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借第六次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我的修炼体会。

一、得法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记的当时我刚生完孩子几个月,丈夫有一天回来说他学法轮功了,而且讲了功法多么多么好,我有一些动心,但由于孩子小,没有精力,只是听一听没有在意。有一天本地一同修去我婆婆家,谈话中讲了法轮功的功理功法,还讲到了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我一惊!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听、看一些神话故事、修炼故事,预言也看过一些。所以当时就打断他的话说:“难道这位师父就是拯救地球的人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当时他就说:“那你说呢?”没有正面回答我。我心里很是困惑。

没过几天,我丈夫就拿回了一本书,和师父的讲法磁带给我听,我把书一打开,师父的照片一下就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当时就问丈夫:“这个人我怎么这么熟悉,好象是我家小时候的邻居。”丈夫说:“是真的吗?”我说:“是。”再仔细一想是什么时候的邻居就想不起来了。由于我又要带孩子又要上班没时间看书,就听讲法磁带,而且都是晚上睡觉时和孩子躺着听,每次只听一会就睡着了,就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给我净化了身体。由于我从小就贪吃,有胃痛的毛病,师父清理身体时因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净化身体,只觉的胃痛吃药也不见效,全身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无力,心里还埋怨丈夫不关心我,把我累病了。就这样两天后不治自好了。

由于得法初期家住平房,周围没有炼功人,我们就在家自己炼。有一次我去托儿所接孩子,孩子的眼睛肿的老大,都看不见眼睛了,把我吓了一跳,阿姨说孩子淘气卡的,我当时就心疼的掉下了眼泪,但我知道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的孩子眼睛一定没有事,就没有和阿姨计较。由于我们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了,孩子过了一大关,眼睛没有出现问题,如果我们象常人一样讹人,也许孩子的眼睛就保不住了,终身残疾。哪个合适呀?

一九九七年我们住上了楼房,我们一家三口也可以到学法点上炼功学法了。在这期间孩子消了几次大业,每一次都好象生死边缘一样。有一次同修在我家看讲法录像带,同修在这屋听法,孩子在那屋发烧,但孩子非常坚强,学法时从来不出声,同修听完一讲后都问孩子呢,我告诉他们孩子在消业,他们都非常感动,也体会到大法的神奇。这样一个星期后,我和丈夫出门看电表时,门一下被风刮上了,我非常着急,孩子躺在床上,并且屋里还在烧水,怎么办,门也撬不开,叫消防车也不赶趟了,这时听到门里有动静。我一惊,孩子都一个星期没吃没喝了,怎么下的地呀?我叫她开门,她一下就把门打开了,只见孩子瘦的象鱼刺一样在门口站着,我抱着孩子就去给师父磕头。两岁多的孩子都没教她开门,怎么开的门呀?我深感大法的神奇。而且我每次晨炼回来孩子都在熟睡中,我家住六楼,亲戚朋友知道后都劝我,如果孩子掉下楼怎么办?又举了许多的例子,我都不为所动,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看护着,每次回来孩子都在沉睡中,晚上学法时孩子一个人自己在家,小小年纪三、四岁玩够了就自己睡觉了,心中就更感谢师父的慈悲伟大。由于在个人修炼中打下了信师信法的坚实基础,使我以后在正法路上能很好的走正走稳打下基础。

二、正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面对电视天天铺天盖地的造谣,我的泪水直流,指着电视说:“你们造谣!”几天后,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天安门,当时我从没出过远门,也不知道北京在哪里,只知道去北京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一定了,但我还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顺利的来到了北京,并在那里找到了本地同修。没几天丈夫也来到了北京,并找到了我们。我们每天都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到处都是同修,但我们不知该怎么样正法,非常茫然。当时北京天气非常炎热,喘不上气,我们都吃不下去饭,每天只靠去天安门旁的厕所水管喝水。

一个星期后,我和同修们从北京回来到了家,回来后才知道单位和派出所都在找我们。第二天早上就把我和丈夫非法带到了派出所,又在一单位处给我们办洗脑班,逼迫我们放弃修炼。由于我人心放不下,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我和同修证实法时被恶人非法绑架,并关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碰到了许多因证实法而被关押的同修,我们相互鼓励,每天背诵师父的经文、《洪吟》,常人心上来就抹掉。由于我真正的溶于法中了,被非法送劳教时被查出了身体不合格,拒收。就这样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中。

当时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恶疯狂的时候,师父也刚发表了发正念经文,我就运用了正念的威力一个人去派出所要回了被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钱,当我走出派出所告诉了正在上班的丈夫时,丈夫为一个弱女子能在大法中有如此正念而感动的落下了眼泪。

二零零二年我丈夫被人恶意告密,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当天晚上我得知消息后,立即带上孩子去派出所要人。因天已晚去了两次没看见人,门卫说吃饭去了。我就带上孩子在路上走,看见我丈夫的车停在一饭店门口,我知道他车里有大法的东西和真相资料,我和孩子毫不犹豫的上了车,开始找东西,正在找呢,(注:东西已被恶人拿走)恶警从饭店里出来恶狠狠高声喊:你干什么!我非常镇定的问他:这是不是我丈夫的车。恶警说:是。我说:那就对了,我找东西和钥匙。恶警说:东西都在派出所呢,在这找什么。我说:那我去派出所怎么没有人呢,恶警说:明天去要吧。这样我又来到派出所,得知丈夫已被送往看守所,我又打车去看守所,在路上我给司机讲我丈夫是学法轮大法的,大法是好功法,电视上演的都是造谣,司机也很认同我,并说看我怎么面熟,好象坐过他的车,跟他曾经讲过法轮功真相。其实我并没有见过他。

第二天一早,我又去派出所,找到片警要回了家里的钥匙和私人物品,当时邪恶派出所抓了大法弟子,按惯例是去抄家,没钥匙还想办法呢,因我家里的救人资料很多,转移也来不及,我很担心,但我及时否定不好的思想,发出强大的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允许邪恶去我家,而且我还要把钥匙堂堂正正的从恶人手里拿回来,就这样,我四次去派出所要回了属于我们的东西。

丈夫被非法关押到期的那一天,我和公公婆婆去派出所要人,当天正是星期日,一早上没有几个人,只有值班的,听说我来要人,急忙把办案的恶警叫来,恶警开车来后,停在院里不下车,叫片警过去,鬼鬼祟祟的嘀咕着,我几步走上去,听他们说啥,给他吓的赶紧把车窗摇上了。恶人们有意不让接人,我就在派出所不走,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今天我说了算,一定把丈夫接回,你们什么理由都不好使。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邪恶被清理了,看守所也打电话叫接人,恶人也不得不同意下午去接人,这样我和公公婆婆提前来到看守所,在门外一直发正念清理阻碍我接同修(丈夫)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同时清理看守所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让它们立刻灭掉,同时请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中午饭我也没吃,一直发正念,直到下午上班时,片警匆匆赶到把丈夫接出交给我们,就这样丈夫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汇入了正法洪流中。

二零零二年底丈夫单位配合洗脑班,预谋非法抓捕丈夫去洗脑班洗脑,丈夫受师父点化走脱。当时我正在同修家,丈夫找到我告诉我不要回家,邪恶一会儿就得来找他,我一想家里法像和真相资料都有,宁可没命也一定要回家把东西收拾好,不能让邪恶拿走。同修也很有正念,我毅然决然的跟同修回到家收拾东西,这时邪恶也赶到了,又是砸门又是打电话的,我就和他们在门口对峙,他们看开不开门就在楼下蹲守。我不为所动,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同修平安离开。到了晚上,邪恶又找派出所,又找开锁大王,都在我的正念下没敢采取行动。我打电话叫公婆来接我,并发正念定住它们,公婆来后,我锁好门下楼单位的人正在三楼站着,象没看见我们一样,把头转向楼道窗外,这样我们顺利的下了楼,门口单位蹲守的车也没有阻拦我们,我们打车回到公婆家,刚到家单位的人就追到公婆家,婆婆没开门,还给他们一顿训斥,他们灰溜溜的走了。就这样我们抵制了邪恶的洗脑班行为。

第二年洗脑班又来迫害我,我知道是自己有漏,邪恶想钻空子,我想我被迫害了,救度众生的事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呀。同时加强学法、发正念,每天都背诵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由于心性提高了,彻底否定了邪恶对我的洗脑安排,在全市大法弟子的正念下,不久邪恶的洗脑班也解体了。

明慧网提出遍地开花后,二零零四年我家就成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一开始我顾虑心很大,因正法几年中旧势力的经济封锁,我家的经济很差,由于我的买断工龄钱在前几年都投入到大资料点中了,丈夫的工作单位又时常挤压工资,家里的积蓄也所剩不多,这给我买电脑和一系列设备增加了难度,我知道逆水行舟不進则退,众生等着救度,家庭资料点必须得成立。就这样我和丈夫用一年工资的一大半来救人,只有少部份用在日常生活中。孩子也很懂事,从来不要东西,去超市只要一样东西,平时吃好吃的就是一根麻花。同修来我家时看见孩子因我做资料没时间做饭,要钱买一根麻花,吃的很开心,都感动的不知说啥好。后来我们意识到是经济迫害,发正念清理,求师父加持,我们现在也能平稳走正了,经济收入也正常了。

刚开始学电脑时我没有耐心又着急,经常是一个人为了学技术弄到深夜,也不好好学法和发正念了,一心只想快点把技术学会,技术同修来一趟不容易,自己会了省得老麻烦同修。认识不到自己强烈的急心,电脑好象就是跟我作对,技术同修在时,它什么毛病都没有,可是同修一走,它不是这个不好使就是那个不好使,有时候甚至连鼠标都不好使了,电脑启机都起不来,这时也不知道是师父叫我去急躁心,丈夫提醒也不听,学法也心不在焉,都急哭了好几回,真是后悔买电脑回来,更体谅技术同修的不容易。那段时间我发正念时,手立着,心跑了。满脑子都是排版、打印、上网程序,连晚上睡觉都是学技术,弄的我筋疲力尽。丈夫劝我放一放,静下心来学学法。我根本就不悟,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火冒三丈,跟他大吵,好象是他阻挡了我学技术,完全把自己视为常人,整天恨自己笨,怨电脑知识复杂,吓的丈夫和孩子一看见我弄电脑都不敢進我这屋。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偏离法了,我静下心来调整自己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阻碍我救众生、学电脑和自身不好的心,再遇到问题不急不躁,把问题记在小本上等遇到同修再解决。就这样心态也好了,脸上也有笑容了,知道一切师父都看着呢,最后在轻松的心态中学会了电脑,而且自己能在学好法发好正念、心态纯净中,坦然独自购买各种耗材和各种设备,供自己与同修使用。我知道我这一切的成长离不开师尊的看护,使自己在建立资料点中心性提高了一大截,认识到一思一念在法上的重要性了。在电脑城买耗材时也遇到过两次跟踪,都在师父的点悟中化险为夷。

三、配合同修证实大法

逐渐的心态稳定后,我生出一念,因我市技术人员少,电脑打印机出现故障后,都得去电脑城修理,花钱多又存在安全问题,我就想:我要学会了,帮助大家,使同修更有效的救度众生,那多好啊。我这一正念出来后,师父就做了一系列的安排,使我学会了安装各种软件、硬件和安装系统,处理电脑各种问题,并且学会了彩喷打印机从安装供墨系统到维护的一系列知识。使我在维修同修的法器的故障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每次去同修家修机器时,我都给师父上香,请师父加持,在修理时跟同修在法上交流,然后再找机器毛病,如看不到同修本人,就在修好的机器上附上纸条,告之多学法、多发正念和这台机器的特点、保养知识和注意事项,如果遇到不好修的机器,我从一开始的急躁到能静下心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并和机器沟通,然后再修理机器时手不自觉就找到了毛病。每一次修好机器我都知道是师父做的,我只是有这个愿望表面做了做,全是师父掌控的,每每这时,我都会心存感激,感激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

我们地区遍地开花,一开始开的不多,我就找同修交流,这时同修也一直想组建家庭资料点,以解决资料短缺的问题。但是苦于不会技术,知道我能教他们电脑技术,就非常的高兴,资料点就这样建立起来了。我就几次耐心的教他们其中的两个人上网、下载和打印,在教的过程中有矛盾也能及时找自己,有时一个问题教几遍都不会,同修着急,我就耐心的劝导使同修心里能放松。看到同修急躁时,我就讲我一开始学电脑时的心态,予以借鉴,在技术方面使同修少走弯路。同修机器有问题时,随叫随到,使同修心里踏实没有后顾之忧,同修有时夸我也能及时放下欢喜心,我知道这是我的史前大愿,不做好还不行呢!

现在会的同修一个带一个,使我们地区大部份人都能利用自家条件来上网下载、独立运作。而且同修都能熟练的掌握电脑打印,有一些毛病也能自己及时处理。在救度众生方面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在几年的正法路上,我们一家三口紧跟正法進程,做真相、粘不干胶,挂条幅,不管春夏秋冬,风雨无阻,只要众生能得救,我们就做。前几年北方的冬天很冷的,我们三口人背着一大包资料,孩子在楼下看着包,我和丈夫分头上楼,等资料做完后,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头上冒着热气,孩子在冷风中却冻的发抖,可我们心里都很高兴。

自从师父讲三退的法后,我和丈夫配合讲真相救人,不但把双方亲人劝退,而且我们楼道内也讲退了好几家。我们还在不同的场合讲,从开始的心态不稳到逐步稳定,我们还利用真相币救人,家里所有的花销的钱只要能写上字的都写上真相短语,而且现在能坦然的花出去。在正法的路上我也有许多不足和遗憾,讲退的人还不是很多,跟同修相比还有许多不足,和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很远,但我有信心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意在和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