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第一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明慧通讯员广西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一劳教所,简称“区一教”,是广西第一个对广西大法弟子非法劳教的场所。从1999到现在,估计关押超过1000名大法弟子。后分出女所,搬到南宁市大沙田开发区。因关押的大法弟子太多,全自治区各地的“六一零”就把绑架的大法弟子关在本地,现“区一教”(男所)仍非法关押着不到十名大法弟子。以下是部份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近况。

1、广西防城港市“六一零”恶警二零零八年八月将正在北海打工的大法弟子张铂丰骗回家中并绑架,先劫到当地看守所,强制“洗脑”未果后,遂将张铂丰非法劳教两年。

张铂丰被劫持到广西区第一劳教所当天,就开始了绝食反迫害。他被关押在四大队,主管警察副大队长潘丛凯。潘丛凯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各种邪恶的手段都曾用过,也因此而上过恶人榜。潘丛凯安排了两个夹控人员二十四小时包夹张铂丰,并授意他们想办法让他吃饭。开始时,两个夹控人员还能客气的劝张铂丰吃饭,但是张铂丰不为所动。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开始动粗了。其中夹控人员刘永斌还出手打过张铂丰。张铂丰几乎天天被灌食,隔一个星期就被拉去医院打点滴。就这样坚持了三、四个月,张铂丰才开始吃东西。他的绝食行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使恶警不敢“转化”他,不敢强迫他做“奴工”。

这是张铂丰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在前两次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采用了非常邪恶的手段折磨张铂丰,如:打、骂、污辱、不给睡觉、强迫做“奴工”、强迫看歪曲大法的“录像”等。不管用什么手段,张铂丰从未妥协过。他对大法的坚定,给其他大法弟子增加了信心,逐步改变了劳教所的环境。

2、广西防城港市大法弟子潘诚,于2008年5月在洪法时被恶人举报,后被防城港市“610”恶警绑架到当地看守所。6月初被劫持到“区一教”非法劳教一年。这是潘诚第三次被绑架了,前两次都被劫到“洗脑”班,但恶警都没有达到“转化”他的目的。

在“区一教”期间,恶警多次找潘诚谈话,企图达到“转化”的目的。特别是恶警韦鸿,他刚刚从区内各地洗脑班调回“区一教”,因为各地的洗脑班已经解体了,他没有了用武之地了。韦鸿见潘诚年老体弱,认为比较好“攻”,所以连续半个月时间天天找潘诚“聊”,言语中带有讽刺、挖苦、嘲笑等成份。他把在洗脑班用的那套邪恶的手段用在潘诚身上,连夜搞“突击”,企图在潘诚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完成“转化”任务。但在潘诚正念和同修正念加持下,恶警韦鸿的阴谋没有得逞。

有一次,韦鸿等恶警准备放诽谤师父的录像,叫夹控人员带潘诚来,他一看是放这种录像,马上离开。恶警们当时就气得不得了,但又不敢动粗,只能以“态度恶劣”为由扣了潘诚的“分数”。

潘诚虽然年近六十,身体瘦弱,但对大法坚定如初,不管邪恶用什么手段都没有用。虽然经常被人讽刺、嘲笑,但他依然面带笑容,体现出了一个老大法弟子的崇高境界。

3、广西天等县大法弟子冯华精,于2008年6月在广西钦州市被天等县“610”恶警绑架。7月初转到“区一教”,被非法劳教二年。这是冯华精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是2000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又被“610”恶警多次非法抄家,致使他有家不能回,长年在外地跑长途。家人也被多次骚扰,生意也被干扰。

冯华精在得法之前,身体很差,患有多种疾病,还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学法炼功之后,绝症很快痊愈。因此,他非常积极的参与洪法活动,让当地很多有缘人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被劫持到“区一教”后不久,冯华精身上大面积的出现了皮癣的症状。狱警带他去所部医院检查,医生给他开了药,但他坚决不吃。他说这不是病。过了一段时间,皮癣果然大面积脱落,只剩一点在局部位置。

冯华精经常跟夹控人员或其他劳教人员讲真相,并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因此而受益。当恶警强迫他去工棚做“奴工”时,他就坐在那发正念,恶警也不敢动他。

4、广西钦州市大法弟子杨家业,于2008年5月被当地“610”恶警绑架,随后被劫持到“区教”非法劳教二年。这是第二次杨家业被非法劳教。

杨家业原来患有严重的脊椎病,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得法修炼之后,奇迹出现了,他逐渐能生活自理了,而且丢掉了吃了多年的药物。可是,99年7.20以后,当地“610”恶警不许他炼功,多次绑架、骚扰他,还威胁用人单位,不准录用。

杨家业在“区一教”期间,一直坚定大法,绝不“转化”,还进行过绝食抗争。有几次,在点名开饭的时候,他高喊大法口号,震撼了所有在场的人。副大队长潘丛凯非常害怕,干脆规定不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的名了。

2008年10月,杨家业突然出现了病业状态,双脚浮肿、血压升高,吃不下饭。潘丛凯带他去医院检查,开了点药,但他不吃。过了几天,恶警们怕出负责任,主动给他办了“保外就医”手续,就这样回家了。

5、广西钦州市大法弟子张政,于2007年1月被当地“610”恶警绑架,并送到“区一教”,非法劳教二年。他是某汽车修理厂工程师,失业后以开“摩的”为生。得法前曾在一次车祸中受伤,导致右脚残疾,行动不便。得法修炼后,身体逐步好转,除了走路有点小问题外,其它方面都恢复正常了。

同样,在“区一教”期间,恶警也企图“转化”他,但都被他用法理破解,以至恶警都不敢找他。他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弘扬了大法。他已于2009年1月回家。

6、广西钦州市大法弟子陈自卫,30岁出头,是99年得法的老弟子。陈自卫2008年11月在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当地“610”恶警绑架。12月被劫持到“区一教”非法劳教二年。由于在当地看守所里被迫做“奴工”,导致陈自卫两手手指多处皮肤受伤,指关节轻微变形。

陈自卫被劫持到“区一教”后,恶警韦鸿正好值班,于是马上找陈自卫“谈心”,企图马上“转化”他,但没有得逞。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为了完成08年的“转化”任务,恶警潘丛凯、黄凯、韦鸿三人或一齐、或轮流,对陈自卫发动了疯狂的“攻势”。每天都找他“谈话”,有一次还强迫他看洗脑录像,但遭到抵制。陈自卫毫不动心,有时也回答几句,大部份时间在闭目发正念。恶警们无计可施,最后放弃了对他的“转化”。

7、广西桂林市大法弟子李益坤,于2006年12月在桂林市某复印店复印真相资料时被店主举报,然后被当地“610”恶警绑架。2007年1月转到“区一教”,非法劳教二年。在“区一教”期间,恶警们用尽了手段也不能“转化”他;老父亲写了很多信,也劝不动他;妻子以离婚为借口,也动不了他。

李益坤处处事事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虽然受到严重迫害,但仍然面带笑容,讲话风趣,几乎队里的所有人都喜欢跟聊天,包括狱警。李益坤也借各种机会同他们讲真相。

在此正告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帮凶,江泽民等恶首日前已被西班牙国家法庭起诉。你们作为帮凶也必然会受到正义的审判,醒醒吧!佛法无边,回头是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