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老人杨勤云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四川省法轮功学员杨勤云先后数次被泸州市(或江阳区)国安“六一零”非法传讯、被收缴身份证、强迫进洗脑班、强迫按手印、被上黑名单、监视居住、监控电话、手机、限制通信自由、深更半夜电话或上门骚扰、勒索财物(未遂),不让出国探亲,不许办出国护照等,并于2003年6月15日至16日被关入玉皇观看守所留置盘查一天。

中共有关人员仅凭他人口供,就认定她“有问题”,多次非法传讯或到家中来骚扰,当时杨勤云丈夫瘫痪在床,女儿正待分娩,她本人身患绝症,却要逼她交六千元“保证金”,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后单位领导据理力争,才免了六千元,但却多次强迫单位领导写保证书担保杨勤云不跑。

杨勤云被逼迫在炎天烈日时参加“学习班”,限制人身自由,留下瘫痪的丈夫一人在家,屎尿都拉在身上、床上。当局不法人员一再收缴她的身份证,造成生活中诸多麻烦,并因此与银行、邮局等发生矛盾,因他们只认身份证而不承认户口本。

警察和社区人员以种种借口夜闯杨勤云宅,说看在家没有,有时他们躲在楼下,叫邻居来敲门看她在不在,把邻居也吓得不得了。深更半夜电话骚扰,家人告知对方她早睡着了,却要逼她接电话说看她在家没,因此常惊醒正吃奶的小外孙,半天哄不好,连那样小的奶娃儿都受到惊吓。

为验证发传单的信封是不是她写的,不法警察曾捏住杨勤云的手按手印。

杨勤云女儿公派出国,思念儿子,过年时叫把儿子带去见一面,当时杨勤云一人在家带外孙,去办出国护照时,一切正常,可到最后却被告知“你不能办”,可又不解释理由,女儿同学告知她“你妈被上黑名单了”,女儿大病一场,不得不提前终止合同回国。

杨勤云家中电话、手机长期被监控,严重侵犯了公民通信、通讯自由权。

2003年6月下旬,一李姓警察数次私闯民宅,敲诈勒索民财,说:你亲戚是财政局长的嘛,我对这个很感兴趣,你准备一下,我哪天来拿。后因杨勤云把此事告诉了单位领导和公安部门的亲友,才作罢。

2003年6月15日,一群警察闯进杨勤云家,非法搜去杨勤云的《转法轮》等书至今未还,而且,在杨勤云明确告诉他们,女儿屋内柜中装的是科研资料不能动之后,李姓警察仍去乱翻,床上、枕头上、书桌、书柜、衣柜等都被翻得乱七八糟。然后把杨勤云弄到国安“六一零”办公室(向阳街菜市场内)审讯至深更半夜,不让睡觉,而且随便定罪名,不让申辩。夜半又把她弄去玉皇观看守所关了一天。

在“六一零”办公处和玉皇观看守所,杨勤云备受侮辱、惊吓、恐吓,至今想起仍令人不寒而栗:1、警察凶神恶煞的吼叫;2、大狼狗的咆哮;3、幽暗的路灯和进看守所大门的斜坡,因杨勤云视力不济,要警察扶一把,他却毫无人性的拒绝;4、在“六一零”办公处一小警察叫杨勤云坐在一破烂不堪的竹椅上;5、看守所里给人穿烂得不能穿的拖鞋;6、带有斑斑锈迹且有若干破洞的黄色搪瓷小饭盆和布满无数黑色划痕的黄塑料饭盆;7、硬得无法下咽的“饭”和“喝风”的臭盐菜疙巴;8、蚂蚁爬来爬去的已坏成沙土的三合土床铺和刚砌好不久还湿漉漉的床;9、通夜不灭令人无法睡觉的灯和不能遮羞的厕所,等等。

看守所里的物价是根本失了监管的奇高。如:每日交40元生活费,(2003年)饮食极差。
市价              所价
蚊烟     1元(盘)            10元(盘)
火柴    0.07元(小盒)          0.5元(盒)
红河烟    5元(包)           20元(包)
肉丝     5元(份)           20元(份)

警察们从不出示证件,随心所欲地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乱抓人关人,严重侵犯人权,连梳子、手纸等都被收缴,以致杨勤云家里人一天后见到她都大吃一惊说:怎么一天就整成这样?形像都变了,还是“文明单位”呢。“接待室”里挂了不少“文明单位”之类牌匾奖状,里边却大搞逼供、诱供、骗供、甚至有犯人被打得眼珠都突出来了的。连内衣裤都不许带进去,要买他们的天价纸内衣裤。

修炼法轮功而变成了身心健康的好人,并没有犯了国家任何法律的哪一条哪一款,可江泽民却在一夜之间把众多善良百姓推到对立面,动用国家机器打压、迫害;警察们被欺世谎言蒙骗、毒害,一再把世上最好的人当敌人整,使自己造下千秋罪业而不自知,实令人为之痛惜。

实施迫害主要责任人:林敏、李正辉、唐德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