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首恶付彦春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付彦春,男,40多岁。黑龙江省五常市牛家镇兴家村牛家窝棚人。五常“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成员,五常洗脑班(对外叫法制学校)校长。 “610”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是中共邪党专门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黑窝。

自99年7月20日以来,付彦春一直追随中共恶党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帮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敲诈勒索,有的被逼流离失所;有的在其参与威逼施压下开除工职,停发劳保(退休金)。 镇西黄旗的张延超、呼兰财政局的李敏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付彦春都参与其中。

付彦春不学无术,心狠手辣,唯利是图,为达到升官发财之目的不择手段,善于拍马,阿谀奉承,钻营投机。与哈尔滨市“610”,五常公安局恶警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勾结,专门参与迫害五常境内和周边市县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据付彦春的一亲属讲,十多年前,付彦春曾在五常市红旗乡坎楞村东李家砖厂帮他的岳父吕振方管理砖厂。期间因该恶徒流氓成性,驴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妻子,一次毒打妻子之后,又一顿大耳光子,致使结发之妻口吐白沫儿,倒地身亡。要不是吕振方悲悯遗弃的外孙女儿没妈、再没爹的话,定会将其诉诸法律、绳之以法。

付彦春侥幸躲过此劫后,被其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里,几经周转,调去给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开车。并随之调到五常洗脑班,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朱宪福在任期间,付彦春与其勾结,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有五十多万元。

付彦春伙同莫振山、荆棘、朱宪福等邪恶之徒开车四处乱窜绑架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迫害,进行敲诈。付彦春的亲戚也曾透露过,这小子原来穷困潦倒的,迫害法轮功这几年他楼房也买了、轿车也坐上了。

多年来,付彦春好事不干、坏事干绝。据知情人透露,他花十万块钱行贿市委书记裴军,由一个打手魔变成“610”主任。这个官儿是他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和花钱买来的。他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卑鄙,惯用:打耳光、电棍电,把法轮功学员两手用手铐扣上抻开大字形罚蹲,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用管子(用两寸粗细的塑料管子抽打)、扫帚把儿打,皮鞭子(特制的)抽,脏话下流话侮辱。

付彦春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他都酗酒,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儿,满口脏话,不堪入耳。一副无赖流氓的嘴脸。他自己都说自己是牲口,不是人。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付彦春都大打出手。在洗脑班,他公开叫嚣:我这里就是流氓集团!

下面是付彦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事例:

1、刑讯逼供呼兰法轮功学员李敏

2005年3月10日,李敏和妻子杜秀珍被中共当局不法人员绑架,把他们弄到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场所,进入一个铁门里边,把李敏和妻子分别用手铐吊在两个屋里,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李敏与妻子相互能听到惨叫声。那里就是五常市所谓的“转化”学校。付彦春在种子公司三楼把窗户用钢筋加固,私设公堂,多种刑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李敏夫妇的是校长付彦春,同莫振山、朱宪福、韩光、荆棘等一些地痞流氓。他们打了李敏一天一宿,打的李敏死去活来,逼迫他写所谓的交待材料,当时李敏全身被打得都是黑的。付彦春最为狠毒,手段非常残忍。付彦春采取各种流氓手段对李敏施压,欺骗李敏,说只要李敏按哈市公安局六处的要求去交待,就能获得释放。然后他们把酷刑逼供下的伪证,作为迫害李敏的依据,致使李敏于2005年被非法判刑8年,关押在大庆监狱七监区遭长期迫害,于2009年5月23日含冤离世。

2、绑架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

付彦春被名利驱使,专门儿参与绑架、打骂、勒索法轮功学员,并且恶行愈演愈烈,污辱谩骂法轮功学员的语言卑鄙下流,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

法轮功学员被抓进去后,只要不写“三书”,付彦春就拳打脚踢,酷刑折磨。打耳光,用脚踢,罚蹲,罚站,手铐绳绑已是家常便饭,电棍电更是惯用伎俩,并且踩在法轮功学员的手背用脚捻,撬开法轮功学员的嘴把电棍插进嘴里,逼迫法轮功学员手握电棍加大电流,被电的人满地翻滚。

上抻刑,人蹲在两床中间,两手分别被铐在两边床上,半蹲不蹲,让你蹲不下、起不来,用穿着皮鞋的脚踹法轮功学员的脸,踹倒后再让起来,再踹倒,反复折磨。这期间扇耳光,灌酒,电棍击打一齐上。法轮功学员有的牙齿被打掉,有的耳朵被打聋,有的浑身打成紫黑色,还有的被带到单独房间“单独教练”,手段残忍。仅举几例:

2002年12月下旬,五常610恶人付彦春带领手下开车在许艳玲的单位(市广播局)将其绑架。付彦春抓着许艳玲的衣领,并踢许艳玲好几脚。强行把她硬塞进车里,非法关进位于五常种子公司三楼的洗脑班黑窝。

2004年12月份,五常“610”邪恶头子付彦春伙同莫振山、朱宪福等一群恶徒,翻墙翻院,非法闯进张玉坤家,鞋和外衣都不让她穿将她连拖带拽塞进警车,关进五常洗脑班。付彦春指使打手把张玉坤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两张床中间,强迫她蹲着,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她脚下让她踩,对她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该邪恶之徒嘴叼着烟,口吐不堪入耳的脏话,手拿两寸粗的塑料管疯狂抽打张玉坤,一直打到深夜。

兴盛乡的法轮功学员侯云杰,被绑架进洗脑班时,付彦春强迫她放弃信仰、写“三书”。侯云杰不写,就用手铐把她铐在两张床中间,使她蹲不下也站不起来,还不让睡觉,被折磨了两天一宿。

山河镇的张林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给光着脚丫子绑架进黑窝。恶徒付彦春威逼恐吓强迫其写三书,每次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时都叫嚣:“你们不写三书,第一步“转化”学校,第二步劳教,第三步监狱,再就是上大刑。”简直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

2004年5月份,五常牛家镇的法轮功学员何耀铎被绑架到洗脑班,在610洗脑班连续两天,恶人付彦春和莫振山对他打耳光,用脚踢,电棍电,每次都一个多小时,长时间蹲在地上用电棍电。付彦春用手猛抠腮帮子,把他的嘴撬开,将电棍往嘴里插,用电棍电,逼其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放弃信仰。如交五千元钱就留下,不交钱就送劳教,后该学员无奈,被逼从三楼跳下,腿和脚摔伤,大小便得人往出背,雇人护理。付彦春还不罢休到处打探该学员下落,迫使何耀铎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梁科荣,男,哈尔滨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哈市开发区工商局干部。在外地做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警绑架,转押到五常市610洗脑班。付彦春连续两个晚上对梁科荣进行迫害,用手铐把梁科荣的双手反扣在身后,打耳光,用脚踢,用电棍电。

那维臣,男,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镇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9月28日在家中被绑架,关押在610洗脑班。当天晚上,恶人付彦春对法轮功学员那维臣进行了毒打,先是打耳光,然后用穿皮鞋的脚猛踢胸部和脸部。看不起作用就用电棍电,后又逼迫用双手攥住电棍电,否则就电得更加厉害,最后看没收到效果就逼着长时间蹲在地上不让起来。

杜国平,女,黑龙江省五常市牛家镇法轮功学员,农民。于2003年7月20日半夜,五常市610恶人付彦春等人赶到牛家镇,把杜国平押到五常610洗脑班,付彦春连续两天对杜国平进行迫害,打耳光,罚蹲,每次都近一个小时。

哈尔滨的苗艳君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不配合邪恶,不“转化”,只几天时间就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在几年前,苗艳君腿做过手术,有钢板在腿上没取出,修大法后,一直都很好。被付彦春第一次毒打之后她的腿基本就不能下地,第二次毒打之后就已完全不能行走,去医院拍片子,钢板上有九个钢钉被打出8个。

长山乡七星村法轮功学员卢清杰被付彦春、莫振山等恶徒绑架到洗脑班时只穿着裤头,连衣服都没让穿,恶徒付彦春对其强制“转化”没能得逞,还不罢休,把其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卢清杰在集训队期间被迫害的体重只剩六、七十斤,人被迫害的不行了才把她放回。

2008年6月30日下午,恶警战志刚一伙将法轮功学员武凤华劫持到哈尔滨江北洗脑班(张九屯,离庙台子火车站近)。付彦春叫嚣:你不写“三书”,我就把你折腾死扔到河里去,这里荒郊野外没人知道!我还可给你打一种药,让你稀里糊涂什么都说!我还让你的女儿辍学,让学校退回来!我还可以向你家要十万、二十万!付彦春随后对武凤华拳打脚踢,并把笔硬往武凤华手里塞,强迫写“三书”。未遂后,将武凤华绑坐铁椅子,把手铐锁在椅子上罚蹲,就这样折腾一宿,还叫嚣说:楼上什么刑具都有,什么锁地环、上大挂、灌辣椒水都可以给你用。

3、狼狈为奸,勒索钱财

付彦春等恶徒积极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主要的目的是勒索钱财。

绑架呼兰法轮功学员李敏时,因李敏在呼兰财政局上班,他们认为李敏一定有钱,付彦春经常跟李敏说:“只要你们肯花钱就能获得自由。”还打电话给李敏的儿子勒索钱财,后来李敏没有满足付彦春等恶徒的要求,他们就用伪证把李敏关进监狱,迫害致死。

志广乡法轮功学员卞维香,在家做买卖,付彦春、朱宪福见有机可乘,看卞维香有钱,就想借机敲诈勒索,跟土匪绑票儿一样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勒索钱财。付彦春威胁其家属,如果不拿四千块钱就送劳教。家人无奈,只好把钱给他,才把卞维香接回。

付彦春等恶徒通常做法是这样的:被抓去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先观察几天,到一定时候朱宪福或蔡振山就找你装作关心的样子说看看怎么整,不能老在这呀等等,这样他们的意思就传出来了,意思是交点钱就可能放你出去。这样你的家属来的时候就会找主要头头(家属都想让自己的亲人早一点出去)谈我们交点钱放他(她)出去吧。这时朱宪福或蔡振山就会告诉你去找付彦春谈。如果这中间你拿不出那么多钱或者你要找人做工作,这时那个唱红脸的朱宪福就该出头了,他在没人的时候就会找到当事人,告诉你不要乱找人,找人就找一个,意思就是你要找人就找他,他给你做工作,他的心里就是我给你做工作你还不得另外再给我点吗。如果你真找他了,那钱也不会省下来的。这钱到了他们手里后,他们三个人就分了。

据知情人所讲,仅2004年,法轮功学员于丽华被敲诈六千多元,邹大夫夫妇上万元,刘艳春七、八千元,占常增一千多元(他儿子交的钱)。哈市轴承厂法轮功学员苗艳军被此恶徒毒打,后来因住医院手术,才让回家,并向其丈夫和所在单位轴承厂敲诈勒索上万元。哈市制药二厂法轮功学员林咏梅也被其敲诈勒索上万元,因林咏梅家庭贫困,丈夫还在被迫害中,孩子又残疾,拿不出钱来,他就向其单位制药二厂敲诈。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小汤、付老师、张老师被其从他们家属手中各敲诈勒索去五、六千元钱。尚志市公安局也把法轮功学员送进该黑窝迫害。不惜以每个学员三千元钱送给这伙恶徒做代价。

每个被绑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每月要交2000元钱,就是“转化”了也得呆够2个月,否则绝不放人,被绑架时所有财物勒索一空。

五常市“610”洗脑班这伙恶徒整日不干正事儿,打麻将,吃喝玩乐。每逢绑架进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家属来看人拿的东西他们也得分一份儿。他还经常聚众赌博,有时为了输赢竟大打出手,真是乌烟瘴气的一个邪恶黑窝,昼夜不安宁。付彦春狂言说他不怕报应,却经常打点滴,他也不认为是报应。

据知情人透露,朱宪福任610主任期间,他与付彦春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大约有五十万。

4、搞欺骗、假“转化”,捞取政绩

付彦春为了达到“转化”率,各种手段都用,除了酷刑,还搞欺骗。上边来检查时,他就组织人突击填写假三书,往上送礼,以骗取名誉和钱财。

付彦春为了让学员写 “三书”,就叫几个人拽法轮功学员手强迫在它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或签名,逼迫法轮功学员踩大法师父的法像,骂师父,骂大法,看诬蔑大法师父的录相,然后写心得体会。不写“三书”就没完没了用酷刑折磨。

为了邀功领赏,讨好上司往上爬,付彦春更是欺上瞒下不择手段。2008年10月13日,肖建春(原五常市市委书记,五常洗脑班的幕后策划者)领着哈市七区十二县派来的人到黑窝参观学习迫害经验。付彦春提前就给关在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开会说:“如果来检查的话,我让你们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们一定要说吃得好吃的饱,不打不骂,都是说服教育“转化”的。”

检查来时,付彦春逼迫法轮功学员唱歌颂恶党歌曲,国保大队恶警战志刚站在旁边给录像。法轮功学员卞维香被用一辆黑轿车拉出去录像,恶徒们摆放一桌酒席,强迫卞维香必须说法轮功学员吃的好,有肉有鱼,强迫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手拿着筷子笑。“610”李红、荆棘在黑板上写诽谤大法的话,强迫大家跟着念。他们在前面看着谁不嘎巴嘴,桌子上放着本儿,手里拿着笔就象写东西学习的样子。检查期间,把仿造监狱焊制的铁门全部撤掉,怕露馅儿,看出破绽。

以上就是付彦春迫害罪行的真实情况。

付彦春:手机13936017177 宅电:w-0451-53526327
付彦春四哥付彦俊: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所长w-0451-55803315 、手机139456827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