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娥湖,多少罪恶掩映在青山绿水间(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四川资阳市报导)二娥湖,一个以古代美丽女子的名字命名的地方,波光潋滟,风景秀美,本是一处修养身心、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可世人怎知道?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却掩藏着血腥的罪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简阳法院非法判刑的雷金香、贾正芬、张世祥、刘德慧、彭秀琼五位大法弟子,都曾被秘密绑架到二娥湖所谓的“教育转化基地”(洗脑班)进行刑讯逼供,在法庭上,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向人们揭露了二娥湖洗脑基地对他们施行的辱骂、殴打、长期吊铐、食物中放不明药物、不许睡觉(最长有五天五夜不许睡觉)等种种酷刑,听者无不动容。连审判长都不得不说,在那样的情况下形成的证据不予采信。

位于321国道边的二娥湖,距资阳城区八公里,距迎接镇政府五百米。二零零六年,中共恶党资阳市耗资一百多万元在这里修建了一处占地约1000平方米的建筑物,四周用围墙围着,大门左边挂有“资阳市二娥湖休闲中心”牌子;右边挂有“中国民主同盟资阳市雁江区委员会星光老年公寓”牌子;大门上方弧形钢架上有“二娥湖山庄”几个大字。这个看似一个引人“到此一游”的“和谐”去处,实际却是资阳“六一零”系统对内称“教育转化基地”、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场所。

所谓的“教育转化基地”,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恶党在国家法律之外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中心。这种由各级“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控制的洗脑基地遍布中国大陆各地,几乎各省、市都有,有的县(区)也有,而且都美其名曰“法制教育中心(学校)”、“休闲山庄”等。由于洗脑班属法外禁地,恶人行恶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也不用担心承担任何责任,其随意性和邪恶性就可想而知了。

据一份传出来的标注为“机密”的“资阳市教育转化基地规章制度汇编”(封面还有“2006年6月制”字样,共十八页)显示,为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目的,该洗脑基地成立了所谓的教研组、安全保卫组、后勤组、医务组,制定了所谓的“教研组工作职责”、“安全保卫组工作职责”“医务组工作职责”、“帮陪教干部工作职责”、“保密制度”、“教育转化标准”等十三个方面的内容,机构齐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用心险恶。为掩人耳目,该洗脑基地不仅选址在风景秀美的二娥湖,挂上“休闲中心”的牌子,而且规定,来这里的所有帮教、陪教都不准对外人讲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只说姓,更不说个人其它信息,在通电话时也只说是在“山庄”,或说在“二娥湖”,不准在公共场所谈论基地工作,不准随意透露工作方法、策略等,不准私自向无关人员泄露基地地址、电话号码等,足见他们做贼心虚,干的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9点钟左右,安岳县进修学校在职教师王红霞在任课岗位上遭绑架被关进洗脑班。她绝食抗议迫害,遭疯狂殴打、野蛮灌食,她逃出洗脑班。资阳市政府及“六一零”向附近的村民撒谎称一名“重要犯人”逃跑了,并许诺凡是参与抓捕者每人奖50元;抓到的奖1000元。气息奄奄的王红霞去要水喝,被举报后抓回洗脑班遭到更恶毒的迫害。据王红霞后来诉述:“里面的负责人恶警李森,是最流氓最卑鄙的最下流的最邪恶的无耻之徒,他采用一切最流氓的谎言欺骗我,最卑鄙最下流最无耻的手段恐吓我威逼我打我。他说他是特务连的连长,他会用尽一切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成的流氓无耻下流卑鄙手段让我屈服的,他与另一恶警暴打狂打我,罚我站踢我的腰,穷凶极恶,邪恶手段阴险歹毒。”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简阳法院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张世祥,已经59岁,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下午5时左右,在简城镇租屋内被非法绑架到简阳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被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进行更残酷的迫害,五天五夜不许睡觉,被迫害得心力衰竭。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非法开庭这天,张世祥是用120救护车从医院送到法院的,非法庭审后,又用120车接回了医院。

据明慧网报道,这个名为“老年休闲山庄”的罪恶之地,自二零零六年六月成立以来,单是资阳四区市之一的简阳市,就有禾丰镇的蒋红珍,石桥镇石埝乡的赵德芳,贾家镇的肖会清、曾光明、谢思琼、谢东云,武庙乡的鄢祯祥,简城镇的胡凌英、施天清,东溪镇的汪桂花、邱志成,镇金镇的吴彬菊,玉成乡的陶素清、苏梅,云龙小学的退休教师胡学辉,还有姜芝蓉等大法弟子被绑架到这里遭受残酷迫害。凡是被绑架到这里的大法弟子,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监视着,不许背法,不许炼功,连一条腿都不能弯曲平放,不许两手放靠在一起,每天强行看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迫五人一组参加所谓的洗脑学习,强迫听洗脑班所谓“教员”诽谤大法的话……然后就是采用威胁、恐吓、暴打、吊铐、不许睡觉等暴力手段强制洗脑,无所不用其极。正如著名律师高智晟在调查法轮功受酷刑迫害事实之后所说,只有你想不到的邪恶,没有它做不出来的邪恶!

天理昭昭,洪微是眼;恶贯满盈,必遭天灭。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十二月,阿根廷联邦法院经过四年调查,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该二名中共高级官员。法官强调,这二个中共官员“实施的群体灭绝政策中,采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人的生命和人类尊严是极大的蔑视。”

全球审判中共恶首的序幕由此拉开,天灭中共的步伐越来越近,为所有追随邪恶的打手们敲响了警钟:迫害法轮功必将受到全人类的追讨,无论罪恶假以何名实施,无论罪恶掩藏何处。二娥湖,必将还原她应有的美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