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安达市盛彦勤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安达市法轮功学员盛彦勤,男,40岁左右,是黑龙江省安达八一牧场大法学员。自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不断受到骚扰,多次被迫害。

2009年12月16日晚,盛彦勤在去青肯泡乡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陷遭绑架,还遭到了毒打。盛彦勤再次被关在了安达市看守所,现家里只有失去了劳动能力的无人照料的年近80岁的老父亲。老人到处去打听儿子的下落,几次到看守所和政保科都不让见人。连日的奔波,极度的忧虑,恶警的欺诈与恐吓,使老人身心受损,精神几近崩溃,夜不能寐,日夜惊恐焦虑,暗自悲伤流泪。

盛彦勤在此前就多次遭迫害。他曾于2004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妻子和他分手。以下是盛彦勤遭迫害经历。

2001年盛彦勤和哥哥盛延军去北京上访,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安达看守所。期间政法乡长付贵春(现已离休)、乡派出所所长郑万金(现已调离)伙同多人凶神恶煞的来到盛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搜查证的情况下,翻箱倒柜找法轮功书籍,想罗列所谓的证据以达到进一步迫害的目地。付贵春告诉家人,拿一万块钱罚金,年迈的老父亲说:我儿子去上访犯了什么罪?盛彦勤他们哥俩从不做坏事,也就是说个实话。付贵春煞有介事地说:你儿子上北京去闹事,跟共产党作对,因为他们去上访,上边罚我们一万块钱,这钱我们不可能给出,我们就得罚你们一万块钱交上去。老人几乎哀求着跟他们说:你们看看我的家,哪有那么多钱啊!他们说:没钱就牵牛。最后家人在压力与无奈下,还是让他们牵走了一头带犊的大奶牛。临走时,他们没给盛家扣押奶牛的单据,只逼迫家人在他们写的“用奶牛顶上边罚款”的签字。这之前也是被他们罚款一千元现金,没给任何收据。

盛彦勤兄弟在看守所被剥夺了一年的自由后回到家中,市里、乡里的警察轮流而至,不断地上门骚扰,蹲坑,长期跟踪监视,搅乱了盛家安宁平静的生活,给家人精神上造成痛苦与恐慌。

2004年盛彦勤因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绥化市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期间恶警为了使他放弃信仰,对他拳打脚踢,让他坐老虎凳,给他上大挂,使他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妻子在种种的压力下,不堪忍受这样的境遇与迫害,无奈之下和他分手,离他而去,家中只剩下年迈的老父亲。

爱子无辜受难,身陷囹圄,无钱无势年迈的老人忧心如焚,寝食难安,强撑瘦弱之躯在乡下与市区派出所、公安局之间往返奔波;面对邪党的威胁与野蛮,老人凄苦无助。

自盛彦勤三年的冤狱回家后,警察还是不断的上门骚扰。其中片警石伟参与了多次的上门骚扰及绑架。看到盛彦勤被迫害的身体虚弱,副所长吴军告诉老人,他在劳教所的档案材料我也看了,你儿子还是挺顽固的,你看他身体也挺弱的(意思是也迫害够呛)。

几年来盛彦勤为了生活在外边打工,这些警察也去摸底骚扰,企图阻止他打工挣钱。把他圈在眼皮底下,接受他们的控制。就在今年的9月26号由现在的政法乡长于连盼(音)、副乡长单玉领着几个警察来到盛家,问盛彦勤上哪去了,老人告诉他们,到双鸭山的亲属那去打工。他们非让老人去把他找回来,老人觉的自己年近80岁了,想让他们陪着去,问了好几个人他们都让老人自己去,最后他们告诉老人,你自己去吧,给你报销路费。老人无奈,自己去了双鸭山找儿子。就这样盛彦勤在双鸭山打工不到两个月,就被强行的接回了家。理由很简单也很荒唐,中共邪党要开60年的所谓的“大庆”了。

12月15日上午8点多,片警石伟和另一警察来到了盛家,问老人:你儿子哪?老人说:他出去了。他们二人没给老人出示搜查证,也没做任何解释,就肆无忌惮的开始翻东西。当翻到抽屉里时,发现有两本法轮功的书,旁边还有一部新手机。他们把书和手机一并没收,老人告诉他们那是我的手机,石伟说:这手机和书是放在一块的,所以就不能给你,得没收。他们走时,没给老人任何扣押物品的单据,也没对老人做任何交代。

盛彦勤被中共恶党迫害得妻离子散,一个和睦的家庭因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遭到非人的迫害,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遭绑架、拘留、劳教、长期被跟踪监视,这是什么样的世道?在此,恳请国际国内仁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迫害。

先源乡电话:
书记室:0455-7224245
乡长室:04557222257
秘书室:04557222504 04557265007
安达政保科:04557224247
安达看守所: 04557883841
行政拘留所:04557333879
指导员:04557883768
先源派出所电话:04558163110
先源派出所所长:孙力平
青肯泡派出所所长:许清文
青肯泡派出所电话:0455767900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