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刘成三次被非法劳教 遭种种酷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三次被中共当局劳教迫害,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种种酷刑折磨:毒打、吊挂、不让睡觉、电击把肚皮都电焦了、坐铁椅子、夹子扎软肋、刮筋缝、掐睾丸、五马分尸,长时间抻、腰坠千斤等等。

下面是刘成简要的诉述他三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

我叫刘成,是辽宁义县前杨乡后泥村的法轮功学员。今天法轮大法在世界弘传,使人类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在我们国家就有上亿人习炼,并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这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么好的功法,我们感激都感激不过来,可却遭到了中共当权者操控着的国家机器进行残酷的打压。对此我很难理解,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必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于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我便开始进京和平上访,谁能想到,到了北京话还没等着我说呢,就遭到当地恶警的绑架和毒打。随后就把我劫持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他们觉得对我迫害的还不够,又把我劫持到迫害法轮功严重的邪恶黑窝之一的锦州劳教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年。在这期间,因我不配合、不放弃信仰,经常遭到锦州劳教所恶警马勇、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张加彬、冯子彬、韩建军、韩立华等人的毒打、不让睡觉、电击,把肚皮都电焦了。就这样我一直不配合恶人,走了过来。

第二次,那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半夜,我在家中,突然被私自闯进来的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义县前杨乡派出所的一帮恶警,强行绑架到义县看守所,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我又遭到狱警们的毒打。非法关押半个月后的七月二十日,又将我劫持到锦州劳教所。在劳教所,我遭到了比第一次更惨无人道的世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

在这两年零一个月的非法劳教期间,我再一次的体验到中共当权者操控下的锦州劳教所的残暴。那时,由于我不穿马夹(犯人的服装),恶警们便唆使刑事犯强制我坐铁椅子,椅子面上只有一根铁棍,让你全身的体重都放在一根铁棍上,同时将我的手、脚都铐住不动。不长时间,我的腰、臀部、下肢、后背,就都剧痛起来,疼得我剜心透骨,那真是生不如死。

就这样我被用此刑折磨了四天。接着以恶警李松涛为首的邪恶之徒,又强行让我的腿双盘,并用床单将双腿绑死,双手反扣背后,头戴安全帽,同时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给我洗脑,用电棍电击我的脸部,脖子。

恶警们为了“转化”我,竟把我摁在床上,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固定住,然后指使刑事犯陈长斌、王涛、李焕雨、李峰、尹明德、孙国泽等人,轮番的用拳头暴打我的胸部,大腿根、用鞋底子打头、脸部,用拖布把儿打我的膝盖、脚脖子、背部。同时恶警们还用电棍电击我的颈部和脸。就这样,他们还觉得不过瘾、不够狠,恶警刘新江又指使刑事犯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同时下手,用拳头继续击打我的胸部,用棍子击打我全身,他们还残忍的用裤带夹子扎我的软肋、刮筋缝、掐睾丸。

这样受刑后,我躺在床上长达半个月不能动,从此我的腿落下了疼痛、麻木,没有知觉的病根。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四点多钟,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伙同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把我绑架到锦州看守所,六月十二日非法劳教我一年半,劫持到锦州市劳教所。

在锦州市劳教所,非法关押五个月的时间里,我遭到了二大队恶警们的体罚、坐小板凳、毒打等迫害,恶警用各种姿式罚站,有时被吊起来,手背过来弯着腰,一站就是数小时。家人第一次看我时,我双手拄上了拐杖、被人架着出来的。

之后,我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一所三大队残酷迫害。马三家教养院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而一所三大队又是非法关押全国各地转过来的坚定的男大法弟子的地方。所以迫害的手段、花样也非常的多。如:强迫大法弟子宣誓骂师父和大法、并签字认可;我不认可,就把我扣在铁床上,用开口器撬开嘴,长时间不能闭口,还往我嘴里一连灌了三、四次不明药物;用手铐吊挂两臂长时间不止;用铁床绑双腿、吊两臂、腰坠千斤;五马分尸,长时间抻;用多根电棍,同时多次电击我的全身所有部位;还强迫我长时间的奴役劳动等。

以上是我三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我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中的一个,而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劳教所等黑窝里继续被残酷迫害着。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黑窝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比比皆是。然而行凶者之所以至今仍敢继续行恶,并且逍遥法外,就是因为有恶党流氓集团的背后撑腰和唆使,致使劳教所等黑窝的恶警想用迫害法轮功这善良的群体,并以此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