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见到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我因经济案在山东第一劳教所劳教一年,在严管队四大队期间,有幸和关押在那里的很多大法弟子接触。她们的真诚、善良、平和及面对强权暴力的坚忍不屈震撼着我,消除了我由于听信官方媒体谎言造成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误解。在这里,我亲眼见到了那些听党的话的人民警察,为了迫使她们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坚持,所采用手段的邪恶、恶毒和流氓。看清了这个我曾经被灌输“比娘亲的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以下是我在劳教所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希望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美好和迫害者的邪恶能唤醒人们的正义和良知,用善良和正义战胜邪恶,结束迫害和黑暗,更多的人选择光明和未来。

刚去劳教所时,我谁也不认识,只是努力干活,每天要劳动十七到十八个小时,白天经常打盹。后来,有几个大法弟子主动和我说话,一开始我受谎言毒害,不愿和她们接触。没几天,我发现她们太善良了,一张张和蔼可亲的面容、一双双纯正无邪的眼神,我越来越觉得她们可亲可近,很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可这么好的人却受到许多非人的迫害:

一位孟姓的大法弟子在那里已三到四个星期被强制不让睡觉,也不许洗漱,连吃馒头时手上有月经血也不让洗。每天只给吃半个馒头。

还有一个李姓和一个韩姓的大法弟子,因没写月小结被狠心的大李恶警在晾衣房罚站。那时冬天窗子都让打开,不许穿袄,白天还得干十几个小时的活,一直被罚站一星期,那个晾衣房象冰库一样。

一个张姓大法弟子被左右开弓抽耳光几十下,嘴朝外淌血,脸都打肿了,没吃药,几天就好了,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在常人是难以想象的。

一个叫玲某某的大法弟子每天要坐小凳子二十小时左右,让卖淫搞传销的劳教犯人轮流看着,腿不能伸、脚不让动。恶人想打人的时候,就带她到厕所里,其中一个叫马玲玲的最坏。

每当看到或听到她们被迫害时,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听说有的大法弟子受到更严重的迫害,有的甚至被打死或被活体摘取器官,听了真令人毛骨悚然,这就是那个自称是“人民的大救星共产党”干的事吗?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这么残酷地迫害自己领导下的一群最平和、善良的民众,和日本鬼子南京大屠杀有什么两样?真是可悲可叹!

大法弟子们每天都互相关心,互相鼓励。那种坚韧不屈,使我内心涌出如下诗句:

铮铮铁骨不畏寒
巍巍雄心不畏权,
肝胆相照心相连,
万古流芳代代传。

我每天都爱和大法弟子坐在一起,紧挨着她们,我有一种平静、祥和、与世无争的安乐和舒服。爱看她们善良、自然的笑脸:

悄然一笑战魔难,
洒脱度过志更坚。
蓦然回首心无悔,
浩然正气冲云天。

大法弟子经常喊我‘亲爱的芳妹’。喊的是那么的亲切、自然,叫我‘快进来吧!’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也退了共青团和少先队,法轮大法真是太好了,我这善良的一念和正义的选择,尤其从大法弟子教我背诵《洪吟》后,使我多病的身体变的健康,不好的心情变的快乐。学大法真的能使人变的善良、正直、健康、快乐。

我一年的教期马上到了,在我解教的前一周里,我特别留恋大法弟子,我喊她们每个人姐姐,在我心里,她们仁爱、智慧、坚定、廉洁,她们才是最好的人。

我敬重、崇拜她们,更心疼她们受此迫害。如此善良之人遭罪,凶恶之人不会永远逍遥法外,天理不容。期盼更多民众的觉醒和法正人间的到来。

在我解教的前一天晚上,我又为她们吟下一首诗句:

北风吹 此时寒
冰雪化 春来暖
桃李开 花满园
光辉照 洒人间

在我解教的那天早晨,我和好多大法弟子靠在一起干活,心里恐怕警察喊我走,真的舍不得她们。但大约九点多钟,喊我走的声音响了。我和大法弟子有着说不完的话,最后我说:“千言万语一句话:多多保重。”她们一双双慈善的眼神中无言胜千言。

如今我已自由,却忘不了她们曾给予我的美好、震撼和启迪,以及她们还在承受的痛苦和迫害,故而写下此文。唯愿我的见证能唤醒更多被中共谎言欺骗的民众,加入退党大潮,解体中共,结束这场对善良、正义和良知的迫害,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