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正法修炼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我是零七年九月得法的学员。得法前我被另外空间的低灵困扰了十年。经常在晚上将要入睡又没有睡着的时候,被另外空间的低灵掐脖子,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架势,使得我异常恐惧,常年失眠。结婚后,丈夫对我很多的异常表现很困惑。如不敢自己一个人在家,不敢一个人睡,上了楼就不敢下楼等。我表现出来的不是一般胆小的怕,而是异常的恐惧,因为我时时感觉到那个低灵就在我周围。后来在丈夫的再三追问之下,我才说出了被低灵干扰的事。丈夫针对我的情况给我讲了许多,我惊奇的发现他竟然懂得那么多,而他告诉我的正是我这么多年来要寻找的答案。(丈夫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迫害后被非法判刑,由于长期脱离法,他在狱中悟偏了,出狱后处于不修状态。后来,他来到了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城市,几乎没再和同修联系。)丈夫推荐我看一下《转法轮》。刚开始看书时我受到很大的干扰,一看就困倒了,怎么看都不入脑,看了几天才看了三四十页。虽然才看了几十页书,但奇迹发生了。一天晚上,那个低灵又来找我,我正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很沉的气从左边压过来,笼罩住我全身,压的我呼吸不过来,我拼命挣扎,无奈醒不过来,放弃了。但没过多久,一股很清爽的气从左边过来,一下子把那股很沉的气推开了。那天晚上奇迹般的那个低灵没来找我。让我感到非常神奇。因为这么多年来,晚上临睡觉时,只要有被很沉的东西压着的感觉,那个低灵那晚一定会来掐我的脖子。只有那天晚上是例外。第二天,我怀着敬意仔细的阅读《转法轮》,明白了很多道理,特别是人生的意义。当读到一大半的时候,我内心产生了一个很强烈的想法,我也要修炼大法。从此我走上了回归的路。丈夫也从回修炼。

去掉怕心,跟上正法進程

刚开始修炼时,我只知大法好,但对大法的理解不深,更不知道何为正法。由于接触不到其他同修,我只能通过明慧了解大法。明慧登了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境况,我一看就被吓呆了。明慧上报导的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太残酷了,特别是活体摘取器官。一次我还无意中看到一篇关于中共对待大法弟子酷刑大全的文章,严重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极限。我觉的只要我修炼做大法事就可能被抓起来,如果被抓起来,那些酷刑可能都会在我身上用一遍。我是个比较怕事又怕吃苦的人,根本承受不了那种迫害。丈夫以前被恶警列为重点人物。我怕别人知道丈夫从回修炼后,会对他再次迫害,怕恶警来骚扰我们。怕失去现在这个得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强烈的人心使我虽得了法,但却走不進大法中,一直在大法的门外徘徊了半年。这半年我极少学法炼功,完全把大法当作了驱邪的办法,师父多次点悟我都不悟。

零八年的四月,丈夫打印了一篇同修写的文章《未精進弟子另外空间所见》给我看。我对同修写的东西很相信。这篇文章使我很震撼,特别是看到“不精進就等于杀害众生”那一部份。我以前不知道大法弟子每个人在另外空间都对应着一个庞大的天体,如果自己不精進,自己宇宙里的众生就会被淘汰的事实。看完后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痛哭。痛悔自己得法后那么消沉。我想这半年的消沉可能使我宇宙中的众生都被淘汰了不少。我决定从今以后一定要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对众生负责。我开始了大量的学法,并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就把各地讲法看了一遍。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知道了大法的珍贵和正法的内涵,以及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我决定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刚开始丈夫跟我讲,说我这么迟得法有可能是属于下一批的。我听到有点挫折感,但很快就用正念否定了,心想,师父讲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虽然晚得法,只要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决心做好三件事,就一定能跟上正法進程。我要做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徒,什么也别想动摇我。

那时我怕心非常重,做大法事也是怀着强烈的怕心去做。师父在梦中多次点化我都不悟,很快就招来了邪恶的骚扰。虽然有惊无险。但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我要平稳的走好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首先就得把怕心去掉。可是怕心这个物质在我身上好象非常的顽固,我学法发正念也没起多大的作用。和丈夫切磋时,丈夫跟我说怕是一个很虚的东西,要挖挖根,分析透自己究竟怕什么,再针对引起自己怕的东西去铲除它。通过挖根,我知道自己并不怕失去人身,因为之前过病业关时我已经放下过生死。自己怕是因为怕被迫害时要受酷刑,其实说白了就是怕吃身体上的苦,吃苦能力差。要去掉这个怕心就必须提高自己的吃苦能力。为了尽快的去掉这个怕心,我采用了怕吃哪方面的苦就专门去吃这个苦的办法。如我以前不喜欢打坐,怕盘腿疼,打坐时经常睁开眼看还要多久才能炼完。经常是盘到五十分钟左右就不想炼了,就算是坚持盘完一个小时,脑袋也是在胡思乱想的,希望时间快点过,快点结束。

为了提高这方面的吃苦能力。我采用了延长炼功时间的办法。如这次盘了一个小时,下次就盘一个半小时,能盘一个半小时了,下次就盘两个小时。每次增加半个小时。到最后,最长的一次,我盘了将近三个小时。这个过程真是剜心透骨。特别是盘到两个小时的时候,腿疼痛难忍,感觉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被针刺一样,难受的使我全身发抖。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师父在经文中提到的耶稣为了度人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事。我不断告诉自己,我现在吃这个苦是为了尽快的提高自己的吃苦能力,去掉怕心,更好的救度众生。为了众生,吃这点苦算什么,更大的苦我也能吃。就这样疼痛很快就过去了。在延长盘腿时间的过程中,我对师父在《转法轮》里面讲的法“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阵痛,痛一阵,特别难受,过去之后又缓过来,不一会又开始痛,往往是这样的。”有了更深的领悟。以前盘腿,腿一痛就想拿下来,觉的只要盘下去,这个疼痛就会越来越强,不会有停的时候。当我痛的觉的自己都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不断提高心性坚持下去,发现疼痛很快就过去了。疼痛过去后,身体非常放松和舒服。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无论我们遇到了什么关,什么难,哪怕你觉的关再大,多难过,甚至你自己都觉的过不去的时候,你再坚持一下,同时不断提高心性,你就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自那以后,我不再怕盘腿,盘腿好象也不疼了,平时炼功盘一个小时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从不能双盘一个小时到能双盘将近三个小时,只用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做到了。除了延长盘腿时间外,我还把自己能想到的,一想到就觉的怕的身体上的苦都吃了一遍之后,我感觉到自己心性的容量在急速的扩大,怕这种物质解体了许多,正念一下就上来了。做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情不象以前那样胆胆突突,瞻前顾后,基本上能做到正念正行,讲真相的力度也大了。很多证实法的项目也开展了起来。

在救度众生中升华自己

虽然我得法时间不长,但从我决定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开始,我就没把自己当作新学员对待。我知道,在修炼这条路上,要达到圆满的标准,对每个人的要求是一样的,不会因为我晚得法对我的标准就降低。现在正法已经接近尾声了,很多同修在这条回归路上已经走了这么久,甚至已经走到头了。而我才刚开始,我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必须勇猛精進才可能赶得上。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救人。师父在讲法中提到要大面积高效率的救人。我一直在琢磨着要怎样救人,怎样才能大面积,高效率呢?因为我们接触不到其他同修,没有人教我们怎么做。那时还不知道有什么证实法的项目可以做,只知道面对面讲真相和发资料。我和丈夫商量很快就买了一台打印机,自己做大法书籍,《九评》和其它一些真相资料等。那时我除了每周出去发两三次资料外,主要是采用面对面这种方式讲真相。通过学法,我还知道了现在的人都是从高层来的,每个人背后都对应着一个庞大的天体,这个人得救与否,决定了他对应天体里的众生的去留问题。我更加意识到讲真相的深刻涵义和自己责任的重大。我在日常生活中尽量的不错过有缘人、和我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刚开始我不懂怎么讲,人心又强,只是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洪传世界的盛况,以及在中国大陆对大法的造谣栽赃和残酷迫害,也让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同时不断的总结自己讲真相的经验。讲真相越讲越顺,越讲越会讲,效果也越来越好,经我讲真相的很多人都做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未来。

在看明慧的交流文章时,有一些开了天目的同修提到,看到自己以前的同班同学都是自己世界里的众生,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去找同修希望同修能救他们,我看后有很大的触动。我的那些亲朋好友和同学,他们这一辈子能和我有那么大的缘份,也不是偶然的。我想人家这一辈子选择做我的亲朋好友,肯定是坚信我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一定能救了他们。我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不辜负他们的期盼。我开始列名单,把我所认识的人,无论现在还有没有联络的,只要能想的起名字的人,我都列下来,名单列下来后,列的名字不少,但发现有很多人都联络不上了,甚至有些同学一毕业就再也没联络了。我想尽办法去找他们的联络方式。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不少奇迹,让我联络上了很多失去联络的人。我根据他们所在的城市按地区划分。到他们所在的城市一个一个的找他们讲真相。

我有三个同学在某市工作,刚开始我不想去,觉的在那里认识的人少,去那还要花几天的时间,觉的不值得去,同时还怕同学不理解。我很快意识到这些不好的人心,并用正念否定它。我告诉自己有三个庞大天体的众生等着我去救,比起这么多众生的命,人家怎么看我这个“名”算不了什么。最后我去了那个城市跟她们讲真相,其中一个同学是中毒很深的党员,暂时没退,但接受了真相材料。另外两个同学我跟她们讲时她们很愿意听,很快就三退了,并要拿真相材料回家给家人看。其中一个同学知道我这次去找她是专门为了去跟她讲真相救她时,她很感动,说我太伟大了,并把我剩下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都要去了,说迟点她回老家也去跟家人和亲戚讲真相,把资料发给他们看。

我有一个朋友在新疆。修炼后,我想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但人心一直障碍了我几个月都没讲。因我家不久前被邪恶骚扰过,丈夫又是曾经的重点。我怕电话有监听,在外面打感觉更不安全。虽然我们家被骚扰过,但我们还是属于没有“暴露”的那种。万一电话被监听,我用电话跟他讲真相,邪恶不就知道我家现在的情况了吗?我们会不会因此而招来迫害或流离失所之类的。越想就越害怕,就越觉的自己家的所有电话都被监听了。满脑子都是保全自己的想法。自己也知道这个状态不对,但就是排斥不了。通过学各地讲法,师父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求安逸,一有什么事就想着怎样保全自己,而不是想着法要求自己怎么做,师父要求怎么做。看到众生处于危难当中都不顾,只想自己的利益得失。私心这么大,还怎么修佛啊。同时,我发现自己对法理认识不清。师父要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我心理却认为这样可能会招致迫害或流离失所等。师父根本就没给我们做这种安排。我这样想不就等于认可了这种迫害吗?旧势力迫害弟子也是抓住了弟子的漏,没有漏旧势力也不敢来迫害啊!我用人心保护自己,怕心,私心那么大,这不是大漏吗?旧势力更有理由迫害吗?法理清晰后,我马上发正念清除思想中一切不符合法的念头,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久,我跟这个朋友通了个电话,讲了一个半小时真相,最后他同意三退了。

一次,妈妈想起了一家曾经对我家有恩的人——我阿姨的干爹一家。妈妈是和我同时進入大法修炼的,她对自己讲真相没信心,希望我跟她一起去救那家人。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跟这家人联络了,也不知道他们的联络方式。而且他们还搬了家。只有妹妹在几年前很小的时候和其他人去过一次他们的新家。我想既然想起来了就去救。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妈妈看一下我怎样面对面讲真相。在去之前我发正念清除干扰,请师父加持弟子们顺利找到他家,并让他们当天都留在家里。因为他们居住在一个很小的乡里,我们去到之后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家,除外出工作的其余都在家。去后没聊几句我就跟干爷爷和她女儿(我叫她姑姐)聊起真相来,干爷爷什么也没入过,明真相后主动要了一张大法护身符。但姑姐听我讲真相时很冷漠。她说她没读过书,什么也没入过,以前没听过大法,也不相信保平安之类的事。我当时想,不相信没关系,只要知道大法是好的,是被迫害的就行了(后来才知道她对大法有仇视心理,但她当时没跟我们说),就没再跟她讲。我接着到楼上去和她孙女讲,碰巧她的一个同学也在。她孙女刚上初一,她们对大法一无所知。跟她们说她们好象也不懂。我就在电脑上放《风雨天地行》给她们看。刚看到“清音”这一部份时,姑姐上楼来了。看到她们在看大法真相视频时,很凶的大声对我说:“你不要让她们看这些,马上把这些东西从电脑上删掉。”在别人家做客被主人这样说,一向爱面子的我一下就受不了了,当时真想找个洞钻進去。同时觉的自己很委屈,来救别人,还被别人这样对待。因自己人心浮动,心态不好,再跟这两个学生讲三退的效果就不好。她们虽明了真相,但最后还是没三退。隔了一会,干爷爷的一个老朋友来找他聊天,我知道是师父推到面前的有缘人。但我还陷在刚才的事中不能自拔,人念告诉我,不要讲,神念告诉我,一定要讲,不讲的话可能他就没将来了。我内心很矛盾,两种念头在脑中激烈的争斗。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救度众生吗?怎么受了一点挫折就垂头丧气连人都不救了呢?姑姐这样对我,是因为她不明真相。正因为众生不明真相才需要我们去讲真相,去救啊!我怎么能被不明真相的众生说的话带动呢。师父为了救度所有的众生,对每个人都作了巨大的付出,现在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我却不去救,我对得起师父吗?如果我在史前曾经发过誓要救这个人,这辈子安排了他和我结缘,我却因为人心没跟他讲真相,导致他最后不能明真相被淘汰,我怎么对得起他和他宇宙里的众生。想到这些,我的正念一下就强了。我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真相,他听的很入神,他也没有入过邪党组织,明真相后他还替自己和家人要了护身符。

有了正念之后,我刚才那些不良心态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突然觉的姑姐很可怜,她对大法这样的态度是很危险的。我们走的时候她送我们出去坐车,我决定把握这个机会再给她讲真相。但我没讲几句,她就不让我讲,说她不信这些。我听后很难过,我恨自己修的太差了,所以讲出的话没那么大的能量,打不到她生命的深处去,解体不了控制她的邪恶,不能使她得救。看着她走到了悬崖的边缘,我却不能把她拉回来,我真的很难过。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她,只能请师尊再安排其他同修去救她。

可能我那天讲真相的心态比较正,一上公交车后,师父又安排了有缘人给我救。我上车后坐在了一个女孩的旁边,她正在带着耳塞听MP3,因为从干爷爷那回我家要转两次车。我对他那一带不熟,我们坐的那辆车是不报站的,上车后我叫售票员到站后通知我们下车。但我还是不放心,让妹妹要留意到站下车(妹妹对那一带很熟)。车开了没多久,坐在前面的妹妹竟然睡着了,我连忙把她叫醒,叫她多留神,以免坐过站了。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女孩突然把耳塞取了下来,叫我不用担心,她知道那个站在哪,到了叫我下车。我一看是个有缘人,想跟她讲真相。但我刚進入正法修炼不久,还从来没在公交车这种场合讲过真相,虽说是给她一个人讲真相,但给我的感觉是要对着全车的人讲。心里闪过一丝的怕,但马上就被我正念否定了。我想既然师父安排给我了,我就要讲,不能错过有缘人。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智慧。我很快就跟她聊了起来,并转入正题跟她讲真相。她边听边骂邪党,我到站时,真相刚好讲完,她也同意退了。这次讲真相,我有很神奇的经历。我刚跟她讲真相不久,突然感觉自己人这一面一下被隔开了,我忘记了自己是在公交车上,好象一下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那一刻我觉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她,我在全神贯注的给她讲真相,脑子里不断的思索着怎样跟她讲她才明白。直到讲完真相,她告诉我快到站了,我才一下回过神来,回过神后我自己都一呆,原来是在公交车上,车上还站了那么多人啊!下车后,妈妈跟我说,我刚才讲真相时嗓门挺大的,估计车上的人都听到了我讲真相,说我正念很强。我自己都在问自己,是我正念强吗?我刚才感觉自己好象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思想中都没有正念的概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有了很强烈的救人的心,但以我当时的心性是不可能在那样一个场合正念十足的讲真相的,所以师父就帮我把人的这一面隔开或抑制了,让我神的那一面起主要作用。

我有很多亲戚都在老家,为了救度他们,我和我妈都回去了好几趟,有时一起回去,有时单独回,每次回去都要花费不少钱。我和丈夫在用钱方面都有共识,只要是做大法事,只要能救人,用多少钱都在所不惜。农村人信神的道德底线高,大多都比较善良,跟他们讲真相比城市人要好讲的多(这也是我人的观念,其实是与城市人讲正念还不足)。我们每次去都会使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组织。前不久,我干爹的孙子考上了大学要摆酒宴请,邀请我去。那段时间我状态不太好,救人的心也没那么紧迫了,加上路途挺远的,他们一大家子都已经明真相并三退,我就不想去了。就说自己近来很忙,不一定有空去,想到时找个理由推了。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晚上我就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去。这时我突然想起前一天晚上我做的梦。梦中我和我妈要我去和干爹的儿子讲真相,我说我早就讲过并三退了,不再去讲了。妈妈说我不去她自己去。我突然想起嫂子通知我时说本来他们不想请的,但那些亲戚都动员他们请,所以他们就请了。我惊醒,这不是师父安排我去救度众生去了吗。虽然他们一家都明真相了,但他们的亲戚没有听过真相啊!弟子有什么心,状态怎么样,在师父心里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提前点化弟子了。这次去赴宴,我基本没停止过讲真相。去的老人家特别多,他们大多都没入过邪党组织。很相信预言和大法的神奇事迹,很愿意听我讲真相。给他们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们也很高兴的接受,还替家人要了护身符。这一行我劝退了十几人,其中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表示她也要修大法。感谢师尊的慈悲点悟与安排,使我没错过这些有缘人。

师父在讲法中肯定了真相纸币救度众生后,我开始手写真相币花。没花几天就看到明慧上有交流文章说打印的真相币效果好,我才知道真相币原来还可以打印。丈夫马上就帮我下载了打印模板,我再根据需要从新排版,调颜色,编内容。虽然忙活了几天,但打印出来后的效果很好。和纸币很协调,有些版本打印出来人家都以为是钱本身自带的。

家里平时是不需要我去买菜的,我也不喜欢去市场,觉的那个地方又脏又臭。开始花真相币后,为了多花真相币救众生,我决定以后买菜买东西之类的事就由我包了。刚开始花真相币时,我怕心很重。老是觉的我花的钱别人会怀疑是我打印的。我平时去买菜的市场很大,买菜的人也很多。但这里卖东西的人好象都没收过真相币似的。我给真相币给他们时,他们大多表情都很惊诧,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有一次我给卖家一张五元的真相币,她竟把钱扔回给我,并破口大骂。我很难受,看到他们对大法这样的态度,我觉的自己的担子更重了。我知道这是我们这一带的同修整体没做好的结果,我要把这一带的真相做好,扭转现在的局面。我想,如果他们天天都收到真相币,天天都念法轮大法好,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就会被消灭很多,他们对大法的态度也会转变。

我开始了在市场大量的花真相币。从刚开始不敢花,到后来夹着花,正念强了后一把把的花,从字少到字多。买一次菜(要买好几天的)我能花上近百张的真相币。真相币花多了,流通的就多。档主收多了,对真相币的态度明显的改变,看到纸币都与顾客谈笑风生了。但由于我花真相币时生出了干事心,同时还有怕心,经常有一些不好的念头冒出,如那些人收到真相币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去举报啊等。我的人心和不好的念头,又被钻了空子。一次我在市场的一家店里花真相币的时候,碰巧类似居委会的人来调查,问店主A是否有人花真相币等很多相关问题,让店主A发现有人花要通知她。那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之下,我有惊无险。但市场很快就装了很多摄像头,有很多卖东西的人把收到的真相币单独放开,市场管理处要求要回收。那段时间我心态很不稳,都不敢去市场。怕有人蹲坑,怕那个店主记的我的样子并协助邪恶抓我(调查的人走后,店主打开我给的那些钱,表情很惊讶)。怕花真相币时被摄像头摄到。我在考虑是否要换一个市场买菜。家人也建议到其它市场买,觉的在这个市场有危险。在其他市场花也可以救度那一带的众生。我很自责,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心造成的。因为我的人心,才导致现在这个情况的出现,以致我以后可能都不能在这花真相币救度众生了。也把那些帮邪恶回收真相币的众生推向了毁灭的边缘。我问自己,我真的要换市场买菜吗?我为什么要换?虽说换一个市场花也可以救度那一带的众生,但我换的出发点并不是救度其他的众生,而是因为怕。换了市场买会不会还会导致同样的情况发生呢?那这一带的众生怎么办呢?邪恶一猖狂我就吓跑了,这是否是变相的在向邪恶妥协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决定不换了,还是在这个市场买菜。我要做的不是换市场买,而是去掉人心,把这的环境正过来,绝不向邪恶妥协。我发正念清除这一带的邪恶并发出一念,真相币是救人的,人人都爱收,不许邪恶回收。一个月后,我又开始在原来的市场花真相币。现在还是一把一把的花。正念强了,人心少了,环境就变了。刚开始去到市场觉的那些摄像头都在对我虎视眈眈,现在再看它已经没有邪恶的气焰了。也没发现有人再帮邪恶回收真相币了。上个星期,店主A找给我的钱里有一张真相币,我把钱上的字大声的读出来。她跟我说这是法轮功的钱,现在整个市场都是这些钱,市场管理处要求收到回收,她才没空去理这些事呢。我趁机给她讲真相。通过这件事,我对师父的法:“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之后,我再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都会尽量的纯净自己的心态,我知道任何的人心都可能毁了众生。

正念正行,提高心性,解体迫害

前段时间,房东突然打电话给我说片警在到处找我们。那时我正在外地,知道他找我们也不会是什么好事。但我当时正念很强,心中想起了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心中有很坚定的一念,谁也动不了我,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哪里出问题了就去哪里讲真相,堂堂正正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回家后我和丈夫都向内找,看哪里有漏被钻空子了。我突然想起几天前师父在梦中的点悟,我们两人因争斗心被邪恶围了上来。争斗心是我们两人长期存在的问题。我发正念清除它并否定迫害。经过切磋,我们悟到,片警和居委会的人都是我们要救的众生,无论谁来我们都要稳住自己的心态,不起争斗心,要慈悲的对待众生。第二天片警就来了。迫害十周年,到了邪恶认为的“敏感日”,上面要他了解我们家的情况和写保证书。我们是不可能配合他的。我脸带微笑并站在他的角度跟他讲真相,讲邪党迫害大法的非法性,大法现在在全球的形势,以及邪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卸磨杀驴,舍车保帅”的史实,劝他不要参与迫害大法,为自己留条后路。无论他跟我说什么,我都很理智的回答他,得出的结论都是邪党坏造成的。最后他不跟我说了,站在那对我笑。后来他跟丈夫说再也不来找我们了。

一次,我去发资料的时候被保安发现了。保安当时很邪恶,说要把我送去派出所。我当时心里闪过了一丝的怕,脑海里闪出了一念:快跑。但我马上正念否定了,又没做错事,干嘛要跑,没什么可怕的。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并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说我再讲的话马上就送我去派出所。我当时心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怕,心想,坏人才会被送去派出所,送我去干什么,派出所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理他,继续微笑着给他讲真相。他还是不听,说以前这也有人发过真相资料,问是不是我发的,并让我把所有的资料都拿出来。我没回答他,也没给他资料。他高声恐吓我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不把资料全拿出来,马上送你去派出所”。我知道师父就在我旁边,是不会让我去这种地方的。我对他笑了笑,问他要我的资料干什么。同时请师父加持,对他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纵他的邪恶。无论我有什么漏,都不许旧势力利用众生不好的思想操纵众生来迫害我,从而毁了众生。这时,他态度一下缓和了下来,说不全拿的话就拿一份出来给他看看。我给了一份给他,他当着我的面看完后对我说:“你走吧!以后不许再来这发了。”我以平稳的步伐离开了那里。回家后,我认真的向内找,找自己的漏。今天差点被迫害,肯定是有大漏了。我找到了许多人心,并把它一一列下来。但我觉的还是没找到根本原因。

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同修在指着我非常生气的大骂。骂的大概意思是我听不進去别人的意见,自己想怎样就怎样。我知道是师父点悟自己还没意识到的真正的漏。听不進去别人的意见,这个问题丈夫已经跟我说过无数次了。有几次还非常严肃的跟我说这个问题,我都没把它当回事。我一直认为,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就应该坚持,为什么要听别人的。从来都没认为是执着。那段时间我把手头的事停下来静心学法。才发现自己这方面的执着原来是那么严重。认为自己对,是观念认为对,并没有用法来衡量。坚持自己,时时都强调一个“我”字。是多么强烈的为私为我的私心啊!师父在讲法中提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明白法理后,心胸豁然开朗,并注意实修自己的一思一念,遇到有不同意见时,用法去衡量如果对方也是在法上的话,就按照别人的想法去做。实修一段时间后,这个心去掉了很多,连争斗心也弱了。

在这两年的正法修炼里,我遇到过好几次的危险,在师尊的保护下,每次都化险为夷。经过这些魔难,我的修炼成熟了很多,对旧势力和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有了更深的理解,更加信师信法。旧势力之所以能迫害我们,是因为我们有人心。修去人心,正念正行最安全!

以上是我个人修炼的一些体悟,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