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叹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

  • 不再叹息

  • 由小事引出大漏的启发

  • 不再叹息

    四川大法弟子 轻舟

    记的还是在二零零三年底的时候,我从中共的监狱里出来后,九岁的女儿发现我有时叹气,就说:“爸爸,你不要叹气嘛。”随后的几年来,同修也常常听到我的叹息声,也常常提醒我叹息的不是“我”,不要叹气。我也曾注意过,但好象这叹息都是下意识的,很难控制。看来,我此前真把“叹息”当成“我”了。

    今天下午,一位曾接近大法的常人朋友对我说,他经常听到我的叹息声,而且时常感受到我的“焦虑”情绪,他说,作为修炼者,这是不应有的。作为常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知道这是在利用常人的嘴点醒我,这问题不能不引起我的真正重视。

    刚才在发当地晚上九点正念时,我加了一念:所有的“叹息”和“焦虑”都不属于我,我不要,大法弟子只圆容师父正法所要的,其它的一概不要。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就感到那种不好的物质一下子去掉了,心里豁然开朗,困扰我几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那么,是什么让我之前的“叹息”声几年不绝呢?这“叹息”的根源来自何方?我到底“叹息”什么呢?是叹息修炼的艰难?中共的邪恶?还是叹息常人中的利益得失?是叹息自身修炼的信心不足,还是叹息同修的状态不佳?叹息是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有的状态吗?叹息会有助于修炼和师父正法吗?

    以往,我只是从表面现象去找原因,认可了叹息存在的表面理由,比如当地警察的骚扰,妻子(同修)的被绑架,生活的压力等等,实质上等于认可了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无论如何前景都是光明的,还叹息什么呢?从根本上说,叹息的不是“我”,是观念与业力的干扰,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怕心严重所带来的无可奈何的消极承认,是人心与执著的曝光,大法弟子要它干什么?!

    历经十年迫害,大法巍然不倒;历经十年迫害,大法弟子更加金刚不动。叹息不属于大法弟子。我决定,从此不再叹息!


    由小事引出大漏的启发

    黑龙江大法弟子

    我在一家公司上夜班,看管两个连锁店,每天住在大店,锁好小店。寒冬季节,我每天早四点前必须到小店营业室内打开暖风机开关。可有一天起来晚了,我着急参加3:50的晨炼,慌忙中按错了上下卷帘门的按钮,结果卷帘门不是落地关闭而是拉到上边去了,因外边还挡着一层玻璃门,在夜幕中反光看不见,可是玻璃门的最下格有两侧没有玻璃,是可以钻進去的,如被盗贼发现,不过半小时就能将店内约几十万元的货物洗劫一空。

    早晨大约七点半,公司人事部的一位干部上班经过此地,马上来大店询问为什么不关卷帘门,这时被突然進来的顾客给打岔岔过去了,那位干部以为是我刚刚打开的,因上班就匆匆走了。我急忙跑出去一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那个小店敞开着已经长达三小时以上了……

    出此大漏,我不得不向内找,我为了自己修炼几乎把常人的工作当成儿戏,甚至对常人中任何事都采取敷衍了事的态度,表面上好象是修炼精進,实质上已经严重偏离了大法!大法是圆容的,是要求修炼和常人的工作、生活和社会交往方方面面都得做好的。

    我对常人不负责的表现又启发了我一个新的认识,那就是我还有一个很大的漏: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不注意自己的安全同时也不注意常人的安全,使我多次被对方警告甚至威胁而不自悟,使面对面讲真相的效果大大的打了折扣。其实,就是你真的不怕,那常人还怕呢,多多考虑常人的安全问题,再说清大法真相并劝三退,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

    感恩师尊苦度!小店没有丢什么东西,领导也没向我询问过什么,也许那位人事部的干部也从未向谁提及此事。但我心里深深的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条活路,不然的话,我被炒鱿鱼是小事,如果那几十万元的货物被洗劫一空,我将如何偿还的了?又何谈安心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