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我是早期得法的弟子,在师尊的慈悲的呵护下走过了十五个春秋,其中有学法提高后的喜悦,也有偏离法摔跟头的教训。尊敬的师父给我的太多了,我活在人世间,是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用语言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前几次书面心得交流有三次是在狱中,后两次因自己存在惰性,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文笔不好就没写,今天我不想再错过这次机会,我要把十五年来的修炼心得写出来给师父交一份作业,与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寻师,走進大法

我家祖孙三代都是佛教居士,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认为修炼是人生最好的选择,我小时候看过许多经书,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谈到末法时期人类有一场大劫难的问题,讲的非常可怕,还提到末法时期有一位圣人下世救人,此圣人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位佛主,名为木子姓,此圣人驾法船来救人,只要能上法船的人,都能得救。我那时才十二岁,我当时发下誓言,等我长大一定要找到这位圣人,跟这位圣人修炼,跳出苦海。

转眼三、四十年过去了,我中专毕业后,开始工作,初期任教师,后又调入图书馆工作。一九九四年,有一天,一位厂长到我图书馆来查资料,偶然间问我:“练气功没有?”我说:“我练了一种功,不太理想。”他说:“我妻子炼了一种功,说修成能带本体。”我听了很惊讶,问:“你妻子炼的什么功,有书么?我可以看看么?”他说:“只有一本,你上我家我妻子能借给你。”中午下班,随厂长到他家,见到他妻子,问她炼的什么功,她说:“是法轮功。”我跟她借了一本《法轮功》,回家后,我如饥似渴的看了一宿,觉的这本书太好了,是我要找的。

一九九四年,我亲身参加师父的讲法传功学习班,亲眼见到了师父,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也是我一生中的转折点,我认定了师父就是我要找的,我兑现了小时候的誓言,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听课时总是流泪。九堂课下来,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变了,我知道怎样做人,怎样生活,我的身体净化了,感觉一身轻,我身患十多种疾病,还有一种绝症,都不翼而飞了,当然也有消病业的时候,但我心在法上,只要一提高心性,一、两天就过去了。由于我修大法的身体变化,我单位领导也很赞同,认为法轮功效果真好,并让全馆职工都炼法轮功,而且单位出钱给每人请一本《转法轮》,每天还给两个小时的学法炼功时间,我单位职工的心性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二、去掉对婆婆的怨恨心

婚后,由于单位、家庭的不顺,我丈夫三岁就失去父亲,母亲守寡多年,带儿子辛苦,总是功劳挂在嘴上,性格刁蛮,对我每天打骂,丈夫又十分孝敬,我成了这个家中的眼中钉。自从得法以来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 转法轮》)我与婆婆的关系也在随之修炼的变化而转变。我婆婆虽然刁蛮,但她一生确实很苦,她未婚前就失去了两位丈夫(在结婚那天暴死)。到关外来前后又失去了两位丈夫,我的公公是最后一个。用常人的话讲,她命很硬;用修炼的话讲,那是她的业力,人的一生是由高级生命来安排的,我开始站在婆婆的角度看问题,认为她很可怜,一切都是慈悲待她,她对我不好,我从不怨恨她,都看成是给我消业提高,她不懂文化,我经常给她讲修炼故事,给她念《转法轮》,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她听了以后思想大有转变,后来不但对我好了,把我当成了她的女儿一样,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我,婆婆病重期间,我一直在她身边守护,喂饭,拉尿,全是我管,最后九十四岁安详的走了。婆婆与我共走过了三十个年头,这三十年的酸甜苦辣与泪水交织在一起,使我终生难忘。

婆婆走后,我丈夫家的亲戚,对我很敬佩,都说大法改变了我,李老师教了一个好弟子,正因为这样,很多人都认同大法,有的还请了《转法轮》书,现在这些人基本三退了。

三、如何处理第三者关系问题

我婚后与丈夫的关系一直很好,师父在法中讲过男刚女柔的法理,我的性格是很温柔,可以说是夫唱妇随,我对丈夫十分尊敬,认为他很有才华,有能力,文笔又好,又是一个大单位的领导,我觉的我有眼力,找了一个理想的丈夫,心满意足。可是,不幸的是八三年他有了第三者,这个女友是他本单位职工,她丈夫因犯罪進了监狱,这个女人看中了我丈夫的权力,就死死的缠住我丈夫不放,我发现后就与丈夫吵闹不止,大闹离婚,我丈夫不同意离婚,原因,两个孩子还小,一双儿女,还有婆婆都需我照顾。我当时陷入绝望,认为苍天对我不公,婆婆对我不好,丈夫又有了外遇,我太不幸了,整天以泪洗面,身体也越加不好。九四年我偶然间遇上大法,并参加了师父的讲法传功班,这是我人生道路的一大转折点,因为我是修炼的人,一切用法来衡量自己,我认为我与丈夫的因缘关系是常人中的情。于是,我向他们俩讲了大法的法理,讲善恶有报的因缘关系,不修炼也应该做一个好人,不要做损德之事,我对丈夫加倍关心照顾,对女友我也善待,来我家我不伤害,经常给女友讲修炼的法理,她也认同大法好,特别是零四年讲三退,她不但退了党,她家亲属也三退了。

我认为他们俩前世也是师父的亲人,是我应该救度的众生,在这世风日下的染缸里,离婚会使他们越陷越深,最后给邪党当了陪葬品,因为人与人的因缘关系师父最清楚,我只要遵照法理去做,是我的也不丢,不是我的也要不来,我认为真正得到是放弃,去掉那颗心,这是师父所要的。我丈夫也再三向我解释,他与女友只是朋友,我只是善待她,现在我丈夫也三退了,身上带着护身符。这个家是我的修炼环境,我要把这个家圆容好,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的史前大愿。

四、认真学法,背法,心性升华,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得法不到半年,就开始组织学法点,在学法小组里,同修们的言行,心性方面,对我的促進很大。有一段时间,掀起了抄书热,有的同修抄了五遍《转法轮》,我也抄了一遍,后来我想光抄也不行,应该把法背下来,所以我从九六年背法,万事开头难,第一遍背法确实慢,我每天通读一、两讲,基本上再背一段或两段。第一遍我是利用一年的时间背完。这里面穿插着背经文,《洪吟》,到现在为止《转法轮》我已背了五遍,背法对我的心性提高很快,遇事用法来衡量对与错,我把法装在脑子里,用时法就在脑中打出来,指导我度过难关。

五、我丈夫大闹看守所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对大法和师父无端的污蔑,我知道大法是正的,我要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我两次進京上访,向领导们讲真相,希望他们能为民做主,给百姓一个修炼环境。我当时被扣押,送回当地看守所,我有三次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原本大力支持我修炼的丈夫,一反常态,就不让我修炼,极端反对,孩子也是一样。我丈夫说:怎么炼功还炼到监狱里去了,这不合常理,可是,鸡蛋怎么能碰过石头呢?还是别炼了。有两次在看守所就是因为对丈夫的情没放下,摔了两次跟头,给自己留下遗憾。这次我决心放下这个情,走师父安排的路。丈夫看我这样坚定,不听他劝告,就说:你要炼一定要杀了我,说我是这个家的祸害。我向丈夫孩子们讲清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教人向善,大法对国家社会,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是江的妒嫉心所致,才发动了这场迫害。但丈夫执意不听,最后,在孩子们的劝说下,将我撵出家门。我临走之前还是讲真相,劝说丈夫,他站在我的面前嚎啕大哭,他边哭边说:你就这样狠心?我说我做的事是最正的,没有错,江泽民是最大的昏君,我师父是冤枉的。说完,我就走出家门,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暂住在同修家,此房主人外出不在家。这期间我每天都出去做真相,一次我与甲同修在做真相路上被绑架,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那些偷抢、卖淫小姐也是我救度的对像,在我和同修的劝说下,都走進大法修炼,她们学会五套动作,等出去一定找书修炼。有一次同修抄经文被恶警发现,把我们三个人吊在了铁窗上吊了十八个小时,我休克了半个小时,第二天我们整体绝食,反迫害,一次所长找我谈话,问我们绝食原因,我向所长讲了真相,所长承认那个恶警不对,表示一定改,并劝我進食,不要绝食,但我没有答应,一次儿子女儿来看我,我把休克经过跟我女儿说了,我女儿是新闻记者,她说:这是犯法,要曝光。我有颗私心,怕孩子受伤害,制止了她的做法,告诉孩子等你爸出国回来,告诉你爸定夺。我丈夫从国外考察回来,知道此事,到看守所,找到所长,大闹看守所,并让找出此人,他们不说,就连三个所长一起告,后来所长把此人交出,此人再三赔礼道歉才算结束。从那以后,看守所对大法弟子好多了。后来此恶警遭了报应在高速公路上撞车身亡了。

六、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六月,师父发表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我看完经文后,把这篇经文背了下来,从那以后我开始全面讲清真相,首先从亲朋好友,同学,邻居,单位同事讲大法的美好,讲自身的变化,然后,面向世人,有机会就讲,大部份能接受,不相信的也有,也有说三道四,但我不为其所动,慈悲对待一切众生,经常用法来归正自己,因为我是修炼的人,神不能被人心带动,我每天除了讲真相外,还出去发传单,小册子。有一次,我与两名同修出去贴传单,十八开大标语,我在家打了一桶浆糊,我们从街东头一直贴到火车站,这时,被两名武警发现了,他们喊:“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我告诉同修,快走,我拎着浆糊桶就跑,这两个恶警就追,我们跑到不远处,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那儿,我们上了出租车就走脱了。这样的事我遇到了多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脱离了危险。

二零零四年,正法又推向新阶段,传《九评》促三退,开始我们几个人一起出去,后来,我都自己出去,带着《九评》,粘贴,每去一个楼道都记住几门栋,下次去别的楼道,出发前先发正念,让有缘人得到真相,真相所到之处邪恶全灭,

另外一种方式,用真相币,把一百元,五十元,二十元,都换成一元的,这样真相币就多一些,好处是一元的很少進银行,在群众中流传广,能救度更多的人,开始我自己写,后来就用打印的,更安全。

还有一种讲真相方式,就是寄信。向主要单位,公检法,政府领导,官员,写劝善信,希望他们别迫害大法,要善待大法弟子。因我是图书馆的,我馆有全国各大报纸,上百种杂志,我把邮编,地址记下,用信把真相寄去,发往各地。每发真相信时都发正念,请师尊加持,不许扣押,一定要让有缘人得到救度。这些年我就按着师尊的要求做,做好三件事,救人再救人,能做多少,凭我的能力做我应该做的,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