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关注医疗道德原则 康瑞其、高玉敏案引关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法轮功人权”向联合国提交两份报告,报告涉及在中国的药物和精神迫害以及针对妇女的暴力。

康瑞其,女,六十岁,家住湖南省长沙市坡子街西牌社区。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康瑞其被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坡子街派出所、西牌楼社区的人员绑架,被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十八个月。因为康瑞其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劳教所拿她做试验,暗地里打毒针,致使她从此完全失去了正常思维和记忆。劳教所暗地里给她注射不明药物,结果她精神失常,记不起家人和朋友,完全失去了正常思维和记忆。她大多数时间发呆或胡言乱语。

法轮功学员高玉敏,四十岁,家住黑龙江省富锦市北江沿。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高玉敏在哥哥家看望母亲,一群富锦市国保大队和公安局的警察破门而入,绑架了高玉敏等兄妹三人。当时高玉敏身怀三个月的身孕。十月份的时候,高玉敏在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八天后,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双目什么也看不见了,出现了严重缺血,昏迷后被送到富锦铁路医院进行输血。医生发现她没有脉搏,心跳也停止了。医生紧急做了手术,发现高玉敏腹腔内全是瘀血,子宫内有一个死去的胎儿。高玉敏在医院住了八天,共花费了她家人一万元人民币,随后高玉敏被送回家调养。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富锦市公安局警察又闯进高玉敏家将她绑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她送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药物和精神迫害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之一,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提交给本年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的报告中指出,“很多情况下,这种关押与强制治疗是不经过法律审核的。比如,当联合国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访华时注意到,在中共的行政拘留中,他们经常采用‘强制药物治疗’手段,改变被关押者的思想。”

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关于酷刑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医务人员和其他保健人员的作用和责任议案,其中强调:“按照《医疗道德原则》,医务人员和其他保健人员如积极或消极地从事构成参与、共谋、怂恿或企图施行酷刑或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行为,则为严重违反医疗道德的行为。”

此议案并向医务人员强调:“上级官员或公共当局的命令或指示不应被援引为实施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理由,各国不得请求或要求包括任何医务人员或其他保健人员在内任何人实施任何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行为。”

妇女和被关押人员都是处在特别明显的弱势地位上的,而怀孕的妇女受到酷刑而导致胎儿死亡的案例更令人发指。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等特派专员曾先后就数十名具体的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向中共提出过质询,其中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与“酷刑问题”特派专员、“针对妇女暴力”特派专员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就河北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韩玉芝被强奸案所作的联合紧急质询,迫使中共不得不在国际上承认强奸事实。此案已经在联合国记录在案。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当今世界上最权威的国际人权立法与人权状况监督机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属下的人权机制(包括职责不同的工作组和特派专员等)每年向三千多名来自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五十三个成员国、一百四十六个观察员国以及众多的非政府组织机构的代表提交年度总结报告。

迄今为止,在联合国,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已经是公认的事实,联合国处理法轮功受迫害案例超过一千例,这在联合国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收入联合国人权年度报告中的案例,意味着该案例将会通报各国政府,全球皆知。特派专员们将对侵犯人权的政府作出质询,各会员国必须予以回复和解释,而他们的回复与解释也记录在年度报告中。因此特派专员们的报告举足轻重,而围绕着他们的报告的每一个演讲或活动细节,都可能会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5/215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