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邪恶标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前段时间上街,突然看见在大街的一侧出现了一条标语:“珍爱生命,反对邪教”。这条标语是用漆布彩印后镶在铁框上又钉在墙上的。字很大且醒目,过往行人不用太注目皆能看到。因受邪党多年宣传的影响,群众一看就知其是指向法轮功的,不明真相的人就会中毒受害。这条大街是该县城最繁华的大街,也是某国道途经之路,外地来往车辆较多,因此这条标语的毒害性就越发不可低估。看到它后,我就想要除掉它。

可是怎么除呢?白天来往人多,晚上灯光明亮,行动起来确实有许多难处。但是总不能看着它天天在那儿散毒,让众多生灵受害而不管。焦虑之际,又偏偏看到某商家在此标语前搞促销活动,演出一些所谓文艺节目,引来众人围观。我心更急了。围观的人自然也都是这邪恶标语的受害者,这标语一天不除,就会多毒害一些众生。于是我决定当天夜间行动,并请师父加持。

当晚十一点许,我带着一瓶黑墨水直奔邪恶标语而去。快接近目标时发现有两辆汽车停靠在那里,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心去做。我先绕到车旁观察一下,一辆车内无人,另一辆车的驾驶室是封闭的,有人无人看不清。此时来往行人虽不多了,但过往车辆不少,街道被车灯、路灯照得还相当明亮。我心里有些紧张,但很快心一横:要救度众生,不管那些了,既然来了,非做不可!顿时头脑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了,连求师父帮助都忘了。我伸手从兜里掏出墨水瓶,就在那一瞬间,路灯突然全都熄灭了,街上顿时暗下来,我迅速将墨水瓶盖打开,将墨汁上下左右泼撒到邪恶标语上。看看标语已是面目皆非了,我才转身往回走。

这时我发现:只有立邪恶标语的那条大街和与之相连的横街路灯灭了,其它的街上路灯都亮着。这我才悟到是师父在帮助我呢!

回来后我很高兴,终于除了一害!可是第二天发现那邪恶标语不但没被撤掉,泼上的墨水却被擦掉了。我很茫然:那标语的漆布怎么没被墨水浸透呢?我向内找发现,是我的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决定再去清除。这次我与甲同修商量一起去,用剪刀把它剪掉。我动手,他发正念。

几天后的一个午夜,我俩发完正念来到现场。这时路灯全熄了。由于同修加持,我心态比上次稳定多了。我带着马扎子去的,可是蹬上去还是够不着,用剪刀豁了多处,只能豁到标语的底边。甲同修个子高,又上来豁,也只能豁到中部,把字的下半部剪掉,我们只好就这样回来了。到家后心想,那个邪恶的标语已经被割去一半,成了破烂,放在那里影响观瞻,那立这标语的恶人一定会去撤掉它。可是,几天过去了,十几天过去了,直到邪党国殇日到了也没人动那个破烂标语。

此时,我和同修悟到:一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已经少了,控制恶人的力度差了,恶人也就不那么积极干坏事了;二是这破烂的邪恶标语还能让人辨别出它的原意,还能起散毒的作用,所以我们还得继续清除!

这期间我到某社区办事,发现院内的墙上也有类似的标语,标语的位置较街上的低,字也小,清除会方便些。经商议,我与甲同修在同一天分别行动,他继续去毁掉那残缺的邪恶标语,我到社区大院去做。

天黑后我赶到那个社区,期间虽也遇到一些干扰。但由于不断的发正念,将干扰的人员驱走,智慧的躲过人的视线,间断的做了几次后,终于把那标语全都剪除,顺利而归。

甲同修零点发完正念出去行动,半夜一时许回来了,但表示不太尽意,因白天测不准。虽带了折叠梯,可高度仍不够,临时又垫了一些砖,字的顶端还是留下一点残迹。虽然不太尽人意,但它已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散毒了。销毁邪恶标语的目地基本达到了。

这次铲除邪恶标语的过程让我体会到:只要我们念正,符合法的要求,就没有做不到的事。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帮助我们,根据我们的情况,给我们创造有利可行的条件。

我第一次行动前,心里曾想:要是下点小雨,打个伞行动就不那么引人注目,结果真的就下了点小雨;到了目地地,刚要做,觉得街上太亮,结果路灯突然灭了,这还不是师父在加持吗?!尽管当时忘了求师父,但师父知道弟子的想法和需要。只是自己某些心性还不到位,准备不足,所以做的还不那么圆满,有待今后加强学法、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