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

2003年:一朵蘑菇云在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升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接上文

十二、关于中共对活摘器官指控的应对

1、掩盖苏家屯事件

前面提到,活摘器官之事是在2006年3月初曝光出来的,前后有三位知情人。一人是来自日本的中国记者皮特(化名),一人是其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 员器官手术的安妮(化名),还有一人是沈阳军区的匿名老军医。皮特和安妮曾于2006年4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一次集会上公开露面。被指控的医院是位 于沈阳市苏家屯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3月28日,在苏家屯事件曝光20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首次否认该指控,并邀请记者前去调查。但在外交部官方网站上,没有该项否认记录。4月14 日,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在沈阳官方陪同下,对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进行了预定一个小时的参观,随后美国驻华使馆女发言人说:“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里从功能上讲就是一家医院。” 不过,外界认为在这三个星期中,中共有可能已经转移、掩饰了现场。苏家屯是军事重地,当年日本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就设在苏家屯,地下工事群非常发达。原八路军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回忆,他们打开关东军苏家屯仓库后,发现里面的武器可以装备几十万人。苏家屯发现的一座地下工事规模达到“宽2米、高1.8米、总长大约两公里。”67 所以,在地面上的参观很难说明问题。外界想知道的不是三个星期之后的参观,而是中共在三个星期之内干了什么,以及三个星期之前到底发生着什么。

苏家屯事件是掀开黑幕的一道口子

从报案、破案的常识来看,报案人并不必须是破案人,如果要让报案人一开始就提供如同破案以后的所有证据,那是本末倒置。苏家屯事件只是一个引子,是了解一 些内幕的人传出来的,它本身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准确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揭示了活摘器官的这个现象很可能在发生。如同有人路过一个杀人现场,有一定距 离,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是,他所看到的场景让他确信有人在杀人,于是,赶快报案,由此而引发了对一个系列杀人团伙的全面调查。 反过来看当初的报案人,是不是100%的准确无误的描述了当时的现场呢?有多少人,杀人者什么样,被杀的人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拿的什么凶器,等等,很可 能并不完全准确,而且还有他本人的观察和解释在内。但这些无损于他报案的功劳。

苏家屯事件揭开了一个黑幕,让人们开始关注数十万计的关押在中国数百家劳教所和大规模集中关押地(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着什么。本文 论述的问题,就是从中国2003-2006年器官移植市场独一无二的特征上去寻找什么样的器官来源才能支撑起这个市场,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大规模活摘法轮 功学员器官的事情的确发生过。

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布公告,宣布组成“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呼吁并邀请相关国际组织、 国家机构和媒体组成“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英文简称“CIPFG”,www.cipfg.org),赴大陆进行独立、直接、不受干预的调查和取证,全面调查中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秘密集中营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

2、拒绝外界独立调查

为了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发出的对活摘器官的调查邀请,海外的一些独立媒体记者开始申请去大陆调查。

2006年4月19日上午,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负责大陆新闻的资深记者许琳前往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申请签证赴大陆调查,遭到拒绝。

次日,大纪元时报主编周蕾女士到德国柏林中国大使馆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遭拒。

2006年5月2日,新唐人旧金山湾区部主任张芬女士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被拒。

2006年6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申请入境中国调查实事真相,未能获得签证。

中共外交部的高调邀请被认为是对国际社会的欺骗姿态。 具有黑色幽默的是,一些忘记了中共杀人历史的亲共人士,很为中共走的这一步“拒签”棋懊恼。他们觉得,不是没有“活摘”的事情吗?让这些为法轮功说话的人进去调查,弄个底朝天,无功而返,不就最能证明党的清白和他们亲共人士的正确立场吗?不过,正在杀人的中共可不这么想。

3、否认外界取得的证据

中共应对活摘指控,一是不让外界去调查,二是无端加以否认。

《大卫的调查报告》出来后,里面有很多翔实的证据,比如中共移植专家提供的器官数量,电话调查取得的大陆医生亲口承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于是,中共在沉默一段时间之后,唆使其海外的统战媒体“凤凰卫视”制作了一期电视节目《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出来加以否认。怎么做的呢?它把大卫证据里提到的人找出来,让他们来否认。结果,弄巧成拙。下面摘取两例略加说明。

石炳毅的数字

《大卫的调查报告》中引用了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数据。卫生部主办的“健康报”在2006年3月2日的“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一文中,称石炳毅说“全国至今(2005年)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于是,中共让石炳毅出来否认,石炳毅就说“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呢?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 我们知道,《健康报》不是什么私人小报,那是中国卫生部的机关报,如果石炳毅真的没有说过9万例的事,中共不应该让石炳毅来攻击大卫的调查报告,而是应该 鼓励石炳毅去起诉卫生部,起诉《健康报》。事实上,石炳毅这个人他满脑子都是数字,他很活跃,经常接受媒体采访。本文还引用了他在《科学时报》和新华网做 客时说出来的数字。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的电话调查

《大卫的调查报告》还公布了一些电话调查的录音,其中包括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承认利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在本文第十一部分有详细介绍)。在《对“大卫”调 查报告的调查》节目中,中共让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出来否认他说过的话。不过他首先承认了 2006年5月22日接受电话调查的人他是自己。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认为,这反而为他们的电话录音提供了新的证据。在这之前,人们对电话录音的最大 疑问就是,接电话的人真是那个卢国平医生吗?两位调查员在2008年8月22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布新证据时说,“在录像带中,该医生承认谈话录音中的人是自己。该录像正被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发放,因此(卢国平接到调查电话的)真实性是由中国政府认可的。”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说话的电视片断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踪报导”中有“凤凰卫视”卢国平说话的片段,68 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听听他的地方和个人口音,看看大卫调查报告中的声音是不是他的。卢国平有很重的地方口音,现在人工合成声音还达不到合成和这个人的声音 一模一样的程度。如同机器人还不能表现得同真人一样。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第三方去做独立的技术鉴定。这就要看中共的诚意了。

4、突然加快整顿器官移植市场

自2006年3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之后,中共加快了整顿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的步伐,颁布了准入制度,把600多家做移植的医院缩减到164家。《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自2006年7月1日起施行。2007年5月1日起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颁布法规,加强对器官市场的整顿和管理,当然是很好的事,这也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但是,这不能成为掩盖过去几年混乱时期所犯下的罪恶。这完全是两回事。把那一段历史用“混乱”一笔带过,然后要人们对它今天整顿市场的行为歌功颂德,那实际上就是在又一次犯罪。

同时,中共关闭了一些移植医院或相关组织的网站,“中华医学会”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就是其中消失的一个,从2006年3月到目前(2009年11月)还没有恢复(详细情况参见附录10)。各大医院也删除了曾在网上公布的超短器官等待时间,中共也叫停了国际上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我们不得不问一个问题,删除或删改网站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要掩盖的又是什么呢?

注:本文采用的很多数据和资料都是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备份中心(www.archive.org) 所存储的拷贝,这是中共目前还没有办法抹去的东西,留下了历史的见证。

5、高调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

中共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的态度过去一直很明确。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是,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代表中共官方首次公开披露,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国际社会也解读为中国政府在盗用死刑犯器官上的正式表态。

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毕竟是一个进步。不过,在死刑犯器官问题上,从信誓旦旦地反对走到高调地承认,是在中共被指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背景下进行的。今天中共对待活摘器官的态度,就如同它过去对待死刑犯器官一样,人们怎么能信得过它呢?

其实,中共医疗系统内部,特别是有些移植专家们,他们是应该知道一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实情的,所以有人从2005年开始,就想把死刑犯器官的事情推到 最前面。他们是出于良知,还是知道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邪恶,想要用一个罪恶去掩盖另一个罪恶,我们不得而知。从某些医生们用一个乞丐和流浪汉的生命作代价去 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人们不得不思考,这些人到底是一种怎样扭曲的心灵呢?大概是金钱、名誉真把他们非人和异化了。

承认大量盗用死刑犯器官,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就是中共目前的流氓招数。中共今天在器官移植改革上的高调作为,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上的极度敏感,恰恰可能是在掩盖那一段活摘器官的邪恶历史。

6、又一个器官移植高潮会到来吗?

随着中国器官共享体系的建立,立法让脑死亡者捐献器官,培养国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意识,鼓励亲属活体捐赠,等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可能再 次活跃起来,大大超过2003-2006年的规模,甚至成为第一大器官移植国。在欢呼声中,那些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造下的杀人罪恶就消失了吗?没有。

中国有150万需要器官的病人,器官移植在中国会越来越成为一个新闻话题,各种专家学者都会出来就新的法规,新的捐赠意识作大量的宣传。在哄哄的舆论炒作中,那一段黑色的历史,那一朵血色的蘑菇云,就这样让它随风飘逝了吗?不能。

在本文的写作过程中,有人向笔者提醒道,中共会不会在适当的时候,发布精心编造的假数据,来为过去几年的器官增长做出辩护。会不会这样?我们不能为中共的 邪恶设定任何底线。但是,人不治天治,干了这么大邪恶之事的中共,它的日子也不会多了,它的假数据等不等得到那一天还是个问号呢。

十三、你能做什么?

“天啦,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这可能是你听到“活摘器官”这一指控的时所具有的自然反应。

但是,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反应。 六十多年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听到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1、一个关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故事

在今天,对于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的“大屠杀”(Holocaust),人们觉得好像人人都知道,也就自然推论到在当年发生的时候,外界也都知道。那么,有人就想,为什么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大家都知道,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外界知道的这么少呢?于是,就反过来以此来责问对活摘器官的指控。

其实,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说,知道得零零落落,甚至互相矛盾,就如同今天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一样。

下面讲一个六十多年前的故事。摘自“卡思基:一个人如何试图阻止大屠杀” (Karski: How One Man Tried to Stop the Holocaust)。69

杨•卡思基(Jan Karski)是一名波兰外交官。杨•卡思基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里逃出来,他亲眼目睹了大屠杀。为了引起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这件事情的关注,波兰大使切哈努夫斯基(Ciechanowski)先安排了杨•卡思基同罗斯福总统身边的一些犹太人高级幕僚会晤,希望能说服他们相信纳粹对波兰犹太人做了什么。卡思基到华盛顿之后的第一次晚餐就遇到了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

这是费利克斯•法兰克福和杨•卡思基在晚餐后的一段对话。

法兰克福坐在卡思基的对面,他看着卡思基的眼睛。

“卡思基先生,” 法兰克福问道,“你知道我是犹太人吗?”

卡思基点点头。

“在你的国家发生的对犹太人的事情,有很多互相矛盾的报告,”法兰克福说。 “请准确无误地告诉我你所看到的。”

卡思基花了半小时,耐心地解释他到犹太人集中营所目睹的可怕细节。讲完后,他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要求。

法兰克福默默地从椅子上起来,在卡思基和显得很困惑的大使面前,来回踱步了好一会儿。然后,法兰克福默默地坐了下来。

“卡思基先生,”法兰克福停顿了一下说道,“像我这样的人跟你这样的人说话,必须是完全坦率的。所以我必须说:我不能够相信你。”

波兰大使从他的座位上跳了起来,“费利克斯,你不是这个意思!”,大使哭道,“你怎么能叫他是个骗子!在他身后是我们政府的信誉。你知道他是谁!”

法兰克福用一个充满无奈而又柔和的声音回答说,“大使先生,我并没有说这个年轻人在撒谎。我只是说我无法相信他告诉我的话。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这个故事到了今天,仍然具有很大的启发性。当你听到活摘器官而感慨“天啦,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的时候,你或许也要象法兰克福那样补充道,“我并不是说活摘器官不存在,我只是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2、哪怕一例“活摘”都是罪恶滔天

中共杜绝外界调查,把很多与死刑犯有关的东西当作国家机密,使得任何分析中共利用死刑犯器官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努力都非常困难。但是,根据一些公开出 来的数据和观察,以及死刑犯器官本身的局限性和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的特点,特别是加上知情人的举报,很多的电话调查,中介证言等等,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 中国大陆在2003-2006年间迅猛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脱不了关系。

文革时期发生的张志新被中共杀害前惨遭割喉的故事多年后披露出来,震惊了整个中国。人们认为文革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在1999年又发生了文革一般的对 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和残酷迫害。张志新被平反了,但是,杀害她、割她喉咙的那个中共的杀人机制并没有从中国消失。在急功近利的表面经济发展的幌子下,在 对金钱的疯狂追逐中,通过庞大的政法系统、军队、医疗系统,发生的活摘法轮功 学员器官的惨剧,被《大卫的调查报告》形容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是的,这样的悲剧,不要说大规模的发生,就是发生一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都足够让世界人民感受到一个漠视生命的独裁政权的邪恶。

3、所谓的“经济奇迹”不能成为迫害的借口

说起中共的人权迫害,有人说,中国这几年经济发展了。意思就是只要经济发展了,有人被迫害,甚至活摘器官,无所谓。其实,我们是不能用经济的表面发展来掩盖和开脱中共对自己人民的迫害的。希特勒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同样实现了一个所谓的“经济奇迹”,甚至更为“奇迹”。年均经济增长率远远超过了100%,把失业率从 30%降到了零,让德国当时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成了欧洲的强国,还在1936年成功地举办了“柏林奥运会”,使得很多国家对它刮目相看。希特勒当时说要让德国的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轿车,这就是德国的Volkswagen,即“德国大众”,Volks就是德语的“人”,Wagen就是“车”,希特勒要让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汽车。但是不管经济如何发展,在集中营里面对犹太人残酷的屠杀,这些事情就足以给希特勒定性了。没有人会用经济发展来为希特勒开脱。

中国这些年发展起来的急功近利的表面橱窗式的经济比起德国的来,实际上要脆弱和廉价得多。环境、资源和道德的代价,不知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偿还。中国 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道德的问题。如果任由活摘器官这样邪恶的事情发生,这个国家,这民族是不会有未来的。

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对中共迫害自己人民的恶行,很多人采取了姑息的态度。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不断的站出来。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监督调查小组 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曾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致信总统,他说,“在历史的将来,人们不会在意我们是否又签署了一笔贸易合同,或是又卖了一架波音 747,但是如果在面对人类大规模遭受这种难以言表的极度痛苦时,我们却视而不见,我们必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4、你能做什么?

我们看到,中共应付活摘指控的做法就是以整顿器官市场的名义,装“好人”蒙 骗世界,同时严厉限制外界去大陆做任何独立的调查。中共今天的拒绝外界调查真相的态度,本身就证明着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也许正是那一朵在邪恶和金钱的 冲击下爆炸出的血色蘑菇云。中共幻想的就是要我们大家尽快忘掉1999年以来,特别是2003年到2006年那一段大陆器官移植市场高速增长而又极其混乱 的,发生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时期。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过:“与专制的斗争,就是与遗忘的斗争”。中共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人们“忘记”;而人民所有的挣扎,则是要努力“记住”。

昨天的中共残害了张志新,今天的中共活摘了法轮功学员,那么只要中国大陆几十年来的不幸之源中共还继续存在,明天被中共残害的也许就是你了。帮助法轮功学员,制止这场迫害,就是在帮助你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每一个人都能贡献一份力量,请帮助收集更多证据,呼吁中共允许外界的独立调查,共同还原那一段历史的真相,全面制止这一场对法轮功、对“真善忍”的迫害。

假如你是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希望不要只顾眼前的利益,要认识到自 己卷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中,也是被中共利用了。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和“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根本就不会 发生。走到今天这一步,替中共掩盖、守口如瓶,并不能减轻自己的罪责。“暗室之中,神目如电”,用良心和智慧讲出真相,减轻甚至抵消过去有意无意间所犯下 的罪恶,才是光明之路。

附录

1、器官移植的技术难关

器官移植是活性移植,要取得成功,技术上有3个难关需要突破。

一是移植器官一旦植入受者体内,必须立刻接通血管,以恢复输送养料的血供,使细胞赖以存活,这就要求有一套不同于缝合一般组织的外科技术,而这种完善的血管吻合操作方法,直到1903年才由A.卡雷尔创制出来。

二 是切取的离体缺血器官在常温下短期内(少则几分钟,多则不超过1小时)就会死亡,不能用于移植。而要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完成移植手术是不可能的。因此,要 设法保持器官的活性,这就是器官保存。方法是降温和持续灌流,因为低温能减少细胞对养料的需求,从而延长离体器官的存活时间,灌流能供给必需的养料。直到 1967年由F.O.贝尔泽、1969年由G.M.科林斯(均为美国人)分别创制出实用的降温灌洗技术,包括一种特制的灌洗溶液,可以安全地保存供移植用 肾的活性达24小时。这样才赢得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足够时间。

三是医疗上用的器官来自另一个人。但是受者作为生物有着一种天赋的能力和机 构(免疫机构),能对进入其体内的外来“非己”组织器官加以识别、控制、摧毁和消灭。这种生理免疫过程在临床上表现为排斥反应,导致移植器官破坏和移植失 败。移植器官正象人的其他细胞一样,有二大类主要抗原:ABO血型和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它们决定了同种移植的排斥反应。ABO血型只有4种(O、 A、B、AB),寻找ABO血型相同的供受者并不难;但是HLA异常复杂,现已查明有7个位点,即HLA──A、B、C、D、DR、DQ、DP,共148 个抗原,其组合可超过200万种。除非同卵双生子,事实上不可能找到HLA完全相同的供受者。所以,同种移植后必然发生排斥反应,必须用强有力的免疫抑制 措施予以逆转。到1960年代才陆续发现有临床实效的免疫抑制药物:硫唑嘌呤(1961)、泼尼松 (1963)、抗淋巴细胞球蛋白(ALG,1966) 、环磷酰胺(1971),这以后才能使移植的器官长期存活。1962年美国J.E.默里(199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第一次进行人体肾移植获 得长期存活,器官移植作为医疗手段,才成为现实。

移植排斥反应主要表现为三种不同的类型:

超急排斥 超急排斥(Hyperacute Rejection)反应一般在移植后24小时发生。目前认为,此种排斥主要由于ABO血型抗体或抗Ⅰ类主要组织相容性抗原的抗体引起的。受者反复多次接 受输血,妊娠或既往曾做过某种同种移植,其体内就有可能存在这类抗体。在肾移植中,这种抗体可结合到移植肾的血管内皮细胞上,通过激活补体有直接破坏靶细 胞,或通过补体活化过程中产生的多种补体裂解片段,导致血小板聚集,中性粒细胞浸润并使凝血系统激活,最终导致严重的局部缺血及移植物坏死。超急排斥一旦 发生,无有效方法治疗,终将导致移植失败。因此,通过移植前ABO及HLa 配型可筛除不合适的器官供体,以预防超急排斥的发生。

急性排斥 急性排斥(Acute Rejection)是排斥反应中最常见的一种类型,一般于移植后数天到几个月内发生,进行迅速。肾移植发生急性排斥时,可表现为体温度升高、局部胀痛、 肾功能降低、少尿甚至无尿、尿中白细胞增多或出现淋巴细胞尿等临床症状。细胞免疫应答是急性移植排斥的主要原因,CD4+T(TH1)细胞和CD8+TC 细胞是主要的效应细胞。即使进行移植前HLA配型及免疫抑制药物的应用,仍有30%~50%的移植受者会发生急性排斥。大多数急性排斥可通过增加免疫抑制 剂的用量而得到缓解。

慢性排斥 慢性排斥(Chronic Rejection)一般在器官移植后数月至数年发生,主要病理特征是移植器官的毛细血管床内皮细胞增生,使动脉腔狭窄,并逐渐纤维化。慢性免疫性炎症是导致上述组织病理变化的主要原因。目前对慢性排斥尚无理想的治疗措施。

2、两家与军方关系密切的医院的手术成果图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图:70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2004肝移植例数世界第一)71--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2004肝移植例数世界第一)71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72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

3、中国移植专家队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数量

中国器官移植每年及总的数量并没有准确的数字,不同的专家根据自己掌握的数据给出的估算互相有些出入,但是都显示出大陆器官市场的飞速发展。比如,《健康 报》报道,中华器官移植学分会常委、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至2005年总共有约九万宗移植案例,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 肝移植。73 石炳毅在另一篇《科学时报》的采访中说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74 石炳毅在2009年9月做客新华网时,说中国现在每年进行肾脏移植八、九千例,肝脏移植三四千例。75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2004年中国的器官移植达到最高峰,光是肾和肝的移植数量就近1万5千例。76 中国《财经》杂志2009年第18期披露,截至2008年,中国肾和肝的移植数量超过10万例。77

(原文被删,截图取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的存储备份

(原文被删,截图取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的存储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826070646/http: //www.transplantation.org.cn/html/2006-03/394.html)

4、地下医院器官移植

移植医院泛滥的后果,就是出现了不少地下医院,为了牟取暴利,也挤进器官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在“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中透露,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有华告诉记者:“2005年完成181例肾移植和172例肝移植,接受在地下医院器官移植失败的患者二三十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阳介绍,中心接收的因移植过程处理不当、操作不规范导致二次移植的病例占器官移植总量的10%~20%。”78

这是一个不能不提到的事实,就是地下医院移植的器官,很可能是没有计算在黄洁夫等人的器官数量中,那么,在2003-2006年间的实际移植数量将会超过我们公开谈论的数据水平。

5、黄洁夫和石炳毅提供的器官数量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文章“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79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文章“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79 其中有一副1997 年-2007年器官手术数量分布图。

(此图是在原图的基础上,把黑条框所示的肝移植数量用白条框累加到肾移植数量上,并用红线勾画出增长趋势)

(注:黄洁夫采用的2003-2006年的数据是不完全统计、保守的,其他专家给出的数量比黄的数据高出很多)

(注:黄洁夫采用的2003-2006年的数据是不完全统计、保守的,其他专家给出的数量比黄的数据高出很多)

事实上,在我们收集到的大陆移植专家公布的器官数量中,黄洁夫提供的数据是处于相对保守一端的。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2008年的数据来自他在新华网的采访。(数据来源参见附录2)

6、世界各国器官移植数量是比较稳定的

世界各国移植的数量在这十年间基本都是比较稳定的。加拿大从1997年到2007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大概是从1500例增加到2200例,美国的移植数量从1997到2008年是从2万例增加到2万7千例。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80--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80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81--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81

7、中国医院器官平均等待时间

下面几幅截图是中国几个医院在其网站上公布的器官等待时间。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207021805/http://www.ootc.net/)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207021805/http://www.ootc.net/)

解放军第二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210151434/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210151434/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活摘器官曝光之后,该网页被修改为:患者一旦入院,我们会尽快安排手术时间。

(图片来源:http://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图片来源:http://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沈阳):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来源:原文被删,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83012/zoukiishoku.com/cn/jueding/index.htm)

(来源:原文被删,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83012/zoukiishoku.com/cn/jueding/index.htm)

8、关于器官移植的收费标准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422143018/en.zoukiishoku.com/list/cost.htm)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422143018/en.zoukiishoku.com/list/cost.htm)

该网有日文,俄文,英文,中文版,在活摘器官曝光后,该网站已关闭。

9、供体质量是如何保证的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在网站上对其器官移植质量的说明,强调用的是活体: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对器官质量的在线问答(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10、“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消失了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2006年3月9日被知情人披露出来之后, “中华医学会”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很快消失了。从2006年3月到目前(2009年11月)还没有恢复。“中华医学会”总网站上的“器官移植分会”被指向了“中华医学会”本身的首页。“中华医学会”的网址是 www.cma.org.cn,“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网 址是 www.cstx.org (CHINESE SOCIETY OF TRANSPLANTATION)。如果到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www.archive.org)查询,还能找到 www.cstx.org 过去的备份,最后一期停留在2006年2月。该网注明“主办: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 承办: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所”。 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至今仍然经常在大陆主办各种研讨会,很多活跃的移植专家都是该学会会员,网站为何消失成为一个秘密。当然,不排除今后再恢复,那是另一回事。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93430/zoukiishoku.com/cn/wenda/index.htm)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93430/zoukiishoku.com/cn/wenda/index.htm)

11、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

(备份网址:http://web.archive.org/web/20051201024138/www.cstx.org/xhjj2.htm)

(备份网址:http://web.archive.org/web/20051201024138/www.cstx.org/xhjj2.htm)

12、《财经》杂志封面报道:“器官何来”,披露一起“杀人盗器官”

(南风窗,2007年,第14期,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1004-0641/2007/14.html)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09/cj245/

2009年第18期 总第245期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31日

(财经网“杀人盗器官”的原文连接似乎不存在了,请看转载:

注:在大陆,《财经》杂志是勇于揭露官场黑幕消息的书刊之一,较敢于触及敏感新闻,但在2009年下半年杂志出现人事风波,包括总编在内的几乎整个原班编辑与写作人员共约150人集体辞职。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09-09/3906.htm)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09-09/3906.htm)

参考文献:

1 “(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 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Unsolved: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Interview with Manfred Nowak, 来源: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20596/
2 “中国器官移植热的兴起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同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忧虑。”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的报告。CONSIDERATION OF REPORTS SUBMITTED BY STATES PARTIES UNDER ARTICLE 19OF THE CONVENTION: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f the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Forty-first session, Geneva,3-21 November 2008。 来源: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docs/CAT.C.CHN.CO.4.pdf
3 “过去一年中,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进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009年度报告美国会报告: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逮捕和迫害。 来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4/n2699251.htm
4 “1999年亲属间活体移植占2%,2004年也才4%”,科学为亲情护航——扫描亲属活体肾移植, 河南省肾移植中心。来源: http://www.china-kidney.com/shownews.asp?id=819
5 《中国日报》披露 2006年活体比例是15%,目前活体有近40%,而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Public Call for Organ Donations,China Daily,来源: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09-08/26/content_8616938.htm
6 “95%以上的供体是尸体,而尸体几乎全部来自死刑犯”, 器官移植:加快规制的地带, 《财经》 2005年第24期,来源: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05-11-28/110062607.html
7 “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三联生活周刊, 来源: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04-17/0005314976.shtml
8 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来源:中国肝移植注册网, https://www.cltr.org/view.jsp?id=76
9 政府政策和器官移植, 黄洁夫,毛一雷,J.MichaelMillis, Government Policy and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来源: http://download.thelancet.com/flatcontentassets/series/china/comment11.pdf
10 “2008年完成肝脏移植三千多例到四千例,肾脏移植六千多例”,石炳毅访谈实录:详细说说器官移植,新华网,来源: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9-09/11/content_12035251_2.htm
11 “建立器官移植登记网络 制定脑死亡法——器官移植供体匮乏的解决之道”,2004年11月15日,来源: http://www.100md.com, 中国医药报 (总第2887期)
12 “常见的HLA分型,在300-500人就可以找到相同者,少见的HLA分型可能是万分之一的机率,而罕见的就要到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群中寻找。”, HLA的基本知识,北京大学阳光志愿者协会 ,来源: http://www.isun.org/ch_cure/article_156.html
13 “直系亲属之间的概率是50%;一般人之间的配型概率在20%~30%之间”,阳光下的罪恶,焦作日报,来源: http://epaper.jzrb.com/shck/html/2009-10/19/content_139678.htm
14 “界定肾移植双方是否冒名的最简单办法是看两人是否配型,直系亲 属之间的概率是50%;一般人之间的配型概率在20-30%之间”, 上海切断地下卖肾链 人大代表呼吁阻击地下卖肾暗流,新闻晨报2004年1月14日,来源: http://www.spcsc.sh.cn/renda/node103/node124/node143/userobject1ai1562.html
15 中国人的血型分布比例,RACIAL & ETHNIC DISTRIBUTION of ABO BLOOD TYPES,来源: http://www.bloodbook.com/world-abo.html
16 “乙肝病毒在我国人群中的总感染率很高,约为57.6%,真正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约为1.2亿。", 6.9亿人感染过乙肝病毒?来源:扬子晚报 http://www.hbver.com/Article/ygfz/ygzs/200404/2789.html
17 “十几年来,人民法院一直坚持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死刑数量持续保持下降的趋势” ,中新网2007年9月6日,来源: http://www.sh.chinanews.com.cn/Article_Show.asp?ArticleID=31395
18 “中国有至少1,010人被处决,估计真正处决的犯人可能多达7,500 - 8,000人”,国际特赦组织2006年的死刑报告,Facts and Figures on the Death Penalty (1 January 2007), 来源: http://www.amnesty.org/en/library/info/ACT50/002/2007
19 “2006年全世界有5628被处决,其中中国被处决人数达到5,000人”,意大利反死刑组织,来源:BBC,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6970000/newsid_6971700/6971753.stm
20 王光泽: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来源: 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7/200703/20070320091911_3703.html
21 “我在死囚身上剥皮----天津武警总队医院医师王国齐的自白”,世界日报,来源: http://www.chinamonitor.org/news/qiguang/wqgzb.htm
22 死刑犯器官捐献调查,《凤凰周刊》,2005年21期 (总190期),来源: http://www.ifeng.com/phoenixtv/72951501286277120/20050823/617113.shtml
23 “盗取死刑犯器官遭到家属反对”,中国死刑犯器官捐献调查,《凤凰周刊》,记者:邓飞,来源: http://health.sohu.com/20081120/n260760080.shtml
24 “在过去十年间(1997-2007),中国器官移植数量飞速增长”,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黄洁夫等,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来源: http://download.thelancet.com/flatcontentassets/series/china/comment11.pdf
25 “全国一共有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太多了!” ,《南方周末: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来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56
26 《中国日报》披露 目前40%的器官来自亲属间活体移植,Public Call for Organ Donations,China Daily,来源: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09-08/26/content_8616938.htm
27 “美国卫生部的数据表明,肝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三年”,来源: 美国卫生部,http://www.organdonor.gov/transplantation/matching_process.htm
28 “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调查, 大陆成全球器官移植新兴中心”, 记者 谌彦辉,《凤凰周刊》,2006年第5期,来源: http://news.phoenixtv.com/phoenixtv/83932384042418176/20060222/751049.shtml
29 “移植中心是我部重点效益科室”,《解放军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简介》,该中心简介已删除相关内容,但在“中国事务论坛”上被保留下来, 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61744,另一个来源: http://www.aibang.com/detail/828118414-695423180
30 “急剧膨胀的业务,让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获得巨额营收。据此前媒体报道,仅肝移植一项,一年即可为中心带来至少1亿元的收入”,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 《南方周末》,2007-07-18, 来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56
31 “短短几年间,更有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掀起了“器官移植旅 游”,天津调查:器官移植的“亚洲第一”,王鸿谅,《三联生活周 刊》,2004-09-22,来源: http://www.lifeweek.com.cn/2004-09-23/000019783.shtml
32 “中国的供体短缺其实比国外好了太多”,天津调查:器官移植的“亚洲第一”,王鸿谅,《三联生活周刊》,2004-09-22,来源:http://www.lifeweek.com.cn/2004-09-23/000019783.shtml
33 “电话录音: 中国大陆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来源: http://www.zhuichaguoji.org/index2.php?option=content&task=view&id=789&pop=1&page=0
34 “2007 年1~5月份,与去年同期相比却出现明显的下降,主要问题仍然是供体短缺”,供体短缺是制约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瓶颈,《科学时报》,来源: http://www.sciencenet.cn/html/showsbnews1.aspx?id=182075
35 “做移植手术的大夫抱怨供体突然短缺了”,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 ,《南方周末》,2007-07-18,来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56
36 “高院收回死刑核准权后,2007年全国死刑的不核准率只有15%”,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misc/2008-03/10/content_7761537.htm
37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2007年完成了84例亲体肝脏移植手术”,来源:人民网•天津视窗, http://www.022net.com/2007/12-25/425567353391331.html
38 “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光明而曲折的历程,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606.html
39 “中国劳教所里关押的人中法轮功学员占人数的一半以上”, 美国国务院2008年宗教自由报告,2008 Human Rights Report: China (February 25, 2009) ,来源:.http://www.state.gov/g/drl/rls/hrrpt/2008/eap/119037.htm
40 关于苏家屯集中营调查的一些线索,许多在北京被抓的学员被运往东北, 来源:明慧网,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9/123211.html
41 军医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官方流程,来源:http://www.epochtimes.com/gb/6/4/30/n1303902.htm
42 “为犯人进行体检,测血压、听心肺、摸肝脾、拍胸片等检查项目平 均花费近60元”,犯人“听证会”走进中国监狱 刑狱史上首次,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4-06/10/content_1518473.htm
43 "现在全军能开展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医院已经有40所",来源: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12/17/content_10520230.htm
44 “卖肾”广告借助现代网络 上海切断地下卖肾链,新闻晨报,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4-01/14/content_1274416.htm
45 “两个陌生人之间偶然相遇,配型的机会更少,除非双方在医院化验前已经做了充分的前期准备,但还有一关是任何一个中国医生都不会怂恿、更不会直接插手这种私下交易———因为那是犯法的”,上海非法卖肾猖獗,来源: http://news.sina.com.cn/c/2004-01-14/15361586708s.shtml
46 “仅因广告就贸然非法购买陌生人的肾脏,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因为目前沈阳市肾源是完全充足的!那些卖肾广告,是几乎没有市场的!”,《卖人体器官广告满医院,医生称沈阳肾源充足》,华商报,来源: http://news.hsw.cn/gb/news/2004-12/24/content_1520547.htm
47 “惊世的恶毒:大陆警察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 来源: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2/5759.html
48 黑龙江大法弟子任鹏武被呼兰县警察谋杀割除身体器官,来源:明慧网,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4/19/10084.html
49 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将大法弟子郝润娟迫害致死的经过,来源:明慧网,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7/6/32910.html
50 请求立案审查大法弟子孙瑞健的死因,来源:明慧网,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6/4707.html
51 傅可姝和徐根礼疑被摘取器官抛尸井冈山,来源:明慧网,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79.html
52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盗疑案,来源:明慧网,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6/77099.html
53 “中共自焚节目的慢镜头清楚显示,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被公安击打致死的”,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影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2002年1 月制作),来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7/67484.html
54 在联合国“促进与维护人权小组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中,非政府组织(NGO)“国际教育发展(IED)”发 表了对天安门自焚案件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指出,天安门自焚案件是中共一手导演。来源: http://www.unhchr.ch/huricane/huricane.nsf/0 /D1D7C610CB97B340C1256AA9002678B0?opendocument
55 新唐人电视台2002年1月制作的英文录像片 《False Fire: China's Tragic New Standard in State Deception》(伪火)获得了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 节荣誉奖(2003年),该片主要根据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录像节目的慢镜头分析制作,揭露这场自焚是中共导演的骗局。《伪火》网址 http://www.falsefire.com
56 “乾坤挪移九小时”,昨夜今晨亲睹亚洲最高龄肝肾联合移植,来源:解放日报,http://old.jfdaily.com/pdf/050126/jf05.pdf
57 “Die Freigabe der Vernichtung Lebensunwerten Lebens” (Allowing the Destruction of Life Unworthy of Life,《允许消灭没有生命价值的生命》) ,1920,by Karl Binding and Alfred Hoche。
58 《医疗屠杀和种族灭绝的心理学》 (Medical Killing and the Psychology of Genocide),Robert Jay Lifton。
59 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南风窗》2007年 第14期,来源: http://www.qikan.com.cn/Article/nafc/nafc200714/nafc20071413.html
60 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医学界该负什么责任?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http://www.dw-world.com/dw/article/0,,2708033,00.html
61 “杀人盗器官”案, 来源:《财经》,记者:欧阳洪亮,贺信,来源: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09-09/3906.htm
62 “第一位知情人(在日本的中国记者)向大纪元时报披露: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 售法轮功学员器官”,来源: http://epochtimes.com/gb/6/3/9/n1248687.htm
63 “前夫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位女士站出来:指证苏家屯集中营 摘活体器官”,来源: http://epochtimes.com/gb/6/3/17/n1257362.htm
64 “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来源:http://epochtimes.com/gb/6/3/31/n1271996.htm
65 录像:生死之间(新唐人电视台制作),来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07542.html
66 《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 (《大卫的调查报告》), 来源: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port0701/report20070131-ch.pdf
67 “沈阳市苏家屯区境内发现了一处神秘的长达两公里的日军地下工事”, 沈阳神秘地下道曝光 疑为侵华日军地下工事, 来源: http://news.sohu.com/20050812/n226651351.shtml “日军地下工事群”在我区“现身”,中共沈阳市苏家屯区委组织部,来源: http://www.sjtdj.gov.cn/xuancuan/show.asp?ids=2643
68 “卢国平医生在凤凰卫视节目中的声音(在第18分钟的地方)”,世事关心第94期: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踪报导之五,来源: 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69 “Karski: How One Man Tried to Stop the Holocaust”,E. Thomas Wood's and Stanislaw M. Jankowski (Wiley and Sons).
70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图”,原文被删,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412162605/http://www.ootc.net/
71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站的“中心成就”一栏中说,2004年年度肝移植突破500例,肾移植突破300例,肝、肾移植年度例数均居国内首位,年肝移植例数世界第一。来源: http://www.ootc.net/CenterContent.aspx?newsID=12
72 解放军第二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图”,原文被删,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317130117/http://www.transorgan.com/about_g_intro.asp
73 “石炳毅:全国至今(2005年)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 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健康报网》,2006-03-02,来源:中国器官移植网,原文在活摘器官曝光后被删除,参见国际互联网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826070646/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html/2006-03/394.html
74 “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 供体短缺是制约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瓶颈,《科学时报》,来源: http://www.sciencenet.cn/html/showsbnews1.aspx?id=182075
75 “中国现在每年进行肾脏移植八、九千例,肝脏移植三四千例” ,石炳毅访谈实录:详细说说器官移植,新华网,来源: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9-09/11/content_12035251_2.htm
76 “2004 年中国的器官移植达到最高峰,光是肾和肝的移植数量就近1万5千例”,数据来自“1997年-2007年器官手术数量分布图”, 2008.10.22, 黄洁夫,毛一雷,J.MichaelMillis, 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 Government Policy and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来源: http://download.thelancet.com/flatcontentassets/series/china/comment11.pdf
77 “器官何来?”,《财经》杂志,作者:王璇,来源: 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yienizhonghe/2009-09/3905.htm
78 “2005 年完成181例肾移植和172例肝移植,接受在地下医院器官移植失败的患者二三十例……”, 器官移植立法之难,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来源:http://www.lifeweek.com.cn/2006-04-17 /0005314976.shtml
79 “1997 年-2007年器官手术数量分布图”, 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黄洁夫,毛一雷,J.MichaelMillis, Government Policy and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来源: http://download.thelancet.com/flatcontentassets/series/china/comment11.pdf
80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Report on CORR Performance and Recent Trends in Donor, Transplant and Waiting Statistics in Canada-Preliminary Results ,Dr.Lilyanna Trpeski,来源: http://www.cihi.ca/cihiweb/en/downloads/Clinical%20CAT%20presentation_donors_2008_fial.ppt
81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s. 来源: http://optn.transplant.hrsa.gov/latestData/rptData.asp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英文翻译: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Systematically Murdered for Their Organs: Refuting the Chinese Regime's "Death Row" Explanation, Chapter I~XIII

第一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5/113633.html
第二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8/113753.html
第三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6/113719.html
第四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19/114010.html
第五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20/114029.html
第六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1/29/114237.html
第七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2/8/114521.html
第八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2/21/114840.html
第九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2/28/115005.html
第十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3/1/115034.html
第十一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3/8/115218.html
第十二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3/14/115347.html
第十三章: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0/3/20/115462.html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