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诬判九年 严春玲狱中遭非人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哈尔滨大法弟子严春玲二零零三年遭绑架后被诬判九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长期遭受非人折磨,严重心肌炎复发,几次昏迷。自二零零八年四月,监狱就不让家人探视。状况令人担忧。

严春玲,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是哈尔滨市南岗区大直街人,她曾患严重的心肌炎,一九八六年元旦,结婚不到一个月的她,就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后来又因胆囊炎,长期不能上班,后又得甲亢,能吃不能干,上楼都上不去。活得太艰难,令她几次想轻生。

一九九五年春,严春玲喜得大法,修炼后疾病全无,精力充沛,和原来好象变了一个人,大法给予她新生,所以一直坚定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 严春玲想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因单位不让上班,生活困难没钱坐车,她就徒步走,大约十月份,她走到公主岭时,被恶人绑架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七十多天,一直被关押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严春玲又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在狱中一度被迫害得长疥疮,感染很严重,脓血结痂粘在身上,狱警强行往下揭。严春玲高烧四十度四十多天,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吃的和钱。因她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非法延期三个月才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严春玲到林咏梅家串门,正赶上恶警去抓张传铎、林咏梅夫妇,恶警把严春玲一起绑架了。

严春玲在看守所不配合迫害,被戴手铐脚镣四十多天。严春玲后被诬判九年,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狱中她遭受长期被关小号,长时间背铐长达九十六天,不让上厕所,长期不许洗漱等非人折磨。严春玲曾被迫害血压高达220,严重心肌炎复发,昏迷几次,昏睡很长时间。二零零六年九月,狱警因严春玲拒绝“转化”,将她强行押到十一监区攻坚队迫害。

从二零零八年四月起,监狱就不让家人探视严春玲,至今已有二十多个月了,不知严春玲情况到底什么样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