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和龙市法院非法庭审李凤云 律师据理雄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吉林省和龙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庭审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李凤云。李凤云与丈夫申全会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晚十一时左右被绑架,遭受到严重的迫害,申全会被非法判刑八年。李凤云拖着满身带伤的身体艰难地逃离了恶警的魔掌,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绑架折磨。

十二月二日九点,和龙市法院非法开庭,和龙市公、检、法、司及六一零人员,如临大敌,戒备森严,他们叫嚣:不许法轮功学员入院,他们在院门、休息室与法庭层层设岗,每处有六、七名恶警把门,还有六、七个戴红袖章的协警在人群中巡回,他们将怀疑是大法弟子的七、八十人挡在了法院外;在休息室里约有八十多人;在庭审时李凤云亲友约有十来人进入法庭。

开庭后,李凤云聘请的辩护律师向法官问: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进来?法官心虚地说:她那有那么多的亲戚呀。

辩护律师来自河南某律师事务所,表现得沉稳,义正词严,他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有理有据,雄辩服众。当伪法官称法轮功为×教时,律师说:咱们以宪法为准绳,你找找《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哪里写有法轮功为×教?法官被律师问得哑口无言,并低下了头。

是的,在宪法中没有法轮功为“×教”一词,而在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却明确告知对信仰自由予以保护,宣教者无罪,信教者自愿的条款。法轮功是“邪教”的说法源于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会见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时讲过的一句话法轮功是“×教”。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评论员发表文章,纯属领导人个人行为和媒体行为。思想不构成犯罪,治罪要治有形之罪,治行为之罪,到了信仰这一精神层次面,政府和法律已经管不到了。

当有人指控李凤云讲真相,传《九评共产党》时,律师说,请问《九评共产党》你看过吗?这书中讲的都是历史事实;讲真相、传大法资料、《九评》等,也证明不了其有社会危害性行为,信仰者拥有文字载体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控方又被律师问倒而不语了。

李凤云当庭控诉了恶警酷刑折磨她的罪行经过:

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晚十一时左右,李凤云和丈夫申全会在和龙市头道镇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头道镇派出所出动一台警车和四名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头道镇派出所期间,恶警将李凤云和丈夫分别关在两个房间里,并由两至三名恶警轮班值班看管、酷刑逼供。恶警为了想得到他所说的所谓“证据”,对李凤云和申全会进行野蛮暴打,手段之残忍令人难以想象。他们先是将李凤云的手背过去用手铐铐上,然后用手扯着李凤云的头发,打耳光,拳打脚踢,而且还让李凤云罚站,不让睡觉。

后来,和龙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张宝华(恶警们称他张教)带着头道派出所的指导员胡守礼等人进到关押李凤云的房间。张宝华进屋就照着李凤云的肚子狠踢了一脚,踢得李凤云趴在地上起不来。他们一直两人一组轮班暴打李凤云,打累了换人,将李凤云摧残得死去活来他们折磨李凤云的方式有:

一,拿塑料口袋把头套上,用手将口捂住,使李凤云几乎窒息。

二,把背过去的双臂用力向后上方掰向头前,并用手使劲抠李凤云的下颚两侧的扁桃体部位。

三,让李凤云坐在地上,恶警坐在李凤云的身上把头压向地面。

四,强行的劈胯,并将李凤云的腿从下往上掰。

五,在身上洒上水然后用电棍电。

六,拿一个铁管使劲地打李凤云,最后铁管都打弯了,他们还用专门打人用的胶棍对李凤云施暴。

在李凤云遭受以上酷刑折磨的过程中,李凤云听到他们说,再不说就把她打死,还威胁说要在家属找不到他们的情况下,将李凤云们送到集中营去。

与此同时,李凤云还听到旁边关押丈夫申全会的屋里不时地传出惨叫声、呕吐声,相当严重。

恶警还联系了两辆可能是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车,到李凤云家进行非法抄家,将家里的空光盘、真相小册子、一些自封袋、一台切纸刀、一台北斗星轿车还有一辆新的铃木摩托车非法带走。还在李凤云家里录像、照相等。他们认为在李凤云家的东西与所做的真相资料不符,认为还有别人参与,又开始对李凤云和丈夫申全会进行暴打折磨。几天之后,恶警将李凤云关进了和龙市看守所。

在恶警的残酷的刑讯逼供下,李凤云的身体遭到了严重伤害,被送医院抢救。十月四日,李凤云拖着满身带伤的身体艰难地逃离了恶警的魔掌,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事后不久,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和龙市公安局再一次在李凤云家里绑架了李凤云,在非法关押期间又用酷刑暴打折磨李凤云。

当李凤云讲到恶警拿塑料口袋把她头套上,又用手将她口捂住,使李凤云几乎窒息等恶行时,旁听席中的李凤云的哥哥怒不可遏地站起来质问道:“这哪是人干的事呀!是谁打的?!”这时,上来法警硬把李李凤云的哥哥押出法庭外。

在李凤云控诉了恶警酷刑折磨她的罪行中,伪法官曾中止李凤云的控诉,但停了一会儿,在律师的干预下,法官又无奈让李凤云继续陈述,直至陈述完。法官于十一点宣布休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