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我是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清珍(化名),今年七十二岁,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修炼前我全身都是病:有风湿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胃病(打嗝)、肾虚、全身浮肿,做过两次胆结石手术,已经是下过病危通知书了,体重降到只有五十斤,腰弯到九十度,走路都困难了,走一步都要蹲下休息一会儿,才又再走,吃的中西药能装一大车,当时我已经是到了地狱门口的人了。修炼后我身上的病不翼而飞,在这里我要千感谢万感谢,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在这苍穹再造的辉煌时刻,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沐浴着浩荡佛恩,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我的生命又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我下决心坚决听师父的话,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扎扎实实地做好三件事,不断精進,再精進。

现在我就谈谈我是怎样在这条修炼的路上走过来的。在邪党迫害的十年多的时间里,我是被邪恶长期监控、监视的人,恶警绑架了我六次,无任何手续抄了三次家,把我抓到看守所去,我就借此机会向看守所的警察、犯人讲真相,我决没有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令,我在看守所高密度发正念、炼功、背法。几次進去都是十多天、二十多天就闯出来,出来后,我马上就溶入到大法正法的洪流中,抓紧做好三件事。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

我们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人的重任,就应该抓紧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救人,抢人。

首先我把我的时间安排的很有序,每天早上三点四十分钟时起床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炼习五套功法,紧接着发早上六点钟的正念,随后就看《转法轮》半小时后,做早饭。八点准时独自一人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在上午十一点半回家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下午学法或看《明慧周刊》,《周报》等,每个正点我都要发正念,天一黑我一人出去发真相资料,发《九评》或贴不干胶,发光盘,贴标语,挂横幅等,有哪样资料我就做哪样资料。我发了三千三百多本《九评》,我们这里没有平房,最高楼层二十多层,我都要爬到顶楼再往下发,不管是狂风暴雨,还是警察的巡逻车的喇叭声,都阻挡不了我救人的心。我心中时刻装着大法,我用心在做。我根本就没有怕心,有一天晚上我和一年轻的同修出去挂横幅,转了几圈才挂了两条,还有一条还没找到地方挂,这时已经快到早上五点了,最后看到路边上有一棵树还合适,这儿有人走,又通车,挂在树上很显眼。最后决定挂在树上,于是我就爬上树去,叫她把挂横幅的杆递给我,我一看下面没人了,这时突然过来一辆出租车,我也没害怕,最后我还是把横幅高高的挂在树上了。

有一天晚上,我到一个低洼的地方去发资料,路很远,有点偏僻,我知道没人去那里发资料,那里的众生不了解真相,没被救到,怎么办?于是我决定去那里发资料。晚上七点我就出发,开始路还好走,后来路越来越难走了,天也快越来越黑了,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啊,还想走快点,结果没注意就摔了一跤。摔得也够狠的,腿摔破了皮,出了血,好一会才站起来,还不能走,看天色越来越晚了,再疼也得去呀,我就忍着痛慢慢走吧!终于走到了目地地,正好夜深人静的时候,那里全是楼房,我就扶着楼梯栏杆慢慢往楼顶上爬,再往下发,就这样一栋一栋的把资料发完,把那里的人都救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

为了救人,不管在哪里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改变不了我的救度众生的决心。

关于讲真相劝三退的问题,前两年没有经验又不敢讲,劝退的就很少,通过学习同修的交流文章,如今也敢讲了。每天上午八点过我就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走前先发正念,走在路上继续发,我是去救人的,请师父加持让有缘人都能得到救度,都到我这里来。清除我所到之处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只要能搭上话的都能让他三退。我一边走一边看,合适就讲。一次在公路边上,看到有位中年男子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人,我就说着老师傅好有福气呀!儿子推着车子出去游玩,多大岁数了?答八十七啦。我又说,那你是老红军老党员吧?他答是。那我就问他:三退保平安,你三退了吗?他摇头,我又问他儿子,你听说过没有?你是不是党员?他说他是团员,我告诉他天要灭中共,凡是入过中共党团队这个组织的都得退出才能保命,保平安,因为你入这个组织时向它发了毒誓,它在你头上就打上了兽记,当灾难来时就要被灭掉。我们今天是缘份,你们父子俩太善良了,你贵姓?我给你们取个代名退了吧。保住命,灾难来了能躲过,以后就有大福报了,他们点头同意了。然后我又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江魔头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最后我告诉他们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有个美好未来。

我又遇到一个六十岁的老头,我就前去和他搭话:大兄弟,在这玩啊,退休了,原来在哪儿上班?他说他是从外地来这儿玩几天的,这里气候好多玩几天嘛。我就问:兄弟你在老家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过。这时我就讲共产党搞的各种运动害死了八千多万老百姓,神要清算它,凡是参加它的党、团、队组织的,都被在头上打上了兽印,神消灭它的时候,头上有兽印的就一起被灭悼,我又讲到社会的腐败现象。你入过党团队吧,我给你取个化名退了吧,这样灾难来时就能平安度过,他同意了。最后我让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

有一天,有两位女大学生,来和我坐在一起,我马上和她们打招呼:两位小妹很文明,很有气质,是大学生吧?在哪儿上大学?她们说她们刚毕业,正在找工作。紧接着,我就问,上大学要入党,你们入过了吗?她们说她们都是党员。我说在大学几年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们说没听说过。我就给她俩讲“藏字石”,讲邪党搞无数次运动杀害了八千万老百姓,神要清算这笔账,我又讲大法的美好。她们说你说这些,我们今天才听说,她们俩同意“三退”,并连连表示感谢!我又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后你们会幸福的。她们俩刚走,又来两位女生,同样和我坐在一起,我就连忙和她们搭上话,真巧,她们和刚才那两位是一个学校的,我又和她们讲真相,劝“三退”,最后她们也很乐意的“三退”了。

我换了一个地方坐下,有两个小弟弟,我和他们讲上话,我问:你们是学生还是打工的,他们说是打工的。我说你们好懂事啊,这么乖,你们在学校入过团、队吗?他们说都入了。我说,你们在外地打工挣钱不容易,现在灾难也多,也想平平安安,我和你们遇到是缘份。天要灭中共,我把你们俩的团队都退了吧,保你们平安,他俩都同意,并谢谢我,我又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

在公园,在大的场地,打工的多,都是十几岁的高、中、小学生,都是三个、两个、五个在一起,我去与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三言两语就劝退了团和少先队。有一回一起七个人我都劝退了。有时在路上见到人,我随便和他打个招呼,一说他就三退了。

我劝退了四千多人,最多一天能劝退二十七、八人。也有不顺心的时候,一天才退一、二人。救人就是难,自然也会遇到一些魔难。有时我刚一开口,有的人就说:我不相信这些,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拒绝和我说话;有的追着问我的名字,家住哪?妄图去诬告我;有的就高声大吼大叫,想让更多人来围攻我,想把事态搞大。因为现在中共的特务多,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不再停留,迅速离开。

因为做的顺心,退的人也较多,产生了欢喜心,在讲真相时不注意安全,就让邪恶钻了空子。有一次,我们三位大法弟子偶然走在了一起,在与众生讲真相时,引起特务注意。特务先在后边听,最后把我们三个一起绑架,抓去审问,录口供。我们没有配合邪恶的一切指令,二十多天就闯出来了。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的历史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他们在这个公园盯着我,我讲不了真相救不了人,我就到另一个公园去讲。这个公园面积比较大,人较分散,效果就差一些,一天才讲一、二人。我发现同样有特务跟踪,我就到小街小巷去,遇到人讲真相劝三退。上午特务出来的多,我就改成下午一点多钟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样效果同样好,救的人也多又安全,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能够在腥风血雨的巨难中走过来,能走到柳暗花明的今天,全靠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导航。师恩浩荡啊!千谢,万谢,谢不尽师恩!

层次有限,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