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重庆市渝北区法院、检察院非法构陷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 重庆市渝北区法院、检察院非法构陷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重庆市渝北区法院、检察院在九九年“七•二零”后,紧跟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渝北区检察院明知非法,明知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的行为,却对法轮功学员提起所谓的“公诉”,渝北区法院则非法判刑,令法轮功学员无辜身陷囹圄,遭受进一步的迫害。

    现将重庆市渝北区法院、检察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公布如下:

    一、秘密审判法轮功学员向宥沩

    法轮功学员向宥沩,男,原为重庆三峡学院学生,因在读大学时炼功,被迫害辍学,流亡他乡一年。后重庆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指使渝北区国保支队恶警长时间蹲点、跟踪。在无任何真实可信证据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晚,渝北区国保支队恶警在渝北区双凤桥街道横街支巷六幢三单元7-1号房强行绑架向宥沩,非法拘禁六天七夜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将向宥沩非法刑拘关押在渝北区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渝北区法院二庭秘密开庭,非法审判向宥沩。向宥沩的父母接到儿子被审判的消息后,连夜乘车从一百多公里外及时赶到,自行入庭旁听。渝北区公诉机关(渝北区检察院)公诉人以向宥沩“破坏法律实施罪”为罪名提起公诉。向宥沩当庭否认了一切强加的书面伪证。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向宥沩在渝北区看守所一百三十六舍收到渝北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的判决书,待他收到判决后,向宥沩立即交了上诉书,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结果不详)。

    二、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杨玉英

    法轮功学员杨玉英,女,二零零五年因为帮助、收留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被恶警非法绑架、关押,恶警强令家人交很多钱取保,让杨玉英的丈夫倾家荡产。后来国保支队恶警三番五次以收监为借口要挟。二零零六年,杨玉英的母亲向当地人讲迫害真相,被恶警迫害,流离失所,住到女儿家。被恶警知道后,恶警以杨玉英收留自己母亲为罪名,将她绑架。非法关押两月后,渝北区法院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杨玉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杨玉英被邪恶之徒非法判刑三年半。

    三、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李治、唐兵

    法轮功学员李治、唐兵因二零零一年九月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渝北区法院非法开庭,恶警不准李治、唐兵的亲友和百姓旁听,只悄悄的关门进行秘密审判(结果不详)。

    四、黑箱操作,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李忠兰

    法轮功学员李忠兰,女,九七年得法,一直都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二零零二年五月左右,李忠兰在车上向世人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被坏人诬告,后被非法绑架到复兴派出所。李忠兰在派出所中走脱。之后李忠兰流离失所三年多,有家不能归。

    二零零五年十月六日,重庆峰会前李忠兰与几人在一家“农家乐”吃饭被恶警发现,第二次被绑架到渝北区一碗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久。期间她被打掉三颗门牙,面部伤口很久才好。李忠兰被迫害的皮包骨头。

    二零零六年九月,渝北区法院黑箱操作,对李忠兰非法判刑三年,于十月初将李忠兰劫持到永川劳改农场(茶场)非法关押迫害。

    五、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李宗兰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下午,李宗兰(女)与黄镇、李秀英、余光河、邹孝等法轮功学员在沙坪坝区平顶山二棵树喝茶,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绑架。后李宗兰被渝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四年监禁,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监狱(已从永川搬到九龙坡区走马镇)。

    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王艳

    重庆法轮功学员王艳,女,三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十月在重庆西南师范大学上学时有缘喜得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大学毕业后,王艳到重庆市渝北区实验中学成为一名教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王艳和其他的大法学员制作悬挂大法真相条幅被抓捕,被渝北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非法关押在渝北区看守所的一年时间里,王艳被长期强迫制作头疼粉袋子。王艳认为自己修大法、讲清真相根本无罪,提出上诉,邪党司法部门只是在形式上走走样子,维持原判。

    二零零二年初,王艳与其他大法学员被非法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王艳被渝北区“六一零”、双凤派出所恶警和渝北区实验中学一个副校长从监狱接出回家,并说她已经被开除。从此王艳外出打工,过着漂泊的生活。

    重庆市渝北区法院已从双凤路搬到渝北区空港大道(空港大道转盘旁,紧邻渝北区广播电视台)。

    重庆市渝北区检察院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平支街三号。(西南政法大学与渝北区检察院合办的教学科研实践基地也在这里)


    重庆市渝北区检察院

    重庆市渝北区法院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后,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一直参与迫害,长年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关押,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现将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提供如下:

    一、新山村派出所的犯罪事实

    1、长期抄家、恐吓,致法轮功学员钟志玲离世

    钟志玲,家住重庆大渡口区翠园路,一九九六年乳腺癌扩散,重庆医科大学的医生表示无法救治。钟志玲在家等死的时候,听说法轮大法的神奇,就开始修炼起来,一年后再到重医检查,已经无癌细胞了,医生称太神奇了。从此,这个需要家中人长期服侍的她,反过来还能帮助家里做家务活了,钟志玲后来还在九龙坡区马王乡小学工作。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一科不法人员的指挥下,新山村派出所恶警多次对钟志玲进行抄家、恐吓,威逼要她放弃修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晚,钟志玲被非法抓捕。多次的骚扰致使丈夫与她离婚,钟志玲的工作也因恶警的骚扰而失去,当时儿子还在上大学。

    就是这样的条件下,钟志玲始终坚持修炼大法。但长期的精神折磨和恐吓导致她旧病复发、精神耗尽,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含冤去世。钟志玲去世后那几天,这些恶警害怕众亲友情绪爆发,找他们算账,一直没胆再来骚扰。

    2、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下午,大渡口区十几个恶警强行翻窗将法轮功学员陈廷芬、陈梦春母女非法劫持,家中被抄的一片狼藉,还抄走了一些大法书与真相材料。同时被抄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黄光明、张正伟,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大渡口区看守所。参与迫害的有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一科、新山村派出所、跃进村派出所、春晖路派出所及所在街道、各居委会。

    3、非法扣押法轮功学员刘亚林

    刘亚林,法轮功学员,为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六十多岁。刘亚林一家非常和睦,夫妇俩与三个美丽的女儿正直、善良,深得同事朋友和街坊邻居的喜爱。因为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和坚持信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刘亚林被恶警强行扣押在大渡口区体育宾馆七天。回家后刘亚林随即在户外炼功,又被新山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放回。

    4、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李东明

    法轮功学员李东明,男,五十多岁,是重庆市钢铁集团公司綦江铁矿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李东明被重庆市大渡口区新山村派出所非法搜查宿舍,被收缴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李东明后被非法关押在大渡口区看守所。

    重庆市新山村派出所地址:重庆市大渡口区新山村花生堡五号。联系电话:(023)89167438。


    重庆市新山村派出所

    二、跃进村派出所的犯罪事实

    1、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段绍明

    法轮功学员段绍明,男,二零零一年元月被重庆市大渡口区政法委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关进重庆钢铁厂医院精神科进行摧残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段绍明给沙坪坝区回龙坝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鄢兴良打电话讲真相,被其诬告。大渡口区跃进村派出所、大渡口大汇一村六段居委会蔡志明对其强行搜身并抄家,收走真相资料一份。恶警后又对段绍明家进行了翻箱倒櫃的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资料,并将他绑架。后段绍明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钢铁厂医院精神病科,和十多个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屋里恶臭熏天。他本来就没有病,可是医院恶医以他病重为由,不准出院。

    2、绑架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余树林

    法轮功学员余树林,女,四十岁左右,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跳蹬镇石林村。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法轮功学员余树林在该地讲真相时,被重庆大渡口区跃进村派出所恶警罗兴兵、彭忠绑架,并被强行送至大渡口区看守所迫害。他在看守所受到文越岭、刘光静、李柯、杨波等恶警的迫害。后九龙坡区白市驿镇骨科医院受邪恶操纵,辞退在该院打工的法轮功学员余树林。

    跃进村派出所恶人吕新廷:大渡口区跃进村街道主任,跃进村派出所指导员,专门负责迫害该地区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吕新廷直接和大渡口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联系。

    跃进村派出所地址:重庆市大渡口区跃进村三十八号(重钢有限责任公司退管工作站旁,旁边居民楼正在拆迁)。电话:023-68845045。


    重庆市跃进村派出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