。”

荷兰的一家媒体这样报道: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队伍……他们有神的纪律,走后地上没有留下任何脏东西。”

然而,时任中共党魁的江××竟不相信世间会有如此高境界的人群,以自己的鼠肚鸡肠妄称法轮功学员背后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六月七日,江××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并以“亡党亡国”的后果相要挟,逼迫中共政治局的几个常委同意他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而法轮功学员反映情况的万人大上访,也被中共诬称为“围攻中南海”。

谁能想象得到,那么多遍布全国城乡的法轮功炼功场地竟然在一夜之间被取消。在这之前,一九九九年五月下旬开始,全国许多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炼功活动就受到当地公安部门的骚扰。一些地区公安用高压水龙头驱赶炼功人群,并用高音喇叭干扰炼功。各地法轮功辅导站的义务负责人被单位和公安找去谈话、盘查,受到监视、跟踪和电话监听,并被规定不得离开当地。

台湾民众给守夜的法轮功学员开灯、送开水、送面包,对法轮功学员尊重有加,一位游览车司机叶先生以非常惊叹的神情与口气说道:“那真是太不一样了,法轮功学员非常单纯,载他们很安心,只要平安送达目的地就可以了,中途不会有任何额外要求或吵闹,感到很安和,他们真的是非常单纯的团体。”一些广播车竟然喊起“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台湾人的希望”。

可是这么安静祥和的修炼人,在中国被视为什么呢?中共把他们打成“×教”徒,描绘成“自焚”、“剖腹”和杀人的最危险的人。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及其它构陷法轮功的所谓杀人案,在几乎所有的中国电视台被强制播放多少天。至今还有一些人为中共的造假宣传所迷惑,认不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中共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人士展开了更加疯狂的打压,把他们非法关押进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及名目繁多的洗脑班。而更加叫人不能接受的事实是,中共竟然系统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以牟取暴利。

近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份报告,是一位曾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的人士与特别调查员的电话录音。他在电话中公开指证自己曾经亲自见证过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悲惨一幕:“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她的儿子今年可能十二岁了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这就是发生在共产中国的真实的一幕。谁能相信呢?包括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民,他们能相信中共竟是如此的残忍吗?可是,这是事实。家住台湾桃园的胡女士说:“共产党实在太可恶了,将人活活剖开摘取器官贩卖,这是人吗?人能这样做吗?”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屠杀并没有把法轮功修炼者吓倒。相反,他们坚定地走了出来,在香港、在台湾、在中国大陆、在世界各地,随处都能见到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那位被摘取心脏的教师在被活体摘取心脏时讲的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

当然,她不是唯一的一位受害者。在这位匿名人士打电话向国际社会曝光之前,已经有一个直接参与活体摘取过两千位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医生的前妻向国际社会披露了这一惨绝人寰的罪恶。据知情者透露,集体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集中营在中国达三十六处之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屠杀绝对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听了对中共邪党活摘器官的指控录音我泪流不止,看了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彻夜静坐和台湾民众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我又热泪盈眶。我灾难深重的民族啊,还能负担起多少罪恶?为何还未将这个外来邪灵驱逐?每一个炎黄子孙,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清除这个共产邪灵尽一份自己的微薄之力?!

历史请记住,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历史已经铭记:法轮功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安定、祥和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