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我是农村一所学校的初中教师,一九九七年得法。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真是感慨万千。有过关后的喜悦,有摔跤后的痛苦。风风雨雨、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就象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逐渐长大、成熟。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倍感荣幸,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下面就谈谈自己这十几年来的一些修炼体会,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责任

自九七年得法后,我一直在当地做协调工作。我乡的学员大部份都是九八年冬、九九年春得法的。那时,我们几个先得法的同修,不论是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只要有时间就出去到各村洪法救人,截止九九年春,我乡已有一百六十多人学法修炼,几乎每个村都有,并且学法人数还在增加。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使得我乡刚刚得法几个月的学员大部份都不炼了,坚持炼的,多数只是躲在家里悄悄的炼。并且,我们相继有十几个同修被非法关押,有的还被判了刑,修炼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二零零二年三月,师父发表了经文《北美巡回讲法》,我四月份闯出县看守所后,立即与其他二位协调人认认真真的反复学习,师尊的法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的责任非常重大。于是我们顶着各种压力,带上师尊的这篇讲法,到每个曾经炼过功的学员家多次与他们学习、交流、切磋,有一个距离乡政府近二十里的山村,由于路不好走,和我们联系的不及时,他们的状态一直时好时坏,很不稳定,为此,这个村我们几个同修去的次数超过二十次。我白天上班,就利用晚上和节假日的时间,无论刮风下雨,再苦再累觉得也值。我们的累没白受,渐渐的就有一些学员又走入大法中来。记的有一个女同修,“七·二零”后吓得就不炼了,一位协调人去找她,把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告诉她后,她激动的说:“以后我可得好好修,我自己圆满不圆满放在一边,为了那些无数的众生我也得好好的修。”从那以后,她一直比较精進,在她们小小的村子里,还发展了近十名新学员。经历了这些年,有搬迁走的,有被迫害死的、还有确实不炼的、还有新学的等等,现在我们乡有近七十人修炼大法,各村都有学法小组。

二、背法

自修炼以来,自己一直很注重学法,深知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学好法是根本,这是师尊多次讲法中嘱咐的。得法初的几年,我由于学法流于形式,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重,曾二次被拘留,一次被关進洗脑班,但都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正念闯了出来。二零零三年四月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我绝食九天后,回到了家。我一边学法一边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执著心,决定在学法上下一番苦功。于是,我在单位很快就开创出了好的修炼环境。白天上班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完成后,同事们都在谈天说地,我就抓紧时间静心的学法、抄法、背法,当背完一遍《转法轮》后,自己真是感觉身心变化很大,特别是自己也能悟法理了,遇到问题能从法上去认识了,于是,我就一遍一遍的坚持背下去,直到现在。

农村的大法弟子普遍是农活重,识字少,所以,学法总是跟不上。为了使我乡大法弟子尽快整体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在我们的协调下,各村都成立了学法组,每周能走出来的同修都集中一次学法交流,从二零零三年一直走到现在,每遇到整体出现或面临的一些问题,就在全乡集体学法交流会上共同学法切磋,效果很好。另外,在二零零四年秋,我把自己背法的体会与同修们做了交流,于是,我们整体做了安排,每周除了自己要背的法以外,集体统一规定一些,先从背《洪吟》开始,有时一周一首,有时两首,慢慢的越背越快,后来,师父的其他经文也安排背,每次全乡集中学习时,先齐声背法,这样一来,同修们背法的热情很高,做饭时,干农活时,身上都装着抄着法的硬纸片或小本子,就连不识字的老年同修也都积极参与,每次先背法,再学法交流,这个场非常好。通过组织大家背法,对自己也是个促進,安排下周背的法,自己再忙也得挤时间背下来,这样互相促進,真是受益匪浅。

去年奥运期间,别的乡都办班了,只有我们乡没办成。为了应付上边的检查,只在一个村(这个村大法弟子最多)办了个假班,雇了五个不炼功的人充数,每天每人发三十元工资。今年邪党“国庆安保期间”,县里在我乡每个村都安排了值班人员,但是我们仍有部份同修继续坚持每周的集体学法交流。

三、讲真相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九月,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我们组织大家反复学习。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这段法对我们的触动很大。于是,我们几位同修首先积极行动起来,带领全乡同修,踏遍了全乡的村村户户,有的去了好几次,就连老年同修也积极参与,不会骑车,步行二十多里到山沟里讲真相,他(她)们说,能骑车的地方你们去,路不好走的地方我们去。大家齐心合力,整体配合,讲真相效果很不错。

“三退”大潮一开始,同修们觉的有难度,县城的同修主动来与我们学习切磋,我们首先组织大家学《九评》,看《九评》光盘,我首先劝退了当了多年村干部的公爹,老人对我说:“我信你说的话,只要你说是好事,我就听,你不会害我的。”这件事对同修们震动不小,多数同修认为,别人退他也不会退的,他可是个老党员了。没想到他退的这么痛快。于是,大家转变了观念,都行动起来了。先从自家的亲朋好友开始退,然后再按各村一家一户的劝退,做的很辛苦,但却乐在其中,大家遇到问题回来及时切磋,最后实在不退的,我们按人名都登记下来,让县城同修再来讲,同时我们也给这部份人写真相信,尽力救度这些受蒙蔽深的世人。

几年下来,我的亲朋好友基本上都退了,单位的领导、同事一个也没落,新来一个退一个。去年奥运期间,我们校长是刚调来的,不明大法真相,按照上边的指示,要求我到学校住,我利用了两个半天的时间,主动到校与新校长讲真相,校长明白真相后,马上退出了邪党组织,还接受了我送给他的真相护身符。结果,我县其他学校的大法弟子都被迫住到了学校,只有我们乡的没去住。另外,我校的学生无论是我教的班,不是我教的班,每年我都一一核对,尽量不落下一个。前几天的一个晚自习,我利用目前危及到学生生命的“甲流”对刚入学一个多月的七年级学生讲真相,当时就有四个要退的,其中有个男孩郑重的对我说:“老师,你可千万别忘了给我退呀”,一连说了好几遍。真的,师父说的千真万确,有多少生命在急切的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只能是精進再精進。才对得起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才对得起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敢于冒着天胆下来的可贵的生命。

我们把本乡各村讲了几遍后,就去其它乡镇讲了。二零零七年四月,我县有七名大法弟子因发真相资料被判刑了,当时绝大多数同修都不敢出去讲真相了,面对这种现状,我参与了协调营救同修的项目。随着我们到各级相关部门要人,讲真相救人,我县的正法环境逐渐好转。到了秋天,为了多救人,快救人,我们县城的几位同修提议,要组织大家打车到全县没有大法弟子的乡村讲真相、劝三退。作为协调人的我,应该积极参与配合,于是,为了照顾我们上班的同修,我们规定,每个星期的六、日选一天出去,其余时间好好静心学法,当然,平时也可以自由的讲。我出去两次后,觉的效果很不错,就协调我乡的同修与县城的同修互相搭配,每次安排讲真相效果比较好的带一个,这样一来,我乡的同修提高很快。我们每到一个村,根据村子的大小留人,有时碰到小村子,同时能讲二、三个村,每次回来都退至少上百人。后来,又有其他乡的同修参与進来。有一次,一个面包车拉了我们十三位大法弟子,并且还走了很长一段坡路,我们请师父加持,结果来回都很顺利。我们采用这种方式出去讲了半年多,明白真相的有上万人,劝退数千人,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从中修去了很多执著心,尤其是怕心、争斗心等,心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在讲真相的同时,真相资料也得跟上,在县城同修的协调下,我乡同修除了发放本乡资料外,还负责发放另外一个乡的真相资料。一开始,我几乎每次都参与。后来,我们几个协调人,根据我乡同修的现状,想让那些没走出来的老年同修也参与進来,因此,针对此事,我们集体学法时進行了切磋。结果这些老年同修也很愿意去,只是有些顾虑。我们安排了几次,就让状态好的年轻大法弟子分别带一个老年弟子。我们告诉他们,今天出来,哪怕只送一张也不白来。结果他们表现的很不错。我们还有两位带小孩的女大法弟子,晚上孩子没人看,自己又想去救人,我们就安排她们带上孩子坐车一起去,给大家提供走出来的机会。我们每次一去就是一夜。在路上时我们除了齐声背法就是发正念,基本上都很顺利,当然,也有危险的时候,但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正念正行,最后还是平安的回了家。六年来,我乡的大法弟子无论是发资料,还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都越来越成熟,每个大法弟子都平稳的走了过来。

四、营救同修

在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们县城的七名同修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了,当时全县同修的状态很不好,开始只有二位家属(同修)到县有关部门要人,大多数同修只是在家里发正念营救。面对现状,县里的几个协调人推选我和另一名同修来负责这个营救项目。当时,我觉的这真是一道大难题,但我心里很明白,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里面肯定有我要修的。于是,我们在其他一些同修的配合下,先从本县开始,到相关的单位,讲真相要人。师父的《美国首都讲法》发表后,我通过反复学习,与部份同修静心切磋,明白了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救人。

师父的讲法对我触动很大,我们几位同修经过认真切磋,决定走出去,以营救同修为契机,去救度那些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不能单纯的为了营救而营救,应救度更多的世人。由于我们七名同修的案子已递到市检察院,于是在八月八日那天,我们八名同修来到了市检察院、法院讲真相,在家的同修们整体配合发正念。这一天下来,我们与所有接触的人员都讲了大法真相,并有十几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整个过程進行的很顺利,无论面对什么身份的人,在师尊的加持下,在我们纯正慈悲的场中,只有我们讲真相救人的份,邪恶因素不起任何作用,感觉这些人就在等着我们去救度。

这一步迈出后,对我县同修鼓舞很大,紧接着,又有一些同修陆续参与進来,我们先后驱车到二百多里外的市检察院三次、市法院二次、市司法局一次,还有市人大及关押同修的看守所,以后我们又以请律师为名,与律师讲真相,经过三个多月的讲真相,许多有缘人得救了。最后,我们还从十一家律师事务所选聘了七名正义律师,为我县的七名同修做了无罪辩护,无论对参与这件事的法官、检察官、警察及他们上边的决策者,都有一个很大的震撼。

通过这次营救同修,我感受很深,每次出去讲真相,我的心性都得到了升华,使我修去了许多执著心,如:欢喜心、显示心、怕心、证实自我的心等。

去年奥运前夕,我县有四名同修在白天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告发,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河北女子劳教所”。今年六月份先到期的同修家属去接人,结果劳教所不放人。借口是“不转化”,延期了。得到消息后,我们几名协调人与县城一些同修立即切磋,并把这次即将到期的其余二名同修的家属(也修炼)召集来,切磋营救措施,最后决定,到劳教所去要人。这些年,我们营救同修去过不少地方,还从未去过劳教所。主要原因:一是那里距我们有一千多里,路途太远,不方便;二是同修们的心性不到位。谁去呢?作为协调人,关键时候应走在同修的前面,修炼路上没有顺风车,于是,我再一次决定自己先迈出这一步。我知道,这不是冲动,是理性的选择,这种理性来源于师尊的法,是师尊是法给了我正念,我感到自己正在走向成熟。

第一次去劳教所共八人,天气格外的热,我们几名同修挤在一辆面包车里,不知出了多少汗,我们一路发着正念,连夜赶到那里,天一亮,我们先在劳教所门外发正念,然后,到上班时间我们就去要人了,门卫是两个年轻人,态度还不错,我们几位同修说明了来意:家人到期了,我们几位家属及亲戚来接人回家。经过门卫联系,告诉说:延期了,请回吧!接着,我们就要求见主管的人员,两个小时后,一个女管教出来了,态度蛮横的说:“不转化,就延期,延期多少天,看她的表现,她在里面很不听话。”我们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修真善忍的人本来就没错。劳教决定书上哪条规定不转化就延期?”我们几位同修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急匆匆的躲走了。这次效果虽然不是太好,但毕竟我们迈出了这一步,对那里的工作人员是个不小的震动。去的同修都有感受,明显感觉到那里的邪恶因素已经被销毁了很多。

回来后,我们切磋继续去劳教所营救同修,第二次又有几位同修主动要去,并顺便看看那里监狱被关押的同修。从那以后,我县的一名同修在劳教所的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供大家发正念营救同修用,后来,我地同修与那里本地的同修取得了联系,共同切磋、共同营救。他们闯進了劳教所,找了主管人员,之后,又去了省劳教局等,最后,经过一个多月的营救,三位没向邪恶“转化”的同修先后回到了家。

通过这次营救同修,我县大法弟子的整体状态有了很大的转变,心性有了明显的提高。我从中又一次得到了很好的锤炼。

学习师父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真是让我突破了一层壳,感觉以前的我怎么那么不宽容、不慈悲。通过学法,我悟到,我们应对照师父的法找出以前的不足,尽快弥补。于是,我们有许多同修都建议:去关押我们同修的劳教所、监狱发正念、看同修、讲真相救人,鼓励那里面的同修不要消极承受,要正念正行,往出突破。七月的一天,我们有十四名同修分开两组,五名去了石家庄的“河北女子劳教所”,我们九名都去了“河北冀东监狱”,那里非法关押了我们四名同修,有一名同修已被关了七年了,到现在也没“转化”。四名同修他们都不在一个监区,我们分别去看望,每个地方开始都不让会见,我不再是以前的我,我看到那些监狱的工作人员,没有了恨心,心中只有慈悲。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们整体的正念配合下,四位同修都见到了,他们都很激动,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去看他们,因为路途太远了。见面后,我们智慧的告诉了一些近期师尊的讲法和女子劳教所那边有几十人不“转化”的消息,他们很受鼓舞。我们见最后一位同修时,那里的两名警官把我们送到了院子里,听了许多真相。我慈悲的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是要得福报的。”警官面带笑容点着头。

是啊,狱中的同修非常需要我们及时的鼓励。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太差了,真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尊。以后一定要做好。

五、我也开了一朵小花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们当地做资料的两位同修被绑架了,资料点被抄,损失很大,我乡的真相资料断了来源。我与同修甲切磋后,决定我俩买个复印机自己做。当时,全县的形势很紧张,我乡是邪恶监视的重点,我俩又是刚从监狱回来的,修炼环境很不好。当我们把想买机子的事告诉家里人后,他们一致极力反对。怕我们再次被抓。于是,我俩一边从县城拿,但经常供应不足,一边想办法。师尊看到了我们那颗为整体着想的心,给我们安排了此事。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家来了两位同修,都是很熟悉的,他们一家三口在外流离失所,一進门就说,我们来供应你乡的真相资料吧,很快我们就安排了联系方式。那一刻,我一个劲的在心里感谢师尊。于是,我与甲同修每两周就坐公共汽车到距我地二百多里的外地取资料。去了几次后,觉的运费太大,而且那里做资料的同修非常辛苦。我们最后一次去取资料时,有位做资料的同修对我们说:“你俩自己不想做资料吗?你们又有文化。”我说:“我们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家庭环境不行。”那位同修鼓励我们说:“关键是你有没有这个愿望。”我说,我们回去后好好考虑考虑吧。回来后,我俩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资料点办起来。我们先不告诉家人,以后知道了再说。于是,我们又去了一次,我简单的学了一遍真相资料、周刊怎样打印(以前我只会复印),前后不到五分钟,然后就把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带回了家。每周六、日,乘家人不在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之后,就由我自己承担了。当时,我还不会上网、下载,就与县城的同修联系,用U盘传递,再后来,县城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渐渐的师父的经文、小册子等我都能独立做了。我经常把明慧网上的一些对我地同修有帮助的文章下载下来,给同修们看,为我乡同修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六年来,一直平稳的走到今天。

做资料的过程真是一个很好的修心过程,这过程中,修去了我急躁心、完成任务的心、怕心等。一开始做资料,听到一有敲门声,心就跳,尤其怕我丈夫知道,后来我觉的不能再背着他了,我做的是宇宙中最好的事,救人的事。有一天,我心情平静的跟他说了做资料的事,他反而笑着说:“我早知道了。”他嘱咐我千万要注意安全,你可不能再出事了,我和孩子可不能没有你。我告诉他说:“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我好好修,邪恶甭想再来迫害我们。”从那以后,我在家就能堂堂正正的、踏踏实实的做资料了,直到现在。当我晚上出去发资料,白天到各村讲真相,到各级部门要人,讲真相时,一开始我的心也不稳过,心里时不时的就想起了家里的机器。后来,周刊里同修的一篇文章点悟了我,家里所有大法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法器,从此我很快就把那颗不正的心放下了,踏踏实实的做着三件事。今年寒假期间,我丈夫和女儿一致同意,家里安了宽带,我做大法工作更方便了。

“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当地也在做,我也与同修互相配合着发展了新的同修做资料,教同修上明慧网

六、走正走好最后修炼路

做过协调工作的同修都有过体会,就是一个字—“忙”。我以前把做事当作修炼,整天忙个不行,法也没少学,就是不静心,因此摔了不少跟头。最近这两年,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修”,如何向内找。并深深的悟到,学好法是做好协调工作的根本。

风风雨雨走过这些年,自己的家庭环境及工作环境都很宽松,我校几位教师车上都明挂着大法护身符,我从零四年退了邪党后,再没交过党费,一切有关的活动也不用参加。我觉的修好自己是很重要的。迫害严重的那几年,好多同事、亲朋好友都说我,太可惜了,有的还骂我痴迷。这几年,当我站到他们面前时,都让他们羡慕,最羡慕的是我有一个好身体,面色白里透红,近五十岁的人了,精神状态很好。好多人都说,你炼的真不错,坚持了这么多年,真不容易!我们都佩服你。前几天,上大学三年级的女儿打电话说:“妈,我太感谢师父了,我从法中太受益了!您知道吗?我在我的同学中,遇事表现是最理智的,承受力最强,我都感到惊奇。”接着,她和我谈起了一些具体事情。我感到,这些年的魔难使她成熟多了。另外,这两天,丈夫为了让我多抽出点时间写修炼体会,家务活他全包了。

修炼这么多年了,虽然修去了很多执著心,但自己知道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环境越来越宽松了,就容易懈怠、放松,因此,我时时用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但是不管怎么样,修炼嘛,希望大家能够锻炼的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能够象个修炼人做事。”来提醒自己。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